辟谣方法论:慎用“打脸”,学会“摸脸” | 赵皓阳

老读者们应该知道,本公众号一直致力于辟谣工作,现在公众号下面的菜单栏还保留着当年的痕迹,专门有一个辟谣专栏,不过很多年没有更新过了。09-13年那一段时间公知肆虐、谣言横行,我当时也辟过不少谣,有一个网站叫“辟谣百科”我还负责运营过一段时间,现在这个网站基本荒废了,因为公知差不多死绝了,各种官微、政务号、国家队下场,也不需要我们再“辟谣跑断腿”了。

这次疫情期间我第一篇文章就是关于谣言的内容(《疫情社会学:治病毒,治谣言,更要治人心》),提醒大家警惕特殊时期的各种信息。关于辟谣过程中的问题,我本来不想说,因为现在的主要矛盾是谣言满天飞,而不是辟谣水平不足。但是最近走极端且不幸翻车的“辟谣”越来越多,决心还是说一说吧。

谣言最大的敌人是什么?是真相。所以辟谣最锋利的武器就是真相。疫情爆发之初我就抱怨过,人心真是好蛊惑,随便微信转发的聊天记录、截图就有人信,各种阴谋论都看吐了。虽然说“造谣张张嘴,辟谣跑断腿”,但是该跑的腿还是要跑的。其实我一直对于各种官微和政务号的部分辟谣方式持保留态度,就比如把那张造谣的截图拿出来,盖一个红印章打上“谣言”两个字,就告诉大家——好了这是谣言,你们都知道了吧?不管大多数人是否满意,反正我心里是嘀咕的,这能证明什么呢,至少得把反驳的证据拿出来吧,不能说你盖一个红章说它谣言就是辟谣了。

我为啥一直没说,因为我理解现在的工作难度,真是谣言满天飞辟谣工作量太大了;但是这样的一个“辟谣”方式副作用是非常明显的。因为你没有公示出真相,只是用一种通知的态度定性某条信息为谣言,这时候用来给辟谣做背书的就不是真相这一最有力的武器了,而用是你作为官微、政务号的公信力做背书——就等于告诉大家“你信不信我?你信我这就是假的”。这确实很有效率,大多数人也更愿意相信官方的消息;但是这种效率不是没有代价的,一旦翻车将对公信力造成不可逆转的损伤。

 

我在大年初二的那篇文章里讲过谣言心理学的原理,2003年非典疫情结束后,《人民日报》就专版刊登了长文,总结了抗击非典过程中的经验教训,并对日后疫情防治提出了六个方面的建议,其中第一点是“重视公共教育和信息沟通”。文章特别强调,民众的恐慌程度是与政府的信息透明度成反比的。在抗击非典的过程中,前期民间谣言满天飞,全国人心惶惶,境外势力兴风作浪;等到4月20日中央开始每天颁布非典公告等一系列信息披露措施后,民众的恐慌情绪才渐渐稳定,最终变成了众志成城战胜疾病的斗志。这个可以说的很到位了,在重大疫情期间,漫天谣言无法避免,这是人的本性所致;社会中的谣言就像人体中的病菌一样,重要的是我们如何抵抗它。而政府的公信力毫无疑问就是最强的“抵抗力”。
 
《人民日报》这篇社论用的词很讲究,用的是“沟通”二字,而不是“通知”。是要用事实和道理说服你相信什么,而不是用立场命令你应该相信什么,这是“辟谣”应有的态度。
辟谣的同时不公布真相,就相当于在透支政府的公信力。就好比下棋的“兑子”,你不用这个去兑,就得用别的去兑,长时间用自己的公信力去“兑”,兑着兑着就没有了,以后的工作怎么开展?所以宁可跑断腿,去找出真相,而不是急着盖一个红戳告诉大家“你们看好了啊这可是谣言”。
 
为什么李医生的事情能够引发大家的普遍同情,因为官方在辟谣的同时没有公布相应的真相,没有告诉大家事情是怎么样的,那些人到底是什么病,会有多么严重,当地采取了哪些举措——因为他们自己都不知道。最后结果证明了,无论是“通知式辟谣”还是“训诫式辟谣”都无法达到宣传工作的效果,都无法获得群众的普遍认同;想要群众认同,必须公布足以反驳谣言的真相。“你能做到吗”“你听明白了吗”这两句冷冰冰的命令式语言注定要钉在辟谣史的耻辱柱上。
 
我之前有一个比喻,要把群众看做十几岁的青少年:活泼好动、积极热血、有一定辨识能力但也经常上头。对于绝大多数这样的群众来说,要半哄半讲道理,态度摆明了,群众也不是不讲道理,对于群众你拉一把永远比推过去更重要。
 
我是非常能理解基层工作和宣传工作的辛苦,因为他们经常打交道的人之中,不少连群众都算不上,充其量就是流氓无产阶级。但是呢,能力越大,责任就越大,这就是体现先锋队的意义了不是?人民日报的微博在双黄连这件事情上就是标准的反例,急吼吼地发了一条不严谨的新闻,第二天早晨就辟谣,把群众当猴耍?跟个营销号抢KPI式的发新闻,公信力就被你这么糟践?
更可气的是还一群人在这抠“抑制”这两个字的字眼,合着你一个天字第一号报纸跟群众打哑谜呢?连央视新闻都看不下去了,说得多好:“越是特殊时刻,越要理性思考;越是声音大,越要说准确的话;越是权威,越要让百姓听懂!”这才是人话。
 
还有什么混账言论说专家不让你出门,都跟聋了一样;一说能治病,马上去抢。那你这意思是让大家信专家还是不信呢?本身就是一个前后矛盾非常堪忧的操作,还要高高在上嘲讽别人一波,实在是没有必要。
辟谣最需要讲究策略,因为造谣唯恐天下不乱,随地大小便污染环境;而辟谣是要维系一个公序良俗与合理秩序。建设永远比破坏更难,但这也才是意义所在。马前卒先生之前有个说法,“辟谣”是要“摸脸”而不是“打脸”,我深以为然。“谁是我们的敌人?谁是我们的朋友?这个问题是革命的首要问题。”绝大多数人都是好的,他们对谣言更多的是轻信,而不是唯恐天下不乱。对这些人的辟谣要注意方法论,要去“摸脸”。
 
之前微博上有个梗,就是在家族群里辟谣被踢出群了。我看的视角可能不太一样:年轻人作为互联网原住民,自然辨别信息的能力要高于刚刚接触微信的长辈,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既要扑杀谣言挽救长辈,又要讲究方法讲究态度。你本身就是一个“先闻道者”,还能因为辟谣被提出家族群,那我只能说你方法不对、态度不好。因为这事怪“群众”没有用,就把他们当成一个客观变量就好,你没能争取到群众不是群众的错,是你方法的错。除非你撂挑子了:我作为家族里的年轻人,不想把他们拯救出谣言的苦海了/我作为一个先锋队,再也不想团结群众发动群众了。那我只能说也没错。
 
换句话说,你既然想做点有建设性的工作,就得吃得下这个苦、费得起这个功夫,而不是总抱怨人民的轻信与不合作。用毛主席的话说没有不合格的人民,只有不合格的先锋队。
 
现在疫情汹汹,很多人关心则乱,容易道听途说或夸大其词,这些只要态度足够好把道理讲明白了就行,人民也不是不明事理的。最反感有些人动不动一个“恨国党”“境外势力”的大帽子就扣上去了,显摆你多有正义感呢?尤其是在疫情爆发之初,一些家人生病求助类的微博里,博主透露的信息可能有80%是真的,20%是夸大其词。对于我来说可以理解,毕竟关心则乱,自己家人病重真要是我也可能通过“哗众取宠”来获得关注,只要家人有救就行,将心比心嘛。但是有些人就盯着这20%不放,非要把人置之死地而后快,什么帽子都可劲扣。毛主席怎么教你们的啊,什么叫具体问题具体分析,什么叫矛盾的主要方面和次要方面,什么叫团结大多数?理论学了咱得用啊。
几天雷神山火神山假官微上线,从武汉当地媒体到人民日报、共青团中央这些大官微都跟它互动,虽然他们间接传了个谣,但是出发点是好的,都是“关心则乱”,咱人民也理解,不会死盯着这点不放。
《矛盾论》里讲的很明白,事物的矛盾分为主要方面和次要方面,事物的性质是由矛盾的主要方面决定的。有一些言论其主要方面是唯恐天下不乱、造谣抹黑国家和人民政府、为防疫工作添乱,这时候我们就要用“打脸”的方式,狠狠地惩治别有用心之徒。而有一些言论的主要方面是监督和质疑,这时候我们就要公布真相,及时清除不良影响,要用沟通的方式去“摸脸”。还有一些言论是出于好心好意,但是在文本表述中产生了一些误差,这时候我们首先要肯定真实的部分,再对于错误进行合理的纠正——人非圣贤孰能无过,惩前毖后治病救人。这才是团结大多数的道路。
境外势力确实有,而且亡我之心不死,借助疫情兴风作浪,必须要予以警惕。而在这一过程中,团结大多数才是破题的关键。毛主席说过,政治就是把我们的人搞的多多的,把敌人的人搞的少少的。不能因为有一些人“关心则乱”或者产生了一些抱怨,就贸然扣上“境外势力”“恨国党”的大帽子,这不是团结群众的做法。其实我知道有些人为什么一直抓着境外势力、颜色革命不放,因为这就是他们的“价值”,不鼓吹境外势力的威胁,怎么能体现自己的重要性呢?不把敌方势力吹得丧心病狂、无孔不入,怎么能让自己待价而沽呢?
所以辟谣工作不能扣大帽子,也不能总是揪着一些小问题不放。现在很多辟谣走向了一种极端,开始抠字眼了,甚至一些模糊的表述乃至于口误都被扣上了“别有用心”的帽子。就比如文章开头所说关于柳帆同志在防疫工作中不幸牺牲的所谓“辟谣”,开始纠结于“社区医院不能算一线”“她就是一个打针的护士而不是医生”这些小字眼上,同时用一张23日防护服到位的照片来证明物资没有短缺。这完全不能说服我,这件事情的主要方面是医务工作者在防疫工作中不幸染病牺牲,而不是她到底是医生还是护士、算不算一线的问题。
如果辟谣的力度仅限于表面文字的修正,并没有真相与本质的澄清,这最直接的后果就是导致辟谣工作无法被群众接受。《宰相刘罗锅》主题曲唱得好:“天地之间有杆秤,那秤砣是老百姓”,辟谣只是手段,根源在于用事实和真相去争取群众。有一些执著于抠字眼而又没有摆出真相的辟谣,很多群众也无法完全接受,再给群众扣一个对立面的大帽子——不信我的都是XX势力。那你这是来辟谣呢,还是来添乱呢?
 
疫情期间对于模糊的信息要予以一定的宽容,这是留出了“摸脸”的余地,但是真相一定要追求的。还是要分清“谁是我们的敌人?谁是我们的朋友?”,先锋队的工作没那么简单,辟谣的方法论也是一门学问,弄不好的话可不仅仅是“没有真相”这么简单。
 
相关阅读:疫情当前,舆情起伏,毛泽东主席的群众路线思想是克敌制胜的法宝

精选留言
  • 349
    话是这么说,但是宣传战线的各种骚操作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比如对那个孩子出生20天就奔赴前线的女医护人员的宣传,孩子问:妈妈去哪了? 哈哈哈哈哈刚出生20天的孩子就会喊妈妈,怕不是生了个哪吒
  • 160
    现在的先锋队还能算先锋队嘛……墙头草是大多数人(也是精致的利己主义者,进先锋队的主要目标是为了升官发财而已)
  • 127
    12月底有大夫说有传染病,1月初官方说没有的事,有些人恶意造谣,1月份陆续有小道媒体说有传染病,一月底官方说经确认有传染病。诸如双黄连,防护喷剂之类的懒得较真,我就想知道因为你们强压消息而死的人,你们是赔钱还是赔命?还是来个干巴巴的道歉,或者连道歉都没有,不咸不淡的滑过去?还是说wh官方就是境外势力的渗透,故意造成这个局面?
  • 98
    "其实我知道有些人为什么一直抓着境外势力、颜色革命不放,因为这就是他们的“价值”,不鼓吹境外势力的威胁,怎么能体现自己的重要性呢?不把敌方势力吹得丧心病狂、无孔不入,怎么能让自己待价而沽呢?" 总结就是:边将挟洋自重,朝廷强就伸手要钱,朝廷弱就从龙入关~
  • 61
    今天看了文章才知道火神山那个微博居然是假的。。人日最近什么鬼?搞得跟冲kpi一样
  • 58
    夹去之间:造谣辟谣多来几回合,我好多收点流量,辟谣太狠的就不好,把谣号都怼闭嘴了我的流量怎么办
  • 52
    最近新闻频道都是房子人员查打麻将砸桌子的新闻,观众一片叫好,终于砸到别人家里去了
  • 41
    辟谣要摆出证据,胡乱辟谣,一句这是谣言就轻轻带过,对公信力的伤害可能会比谣言本身更大
  • 32
    打脸这事从来不是别人打的,都是自己打的,就像脚下的泡都是自己踩出来的。问题来了,不要脸的还害怕被打脸么?
  • 29
    我特别想看作者分析一下,油管上那些,口音十分纯正的所谓各个外国大学的教授,比如什么唐人之光,天亮时分等等这些人的心理和背景。
  • 26
    就像毛主席说的,僧是愚蒙犹可训,妖魔鬼蜮必成灾,大多数网民就像唐僧,不能指责他们不辨真伪,要做好解释说服和挽救工作。
  • 22
    现实就是比我们想象更严峻,可以通过后面几天的死亡数字来看出来
  • 21
    这是党魁多年工作的总结性发言
  • 19
    反向辟谣说到底还是对人民群众认知能力的不信任
  • 18
    现在回头去看,突然觉得能理解管轶当时的状态…
  • 13
    写的很客观,方法论值得借鉴和学习
  • 12
    然而,我也不知道说什么。 作为体制的一员,我应该自发的维护它。 但是其他一员干的事情,让我只想静静。
  • 11
    魑魅魍魉何其多
  • 9
    现在的先锋队还是先锋队吗,墙头草一片
  • 9
    所以我现在都是等消息飞一会儿,群魔乱舞啊
  • 7
    最怕那些被深度xinao的,明明把真相掰开了揉碎了跟他讲他还是只相信谣言那一套。 哦不对,谣言还只是污染了水流。 后面不想说了
  • 5
    反思再反思,要深刻反省如何争取到人民群众的支持,我等都是屁民,望能尽一己之力为国辟谣,让社会安定,早日复工~

微信扫码打赏

作者: RESSRC

个人资源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