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不过去的九江长江大桥 | 猛哥

2020-03-27
江西九江和湖北黄梅隔江相望,自古交往频密。
以前坐船,长江大桥修通后,公交车来往,更为方便。
大批黄梅人去九江淘金,以致于有个说法,“一个九江城,半城黄梅人”。
九江人也离不开黄梅人。
在九江的菜市场上,来自黄梅的蔬菜供应量占比超过六成。
饶是两地关系如此密切,但在疫情下,人性最丑陋和自私的一面却完全暴露。
 

1月24日,黄冈封城。次日,作为黄冈治下的黄梅随即全县被封。
为了阻止病毒的扩散,湖北人居家隔离了60余天。
外媒说,湖北人做出了重大牺牲。
这自然包括黄梅人。
 
此前,防疫是头等大事,
但国内疫情已被遏制住,目前复工复产则是头等大事。
3月25日,湖北省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通告,从3月25日起,开始有序解除离鄂管控通道卡点。3月27日0时,武汉市以外地区所有通道卡点全部撤除完毕。
也就是说,湖北人可以外出工作了。
 
这对黄梅而言分外重要。
黄梅位于鄂赣皖三省交界,共有120余万人,40万人在外务工,其中10万人去武汉,30万人去珠三角和长三角。
黄梅去武汉的路线是过武黄高速。
黄梅去珠三角和长三角则必须经过九江长江大桥,经江西,往东去长三角,往南去珠三角。
可以说,黄梅人要出门讨生活,九江是必经之地。
 
接下来,骇人的一幕出现。概述如下:
2020年3月27日下午,九江大桥,雨。
黄梅人意欲通过九江大桥,进入九江,或乘坐火车,或就地务工。
但是,遭到了驻守桥头的九江PC的阻挡,发生冲突……(此处省略三百字)
随后,黄梅PC与九江PC……(此处省略三百字)
更多黄梅人加入……(此处省略三百字)
黄梅县长到场,喊话,无果,现场失控,只见盾飞扬,车翻滚……(此处省略三百字)
当现场小视频刷屏时,两地政府分别发布声明,对事实描述完全相反。
截至当日下午5点30分,现场还是一片混乱。
该说什么呢?
是责怪黄梅官员前期沟通不力,还是九江官员力求自保,以邻为壑?
原本同饮长江水,如今大打出手。
悲哀呀!!
 
苏珊·桑塔格在《疾病的隐喻》中一针见血地指出:人们对于疾病的异化、歧视、妖魔化、神秘化,使得人群被隔离,至今仍然无法全面打破,疾病就逐渐拥有了某种神秘力量,而群体、公共视野对于新型疾病的恐惧,又赋予了诸多隐喻。
身体的疾病从不可怕。
最可怕的是脑子有病。
人有病,天知否?

微信扫码打赏

作者: RESSRC

个人资源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