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破喉咙你才知道的:丽春院里的秘密 | 混沌天涯客

2020-06-24

本文是金瓶梅学术研究系列第三期,俗话说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为了让第三篇更加丰满,特意把圈子绕得大了一点,精彩慢慢来。

01

金庸老先生去世快两年了,纪念他的文章不少,但总落不到实处。就像对他的那些武侠作品的翻拍,一遍又一遍,除了武打特效做得越来越炫目,其余的,不如三十年前。

在学历普遍走高的时代,思考却趋向简单化、标签化,提到金庸,就觉得是大侠,学者,古道热肠,侠肝义胆。其实金庸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压根儿懒得了解。

Rest in peace,冒昧的说两句,在我看来,金庸眼光瞅得准,脑子转得快,身段挪得好,是混沌社会难得一精人。

早在上世纪50年代,金庸曾北上京师,到外交部任职,不久发现风向不妙,赶紧跑回到了香港。如果他晚走几天,被裹挟进一场又一场的运动,以他的履历,等待他的不是牛棚就是遥远的大兴安岭。

到了60年代,他的明报以最激烈的姿态,站在了反对内地的最前沿,金庸作为主笔,频频发表不和谐文章,并对时任外长陈老总开了火。由此名气远播西方,受到港英政府的特别优待。

70年代,四小龙崛起,对岸经济腾飞,金庸立足香港的同时,赶到宝岛,与执政的蒋叔叔谈笑风生,他的作品也随即在宝岛大流行。

80年代,不用说了,金庸又及时赶到了北京,是第一位获邓爷爷单独接见的香港人。他很快成为十几亿人心中的大侠,影响力远远超过本与他齐名的梁羽生和古龙。

到了90年代,他的明报集团上市,他跻身香港亿万富豪榜,成为文人致富第一人。香港回归之前,他与末代港督彭定康对骂的同时,眼疾手快出售了明报集团。从此游山玩水,笑傲江湖,成为老年版的令狐冲。

江湖起起伏伏,风云变幻莫测,他却能左右逢源,越攀越高,实在是功力非凡。

金庸说自己最喜欢令狐冲、张无忌、郭靖、萧峰,但实事求是的说,这几位大侠要不是凭借阴差阳错得来的神功,以他们的性格和手腕,别说扬名立万,不到三回就被搞死了。

江湖险恶,不是嬉皮笑脸打情骂俏的地方,而我认为金庸作为大侠的可贵之处,是他在自己的最后一部武侠小说里,写出了真正的江湖,以及真正能够在江湖里吃得开的人:韦小宝。

02

请注意,韦小宝是生活在大清朝,那是封建社会的末期,流氓横行,小混混遍地。

但无论是在大清朝还是大宋朝,韦小宝都能混得开,原因有几条:

一是韦小宝极聪明,不是那种读书考高分的聪明,而是世事洞明人情练达的聪明,实践证明,这后一种聪明比前一种聪明更有用。

二是韦小宝没有底线,什么女人都敢睡,什么钱都敢拿,什么手段都肯使。那些很聪明却底线太高的人,比如不肯托关系走后门的,不肯拉帮结派玩小圈子的,不肯阿谀奉承拍马屁的,往往会错过好机会,被韦小宝超越。

三是韦小宝的成长环境非同一般,当别家的孩子享受着父母的疼爱,做骄蛮任性的乖宝宝的时候;当别家的孩子发奋苦读,把头埋进书本的时候;当别家的孩子年满十八岁,终于走出家门,怯生生来到社会大染缸的时候;韦小宝早就浑身染透了。

他生在丽春院,长在丽春院,这是一个小姐姐们使劲伪装,客官们本性大露的地方。作为京城里最著名的销金窟,能泡在丽春院的客官,不是富翁就是贵人。

别家的孩子十年寒窗,从童生到秀才再到举人,直到考中进士才混进去的上流社会,与韦小宝只隔了一层窗户纸。当上流社会们躲在房间使劲的时候,韦小宝静静看着他们,一夜长大。

混在丽春院,稍不留意就会踩到一位贵人,而鬼机灵的韦小宝,自然也有本事抓到这个贵人,差别只在于,抓到的贵人到底有多贵?

如果抓到一名县官,那韦小宝最多去当个师爷;如果抓到一位武将,那韦小宝可以做个骑大马的带刀侍卫;如果把高俅高太尉抓到了,那说不定能成为第二个高衙内;而能抓到比高太尉更贵的,那就是星爷了。

星爷演过韦小宝,应该说是有史以来最出色的韦小宝,丽春院里那几场戏活灵活现。大概是嫌不够过瘾,随后星爷又拍了一部《九品芝麻官》,再次深入丽春院,历经一番熏陶锤炼,抓到了微服私访的同治皇帝。

当皇上的龙裤褪到了膝盖下,躲在床底下与星爷四目相对的时候,那么星爷的平步青云,只待鸡叫之后的天亮时分。

03

文章写到这里,可能会让一些朋友误会,说来说去,是鼓励大家逛丽春院吗?

这就大错特错了,韦小宝是生活在清朝,即便是塑造韦小宝的金庸老先生,也是旧社会的人,又长期在港英治下讨生活,没经过改造,沾染了许多不良风气。

比如丽春院,香港是有的,不仅有,有一阵子还很流行,那些脱胎于封建旧传统的文人墨客,常常混迹于此,好像不这样做就称不上风流才子。就连刚出道的武打明星,也喜欢流连于丽春院,有空就泡在那里,乐滋滋做韦小宝第二,比如著名的龙哥。

金庸也曾是风流才子,他摸清了里面的门道,用一个丽春院里的韦小宝给自己的武侠系列收了官。此后,他超越了风流,转身为成功企业家,亿万富豪,并曾在80年代从政,冠盖满京华。

人不风流枉少年。话说回来,若没有当年的种种风流,金庸不会对世道人心洞若观火,在两岸三地的大风大浪中巧妙游走,要风得风,要雨得雨。

从这个角度来说,虽然星爷演韦小宝最入神,但现实中的星爷是个羞涩的大男孩,略带木讷,根本没有丽春院老客的油头滑面。涉足内地二十年,星爷屡屡栽倒:《少林足球》被禁止上映,《功夫》票房被华谊坑,这两年又因为跟上海新文化传媒签下对赌合同,完不成任务,如今只得抵押掉香港的豪宅,贷出款来赔钱。

星爷想靠作品说话,没有作品他很少说话,但这样下去,快满60岁的他,在资本的裹挟下很难再笑傲江湖。

始终像金庸一样笑傲江湖,越老越吃香的,是年轻时逛足了丽春院的龙哥,他老了,老得成了鬼机灵的老艺术家,没作品也不要紧,照样吃得开。遇事表态快,调门足,可作演艺圈人士的典范。

虽然龙哥从未出演过金庸小说改编的电影,但这不妨碍两人惺惺相惜。在龙哥因“小龙女事件”被骂惨的时候,金庸站出来替他说话:风流,性对象少;下流,性对象多。

意指龙哥风流而不下流,下流可耻,风流没事。但问题是,性对象多少的标准是多少?是几个,十几个,几十个,还是一百个?金庸并没有明确。

风流龙哥,头脑灵活堪比韦小宝。他比星爷更早踏入内地,几十年来拍电影之余,参加晚会卖力唱歌,出席大会认真听讲,始终很吃香,从来没栽过。等等,其实他栽过一次,结结实实栽过,不过不是他自己,而是他儿子。

有些事,打的是儿子,疼的是老子。

04

时隔多年,我左想右想,也想不明白为什么龙公子喜欢待在京城。

他那时仍是美国人,从小在美国长大,英语比粤语和普通话都流利,他又喜欢开跑车,京城的交通状况想飙车有点难度,何不去美国尽情洒脱。

他是妥妥的富二代,想接活就接一点,不想接就玩,说到玩,香港是玩的天堂,丽春院一条街连着一条街。既然他有那方面的癖好,喜欢时不时来一根,听说一番吞云吐雾后,那种欲望会很强烈。他没有固定女朋友,身在京城要如何打发?

那时的京城,高档的丽春院比如什么人间之类的,早就被端了。而低档的,存在于街头巷尾的那种,随着那阵子老顽童薛蛮子的低头认错,也如秋风扫落叶般一扫而光。

这种形势,就连他慈祥的母亲龙大嫂,也多次喊他回家吃饭,儿子什么德性当妈的最清楚,所谓黄毒不分家,眼看京城的风呼呼的吹,哪一种罪行吹落到儿子头上,都是吃不了兜着走。

对于这种担心,龙哥大手一挥:这点小事,我一个电话,搞定。

一般情况能搞定的事儿,特殊情况就搞不定了。而龙哥遇到的特殊情况,正是丽春院里的终极秘密,必须抬出西门大官人。

05

故事讲到这里,要回归正题了,本号金瓶梅学术研究系列之三:西门庆的一次扫黄。

西门庆作为从小泡丽春院的高手,清河县八大胡同的常客,甚至连县里的花魁李桂姐都认他做了干爹,干爹有了那层意思,应该是从西门庆开始的。

但是,在当了清河县理刑副千户,相当于警察局副局长后,西门庆竟然也来了一次扫黄,目标对准的正是自己的干女儿,李桂姐。

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西门庆严密部署,调来心腹的捕快,收掉所有人的手机,悄悄埋伏在李桂姐楼下。华灯初上,李桂姐家里果然迎来了一帮客官,躲在暗处,可以望到霓虹灯影里的纸醉金迷。

一声令下,众捕快杀了过去,将一干人缉拿归案。根据大宋律例,这些地球人都明白的事儿其实并不合法,想办的时候就可以办。

能泡花魁李桂姐的,不是官人,就是官人的公子。果然,为首的正是清河县的富二代王三官,他老爹是王招宣,死了,留下一个风韵犹存的王太太。更重要的是,王三官娶的媳妇,是京城里六黄太尉的侄女。这位王少奶奶对夫君整日流连于丽春院很不满意,早想找机会把这帮人收拾了。

接下来,且看西门庆如何善后,不愧是官场好手,他把握住了三条原则:

一是大力广播,清河县多年解决不掉的腐朽之地,被一锅端,这体现了西门大官人的魄力和为民除害的决心,引得清河县百姓叠声赞叹。

二是狠狠处罚了那些帮闲的小流氓,以正法纪。却把为首的王三官放了,再传话给府里的王太太,王太太获知西门庆对宝贝儿子宽大处理,大为感激,要儿子认西门庆作干爹,并暗暗与这位干爹勾搭在一起。

三是王三官受此惊吓,不敢再出去鬼混,王少奶奶开心了,并报给京城里的伯父六黄太尉。太尉大喜,觉得西门庆能办事,会办事,日后堪当大任。

06

在古代,扫黄这档子事,可以是小事,也可以是大事,可以大事化成小事,也可以小事办成大事。

以王三官的身份,一般情况下肯定没事。除非,有了一种特殊情况,西门庆得到消息,自己的干爹蔡太师的对头正是六黄太尉,趁此机会使劲办他一通,即便伤不到骨头,也让他丢尽脸面,好让干爹出气。

当遇到这种情况,即便是著名的龙哥,也要丢人。

所以,金瓶梅实在是本好书,值得我们认真读下去。

微信扫码打赏

作者: RESSRC

个人资源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