钉钉之错,错在价值观 | 赵皓阳

2020-02-25

很不幸,上一篇文章因为众所不知的原因而尸骨无存,还没看过的朋友只能说没有缘分了。
 
我文章被删的很多,我也从来不会对此大惊小怪。你愿意删就删呗,我又不能把你怎么样。只是这一篇文章让我觉得有些悲凉,号召社会善待医务人员,不应该成为敏感话题。
 
但应不应该也不是我说了算。今天这篇文章也说一个“我们说了都不算的话题”,关于办公软件钉钉的问题。

(一)7X24小时工作
 
最近各行各业都在线上办公,包括一些学校都使用了线上办公软件,于是一些非常恶臭的软件如钉钉就被推上了风口浪尖。
 
因为钉钉近似谄媚式的讨好上位者,极尽所能压榨下位者的自由度,因此招致了普遍的不满。一些学生们组团在应用商店给钉钉打一星,以至于钉钉在官微上“在线求饶”,并把这一事件成功的包装营销,把钉钉包装成了受害者,同时也狠赚了一波知名度,在疫情期间霸占了很久的热搜,也是独一无二。
纵使被组团刷一星,钉钉这一波也是稳赚不赔的,因为制造钉钉的人们很明白,用不用它不是吐槽的人说了算,是老板/领导们说了算。纵使员工再不满,也无权在工作中拒绝老板使用钉钉的要求,所以也无碍这一软件的推广。相反这个舆情更是给它免费的广告,让更多的老板了解到了还有一个这么操蛋的工具——那还不赶紧用起来。真是绝佳的讽刺。
当然,我们的批判从来是对事不对人的,钉钉所反映的是一个大问题,这个问题跟软件本身确实没什么关系,那就是当代随着技术的进步——尤其是通信技术,劳动者们的生活与生产界限被无限模糊,劳动再生产的空间被无限压缩。
 
曾经“上下班时间”就是标准的生活与工作界线的区分。而现在有了智能手机,有了笔记本电脑,有了发达便捷全面覆盖的网络,有了微信等即时通讯工具,以至于老板的一条信息,甲方的一句留言,就能让你即便十一二点躺在家里柔软而舒适的床上,也得迅速切换到工作状态。马克思讲资本家剥削工人靠延长劳动时间和压低工人工资,但是马克思那个时代工人下班了就是真下班了,回家里就能老婆孩子热炕头,你工头要让我赶工还能把我从被窝里揪出来不? 
而现代科技的发展,打破了生产场地的空间限制,让在家工作的“软性加班”变得更为方便,曾经的“八小时工作制”竟然因为生产力的发展变得名存实亡,不能不说是一种时代的讽刺。精神问题普遍存在于年轻脑力劳动者群体中,跟这种情况不无关系。精神需要有张有弛,需要放松,这就是劳动力的再生产。我们吃饭、睡觉、娱乐甚至发呆,都是为了第二天的工作“再生产”我们的劳动力。但是即时通讯设备频繁地打断这样的再生产过程,让我们长期处在一种精神紧张的状态,劳动力再生产被严重干扰;但是明天还要继续劳动力的使用,这就是一种恶性循环。
   
我在之前的文章里讲过这个事,一次我跟一位朋友吃饭,本来是周末其乐融融山珍海味饕餮大餐,多么优质的劳动力再生产条件,但是她就得时不时的去回工作微信,要知道这是周末哎。我留意到一个细节,每次她回老板信息的时候,另一只手都会从舒展的手掌变成紧攥的拳头,这就是神经紧张的一个表现,久而久之不焦虑才怪。我跟许多朋友聊过这个问题,有些人故意在休息时间不回老板的信息,有些人关闭微信的消息通知,有些人十点钟手机就关机,但是这种行为已经在你的潜意识里种下了种子,你故意不回老板的信息你焦虑不?你关机是不是还在暗自担心万一有什么事?是不是还要想真要有事我没及时回明天我找什么借口?是不是还要想万一我跟老板闹掰了是不是果断辞职?那我辞职了之后要找哪一份工作?就这样下去精神不出问题才怪。 
 
这一次在家办公中,很多人叫苦不迭的原因也是都变成了7X24h在线,下面是我跟另一位朋友的聊天记录,这位朋友的工作其实挺不错,往常下了班就装傻不回消息了,但是在家办公就改变了这一切,上下班时间被无限模糊,劳动者变成了工作的永动机。
对于24h在线这个问题,微信还算好的,它只不过是一个即时通讯工具,成为劳动者工作的枷锁不过是一个副产品。但有一些软件就不一样了,它创造之初就是奔着枷锁去的。若以混账程度而论,钉钉这个软件可以仅次于百度排名第二了。我没有用过钉钉,但从身边朋友反馈来看对这个软件全是一肚子苦水。可能有些刚用钉钉的朋友还不知道,它以前有个签到系统,领导能看到谁是第一个走的谁是最后一个走的,于是就出现了一种“攀比式加班”的现象,谁下班了都不想第一个走,没事也就在办公室晃悠,但凡有一个人签到走了,剩下呼啦呼啦全跟着走了。这种排名竞争就是“无产阶级斗无产阶级”的典范嘛,当年血汗工厂就是这么搞的,比如排名第一的人领双份工资,倒数第一的人没有工资,把他的工资给第一了。也是世风日下,革命者们批判了一百多年的血汗工厂制度,现在都成了管理学经典教程了。
就如上文所说,劳动者的脑力和体力都需要休息,这是劳动力再生产的客观要求。然而科技的发展助长了剥削形式的提升,网络和即时通信软件抹平了工作和生活的界限,现在劳动者们被榨取剩余价值的时间和场所已经扩展到任何时间、任何地点了。钉钉在这件事情上做的尤其过分,微信收到了一条信息,你还可以缓一缓,想想怎么回,调整一下心态再进入工作状态,实在不行找个借口说我刚正洗澡呢。而钉钉之前还有一个特别恶心的“钉”一下的功能(只能上级钉下级,甲方钉乙方,反过来是不行的),只要你看见信息,还不一定点开软件,从锁屏提醒或横幅提醒里看见,对面这条信息就显示为“已读”,这个精神压力就更夸张了,连缓一缓的空隙都不给你。
可以看到钉钉这个企业的价值观是有问题的,就是我上文说的,它不是想着怎么通过和谐良动提高生产效率,而是想着一味地讨好老板和领导(因为他们明白用不用这个软件就是老板说了算,非常鸡贼)。对于上位者的无限谄媚是这个软件赖以存在的根基。老板用的是爽了,而劳动者则成为了一个微不足道的参考变量,以榨干劳动者最后一丝血汗为目的。你们看它这个版本的更新日志,里面公然写着“马爸爸”如何怎样。网络语境下“爸爸”这个调侃,无非就是对有权有势有钱的人掌控一切的社会现象的一种自嘲自解。你父亲含辛茹苦养育你成人不是让你在社会上叫人“爸爸”的,而如此光明正大的写进更新日志中,钉钉工作者们奴颜屈膝的嘴脸昭然显现。
(二)中性的技术?
何看待科技进步以及其带来的问题,是一个人类社会老生常谈的话题。作为一名唯物主义者,我们从来都是毫无保留地欢呼任何一次生产力的进步与科技的提升。但是,单纯的歌颂科技的进步而不审视随之而来的一些新问题,则就成为了把头埋进沙子里的鸵鸟。所以我们既要讲唯物论,也要讲辩证法,技术进步带来的好处是矛盾的主要方面,技术进步带来的问题是矛盾的次要方面。类比到智能手机、移动网络、即时通讯工具,我们首先要从根本上肯定这些划时代技术进步的巨大意义,同时我们要在正视它带来的新问题——例如,让劳动者生活工作没有界限、让劳动者受到更深更严重的压迫、让劳动者的精神健康长期受到损害等等。
 
为钉钉洗地的人最常用的两句话:“技术是无罪的”“软件是中性的,关键看使用的人怎么操作”。
 
确实,技术当然是中性的,但是用技术造出来的钉钉这玩意就是作恶。这个有什么疑问吗?你既然知道使用的人里有恶臭的领导、丧心病狂的资本家、内心阴暗的HR,那你还设计相关的功能,为他们提供了方便作恶的工具,大家喷你有什么问题吗?
 
有些人是真傻,被资本家的话术洗了脑;而更有些人就是揣着明白装糊涂。当年阿里想入场社交,几次都输得头破血流,记忆犹新支付宝搞了一个什么广场,结果成为卖春平台了。最终阿里发现了一条捷径——就是为老板们提供方便快捷控制员工的工具,就如上文所说,用不用钉钉带有半强制性,是上位者们一句话的事情。所以别看他们装可怜,心里早就乐开花了。
关于技术的问题,之前讲解过美国社会学家布雷弗曼的理论。布雷弗曼认为技术的进步非但没有改变无产阶级的命运,反而成为了限制无产阶级的新枷锁。先进的技术让无产阶级工作更加“去技能化”,让他们丧失了与资方议价的能力;无论在工厂流水线上,还是在白领办公室中,劳动者的工作整体性在退化,工厂和企业需要的只是不用思考与反思、不停重复执行去技能化任务的“身体”而已。
 
布雷弗曼指出,虽然管理学和技术进步都是“中性”的,但是在资本主义剥削体制下,它们都成为了助长资本家剥削工人的工具。换句话说,资本主义社会中,无产者们根本无法享受到技术进步、组织优化所带来的福利,反而往往是受害者(比如一些自动化AI的普及让劳动者失业,赚的钱却是资本家的)。布雷弗曼无不忧虑地指出,曾经劳动者们只是借助机器进行生产,在当今工人的技能转变为照料机器。他用一个非常俏皮的比喻,来解释在阶级不平等下技术进步的现象:“……‘平均’提高了,那就是接受了统计学家的逻辑——统计学家们把一只脚放在火中,而另一只脚放在冰水里,然后告诉你:‘平均而言’,他感到非常舒服。”触类旁通,很多时候我们看见的“平均工资”“平均消费”“评级年终奖”都是一个道理,我们绝大多数人都属于“被平均”的那一部分,比如最近的一则新闻,AI被用来解雇员工:
 
(三)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
 
即时通讯网络的发达产生了一个新问题,就是无法区分工作与生活时间,这也让无产阶级剩余价值的被榨取扩展到了全地点、全时段。按照马克思的理论,剩余价值是劳动者创造的、被资产阶级无偿占有的劳动。在工业时代,资本家想榨取更多的剩余价值主要通过两种方法:绝对剩余价值生产和相对剩余价值生产。绝对剩余价值是指在必要劳动时间不变的条件下,由于延长工作日长度而生产的剩余价值——就是简单粗暴的加班;相对剩余价值是在工作日长度不变的条件下,通过缩短必要劳动时间而相应延长剩余劳动时间的剩余价值——必要劳动时间就是劳动力再生产所需的价值,曾经必要劳动时间的缩短是靠技术进步实现的。然而曾经的剩余价值榨取方式在互联网时代出现了一个新局面。
 
对于互联网与即时通讯软件榨取剩余价值的形式,既有绝对的榨取,也有相对的榨取。一方面,管理者与劳动者随时随地的连接,让劳动7*24h都处在工作待命状态中——而这种脱离了生产劳动地点的劳动,很容易被人忽略,更不会有加班费等补偿,自然就以剩余价值的形式被资本家所赚取了;另一方面,劳动者在家中,本应进行劳动力的再生产——也就是进食、娱乐与休息,而一边进行劳动力的再生产,一边还要被迫工作,这是在马克思的时代从没有遇到过的新情况。这样一来,劳动者的劳动力再生产效率就会对大打折扣,本应该用作劳动力再生产的成本(时间成本,空间成本即房租等),却用到了剩余价值的生产上,这就是当代相对剩余价值剥削的变种。
 
上面这些事例都很有代表性。我在十二点之后,随随便便一刷朋友圈,就能看见吐槽自己还在加班或者刚下班的朋友,可见这是一个非常普遍的现象。所以说互联网公司工资高是一个伪概念,都是免费加班换来的。要是换算成时薪,基本跟在事业单位四五点下班一个月拿五六千的差不多。所以“时薪”这个概念是最科学的,市场经济下,劳动收益率——也就是可变资本永远是趋于平均的。
 
曾经,我们有过革命的、反剥削反压迫的社会共识,现在这个共识没有了,那至少也得建立起尊重私人空间、工作生活分开、劳动者福利保障、同工同酬加班费的社会共识吧?有一位网友看了我的微博之后给我留言,讲他们公司在四月底有了一个紧急的case,然后leader群发邮件给所有人,号召大家以加班纪念五一劳动节。你说加班就算了,忍一忍也无所谓,尼玛非要扣上个“加班纪念五一劳动节”这个名头,这不就是欺人太甚了么。五一劳动节怎么来的啊,芝加哥工人大罢工争取八小时工作制,是多少无产阶级先辈们用鲜血用生命换来的纪念。结果现在成“加班纪念劳动节”了,这不比踢寡妇门、挖绝户坟、吃月子奶还过分吗?
 
加班不是问题,公司真有一个紧急的case要加班,为了不耽误大事,劳动者也是通情达理的——但是问题是加班费啊。你真要按国家法律规定三倍工资给,你说纪念劳动节就纪念劳动节吧。我硅谷那位朋友就跟我说过一句话很有道理:有工作狂,但没有不挣钱的工作狂。曾经的劳动者们通过一次又一次罢工获得了八小时工作制、同工同酬、最低工资保障、基本福利制度。如果这种情况得不到好转,新时代的劳动者们恐怕也会被逼得做些什么,来捍卫自己的闲暇时间和休息权。
 
但是这个时候资本家和他们的传教士——公司管理者们就有的说了,不是我们想加班啊,是市场逼着我们加班啊,如果不加班,就竞争不过其他公司;如果给劳动者加班费,公司成本就会大大增加,公司没有利润就发展不下去,也就没人给你们发工资了。其实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十九世纪资本家们会说如果工会合法,那么所有工厂都会倒闭;二十世纪资本家们会说,禁止血汗工厂会扼杀美国工业;民权运动时他们会说,同工同酬会让企业财政困难;到现在他们又说,劳动者基本权益保障会让企业倒闭。不足为奇。
 
资本家和资本主义意识形态传教士们,总喜欢用“市场经济规律”来说事:你劳动者拿这么低的工资,天天加班没有加班费,这是经济规律啊,整个市场上的公司都是这么低的工资而且没有加班费啊,你不想在我们这里干了欢迎去找,能找到算你赢。OK ,他们说的完全正确,把劳动者榨干到最后一丝血汗确实是符合资本主义经济规律,但是,十九世纪中三年一次小经济危机,五年一次大经济危机,十年一次全球经济危机,同样是经济规律。为什么呢,因为劳动者穷啊,买不起东西啊,资本家们都把剩余价值赚走了,但他们又承担不起多少消耗,工厂生产的东西卖不出去,产能过剩的经济危机自然就来了呗。不要以为经济规律就是天条神律,这个客观规律同样包含着产品积压、工厂倒闭、资本家破产,以及,最重要的——劳动者的反抗。
 
给应用软件打一星只是微不足道的、最下意识的反应。二十年之后,现在的小学生们坐在写字楼的格子间里被996暴打的时候,估计会想起组团给钉钉打一星的那个下午。

精选留言
  • 321
    建议作者去国外生活,疫情来临时政府毫无调度能力,组织能力,人民毫无牺牲精神,一切都是那么明主。
    6972
    作者
    您这个概念偷换的更熟练,可以说是一气呵成不留痕迹,真是上乘的武功。建议你们前两楼的两位凑一对好了,这种智商就别祸害别人了
  • 2866
    我在钉钉求饶的视频下评论:“钉钉这种从上到下写满了剥削的软件,在一个无产阶级政党下横空出世,世界真奇妙。”遭到了疯狂的攻击,以至于现在那条评论直接没了。
  • 2387
    钉钉的公关手法也是三观不正的,正常的公关手法应该是说我这个产品技术先进,体验好,提升效率,创造价值。钉钉的公关文可就厉害了,上来就是“网络暴力”。别人觉得你这东西给人造成困难还不能说了呗?这是什么垃圾价值观。还有去b站发视频,想要荼毒青少年的价值观,还美其名曰懂年轻人,太恶心了。
  • 1755
    整个社会的价值观都有问题,规则感太差,人权意识薄弱,领导的舔狗太多
  • 1381
    自从有了“钉钉”们,周扒皮再也不用半夜起来让鸡叫了
  • 1127
    世界需要替下位者发言的人,感谢
  • 1046
    使用钉钉办公的公司,已经在劳动力市场上释放了一个信号了,那就是“我们公司对于劳动力的价格要求就一个字,贱!”
  • 883
    前两楼那个女的真是可怕,“人民毫无牺牲精神”。1问,请问我有没有牺牲精神,需要你来管?2问,人民群众没有牺牲精神,你说必须要有,你算老几?3问,你自己有牺牲精神了?证明一下?三字经我就不念了,有辱斯文。 如果这女的是个公务员,那我可太巴不得去外国生活了,免得什么时候不小心就被这样的给牺牲了。
  • 806
    加班纪念劳动节那个真给我整笑了…
  • 640
    很好奇 非自由职业者和公务员事业单位工作人员有多少敢点“在看”
  • 621
    这篇文章下面的自动推送广告是企业微信,很讽刺
  • 580
    一大清早洗澡的时候放着国际歌,洗完就看到你文章了,很舒坦。 坐标德国,不得不说德国这样的资本主义国家对劳动者的尊重是非常到位的,不鼓励加班,反对下班回家工作(有部分原因是不想内部资料外泄)。 我不是社科出身,很想知道为什么反倒是资本主义国家走在我们前面?我们自己反而越来越不保护劳动者。?这种模式是怎么发展到现在的?国内有办法效仿吗?
  • 564
    钉钉对于资本家来说的确是福报,对于广大劳动者来说,我们就是社畜。没走尊严,没有娱乐,也不照顾后代的一个螺丝钉。钉钉其实就是资本家内心想要的,钉钉的确非常有用,但对于普通员工无疑事帮凶
  • 525
    钉钉趁国难在教育上绑架了老师学生后又绑架了家长!高中生都要每天家长给老师汇报自习上传作业,协助批改!在工作上绑架了职员,领导实现了居家办公,批阅批阅,转转相关部门阅办,员工必须冒风险到单位才能查阅撰写工作报告。钉钉客服征询意见,我的回答最好是枪毙这个吃人的软件!我的生活被淘宝天猫绑架了那还算是我自己的选择,而钉钉连我的工作生活轨迹,工作习惯,工作方式全程监控!没王法了!
  • 414
    做为一个工作人员!超级讨厌“钉”,无时无刻被“盯”着!
  • 412
    最讨厌已读未读这种。
  • 350
    科技甚至也不是中性的,不论有意或无意,在人设计科技时就包含对社会某些群体的倾斜,这是某项科技刚被发明出来时就具有的,这些内在的设计会反过来导致社会天平更加不平衡。 此观点摘自Winner的Do Artifacts Have Politics
  • 347
    我能祝福一二楼偷换概念的俩畜生吗?
  • 318
    无知且拒绝接受真相是这个国家韭菜最明显的特征,攻击道出真相的人掩盖自己的软弱无力是他们最常见的表现。两个置顶货色的态度是微博等平台上千万愚民的缩影,呐喊者的声音即便侥幸不被扑杀,又能穿过几个捂着耳朵的人?唉
  • 315
    私人空间和工作空间分不清的垃圾软件。
  • 314
    这位小同志,你瞎说什么大实话
  • 302
    过年前钉钉的推销人员来营销 介绍的时候说:“使用钉钉进行交流的时候 可以避免员工在工作时翻看私人微信和刷朋友圈 让员工有效利用工作时间 非常的正能量!”听得我气得差点儿一口老血喷到桌子上。
  • 288
    等这篇文章好久了…钉钉被群嘲的时候我心满意足,以为劳动者的不满借此表达了,结果它趁机买惨营销,给我恶心透了,这种讨好了上司还要忽悠奴隶的行为真是精明的可厌。
  • 264
    钉钉从前几年诞生之初就饱受病诟,和被剥削的85后90后一代摧眉折腰小声逼逼比起来,05、10后的学生这次更敢于表达自己。点一星是个很微不足道,但是星星之火的行为,规模能达到这波热搜,我相信以后年轻人会越来越好。
  • 247
    有道是钉钉之下,狼心狗行之辈,滚滚当朝,奴颜婢膝之徒,纷纷秉政。🤔 🤔 🤔
  • 221
    社畜这个词真是不能同意更多
  • 216
    加了这么多班,技术也不见有多少长进,一样被某家提出一周4个工作日的M字头公司吊起来打。然后还屁颠屁颠用着这家公司的邮箱发加班邮件,讽刺啊。
  • 210
    突然羡慕那些涉密单位,下了班真的没法工作了
  • 197
    财富来源于劳动,中国普通阶层付出的真的太多了,十几亿人才换来今天。
  • 196
    二十年之后,现在的小学生们坐在写字楼的格子间里被996暴打的时候,估计会想起组团给钉钉打一星的那个下午。那是他们曾经认真却又无力的抗争~~
  • 187
    置顶留言笑死我了……这意思是承认中国在剥削这方面真的做得比国外还厉害了?
  • 178
    很恶心的软件。周末有时候也会条件反射到点打卡,真的恶心。
  • 162
    资本家永远都是在吸血,遗憾的是好多被吸血的人还觉得应该
  • 152
    钉钉用在监督学习上,倒是很受老师们的欢迎。毕竟老师们面对领导是包身工,面对学生又有了掌控权。同样,在剩余价值食物链里,只要自己不在底端,似乎就可以维持下去,这就是权力的魔力。这让我想起一部网络小说的片段,摘录一下: 他何智虽然要给官老爷叩头,给满人叩头,可将来他若是发了,总得有人给自己叩头,若是上天有眼,他能爬进皇商那一圈里,还能在满人老爷面前自称奴才。再养一些奴才,听他们唤主子,这才是世道的活法,从古至今不都是这样么?要都一样,相互之间不叩头,没有主子奴才了,那叫什么世道?那活着有什么意思?那该怎么活?   他何智终究也读过圣贤书,知道些仁义道德,更知道世理,更是京城人士,活在天子脚下,绝不会中了这些歪理邪说的毒。——《草清》
  • 145
    倒行逆施,无德而获,必有殃祸
  • 136
    资本家的剥削方式也是在改变,从绝对剩余价值到相对剩余价值。当代资本家的剥削方式自然也会“与时俱进”——那就是一方面利用丁丁这样的办公软件构造全景监视(边沁、福柯都提到过)的效果,使得劳动者畏惧服从。再加上技术发展,使得劳动时间、场所更加灵活。一方面则是给工人发6个小时的工资,但规定的工作量则是要12个小时来完成。在这种情况下工人只能加班完成一天的任务,而资本家则可以以“这是他们自愿的”为借口来躲避规则的约束不发工资。这种情况我曾经戏称为“新绝对剩余价值”
  • 134
    什么叫经济的客观规律,经济的客观规律就是资本主义必然灭亡,社会主义必然胜利。
  • 131
    点在看的自由都没了
  • 113
    默默点了个在看,顺便简单说说解决方法:买个安卓手机,最好是水货自带谷歌服务,国行要自己弄。然后搞个钉钉助手......可以让屎变得不那么难吃
  • 105
    二十年后很可能不在写字楼上班了在家上班时时刻刻感受24小时夺命连环call
  • 101
    没用过钉钉,我有个朋友用过,当时听他描述,虽然是可能带有偏见的描述,但就觉得这个软件哪有员工会喜欢的,当时我还觉得有点人情味的老板也不会用,现在我知道了,人情味换不来资本增加的
  • 94
    从名字就看出它的恶心操蛋了!钉死你!学校用钉钉,孩子家长一起受罪!
  • 91
    公司刚刚要求安装钉钉,还没开始正式实施,试用培训过后我心里就感觉有点不舒服,看了文章就知道我为什么不舒服了……
  • 89
    其实我本科做毕设的时候我老师经常在我回到宿舍九点十点发QQ给我问我实验做的怎么样 然后顺便安排一下今天晚上的任务……但是我已经回宿舍了懒得出门了 我就每次都不回 第二天才回……
  • 82
    我都不想截图保存了因为有过相关经历所以现在你的文章基本上过目不忘 反正现在资本家的嘴脸已经暴露无遗了,只不过无产者被信息茧房、景观主义、房贷车贷捆绑的太严重
  • 82
    就在我看这篇文章的时候我的闹钟提醒我该在钉钉打卡了
  • 80
    而我竟然不敢转发到朋友圈
  • 75
    喜欢钉钉的,绝大多数是管理层(疑车无据)
  • 68
    社会科学和法律的进步永远落后于自然科学和工程学这些东西,这两条腿要是差的太多了整个人类社会就会步子大了扯着蛋,然后在混乱中找到一个新的平衡点继续使社会运行下去。主要问题在于并不是所有人都认同另一条腿存在的必要性,他们可能都当社会科学和法律这种东西为厕纸,就是出了事擦屁股用的。还是要让普罗大众认识到那是一条腿,社会科学的科普刻不容缓。
  • 61
    用钉钉可以部分恢复奴隶制了,马克思知道这个东西,会在棺材里气的翻个身的
  • 61
    文章下方的广告就是腾讯的企业微信
  • 59
    这篇必须打赏!
  • 58
    钉钉的生命就在于此
  • 55
    应该像法国一样立法禁止老板在下班后给员工发消息…等待资本家良心发现毕竟是不可能的
  • 54
    我觉得是否是私企和民企的性质决定了他的压榨属性,像我这种大多数体制内的单位还是很欣赏钉钉的辅助办公功能,也并没有感受到私人时间压榨,甚至提高了部分混日子人士的效率
  • 48
    “钉钉近似谄媚式的讨好上位者,极尽所能压榨下位者的自由度,因此招致了普遍的不满。”怎么好像是在形容钉钉老板的气质。
  • 48
    技术是中性的,这个说法也可以用在制毒上,虽然制出了毒品,但技术是中性的啊,为什么要抓人家呢……人家只是掌握了一门中性的技术,并且学以致用,并没有让大家买也没有让大家吸啊……按照这个和钉钉一样的思路,确实可以这么说的。只是各位警察叔叔不会同意,真希望警察叔叔也能管管钉钉,哈哈
  • 48
    那作者认为应该怎么办,难道我们只有联合起来。。。这一条路了吗(哎,怂啊,打个字都怕我是没希望了吗
  • 47
    “我又不能把你怎么样”
  • 47
    写得好,我觉得人类越来越被科技绑架。我们应该倡导回归家庭,远离老板。
  • 46
    加班纪念劳动节真的太秀了……
  • 44
    深圳的学校都在用腾讯课堂,好像比较自由,上课都是录播不是直播
  • 41
    置顶的评论真是让我笑喷
  • 38
    我觉得这些公司,特别适合时薪制
  • 34
    世界上从来不缺资本家的乏走狗
  • 33
    换一个角度来说,他也确实帮助了一些企业和员工免除感染的风险,线上办公的模式也可以免除租金(至于这部分租金是当福利还是被老板剥削掉就要看他们自己的商业道德了),我并不认为这个软件它本身有问题。但是这个软件欠考虑,7×24h办公的问题,他们视而不见,不作出应对措施,反而用了一招很鸡贼的博取同情心。
  • 32
    我没用钉钉,我点了再看
  • 30
    好文当赏,感谢替下位者发声
  • 29
    想听听博主说说学最近CPI破五的事情
  • 28
    反面典型有时也能起到教育作用。比如置顶的那位,把某走狗式行为美化成国家抗击疾病一样的高尚行为,这是什么操作?(看破不说破)
  • 28
    大浪淘沙,你每写一篇文章,可以把它存下来,发表成书,怎么样,我看了你的生而贫穷,特别好。我支持你。那篇用人朝前,不用人朝后,为医务人员说了客观话的大实话被协和前我看了。这不是你一个想的是这样,是整个医疗圈都是这样想的。
  • 24
    从来没有给文章打过赏,破例一回
  • 23
    主席这篇文章写的好啊,给“技术”这个大众心中没有立场中性概念,赋予了新责任和意义。就像罗森柏格在其著作《马克思是 技术的学生》(1976)中指出:“技术在政治上并不是中立的,而是渗透在社会关系中,重构人与自然、 人与人之间关系的可能行动方式,重组资本主义工业生产的技术过程,并最终改组那种社会及其制度的权力关系”。
  • 22
    看完文章,果断把手机里的“钉钉”删了。
  • 21
    "对面的傻子,你说什么?我听不见。 "领导,您看,我们这里多和谐!" "嗯,确实。你看天多蓝啊!"
  • 21
    看来未来社会变革,在于这些小学生了,加油!!
  • 17
    我在想,例如加麻大,如果病毒的副作用再小一点点,是不是也会被后面的生产资本家+其他资本家联合起来要求“合法化”,毕竟这可以让人在一段时间内“完全不用休息而且头脑清醒”呢。
  • 16
    哈哈,把那两个留言置顶要双击666,建议截图放到后续的文章中作为活生生的例子。
  • 15
    对于您的文章,在看是远远不够的,我都是直接发朋友圈的。
  • 13
    小气如我也马上打赏一点点。然鹅不敢点在看不敢转发

微信扫码打赏

作者: RESSRC

个人资源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