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我去摆个摊 | 瞎爷

2020-05-31

01

据说,现在摆摊合法了。

钱眼群里很多人蠢蠢欲动。

我就在想,这对于我在北京的兄弟兽爷的煎饼果子摊,应该是个大利好。

好生羡慕他。

然后我想到了我自己越来越瘪的钱包,心下就寻思,如果我去摆个摊讨生活,适合卖什么?

我把这个想法发在微信朋友圈里,居然反应很热烈,各种建议都有,充分反映了瞎爷人设的复杂性。

剔除了恶意中伤的,没有同情心故意拿我打嚓开玩笑的特别不靠谱的,综合了大家的意见,最集中的意见,我也觉得自己能做的,好像有两条:

一个是算命,一个是陪聊。

这几年我干嘛嘛不行,卖口罩我不行,卖头盔我也不行,感谢党的好政策,现在我觉得我总算等到风口了,好风凭借力,送我上青天,风水轮流转,明年到我家,该是我要转运发财的时候了。

02

关于算命,我印象里最深的是二月河《乾隆皇帝》里老年的乾隆,为了扶植朝堂新势力,打击旧势力,故意发作纪晓岚,找朝堂之上故意呵斥他,免去他的官职,让他回家听参。

纪晓岚失魂落魄,回家的路上,遇到测字先生,上前问自己的前途命运吉凶。

这一段写得神乎其神,特别精彩:

乾隆愈听愈觉精辟,但他思虑多日,决意今日下旨逐黜纪昀,不能假以辞色,就他心底里还是热望玛格尔尼能向化从礼,因呆着脸道:“这都是老生常谈,不疼不痒的有什么实用?你纪昀一口一个‘礼’字,其实礼之大要在于精白纯粹事国事君。你纪昀自问够得上么?”这一下突然发作,正在议政问毫无征兆说出来,虽然不是声色俱厉,但罪名却是不能精白纯粹事国事君,这就犹如泰山之重直压下来!几个大臣立时惊呆了,殿里殿外的太监侍卫也都唬得身子一矮!

“臣焉敢不忠于事国事君?!”纪昀尽管早有预感,乍闻之下还是大惊失色,心里一个惊悸浑身寒颤一下,就杌子前屈身跪下连连叩头,脸色青黯苍白得令人不忍逼视,颤声说道,“一定有宵小之辈从中拨弄是非惑动天听天视……臣愚鲁粗质一介书生,跟从皇上数十年,从不敢有这样大不敬心思的……求皇上圣聪明察……”他的声气已变得惊惧颤栗,众人听得心里一阵阵发瘆……

乾隆沉默着,手里把捏着汉玉扇坠儿,看也不看众人一眼,说道:“朕已经容忍你多时了!升官,你是极品大员;赏赉,从来你都是头一份,你身为文臣,还能和侍卫一例用胙肉,国是大政顾问垂询,问天良是把你当股肱心膂无双国士用的。受恩如此,你怎么报的?私纵家人通连官府,为芥豆小事伤害人命,成话么?给河间知府写过信没有?——你不要忙着辩,还有,朕赏过你三处庄园四处住宅,为什么还要在外地购置住宅田产?卢见曾的案子里有没有你的份?和户部吏部有没有关照?”他说得动了真气,手指连连拍案又问,“卢见曾隐匿家产,是谁把抄家消息透给他的?还有更甚的,傅恒病重病故,这期间你说没说过‘傅六爷一去,大清成多事之秋’?说没有说过‘军机处群龙无首’?!宫掖家务你也有高论!‘容妃宠信过于杨贵妃’,是不是你的话?你置朕于何地,又视朕为何如人主?”

纪昀万没有想到,自己与家人门生子弟平日筵嬉酒热私语的话都一一传入乾隆耳中,心知早已陷入不测之地,听着乾隆排炮似的连连质问,头一阵阵发蒙,已是浑身冷汗湿透重衣。但他毕竟是久历仕宦饱经沧桑的人,一阵混沌之后心思清明,如果真是“大不敬”的罪名,想再见乾隆一面比登天还难,因叩头道:“纪昀有通天之罪,皇上诛之弃于豺虎不足以蔽辜……但求皇上默察臣心,原是放浪不羁之人,公论私情,臣视皇上如化日皎月,千古不遇之英纵圣主,昀固不肖,从未敢稍存慢渎之心的……”他说得触了自己情肠,惊悲哀恸还夹着委屈无以自白的心情一齐涌上胸臆,泪水已经夺眶而出,伏地颤栗难以自胜。

“本来要刘墉去传旨给你的,要查看你的家产。你既然来了,当面说开也好。”乾隆说道,“且回去闭门思过,回头还有旨意给你。从现在起不要到军机处和四库上当值了,但你的职衔还未免去,有事可由刘墉代奏。朕知道你们素来交好,对他的为人你应该放心的。”他顿了少顷,又道,“你退下吧!”

  “罪臣纪昀谢恩……”

纪昀深深伏下身去,叩了头艰难地站起来,泪眼模糊地又看乾隆一眼,低下了头,蹒跚着脚步退了下去。

……纪昀头晕目眩,软着两条腿出了养心殿大院,兀自心里空落落茫茫然。他像吃得酩酊大醉的单身汉,踉跄得走不稳步子,一步下去犹如踩在松软的棉花包上,慢慢挨出永巷口,一阵熏暖的东南风从天街漫地扑面入怀,才知道此身已在军机房不远处。他手哆嗦着,似乎要掏怀表看时辰,半途里又无力地放下臂来,刺目的艳阳照得三大殿和左边的乾清门一片辉煌灿烂,融融的阳光洒落在广袤的大街上,一片金色耀目刺心,因身上冷汗未退,一阵风又吹过来,他觉得前胸后背倏地一凉,一头强自收摄心神,一头思量着该怎么办,若在以往,他连想都不用想就去求见傅恒,但现在……等着阿桂、于敏中?于敏中为人落寞难以托靠,阿桂是举荐李侍尧的人,说不定也要吃挂落,自身难保的人,何必去见?尹继善死了,“五爷”弘昼也死了,和珅是对头,刘墉是奉旨抄家的主官——指头屈尽,原来自己无人可见,也无情可说!回家去,说不定刘墉已在府中等着,进门锒铛一锁就得进养蜂夹道——算来自己的自由也只是顷刻须臾弹指即逝的事了,何必急着到军机处,眼下自然还有人挑帘子,但进去一群章京请示公务,怎么料理!——告别?圣旨还没有下,还会惹出是非……望着蓝莹莹的天空,金碧辉煌的宫阙,他突然领悟了什么叫“天罗地网”,什么叫“人生三尺世界难藏”!

  “那就听其自然吧……”

纪昀心里一阵凄楚,转身向景运门走去,既然没有什么门路可以投奔,那就赶快回家,“阅微草堂”里还有不少书稿,要赶紧整理,从《四库全书》房借来的书有些还是禁书,还有平时与亲朋好友往来的书信,虽说都是平常言语,这个时候极有可能被抄进磨勘御史手里,天知道这些“魔王”们鸡蛋里挑出什么骨头来——蓦然间,又想起夫人马氏的堂弟这科春闹中了贡生,约好了午间到府拜谒,府里少不了一干房师门生酬酢热闹,他心里猛地一紧:这还真的得赶紧回去料理!想着,脚下已加快了步子,一路多少官员纷纷给他鞠躬让路,竟都视而不见。

纪昀的新府邪在紫禁城正南偏西的樱桃斜街,离着西华门不足三里之遥。落轿下来看,天色刚刚过午,阳春暖月时分北京人极少昼寝午睡的。这是背街小巷,稀稀落落的茶馆里有人说书、有人算命、有人讲买卖付价还价,卖油炸果子的还有背糖葫芦串子的懒洋洋沿街叫卖,小孩子们成群结伙扯着风筝线满街乱跑,你绞了我的线我碰了他的风筝大喘气儿争吵叫闹,夹着叽叽咯咯的推打说笑,南边就是八大胡同,熙攘和煦的街衙里隐隐还听得调筝弄弦鼓签吹竿的声音。待离府还有一箭之遥时,纪昀在轿窗中一闪眼看见一间拆字摊儿,心里一动,又待走了几步,用脚蹬蹬轿底,大轿一滑一顿便停下来,他摸了摸头,那只珊瑚顶子在养心殿仓皇退出时根本就没戴出来,这才明白自己出西华门时大监们何以那样诧异,不由暗自苦笑了一下:看来我竟不如个不更事少年,昏了头乱了方寸了……就轿中脱下袍褂,只穿一身酱色湖绸袍子呵腰出轿,吩咐道:“你们就这里等着,不要报家里知道。”蜇身回了拆字摊上。

这是个只有一间门面的小拆字店,纪昀来来回回轿子从这里过了无数次,竟从来没有留意过它的存在。此时看得真切,迎门是一张小桌,靛青台布上笔墨纸砚香炉签筒书帖纸卷一应俱全,满屋淡青壁纸裱糊得平平展展,正中悬着一幅《孔子问礼》图,下面常例是太极八卦,旁边一幅竖条,上写:

  亮工绪余道立文心

八个茶碗大的字端楷正书清雅绝俗,此外了无长物。一位四十岁上下的中年人半躺在藤椅上一手把着扇子一手捏着念珠闭目养神,听见脚步声才睁开眼来,一边打量纪昀一边长揖,伸手让坐说道:“尊驾容色惨怛,忧急煎虑见于眉宇,要解心中九转回肠,当求圣贤触字之妙!承看顾,请坐!”

“先生清范,令人一见忘俗。”纪昀不知怎的,听这几句掉书袋子酸文,极寻常的几句话,心里竟一下子安定了许多。一撩袍摆坐了桌子侧畔,嘘了一口浊气,已是清明在躬,含笑说道:“入门休问荣枯事,但见容颜使得知。学生却有难解之忧,近危远愁望门投止,愿先生有以教我。事急,不容细推,即请用周亮工字触之学为我一断休咎——这是卦金,敬请哂纳。”他从袖中摸出约一两重一只小银锞子轻轻放在案上,又道,“实不相瞒,我就是这巷中住的纪学士,如今罹罪在身。此时无暇与先生坐而论道,就请先生指点迷津。”

那先生却不甚惊讶,点了点头说道:“大人还穿着朝靴,又刚从大轿上下来,学生已经知道了您的身份。既然事急,就请赐下字来,不用六爻仔细推算了。”纪昀问道:“拆字可是应响灵验的么?”先生熟视纪昀良久,笑道:“相公识穷天下,不知六书之学?六书之学妙于会意,哪个字没有‘数’?秉心诚意,合三体、合六体其应如响!小篆变于李斯,说文防于许慎,开后人离合相字之学,难道只是用来玩味取乐的?如相信不及,只好请大人另觅高明了。”纪昀忙道:“不不,岂敢呢!我与先生近在弥密,一向疏于照应,听先生方才清教,原是位饱学之士,临时来抱佛脚,心里很惭愧的——请教先生尊姓大名?”

  “不敢,姓董,名超。”

“学生孟浪,就清用尊姓尊讳卜学生吉凶。”说罢提笔在纸上端楷写出来。只心中余惊未息,手发抖,笔画有点不稳。

董超取过那张纸仔细审量,许久,一笑说道:“纪大人放心,于您性命决无妨碍。这个‘超’字,是‘召走’合体,‘董’字是‘千里草’,您要远戍了——‘召字’无言字旁,必是口传诏谕,现在正‘走’,还没有传到府上。谪戍应在千里之外,草茂之地无疑。”

千里之外草茂之地,可说黑龙江,可说温都尔汗草原,也可说云贵烟瘴之地。纪昀呆了一呆,又提笔写了一个字递上去,说道:“还请再加详断。”

“嗯,‘名’字,”董超看着沉吟良久,说道,“此字下为一‘口’,上为‘外’字偏旁,大人远戍戍所,当是口外,曰夕为西,必是西域。”

  “是见高明——还要问,我能不能再回来?”

董超又看那字,说道:“以‘名’字形状,与‘君’字仿佛,和‘召’字也形类,将来一定要赐还的。”

  “能测测是哪年回来么?”

“‘口’字是‘四’字缺笔。详这字寓意,大约不足四年您就能蒙恩归来。”董超皱眉说道。

纪昀默然点头致谢出店……四年,这是个不短的时日,而且远在西域万里迢迢之外……但纪昀此刻却巴望着这是真的——此刻,他觉得自己是撩高站在广袤无垠的旷野上,漫天的乌云笼罩穹庐,令人心胆俱碎的雷霆震耳欲聋,火鸟金蛇和珊瑚枝一样的闪电就在自己头顶追逐着跃动奋击。这闪电已经击毙了国泰于易简,现在轮到了李侍尧和自己!想想看吧,雪上加霜!他轻咳一声,便听门洞里有人说道:“老爷回来了。”接着一条小白狗“噌”地窜出来,低声呜呜着摇尾巴过来撒欢儿,蹭着他脚边儿又撩前蹄子又拽衣角,忽地掉转头汪声儿叫跳着又窜回去报信儿,半道里却又飞跑着蜇转身来绕膝转旋儿……老仆施祥、魏哲、刘琪已带着十几个长随迎了出来。

有的时候,人的脸就是一部书,一台戏,千言万语无限心思情愫都一目了然。纪昀一进门便知家人已经得知了凶耗,他瞥了一眼天井院中左右厢房下站着的家人,........

这段测字故事里,测字先生的招牌所谓“亮工绪余道立文心”中的亮工,说的是清朝人周亮工,他有本书,是关于测字的入门书,名字就叫《字触》。

03

在二月河的这部书里,还有刘墉扮成算命先生办案子的故事,也很精彩。

不过,在书里,他被他父亲,也就是刘统勋骂得狗血喷头。也是因为他算命算得太投入。因为正统儒家,是不取这些的。孔子自己就说:不语怪力乱神。

算命的人有句挂在嘴边的话:入门休问荣枯事,且看容颜便得知。这句话出自《增广贤文》,其实是和古罗马哲学家的那句话是暗通的:

 

人世间的一切,都写在脸上。

 

算命是玄学,

有装神弄鬼的成分,有自己的套路,但也有心理学的成分,催眠,暗示,旁敲侧击。

说白了,人一旦遇事,总想有所求。有所求,就有所破绽。

人在这个世界上,太脆弱,也太可怜了。

还有就是,我们都觉得自己和别人不一样,就像在上帝眼里,都一样。

在圣经里,上帝自指牧羊人,牧羊人能分辨他的每一只羊,你试试,好像都一样。

所以,你不是上帝。

所谓算命,是算命先生有一种独特的视角。而你,只是一只羊而已。

04

再说陪聊。说得高大上一点,其实应该是咨询,比如,纽约的大律师,都是按秒收费的。

所以八戒有次惊叹,全世界就两种人按秒收费,一种是大律师,一种是那啥。

我印象里,著名的木子美,是接受各种感情两性问题咨询的,按时收费,就是通常说的,聊十块钱的。

百无一用是书生,想想我后半生一旦沦落至此,真的是老无所依,很可怜啊。

想想在某个城市的街角,霓虹灯闪烁,旁边各种浪子飞莺,言笑晏晏,调笑的,吃串的,互相吃豆腐的,我坐在某张破桌子后面,神清孤寂,闭眼等客,然后你走上来,先生,我想算一算,我最近的感情问题。

我睁开眼一看,你满脸绿色,头冒绿光。

我只能歉意地打开手机音乐播放,送你一首歌:孙燕姿的《绿光》。或者送您一首《凉凉》

抱歉地对你说:先生,走好,不送。不好意思,谢谢您的卦金,欢迎再来。

你回头吐口痰:  呸!还回头再来,再也不来了。


精选留言
  •  13
    摆摊总算还是吃文化的饭,不算丢人
  •  10
    今朝开赦地摊摆,奈何当日虎狼驱。
  •  9
    一 给瞎爷泼点冰水清(开)醒(玩)下(笑)。 先说陪聊吧。瞎爷您可千万干不得陪聊这差事。 陪聊分两种,一种就是文里说的咨询,但说实话,但凡读您的文的人,也不用咨询您啥,都在字里呢,看懂了的,自己悟一下,也就把这钱省下来了;万一遇上个脑子里有水的,来个粉红粉绿的,估计能把您气得翻白眼,这不利于身体健康,实在不划算。 另一种陪聊就是字面意思了,陪顾客聊天。顾客是逗哏,您是捧哏。以瞎爷那动辄就蔑视,“好鞋不睬臭狗屎”的性子。。。我脑补了一下画面,每每不是以瞎爷摔门而去为结尾就是以瞎爷坐那儿紧抿着嘴怒目相对为终结。 所以,陪聊这事不是您这样的人能做的。 自己何苦为难自己。 至于算命。。。 都摆摊了,可见经济形势不好,大家都勒紧裤腰带共赴时艰呢,“命”就在这一天天的奔忙中;照镜子看看自己的脸,“命”就写在自己的眼角眉间。 真要给人送首绿光或凉凉,您觉得人会扫您的二维码支付吗? 所以,您摆摊干这两个营生,我觉得都不合适。 二 我在想“开放摆摊”这是多么有先见的决策啊。 显然,上层已经预感到将有更多睡在桥下的“流动人口”了,允许摆摊至少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 睿智!! 读到一首诗“燕子将雏语夏深,绿槐庭院不多阴。西窗一雨无人见,展尽芭蕉数尺心。” 原本无关的诗句,却突然无故有点悲伤起来。 ~~胡说八道斗胆开瞎爷玩笑,溜了溜了
  •  8
    还不如在兽爷旁边摆摊,他卖煎饼果子,你卖煎饼卷大葱,也算差异化竞争。
     1
    有道理
  •  4
    纪晓岚是个学霸,很有文化。被乾隆挑中去编史编书,也算是人尽其才。可惜一直是个文学弄臣的地位,别说进军机处了,朝堂上都没他说话的份。不过总算是身体好,熬死了乾隆和和珅。嘉庆上位后以太子班底的身份做了几年大官,高寿善终。活得长好处真多,起码能看到希望
  •  4
    字数不够,二月河来凑。 即便摆摊胸口碎大石,挨锤的也只是天上半明半暗的云。因为爱情,不会轻易被上;因为优秀,也不会轻易吃亏☕️
  •  3
    之前想着活不下了就去大街上摆摊卖艺,敲着锣,吆喝道:来来来,有钱的捧个钱场,没钱的捧个人场。看了抖音和快手后发现摆摊卖艺的都线上了,吆喝声变成了点点小红心加关注了,不用敲锣收钱的人了,有种被迫下岗的忧伤~
     2
    唉!
  •  1
    呸!成天说这些不着四六的话,自打上次讲太史公说,刘邦她娘出轨一条龙的故事……害我把HIFI音响经常播放的黑胶唱片“龙的传人”掰成两半丢垃圾桶,你这不是膈应人吗!
     1
    好吧。
  •  1
    瞎爺 我突然想起《霍亂時期的愛情》里的主人公以擺摊給人寫情書為生 你覺得這個如何……
  •  1
    文化人还好,金融圈就是赌徒的命。
  •  1
    天机不可泄露,山人自有妙计。
  •  1
    凄凉的胡琴拉长了下午,   偏街小巷不见个主顾;   他又抱胡琴向黄昏诉苦:   空走一天只赚到孤独!   他能把别人的命运说得分明,   他自己的命运却让人牵引:   一个女孩伴他将残年度过,   一根拐杖尝尽他世路的坎坷!   (1950.11.8余光中《算命瞎子》)
  •  
    二月河那是看了多少遍了,您说的这段和刘墉给人测字那段的确精彩。但一直不知道这本书,买了。
  •  
    我的人生理想就是摸着靓妹的手看相算八字。可惜啊,没有明师指点,自学又学不会……
  •  
    我也想摆地摊儿去
  •  
    瞎老师的摊位何时开张,我们去卜一卦
  •  
    谢谢虾爷,看了这段测字的小文,我把二月河文集来下单,感谢推荐。
  •  
    开张------评书
  •  
    为了一睹活的瞎爷,也是拼了,下载了抖音追粉瞎爷爷👴。再问一下钱眼群门在哪里?

微信扫码打赏

作者: RESSRC

个人资源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