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别忘了农村! | 登峰造极520

2020-1-24

图自南方日报

 1

 
寓居厦门的易中天教授专门写文章给武汉人打气。
武汉,本是一座多么美好的城市呀。从清末张之洞督鄂以来,就凭借天时地利人和,打下了坚实的经济科教文卫基础,号称东方芝加哥,进入现代,更是各种有利政策加持,妥妥的华中重镇。前些年,一场暴雨把城市治理打回原形,最近疫情更是把最后一块遮羞布都扯下来了。
 
据《三联生活周刊》,2019年12月8日武汉发现首个新型肺炎病例,12月30日武汉市卫健委发布首次不明原因肺炎通报,2020年1月6日确定为类SARS的新型冠状病毒,并且在1月10日由我国科学家完成了基因序列测定。
 
然而,这个重大信息并未对外披露。因为武汉市主政者采取了“内紧外松”的应对之策。
 

1月6日,《长江日报》在头版发布《武汉进入两会时间》。1月11日《长江日报》在头版发布武汉两会闭幕。
这几天武汉卫健委没有向社会公布新增病例。
 
接下来,据《湖北日报》,1月11日湖北省政协十一届三次会议开幕,1月12日湖北省十三届人大三次会议开幕,1月15日政协会议闭幕,17日人大会议闭幕。
 
这几天武汉市卫健委没有通报新增病例,也没死亡病例。17日倒是有新增病例,但在18日公布。
这真是巧合吗? 
2
 
 
好吧。大会开完了,该干正事吧。
 
1月21日下午,湖北省政府官网终于发布省领导们关注疫情的消息。
 
1月22日,湖北省向国家请求紧急支援。
 
1月23日凌晨,武汉决定上午10点“封城”;下午,鄂州、仙桃、黄冈等地相继也“封城”。
 
和平时期,数座城市封城,殊为少见。
就拿黄冈为例吧。这次疫情中,黄冈是仅次于武汉的重灾区之一。
 
不熟悉黄冈的人可能觉得“封城”是大动干戈,但这就是一个形式而已,
 
黄冈是湖北省属的地级市,辖七县、二市、一区,总人口750万人。
 
所谓黄冈“封城”,其实封的是黄冈市政府所在地黄州区,该区仅有35万人。
 
黄州区有四个城铁站,人流最多的黄冈西站年共发送旅客不到6万人次。四站累计每年共计不到24万人次。
 
而黄冈下属的麻城市,两个站年共发送旅客超过200万人次。这还不包括黄冈下属的武穴市。
 
因为黄冈下属的县市大都有高速直达武汉,根本无需经过黄州区,封锁一个黄州区,对黄冈市的疫情防控几无作用。
 
稍稍了解国情的人都知道,对于黄冈这种农业地区而言,每逢春节,人口都会集中于广大的村镇,小小的城区原本就没几个人。
 
封锁一个城区,看似阵仗很大,实则无济于事,这就是粗线条治理。
大批城市务工人员在“封城”前都已集中返乡。可基层的卫生防控体系可以说处于放任状态。
网上流传多份加盖有县政府公章的文件,措辞严厉,要求老百姓不拜年不握手不聚会。然而无人监督和执行。
除夕,在中国北方是夜晚一起吃团圆饭,而在黄冈的广大县城和村镇,则是上午早早就吃过年饭,在漫天的鞭炮余味中,一群人聚在麻将机前,一边吞云吐雾,一边搓麻,乐此不疲,其中不乏从武汉回来的人。街头仅有的几家药店根本无口罩可售卖。
武汉如此发达,都向全国发出求救,一旦疫情在医疗资源匮乏的县城和村镇传染开来,该如何是好?请主政者们三思并行动吧。
 
3
大部分省市都公布了感染病例的具体信息,黄冈依旧语焉不详。
这几日,流言此起彼伏,难辨真假。一些外地归乡人连夜驾车“逃离”。
难道县城和村镇真被遗忘了?
新华每日电讯称:加强农村地区疫情防控是一项十分紧迫的任务。只有依靠严密的防范体系和科学的防治技术,守住农村这个广大战场,才能打赢这场守护人民群众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的疫情防控攻坚战。
 
作为一个前媒体人,看着同行们奋战在武汉,万分敬佩。目睹周遭状况,还是力所能及地写点什么,希冀引起关注。
祝各位新年安康!

微信扫码打赏

作者: RESSRC

个人资源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