死鬼,没想到你竟是好官 | 混沌天涯客

2020-06-27

01

 

大宋政和年间,风调雨顺,四海升平,人人安居乐业。位于运河之畔的清河县,占着交通要道,连着八方客商,很是繁华。

繁华的城市里,酒足饭饱睡不着觉的人,喜欢去说书人老郭那里听故事,故事无非是七侠五义、才子佳人,前半夜平平淡淡,到了后半夜,好听的才来。

老郭把嘴一抹,露出一丝奸笑,开始讲他与嫂子,也就是谦哥媳妇的故事。谦哥就在旁边,很无辜的样子,假装不明白。

嫂子说:死鬼,你怎么才来。

嫂子说:你坐会儿,我先去洗枣。

嫂子说:Sorry,不小心打翻了你的面,我陪你一碗。

......

每当说到这些桥段,底下的人就会嘿嘿地笑,笑声荡漾,没了睡意,来了精神。

清河县有一百万人口,其中大多数比较穷,一个月赚不到几串铜钱,干完一天粗活扒一碗糙饭躺床上养力气了。还有极少数特别忙,到了晚上也得看文件,研究县里下一步的发展。只有这些来听说书的,闲得蛋疼,听完老郭与嫂子的故事后,更疼,商量着找个嫂子捉奸。

上期关于丽春院的文章里,我们聊了扫黄,扫黄与捉奸虽然针对的是同一项运动,但里面的门道大不相同。

一个“扫”字,凸显铁腕,是一队人马不由分说闯入,踹开所有紧闭的房门,不论里面有几个人一律抱头蹲下,想找条床单裹一裹都得请示。

但“捉”就不一样了,无论是捉蛐蛐还是捉鱼,都得静悄悄的,像做贼一样慢慢靠近,出其不意才能得手。早一步,人家正穿着衣服谈心,直接把来人骂回去。迟一步,人家已经下炕穿鞋,又是谈心。

所以捉奸这种活,难度极大,只有实在闲得蛋疼,扯淡的、管事宽的、游手的、好闲的,受了老郭和嫂子的撩拨,摩拳擦掌心痒难耐。

诺大的清河县,什么鸟都有。就真有这么四个好兄弟车淡、管世宽、游守和郝贤,真就查到了这样一位好嫂子。

嫂子叫王六儿,长得是高挑身材,瓜子面皮,打扮的乔模乔样,常站在门口拿眼睃人。

这样的一看就有戏,长得不错的车淡走上前挑逗几句,却被王六儿骂了回去,这意味着嫂子已经有人。

老郭跟谦哥是结拜的干兄弟,谦嫂就成了老郭的干嫂子。而王六儿在门口等的人,是她老公韩道国嫡亲的兄弟,韩二。这是金瓶梅里又一个嫂子和小叔子的故事,只是不同于潘金莲和武二,这次的韩二是个机灵鬼,跟嫂子打得火热。

这一切,都被以车淡为首的四个好兄弟看明白了,他们马上谋划,准备捉奸。

对于他们来讲,这场捉奸意义十分重大,所以最佳的捉奸时间应该是在白天。到了夜里,左邻右舍都睡了,捉到了也没人来看,还有什么意思!

他们耐心地等着,等着干柴烈火在白天燃烧的那一刻。皇天不负有心人,某日,大白天韩二喝多了,趁他哥不在家,钻进了嫂子的房里。白天不比夜晚,嫂子倒是谨慎,赶紧把大门二门全插上,然后才欢天喜地进了屋。

躲在墙根里竖着耳朵的四兄弟,听到里面情到浓时,赶紧派一位手脚利索的翻墙过去,打开门栓,然后齐闯进去,踹开里屋门。王六儿跟韩二穿衣不迭,被他们夺下衣服,一条绳子绑起来,游街。

那一日,是清河县最热闹的一日,比元宵节的灯会还热闹。车淡四兄弟如得胜将军般大喊,人人都跑出门来观看。其实,他们并没有绑人游街的权力,但把嫌犯押送到衙门里合情合理,那就把这条通往衙门的路,走得慢一点,多绕几圈。

那是车淡四兄弟人生最高光的一刻,按大宋律例,叔嫂通奸,两个都是绞刑。面对临死的两个通奸犯,清河县的观众不会留情,他们叫嚷着,鼓噪着,把烂西红柿丢向绑在一起的这对男女,白花花、红艳艳。

这一日,没人去听老郭的说书。

02

 

升堂了,主审官是夏提刑,同坐的是副提刑官西门庆。

王六儿和韩二已经洗去了西红柿,披上了衣服,哆嗦嗦的站在下面。车淡四兄弟觉得立了大功,志得意满挺立在侧。四周挤满了观众,伸着脑袋,侧着耳朵,生怕漏了一点点精彩。

夏提刑问话,两边对答。

韩二喊冤枉,说自己本是去哥哥家吃饭,遇上车淡几个流氓调戏嫂子,气愤不过,起了争执,反被他们打了一顿,绑来诬告。

话还没说完,车淡厉声打断韩二,把那捉奸的一幕绘声绘色讲起来,当时他躲在墙根里,望见韩二醉醺醺进门,遇到嫂子马上抱住,猛亲一口......

管世宽接过话头,说韩二抱住王六儿,手忍不住乱摸,把王六儿摸得花枝乱颤......

游守抢过来继续说,王六儿关上大门后,他们看不见了,但耳朵贴在墙上听得清楚,两人进了屋,王六儿说先洗个枣吧,韩二大叫要直接吃豆腐.....

郝贤作最后补充,他是个业余相声爱好者,最擅长模仿鸟叫鸡叫各种叫,他敞开嗓子,在公堂上模仿起来......

围观的人嘿嘿笑着,听得如痴如醉,就连主审官夏提刑,也大张着嘴,目光呆呆的,脑海里翻腾着体育运动的精彩画面......

就在这时,惊堂木啪的一声打下来,众人回过神,却见西门庆问随堂的衙役:“这伙人打哪儿进他屋里的?”

衙役恭敬回道:“越墙进去。”

西门庆大怒,惊堂木又是一拍,喝道:“你们这伙无赖,大白天竟敢翻墙进入人家私宅,又敢打烂房门绑架主人,真是无法无天!来人,拿夹棍来,每人打二十大板。”

一时间,所有人都愣住了,大家光顾着热闹,却忘了私闯民宅也是重罪,要被流放戍边。

车淡四兄弟确实是暴力闯民宅,他们刚才已经亲口描画过了。王六儿确实是民宅的主人,有房产证,而韩二是自家兄弟,来哥哥家吃饭合情合理。

好个西门庆,依法断案,让所有人哑口无言。

03

金瓶梅读到上面这一段,不由得对西门庆刮目相看,他是个颇具现代法治精神的领导。

叔嫂通奸这档子事,在古代触犯的是儒家道统,所以才被定为重罪,不仅通奸者要被处死,临死前还要游街示众,被大家尽情奚落。窃以为,这是清河县那些没钱去剧院听老郭说书的人,最痛快的娱乐活动。

许多年后,作家王小波描画了同样的一幕场景,知识青年王二与已婚女医生陈清扬搞破鞋,被抓住,对他们的一场场批斗会就成了整个农场最有意思的娱乐晚会,一个接一个的群众代表跳到台上,指着脖子上挂满破鞋的两人,狠狠骂。

有的骂,你们没有大局观,现在外面美帝猖狂,苏修狠辣,作为知识青年不好好学习、劳动,时刻准备奉献,竟然沉迷于那档子事!

有的骂,你们缺乏集体意识,不肯与广大群众打成一片,反而钻进山上的小窝里搞破鞋,这是搞两人小圈子,背离组织!

有的好言相骂,你们还年轻,不想进步了吗?不想上大学、考公务员了吗?你们这档子事会被写入档案,不仅影响你们自己,还会影响你们的子女,很可能被禁止上幼儿园!

......

可怜王二与陈清扬,没遇上西门庆一般的青天大老爷,一声怒喝,把这些嘴巴大义凛然心里装满龌龊的人,统统打个二十大板。

男女两情相悦搞在一起,即便是婚外情,也只是别人的私事,是离婚还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应该交给当事人处理。王六儿的丈夫韩道国就选择了闭一只眼,此后一家人其乐融融,他去世之后,弟弟韩二直接娶了嫂子,继续过日子。

这档子事,即便主人公是亚洲舞王罗志祥,也不值得被全民围观。如果全民都热衷于围观这档子事,那就会忽略一千年前被西门庆怒喝过的更重要的事:暴力手段,私闯民宅。

西门庆是山东人,水浒传里说他在阳谷县,金瓶梅里说他是清河县,这在一千年后引发两个城市的激烈抢人,阳谷县建起了以“西门庆故居”为中心的大宋民风民俗游览区,请来著名雕塑师,通过雕塑逼真再现了西门庆和潘金莲幽会的场景。

财力更雄厚的临清市更牛逼,直接建起了占地8公顷的“金瓶梅文化旅游区”,里面不仅把西门庆生活的场景诸如王婆凉茶铺、武大炊饼铺、李瓶儿大宅院等等修缮一新,还排练了民间戏曲“西门庆初会潘金莲”、“武大捉奸”,供游客嘿嘿笑着观览。

令人遗憾的是,两个城市都没有把上面西门庆断案的一幕,花点力气给展示出来,让大家知道,大山东早在一千年前,就走在了保护私有产权的世界之先。

04

 

该干的事儿没干,不该干的事可能就会冒出来。

近来听到消息,说是山东不少地方的村子要拆,把宅基地腾出来统一开发,以利于经济发展,这本是好事。村民从自建的宅院搬出来,住进统一设计,统一建设的现代化楼房,环境好了,供水供暖都方便了,更是好事。

虽然是好事,但涉及的人多了,就总有人不理解、不愿搬。比如,滨州有个袁二,非要继续住自家估价600元每平米的老房子,不想搬到1200元每平米的新楼房。俗话说一分价钱一分货,整整一倍的住房改善,就是有人不乐意搬。

不仅滨州有袁二,菏泽还有个李二,德州有个赵二,可能是他们觉得新楼房是毛胚,装修得花钱;也可能觉得住新房要补的差价太多,自己掏不出来。总之,这些二货没有大局观,缺乏集体意识,不求上进宁可家里人考不上公务员,就是不搬。

当地的工作人员急了,就有了断路断电、家门口放鞭炮、砸房屋玻璃等说服手段,更有甚者,趁住户外出不在家的间隙,挖掘机开进来,一举捣毁。

问题曝光,就有了上级的督察,领导的批评,指出了问题出在哪?太急。心急,急于求成;出手急,不顾群众感受。并一再强调,要充分尊重村民意愿,搬不搬、建不建,群众说了算,不能强迫命令,不能增加群众负担。

这都是好事。

有点遗憾的是,对于我这个金瓶梅学术研究砖家,还希望听到惊堂木啪的一拍:“把那些胆大包天强拆民宅的无赖提上来,重重打二十大板。”

微信扫码打赏

作者: RESSRC

个人资源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