穷人的命不算命:疫情下西方诸国的“功利主义陷阱” | 赵皓阳

2020-03-16

(一)进退失据的西方诸国

 

前几天有脑残公知阴阳怪气,说为啥外国那么多政客、官员、商界名人、演员、体育明星被检测出来,我们就没有?这个问题很简单,就是一个幸存者偏差,之前在国外只有非富即贵的人才能进行新冠检测,最近两天才开始逐渐免费检测——但大多数国家的轻症依然不检测,所以西方国家的新冠呈现出一种“富贵病”的表现,穷人得的是“流感”,既不增加确诊人数,死了也不算在新冠里,岂不美哉?

以美国为例,最开始只有连续发烧四天的人才有机会进行检测;欧洲很多国家以及日本都实行轻症不检测、重症检测。这是很投机取巧的做法,也使得西方诸国数据上看得过去。但是弊端也是十分明显的——有大量的病例无法确诊、得不到合理治疗,甚至没有做到基本的隔离。因此这个明面上好看的数据是要大打折扣的。

我们来看英国,以当地时间11日-12日的新闻来看,英超阿森纳主帅阿尔特塔确诊感染,切尔西球员奥多伊确认感染,莱斯特城三例疑似病例,沃特福德一人感染,埃弗顿一人感染,伯恩茅斯门将和工作人员四人感染。同期,加拿大总理夫妇去了英国一趟就感染上了,而英国那两天公布的确诊病例仅有500上下。这明显不符合统计和概率原理,英超球员都这么多人确诊了,不列颠老百姓就平安无事?

 

为啥球员确诊那么多,因为欧洲各大足球俱乐部有着最顶级的医疗团队和最先进的伤病管理机制,因为球员的健康就是俱乐部的真金白银,所以各种头疼脑热大病小病第一时间就查得出来。普通民众不可能有这待遇,在欧美即便是要检测都需要付费,更不要说潜在高昂的治疗成本了(前天美国才开始免费检测,但治疗还是得掏钱)。再看看我们本文的封面图,这就意味着会有相当一部分人不会选择治疗。美国CDC负责人在接受国会质询的时候就被议员当面怼:你们是想知道所有人的感染数据,还是仅仅想知道富人的?

12日,瑞典也宣布不检测轻症病例,作为世界最发达国家之一、人均医疗资源最丰富国家之一也这样操作,我还是很震惊的(精瑞落泪)。

日本政府也很离谱,我们看上面这张数据图,各国确诊人数增长趋势基本重合,唯独日本一枝独秀。无他,不检测耳。孙正义因为看病人抱怨不检测的太多,说要捐一百万个试剂盒,结果被日本网民喷死了,说他这是“阴谋”。孙正义就很委屈发了条推特,说“我是因为听说想检测却被拒绝的人很多,于是才有了捐赠检测盒的想法。既然大家都都骂我,那就算了吧”。日本人民真是史诗级韭菜,天皇做梦都能笑醒。

评价这次西方抗疫得失,我们不妄自尊大,也不妄自菲薄。前几天有一篇刷屏文,标题取得耸人听闻——《英国官方刚刚承认:故意让数千万人感染,获得群体免疫!》看了内容把我吓尿了,我第一时间就持怀疑态度,因为我不相信任何一个现代政府敢公开说出这种话来,更何况还是个要吃选民饭政府。这是不玩了,要集体自爆?然后我看了一下几篇英文报道,人家官员的意思是客观描述了一下事实——有几千万人感染,才能获得群体免疫。结果凤凰欧洲的这篇报道直接把逻辑改成了——为了获得群体免疫,故意让几千万人感染。还特别用了【故意】这两个字,生怕报道出现不了偏差吧?

当然本来那个说法也好不到哪去,活该被骂,英国政府反应迟缓举措无效也是众目所睹。不过黑英国政府,要像我这样黑,黑的有理有据有节。“群体免疫策略”也不是故意让人感染,英国政府也没真正落实什么群体免疫策略——他们只是单纯的不作为,然后想着躺赢呢。这是标准的功利主义陷阱,甚至是社会达尔文主义余毒。结果没想到这么冷血的一个政策,我们还有媒体给它洗地的。比如《三联生活周刊》这篇文章,就是通篇恶臭:

这就是把每一个人的生命当成他英国实验的小白鼠。二十一世纪了还这么舔洋大人的屁沟,先问问联名上书的229位英国科学家同意吗?《柳叶刀》的主编在推特上都歇斯底里了,现场表演一个正常人怎么被逼疯的。别说别的了,就是前期湖北哪个官员提出这个类似政策,我看看这些媒体会怎么骂。

三联最后这段啥意思啊,就是搞个对照组实验,有人搞全民防疫这一套,有人搞放任自流群体免疫这一套,然后看看谁“效率”更高。这TM不是坏出水了么,这就是明显的把人命不当命啊。当他把一个明显会牺牲一大部分的人的策略考虑其中,还想作为一个“对照组实验”,就已经完全陷入了功利主义陷阱。

要么他的良心是真的恶毒,要么就是洗地把脑子洗坏了。这哪是高级人道主义,这分明是低级人道毁灭。照这么说当年纳粹搞种族清洗这也是一个看看是否有“效率”的道路啊?三联这篇文章希特勒看了会沉默,戈培尔看了会流泪:怎么老子就没想到“高级的人道主义”这么好的词汇呢。

开始跟三联一起洗“群体免疫策略”的财新网一看风头不对,马上见风使舵,连发两条微博撇清关系,实属可乐。

那么问题来了,“群体免疫策略”价值观冷血在哪里?为什么说西方诸国的防疫策略从“功利主义”跌入了“功利主义陷阱”,这是我们本文要讲解的知识。

(二)功利主义价值观

 

我的《生而贫穷》第十六章的题目是《阿尔萨斯的斯坦索姆困境》,就是以魔兽的经典故事为切入点分析自由主义两大流派——功利主义与道德主义的优点和缺陷。什么是功利主义?人类王子阿尔萨斯来到了一个被瘟疫感染的城市斯坦索姆,感染的市民会变成丧尸转来攻击他的士兵,为了减少可能存在的伤亡,阿尔萨斯决定屠杀所有市民。

 

因为被感染的市民死定了,而变成僵尸后又会造成我部队的损失。像商贩一样对比收入和损失,选择最划算的策略——这是功利主义。但阿尔萨斯的恋人吉安娜与他的师父、高贵的圣骑士乌瑟尔反对屠城的做法,因为市民们毕竟还没有变成僵尸,杀人就是错误的,只有恶魔才会杀死平民。对就是对,错就是错——这就是道德主义(也叫绝对主义)。

在功利主义者看来,阿尔萨斯王子屠城恰当合理,虽然草率的处置了斯坦索姆人民的生命权,但是在当时的情形看来,就是效用最大化的一种选择。边沁就多次嘲笑自然人权的观念,把洛克等自由主义者引以为傲的信仰称作“踩在高跷上的废话”。

历史上最有代表性的例子就是福特公司。当年福特公司生产了一种小型车,但是车后座的油箱在少数情况下,碰撞会导致油箱爆炸。这些受害者将福特告到法院时,人们发现福特原来早已知道油箱的脆弱,并且已做了成本效益分析,以确定是否值得来放入一个特殊的盾牌用来保护油箱并防止它爆炸——增加小型车Ford Pinto安全的每部件费用每件11美元,乘以1250万辆轿车和卡车,总共需要13700万美元来改善安全性;他们随后计算了一下花这笔钱来改善安全性的收益率,通过安全事故概率计算,油箱爆炸假设会导致180人死亡,每个遇难者的死亡赔偿金是赔偿20万美元,约180人受伤的赔偿为每人$67,000,然后是维修受损车的费用,2 000辆车,由于没有安装安全设施,每辆车将会需要$700来维修。结论是安装安全设备的总效益只有$49.5 million(相对于修复安全隐患总成本需要$137 million)于是福特公司没有安装那个安全设备。

毫无疑问,福特汽车公司的这个成本效益分析备忘录在审判中出现时,震惊了陪审团,也因此裁定了福特公司巨大的赔偿金额。

 

人们不能理解功利主义者的是,它可以给所有的东西标价并认为金钱可以衡量快乐和痛苦可以解决一切。就比如说,福特公司那个二十万美元的赔偿标准是怎么来的呢,上世纪七十年代,美国国家高速公路交通安全管理局计算过一起交通死亡事故的花费,把劳动力的丧失、医疗花费、葬礼花费和受害人的痛苦以及家人精神损失综合计算在一起,该机构把每例死亡事故的赔偿标准定为二十万美元。

对人命标价这种事我们恐怕谁也不能接受,一个人的去世多少钱恐怕也无法弥补一个家庭的创伤,这个事情怎么说呢,更多的是一种事后弥补——没有办法了我只能赔钱,反正人死不能复生。但是,当我们有选择的时候,比如电车难题、比如王子面临的斯坦索姆困境,比如福特公司的那笔账,真的要如此冷冰冰的计算人的生命吗?

康德就是基于此反对功利主义。在他看来,作为个体的人以及全人类都有一定的尊严,而我们必须尊重这种尊严。就康德所言,个人之所以神圣且天赋权利,并不是因为我们拥有自己,而是源于我们都是理性存在的生命。

大家看明白了没,功利主义压根就跟人道主义没一毛钱关系,更别提TM什么“高级人道主义”了,信了媒体人的鬼话是要过错年的。

(三)“陷阱”

 

客观来讲,任何一个理论都有其优势和劣势,没有100%的完美或是100%的错误。功利主义自然有其不可替代的优势——方便,好用,有效率,所以一直以来被各国政府所青睐。最典型的累进制税率就是功利主义价值观指导下,对全人类社会影响最深刻的实践;再如边沁本人设计的福利院、全景敞视监狱,也都影响至今。我们本文不是批判功利主义、否定功利主义,而是指出功利主义固有的缺陷,而这个缺陷恰好不适合防疫政策。

(全景敞视理念的工厂)

功利主义者更大的软肋就在于面临这种突发事件时的进退失据。简而言之一句话,当你奔着“功利”这个目的去的时候,结果往往就不“功利”了,损失会更惨痛。

历史的实践无数次证明,西方各国美其名曰“功利主义”指导各种政策,为的是全民效用的最大化,结果实践着实践就变成了“富人效用最大化”“资本家效用最大化”,所谓“全民”只是一个幌子,有权有势的人很容易利用起身边各种资源来为自己攫取利益。这样功利主义就变成了“功利主义陷阱”,变成了富人的功利、穷人的失利。

就以防疫为例,到底是“群体免疫策略”,还是“底层人自求多福策略”?正如我们开头所述,资本主义社会中富人享受到最先进的医疗保障,穷人往往会因为高额的治疗费用放弃治疗。昨天的新闻,庚子年英国老佛爷西狩,富人们可以在深宅大院、私人海滩、高档别墅里躲开病毒,基本生活质量和生存所需资源都可以零接触获取,普通人呢?

所以我们完全可以说某些西方政府以“功利主义”之名,行“社会达尔文主义”之实。他们的政策就是标准的不平等、不公平、不科学的冷血政策。

 

所以马克思评价边沁是“庸人的鼻祖”。老马这个吐槽从来都是又精准又犀利的,因为功利主义的局限性决定了践行功利主义的政客们目光短浅且冷血冷漠。马克思神吐槽:“边沁在哲学家中的地位,就象马丁·塔波尔在诗人中的地位一样。他们两人只有在英国才能制造出来。”

老马继续指出:“边沁纯粹是一种英国的现象。在任何时代,任何国家里,都不曾有一个哲学家,曾如此洋洋得意地谈论这些庸俗不堪的东西。……如果我们想把这一原则运用到人身上来,想根据效用原则来评价人的一切行为、运动和关系等等,就首先要研究人的一般本性,然后要研究在每个时代历史地发生了变化的人的本性。但是边沁不管这些。他幼稚而乏味地把现代的市侩,特别是英国的市侩说成是标准的人。凡是对这种标准的人和他的世界有用的东西,本身就是有用的。他还用这种尺度来评价过去、现在和将来。”

所以说大英帝国的这个传统啊,还真是有点继承性的。

(四)东方欲晓,莫道君行早

 

不放弃任何一个病人,不计一切代价战胜疫情,我们走的是道德主义的路线。

资本聚集才是优势,把聚集的资源分散起来往往会丧失规模效用,但是我们往往还是要这样做。全国范围内的农田水利建设难不难?成本高不高?我们还是做了。遍布农村的乡村教师、赤脚医生难不难?成本高不高?我们还是做了。这是优良的历史传统。

在疫情爆发前期确实有一些病人没有得到第一时间的救治,那只是初期资源不足、管理混乱,并不是没有打算去做。还记得那一次一天增加一万多确认的大排查不?我认为那一次大排查太重要了,也太伟大了,与火神山雷神山的建设、全国十数万医疗精英驰援湖北,堪称这次扭转疫情的“三大战役”。

我们国家真是尽最大的努力没有抛弃一个人民,当然确实有力所不及的角落,但是从出发点上就比“首先放弃一部分成本最高的群体”的西方部分国家高了一个档次。

 

最后想说的是,我们没必要妄自尊大,也没必要妄自菲薄,这是一场全人类的灾难,这一场灾难中没有哪一方是赢家。我前期批评湖北政府,后期批评西方政府,也是从全人类最广大人民利益的角度出发,实事求是客观分析。我可以负责任地说,任何一个现代政府都有抗击疫情的基本能力,这是现代社会治理的必然要求,不会有哪国政府真的就应付不来玩完了;但是部分国家前期就存在着侥幸心理,走机会主义路线,梦想着不作为“躺赢”,这样的举措是我们瞧不起的。我真想替这些国家的人民质问一句:How dare you?
 
最终胜利的代价有大有小,这些“代价”平摊到每一个个体之上,往往就都是生命不能承受之重。山川异域,风月同天,春暖雪融,共盼平安。

精选留言
  • 120
    才多少粉急着变现,转一堆二手新闻高谈阔论,三联是优质的新闻媒体,你也配指手画脚?
    2795
    作者
    舔,就TM继续舔,建议你直接飞到疫区践行一下优质媒体的“高级人道主义”。三联舔洋大人,你舔三联,舔出一个莫比乌斯环来
  • 116
    你不去外交部当新闻发言人真屈才了 五毛小粉红
    2940
    作者
    这就是傻逼的第二大表现:除了扣帽子什么都不会,有理有据的反驳一句说不出来。因为他们脑子空空如也,除了口中流涎结结巴巴质疑别人立场不对,剩下的连个屁都放不出来
  • 108
    呵呵,整天嚷着穷人的权利,行为倒是很实诚,文章付费也好,流量也好,最后只是成全了你在小中产中的虚名和利益。
    2603
    作者
    文章付费怎么了?你付出劳动不要工资吗?这么多年有多少免费文章给你看了?像你这种臭傻逼就是流氓无产阶级的真实嘴脸,贪得无厌、予取予求,老子不是你爹,没理由惯着你
  • 86
    取关
    2372
    作者
    傻逼的一大表现就是自我感觉良好,取关还不忘嚷嚷一声,搞得跟特么股东撤资一样。
  • 81
    照您的理论,湖北那边多也没见市长局长挨几个呀?
    1707
    作者
    照你这智商,怕是看不懂五百字以上的内容吧?
  • 52
    群体免疫的关键是得先活下来?
    1071
    作者
    群体免疫的关键是特么要有疫苗,英国政府其实就是想躺赢不好意思公开说,洗地那帮人就是纯傻屌
  • 830
    人均GDP只有英日德十分之一的伊朗在昨天完成了1000w人的新冠普查,发达国家的政客到底哪来的脸说没钱没人控制疫情?
  • 823
    湖北最初可能有瞒报,应对不力,但那时对新冠还缺乏认识。现在全球十多万人确诊,几千人逝去,一些国家一直消极应对。公知还在跪舔西方攻击中国,简直就是丧心病狂了
  • 765
    同意赵主席,是该纠正一下风气了。中青报发文《停止妖魔化外国抗疫》,三联生活周刊发文《群体免疫之前世今生》。以前不是说“时代的一粒沙落到头上就是一座山”吗?不是说“不能把人命当数字”吗?外国的骚操作来了又开始跪舔,还说什么更高级的人道主义?中国这些媒体真是好样的,对外唯唯诺诺,对内重拳出击。
  • 609
    想起电视剧里和珅说的话“难民还算民吗?”
  • 465
    真的不能理解日本民众骂捐检测盒,真的不关心自己只关心国家么我怎么觉得像被洗脑了被人卖了还帮着数钱
  • 442
    英国人如果能封闭国门,自己搞群体免疫,谁都懒得说。不封闭国门,那就不是把自己当对照组,而是当传染源了。 做实验的人都知道,对照组要排除一切干扰项。英国这种不封闭国门到处乱跑的方式,还对照什么组。  我最受不了的就是结尾拽词,“而这,才是更高级的人道主义”。人道主义作者定的?作者说是就是了? 我完全可以也下个定义:生命健康权是第一人权,为人民的生命健康权负责并不计代价,在最短的时间内将疾病的危害控制到最小,才是真正的人道主义。 另外,在知乎,三联那篇文章已经是群嘲了……有人扒出了袁越的资料,怎么说呢,他这么写,一点也不奇怪。 对他来说,有些东西是不可动摇的,是信仰。他在人生最美好的十年,皈依了普世价值,从此以后,普世价值就是他的一切,早已经没有了独立思考的能力。 一想到某些媒体被袁越这样一群皈依者把持,就觉得很悲哀。 还有,评论区开头几个脑子不太好吧?
  • 325
    当我上周五晚上阅读到英国的herd immunity时,我完全震惊了。立马转发给我的英国同事,他很淡定地回对我听说了,是60%的人最终会被感染。我当时心想这哥们估计也是被自己的政府媒体洗脑,把新冠当流感了。第二天看到三联的文章出来,紧接着朋友圈开始刷屏雪花勇闯天涯那篇文章,文章本身没什么挺乐观,崩溃的是我这些高知高管朋友圈的转发评论,说什么对得一道题本身就没有标准答案,这样硬着陆挺好可以减缓对经济的损伤…我心想这可都是人命啊!把里面的德国英国换成你所在的城市,你还会这么淡定地评论吗?这个周末都觉得这个世界真是魔幻。
    403
    作者
    herd immunity直译过来就是“畜群免疫”,就是把人当牲口看
  • 379
    毛主席倡导的赤脚医生,“一根针,一把草”运动下培养起来的那代人,在他们经验丰富的时候,1998—2000+的执业医师法把这帮人作为非法行医而取缔了,卫生运动的成果被砸个稀烂。人才有他自身的培养周期,如果国家现在开始重视中医,在20年后果才开始显现,在30年后才进入丰收时期。
  • 372
    骂得好,这么多歪屁股媒体,政府啥时候才能治理一下啊
  • 357
    有些人被洗脑到英国躺平都要叫好了。。真是叹为观止,建议三联之流的记者主编们现在赶紧坐飞机去英国多待待,好好学,深入学
  • 357
    英剧《是,首相》经典台词:政府应对突发事件有四部曲:第一,说无事发生。第二,说有事发生,但不需要采取行动。第三,说有事发生,行动即将采取。第四,说本来能干点什么的,但是没干。这次疫情看来是这部剧的理论第一次完全失效。 另外有些评论太恶心人就别往评论区放了,这种言论连公开处刑都不配
  • 344
    在人人上就关注你了,大概是10年吧,哈哈,作者有点做的好,就是把傻逼挂在顶楼,让我突然有了点智商优越感的自信
  • 343
    让我康康有多少沙雕在后台洗地
  • 289
    真想怼那些脑残—— “老子不是小粉红,老子是布尔什维克!”
  • 247
    我不敢说你的三观是否绝对的正,但是比起网络上妄自菲薄,妄尊自大的文章和吃人血馒头的文章来说,你说的很客观。
  • 237
    微博上还有一头公猪说:这属于大自然的优胜劣汰物从天择,类似弱肉强食…那全人类还发展科技研究科学干嘛的?公🐷 就公猪🐷
  • 210
    说付费的,劳动写文,知识付费,走没有拿刀架着你脖子让你看,搞笑。
  • 195
    这位龙井真的看完内容了吗?怎么能说出这种话啊,令人汗颜,你给翻译翻译,什么叫群体免疫? 湖北政府在前期收治上确实存在问题,但中央说出应收尽后,也是举全国之力去治疗所有患者。我们可以批评,但不能对这些有效的防疫措施视而不见,听而不闻。 你生活在这片土地上,哪怕你不热爱这片土地,请你也别用最恶毒的言论去攻击生你的土地。 可以卑微如尘土,不可扭曲如蛆虫啊!
  • 186
    我可去tmd,没低毒性的疫苗接种就想玩群体免疫,英国政府忽悠傻子啊! 别人群体免疫的前提是大多数人接种疫苗,并且成功存活。英国直接跳过疫苗研发生产,直接全民上活病毒,我。。。。。。。。。
  • 159
    留言区置顶傻逼对线已经成了看老赵文章的一大乐趣和特色,不可不品尝
  • 153
    一楼的估计是看了个标题就留言抢沙发了吧?
  • 144
    没受过图书管理员的革命教育,造反有理的幽灵还没在欧洲上空盘旋,所以他们不怕。
  • 143
    排名一二那两个,赵老师怼的太好
  • 123
    群体免疫,人道主义,社会达尔文,这些名词,一下出现在中国老百姓面前,还真挺唬人的。哈哈哈,一堆臭不要脸的自媒体,不是为了流量,就是要跪舔。
  • 121
    读书时不喜欢读马哲,进入社会十多年,惊觉马哲真有道理,但话又说回来,虽然我知道马克思、恩格斯、毛泽东他们很伟大,但西方的各位真的用不着一次次用这种天秀的操作来提醒我们他们的伟大,我也并不想笑话他们,人类命运共同体真的不只是说说,无论怎么讲,都是活生生的生命,并不是冰冷的数据
  • 121
    “前期骂湖北省”和“后期骂西方国家”本质上确实是一致的、即反对懒政、反对社达,可惜西方人真的不懂,每天使劲儿刷“wuhanvirus”,可怜之人真的必有可恨之处
  • 115
    这是我关注的屁股最正的一个公众号,堪称完全站在我们劳动人民无产阶级的立场上写文章,我真的好爱这个出发点和思考角度。
  • 112
    一楼你还是上山去吧。赵同志是人民的盟友,身为自由职业者容易变成小布尔乔亚,但是作者没有。我们共同敌人是资本家。
  • 110
    昨天还在与男票讨论:如果英国的“群体免疫策略”合理,那希特勒屠杀犹太民族就合理了
  • 95
    最近的邱晨事件都被限流了。思想火炬早就警惕意识渗透。三联和众南方媒体的文章屁股走就歪咯
  • 94
    看到财新网和三联吹箫英国群体免疫多么科学我就很气。作为一个JHU公卫学院毕业生,老师讲过Herd immunity ,是一个疫苗里的概念。如果人群里足够多的人打了疫苗,那么大部分人都获得了免疫力,病毒就不会感染打了疫苗的人,那么没打疫苗的少数人也没机会接触到病毒。大家都安全了。但是没打疫苗的人还是会感染,只是不会造成大规模病毒扩散。 不是让大家都得病啊,病好了的人哪怕获得抗体也有可能有后遗症,有些人可能就病死了。饶毅都发文科普了。 说这是科学决策的,之前中国疾控中心怎么说什么你们都喷呢,合着国外政府说他是科学就是科学,国内说什么都是P吗
  • 90
    “毕竟他们的人民不像我们,除了猜忌之外,他们还拥有直接参与并主宰自己命运的方法。”——来自看理想最新一篇文章的最后一句。给英国洗完地以后还不忘舔一口真的笑死我了。
  • 90
    当时看到英国和瑞典的操作,第一个反应就是:卧槽!这特么是人干的事? 当然最让我五体投地的是财新,三联,于晓光的大洗地术。
  • 73
    劝人大度,天打雷劈
  • 69
    疫情最严重的中意韩伊可能会是当前世界中少有的关心人命的国家。有的国家人命连数字都算不上,生怕污了老爷的耳朵。
  • 69
    写的非常不错,希望几年后政府可以对知识界整整风
  • 65
    看到边沁又被党魁拉出来日常鞭打,我安心的上班去了。
  • 63
    老佛爷都西狩了,英国人怎么还不起来举大计亦死?
  • 60
    昨天晚上看了三联的那篇文章,乍一看看挺有道理,今天看到你的文章,恍然大悟,那说的简直就是狗屁,赤裸裸的功利主义
  • 59
    西方的做法说白了就是功利主义出发,博一把等躺赢。这点还是你说的明白,但在在某些公众号里成了当下最优解,成了囚徒困境 成了老虎来了死道友不死贫道,现在我算是看清楚了,都明白,只是屁股不同,有些人是无产阶级,有些人只是不自觉的小资产阶级投机分子,并认为世界上所有国家行为都跟他们一样是在投机罢了。
  • 57
    前几楼那几个二球,怕是智商还不如个豚鼠
  • 54
    不管你说的对不对,谢谢你让我有了毕业论文的内容…
  • 51
    像极了十日谈里躲起来吃喝玩乐讲故事的十个年轻人,可悲的是他们是“发号施令”的人。
  • 46
    底下怎么来了这么多慕洋犬🐕好热闹
  • 44
    看作者怼人太有趣了
  • 43
    每次看到党魁言辞犀利地怼这群傻X就觉得爽炸了
  • 41
    三联太小布尔乔亚了。我大学时候觉得三联不错,可是,步入社会就发现三联骨子里面歪的厉害。 有些人是完全是装睡。只要把钱赚,只要短期利益。
  • 41
    作者是站在劳动者的立场的,想抹黑也要有逻辑有论据呀
  • 39
    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的政客多是一群‘精致的利己主义者’,他们高智商,世俗,老道,善于表演,懂得配合,更善于利用体制达到自己的目的",甚至还能把利己行为包装成美德和理所当然的事。 比新型病毒更可怕的往往是资本主义社会,因为后者会为了掩盖事实而舍弃底层无产者的性命,这种不择手段的行为在他们看来只是效益最大化的理性选择。 更可悲的,是像日本民众这样被彻底洗脑的“精神资产阶级”,毫不利己(无产阶级、小资产阶级),专门利人(大资产阶级)。
  • 36
    英国政府找议会要钱,议会不给;喊民众隔离,民众不听。 刚刚在知乎上看到的,角度清奇,或可博人一笑——我反正是笑了。 英国政府:好吗,你不给,你不听,那我直接搞群体免疫了,我看是你怕还是我怕。 翻译成中文就是:打钱!封城!不然我让你们死给你们自己看。 这就是在威胁议会和民众,一种沟通方式而已。 就好像你偶然听到邻居小明跟他妈说,我准备去吃屎。 你不明就里可能会被吓一跳。你会忙不迭地跟他解释屎不能吃。 其实,他知道屎不能吃,他只是在催他妈赶快做饭。 你要理解,他说话的方式不太一样。 这也算是文化的差异。
  • 36
    半年多后,死了上百万人的英国人民终于获得了“群体免疫”,忍不住泪流满面。结果回头一看,中国人民人手一支新冠疫苗看着英国呵呵直乐
  • 36
    评论区肯定很精彩现在但凡说中国一点好,就有人一直喷,不过中国爱国的民族主义也像纳粹一样
  • 36
    把反人类罪洗成高级人道主义。舔狗真是nb!
  • 34
    特别稀罕你把傻逼们置顶并吊打的做法,痛快并解气
  • 34
    我TM在财经新闻公众号下面骂了他们两天,一个个舔得真变成狗了
  • 34
    还会炸出多少置顶的 期待
  • 32
    刚刚还跟朋友讨论这个问题,既然有的国家遵循群体免疫放任不管,是只对穷人放任不管还是大家一视同仁呢?资本家们不知道这世界上最重要的是人心而不是收支报表。阿尔萨斯毁人心跟脊梁(迎难而上的决心)那只能堕入黑暗。
  • 30
    虽然武汉初期存在一些病患未被及时收治的情况。但当时中国独自面对前所未有,来势汹汹的新型病毒,任何国家都会有慌乱时刻并付出一定的代价(别忘了武汉初期有三千多名专业医护人员感染新冠肺炎,更别说普通民众),但社会主义中国众志成城,上下齐心,阶段性的胜利完成了这次大考。至于其他国家跟在后面抄作业抄成这样国内还有一帮闲人忘我投入的舔痣疮,真是“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但“人民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不抛弃不放弃任何一名人民群众,这是新时代社会主义中国的郑重誓言。社会主义中国的优越性就在于积极保障广大人民群众的各项利益,并全心全意为广大人民群众谋福利!!!
  • 29
    瑞典的事儿一度让我怀疑是不是我以前记错了,好像听说瑞典人高度文明来着,“精瑞落泪”太真实了
  • 26
    公知们的洗地姿势还是要加强啊,明显快洗不动了。
  • 26
    强烈建议,把后台洗地沙雕那亮出来,让我们看看这些傻逼的嘴脸
  • 26
    轻抚生而贫穷笑而不语
  • 24
    哈哈哈哈哈暴躁萌萌在线怼到天灵盖哈哈哈哈,真的这些公知舔狗脸都不要了,闭着眼睛把十二指肠都快给他们主子舔出来了
  • 24
    这时候公知不说什么时代的灰尘了
  • 23
    “时代的一粒尘落在人头上就是一座山”这话其实对,但是不能只拿来批评中国,拿来批评任何一国的时候,希望他们都能听得进去。。。
  • 22
    围观傻逼是另一大乐趣。
  • 21
    阿尔萨斯的斯坦索姆困境,还可以从另外一个角度看,就是西方社会骨子里的精英主义,个人主义。王子和公主都是想靠一己之力改变局面,但为什么不能问问人民呢?困难是所有人的,大家应该一起面对。领导他们该分开分开,该治疗治疗。对于一定会变异的聚集在一起,变异前再解决他们。如何做到,这就要发动人民群众了🤔
  • 19
    ᶘ ͡°ᴥ͡°ᶅ置顶的几个唯权威唯本本的真的是佛了,这波洗下粉也确实是好事
  • 16
    有深度的文章。国内的媒体啊,唉我都不惜的说他们!
  • 12
    气冷抖,这国怎?定体问
  • 10
    三联、财新不愧是小资、精资聚集地啊,对大资是一脸的崇拜,无脑的跪舔,哈喇子都流到地上去了
  • 9
    就此次疫情而言,已经不是一城一国的事情了,很难想象会发展成什么样的局面。
  • 8
    新书有木有全本呀?可以接受整体付费(比如微信读书?)。
  • 8
    草,置顶那叼思维居然也天人?就是你背叛了伊奥利亚修罕贝克?
  • 8
    正能量作者为民发声~支持了~
  • 6
    哈哈哈,今天赵老师是真的生气了,连续挂了几个沙雕出来。可想而知这文章是真踩痛了某些慕洋犬的尾巴了。
  • 6
    最后用瑞典女孩绝了,瑞典第一个投降了!
  • 4
    置顶那几位真是完美诠释了什么叫跪舔,什么叫无脑反,什么叫说不过理就开始换方向人身攻击,真是教育了广大人民,认清了有些人可以无耻无脑无底线给他洋爹舔py到什么程度,大家一定要和这些舔屎者保持距离,因为如果没有人理他,他主子是不会给他发工资的,甚至还要锤他,
  • 4
    不是置顶我还真是不知道现在的脑残这么多
  • 4
    批判得好! 三联那篇真恶心到我了!
  • 3
    以前还觉得三联挺正个八经,没想到居然是这样的,洗地于不知不觉,真是藏的太深了
  • 3
    西方人不是嘴上最讲究重视“个人”么,这会儿怎么弃了一大片?给爷整笑了。 某些人认为宇宙无道德。其实宇宙是默认存在道德的。就好像你要做好人,你想保护大家,你就得有更强大的实力付出更多才行。这是一种向上的力量,扩大自己基本盘,来对抗宇宙消极性的围困,与之相比较,骑在别人头上才能活的寄生虫不是弱者是什么?为什么人不要去堕落成这种弱者,特别是耍赖不择手段呢?因为千般方法都用尽了,连耍赖不择手段都不能取胜,那真是被宇宙消极性围困到绝望无力了,等着被除去了。
  • 3
    如果个体连活着的尊严都没有,那么又何谈自由?有几个置顶的评论真的恶臭,我真的不敢相信居然有人说出这种话,建议这些人去体会一下所谓“群体免疫”策略下的底层人士的生活。 难以想象,居然连最基本的同理心都没有吗?
  • 3
    得亏之前赵主席还没编资本囚笼的时候您的每一篇我都看完了,要不然现在微信存不进去钱都看不了您现在的收费文章。当然了一如既往的支持您!您是我最好的也是第一位真正意义上的思想启蒙导师!谢谢您
  • 3
    看来是李德胜带着中国人站了起来,天尊把某些人又打跪了啊
  • 3
    真的跪习惯了吗,这还能洗成高级人道主义,真希望那些人亲身去英国体会这高级人道吧,就真觉得外国的屎都是香的吗
  • 3
    文章说的当然有道理。不过想说说另外一个问题。就是为什么这么多人不能接受国外的“不完美”,仿佛接受了就等于承认了我们制度的完美似的。一码归一码,明明是两个问题,大家非得搞的非此即彼是一个问题似的。 这是思考上的懒惰和惯性导致的。但这懒惰和惯性背后的基因土壤,对一般普通人来说,也的确是不可承受之重。 希望赵兄莫气莫怪
  • 2
    又双叒熔断了,再这么饿下去老美只能吃肉糜了
  • 2
    补充前面说公猪“大自然适者生存”言论的朋友:大自然中是不需要多余的雄性的
  • 2
    哈哈哈哈老赵看你骂人太爽了,加油加油,挨个给你点赞
  • 1
    写得好
  • 1
    在尚未完成研发疫苗的疫情面前,有人鼓吹herd immunity,有人组织不必要的大规模集会,还有人为上面这种收获很小却可能付出生命健康的行为叫好打擂……这大概不是缺乏科学常识,就是价值观偏离了“尊重生命健康”的主张。这问题大概只能通过长期的教育投入,才能根本上解决了。教育培养什么样的人,未来社会就会出现怎样的人。 只是某些西方国家的教育是被某些财力控制的,不是为最广大的人民群众服务的,指望他们解决不懂科学、价值观偏离生命健康的问题是不太可能了。如果再出现一次疫情,他们的“答卷”未必进步多少。
  • 超级好文!客观犀利!必须打赏!
  • 国内最初据说也有类似的情况,有一阵子确诊数量被检测试剂盒限制住了;不过后来把确诊的标准从核酸阳性改成临床诊断,记得改的那天好像一下子新增了一万多…不过现在连方舱都关了,应该没这方面的问题了吧

微信扫码打赏

作者: RESSRC

个人资源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