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明天来临 | 瞎爷

2020-02-15

题图。某公号昨天发的一张图。庆祝情人节的。望春风。

望春风新爱乐交响乐团 - 台湾百年歌乐精典1-10

01

昨天是情人节,因为这场正在肆虐的新型肺炎瘟疫的原因,我看到了很多调侃情人节的段子。

比如这一个:

“封村了,封城了,哪里都去不成了,这场疫情证明了,撑死了夫妻 ,饿死了情人,野花输给了家花 ,招牌菜输给了家常菜 ,心上人输给了枕边人 !这叫物归原主!”

我也看到专栏作家庄雅婷在她的公号文章里贴出来的《新周刊》最近几年每年情人节特刊的封面:

她说:

情人节的早上,我朋友在朋友圈里贴了《新周刊》历年以来做过的爱情专题的封面。他说:仿佛看到了一代人的爱情消亡史,看着这些年从亢奋、炽热,慢慢变得冷却、爱无能。

我还是没忍住跑去留言了:不会。爱一直在。

2020 年让人意识到,人类是一个共同体,那些经历过身体或心灵痛苦的,何尝、未必,不是我们。那么,爱情应该是最小的共同体了吧。我们应该在这样的共同体里变成更好的人。

我为什么在这么浪漫的日子里啰啰嗦嗦的说了那么多让人心生厌烦的狗血爱情桥段呢?是因为我在想:在你懂得拒绝和无视之前,在你决定不苟且之前,那些有着充沛情感能量的人,那可能成为你爱人的人,也正在观察着这些。因为——对方需要看到你的品格与价值观,你的爱是珍贵的。而他们的爱也是同样珍贵的。

02

在李医生的微博下,我看到很多人的留言:

李医生,情人节快乐。晚安。

我们应该有点良心,在心里记住这个可爱的阳光大男孩。这个立志要拯救地球的人。

现在,他的灵魂在天堂,看着他曾经的家园,这颗蔚蓝色的星球,他会不会感到孤单?

发自内心地想对他说:李医生,谢谢您。节日快乐,情人节快乐。

如果完成了拯救地球的任务,还是想您能回来。

那么多人的点赞,那么多人的评论,那么多人的转发。那是人心啊。

03

昨天晚上读理想国译丛《战争、枪炮与选票》,里面开头有刘瑜的评论导读文章。她在开头说:

很多人年轻时都梦想拯救世界,后来……他们长大了。长大之后,他们的梦想就成了买一栋漂亮房子、组建一个和睦家庭,并且励精图治地要将孩子送进名校。这样的转型当然无可厚非,甚至可以说是合情合理——你以为你是谁?世界银行的首席专家?

这本书的作者,确实是世界银行的首席专家。

我还是想起来了李医生。他才34岁,眼科博士。他的第一条微博就是上面说拯救地球的这一个。

那是2012年。那个时候他应该还在读书。

现在是2020年。八个年头里,他有了家庭,有了孩子,还有妻子腹中的还没有来到世上的第二个孩子,还有下岗要依附于他的父母。

想到这里,我觉得能理解他的小心翼翼,也能理解他在那张注定会被载入历史的训诫书上的签字:

你能不能做到?

能。

你明白吗?

明白。

这让我想到了电影《少林寺》的结尾,李连杰扮演的觉远出家受戒,师父问:

尽形寿,不邪淫,汝今能持否?

能持。

尽形寿,不杀生,汝今能持否?

能持。

门外是牧羊女痴痴地看着听着的流泪的眼睛。

我们小时候的梦想确实曾经是要拯救世界。但最后我们悲哀地发现,我们首先要做的是拯救自己。

04

那么现在问题来了,我们如何拯救自己?是变成精致的利己主义,鸡贼,还是浑浑噩噩吃人血馒头?

我在微博上看人这样写到:

在这场噩梦中,普通人首先应做好自我保护,其次力所能及帮助他人,最后若尚存勇气,敢为呼救者跟已故英雄发声的,已是好人无疑。可惜好人多健忘,坏人爱记仇。好人过去忘过,爆炸,撞车,红黄蓝,假疫苗,毒奶粉,好人都质疑过,愤怒过,直到坏人们大事化小小事化了那天,良心打水漂,真相无影踪,正因为坏人更懂人性,这一套他们才轻车熟路,就等你忘,等忘得差不多了,他们甚至还要在谎言跟尸骸上原地起庙堂。以前有人睁只眼闭只眼,可能是从不坐火车,也没养孩子,日子还得过,事不关己没毛病。但这次不同,你我连呼吸都凭命大,谁也无法高挂起了,这次要能扛过去,可千万别再忘了,别忘了谁才是拿命换命,救你我于水火的真神,谁又是燃骨灰充香火的罪人。千万别再忘了,不然都对不起你微博朋友圈里骂过的脏话跟点过的蜡。都是普通人,都脆弱,在病毒面前不堪一击,所以一定要扛住,奋力做一个良心未泯的幸存者,等噩梦过去那天,再去书写,去记录,去传唱真神的伟绩,哪怕每个字都敲得小心,每个音符都唱得发抖,直到再也无法被删除那天,秋后算账不该成为坏人的专属技能,隔壁邻居拿下奥斯卡以前,也是熬过多年才拍出《出租车司机》跟《辩护人》。这才是普通人最该做,最擅长做,也一定会做的,万千年来如此。宙斯拦不住人类歌颂普罗米修斯。所以,挺下去,等噩梦醒。

作家、前三联生活周刊的记者巫昂曾经说过类似的话:

群体被害人相对于破坏力极强的灾难事件,是一些被遗忘的角色。在最糟的情况下,他们可能再次受害。第一次为天数、责任人和罪犯所害,第二次为机构所害。最噩梦般的结果是,他们从无辜的被伤害者转变成为伤害别人的人。当然,前提是,我们冷漠甚至残酷地看待他们所受的罪。

所以,在现实面前,那些聪明的觉醒者,只能选择买一栋漂亮房子、组建一个和睦家庭,并且励精图治地要将孩子送进名校。

我曾经说过,这是我们的宿命。

"安慰我们的东西很少,折磨我们的东西很多。"——《马尔多罗之歌》

05

人民文学出版社去年推出了作家王强的时代三部曲《我们的时代》,在这部书的后记里,作者这样写到:

1990——2018,是中国近百年来发展最快、变化最大的时期。如果不考虑大批因国企改制而下岗失业的人群,九十年代是很美好的;如果不考虑大批在金融危机与国进民退中蒙受损失的人群,零零年代是很美好的;如果不考虑大批在生活重压下喘息挣扎的人群,一十年代是很美好的。但无论美好与无奈、狂欢与落寞、收获与付出,这都是我们所亲身经历的时代;无论大与小、现实与荒诞,这都是我们的时代。

每个时代都有每个时代的机遇,也有各自的挑战。即便你不是小平南巡后下海的“九二派”,即便你没有抓住传说中的“519”行情,即便你没有在2005年、2009年或2015年买房,即便你没有在方兴未艾之时投身于证券行业、快速消费品行业、房地产行业、互联网行业、手机行业、游戏行业、零售与流通行业、医药健康行业、文化影视行业,只要你愿意做一个开拓者而不是享受者,只要你愿意做一名参与者而不是旁观者,你仍然可能在时代中占据一席之地、无负于这个时代。

 

这个时代给我们提供了难得的天时,再加上弥足珍贵的地缘政治机遇带来的四境安宁这一地利,尤其重要的是秉持对外开放、对内不折腾所带来的人和,使生逢这个时代的我们得以享受到和平与进步,这真是我们的幸运;但也可能令我们产生一种错觉,把侥幸当作必然、把间歇当作永恒,误以为和平与进步理所当然是不变的常态。

前天,王强在当当网的直播里,说了这样一段话:一个人的一生里,可能会遇到几个红利。一个是时代的红利,一个是体制制度的红利,一个是产业的红利,还有一个是技术的红利。

我的理解,说我时代的红利,是你赶上了一个好的时代,这个可以和制度体制红利合并成一个。所谓产业红利,就是你选对了一个好的朝阳产业,比如我进入了房地产业。所谓技术红利,就是你发明了一个绝对领先的技术,吃这个红利,就可以成为世界首富,比如现在的互联网新贵们。

06

 

美国作家,好莱坞著名的编剧西德尼谢尔顿有部著名的小说,名字叫《假如明天来临》,拍成了电视剧,很多年前曾经在中央电视台播放过,但很快就腰斩了。腰斩的原因,可能是不符合有些人的价值观。

它讲了一个富家女复仇的故事。有点类似《基督山伯爵》,不过是现代版的,还是个女伯爵。

《基督山伯爵》的结尾,所表达的思想,其实也是《假如明天来临》的主题:

世上没有幸福和不幸,有的只是境况的比较。唯有经历过苦难的人才能感受到无上的幸福。必须经历过死亡才能感受到生的欢乐。活下去并且生活美满,我心灵珍视的孩子们。

永远不要忘记:

“人类的一切智慧是包含在这四个字里面的:‘等待’和‘希望’!”

瘟疫会退去,春天回来。

“希望每个不幸的人在面对命运的重击时,都能挺住。希望每个人的善意都是一盏明灯,可温暖所有长夜。”

假如明天来临。


精选留言
  • 12
    之前看到有人讲,如果有下辈子,还生活在这片土地上,我一定要黑化我所有的恶,这样才能在这片土地上快乐成长。 送恶人下地狱,远比劝人为善,来的更好。要不然一次次的劝人为善,看上去更像害人的毒鸡汤。 正义的迟到就是对善良的人最大的亵渎。
  • 10
    昨天是情人节。我全部的收获是公司的情人节礼物,一盒口罩,和离开公司时,boss一句“情人节快乐”。觉得有点好笑,在群里问大家,今天有谁收到一声“快乐”。结果只有一个人说,在电梯里,清扫阿姨对她说“情人节快乐”。大家全笑喷了。笑的无比难堪。 其实不是没有爱,是无力爱。昨天看一个公号,写读者们投稿来的疫情中的爱情,有很多可爱的字句,有说再也不见的,也有说那就是爱的,也有平平淡淡的。其中一人写“分手时,她带走了我所有的口罩”。 突然觉得,如今的我们似乎更习惯把爱给外人,甚至是不认识的人,但却唯独对本该最亲的人吝啬到一字一句。(打住,我上自己领地上写去) 水门事件,引发了后来的《whistleblower protection act》;因为错误估计h1n1的影响,致使接种疫苗比感染病毒杀死的人还多,于是出台了《郭家紧鸡状态乏暗》;致132人die的麻疹,又推动出《连邦英对预案》。。。这是人家的脚印,人家的进步。每次遇到失败,教训,知道要改,知道要变,而且是实实在在的措施,是从上到下无条件执行,并予以“见管”的有效法案。对比之下,我们的难处在哪里?说不下去了。 假如明天来临,我不知道将会有什么样的改变。人总是那么健忘,我们会记得dr li ,我们会记得钟院士,善良的你我会记得那些勇敢的天使,可是这片土地会change多少?如果踢指不变,如果仍然是one盐汤,如果还是趋之若鹜的*屁“哲学”。。。明天和今天有何区别。 前天有人问我,“明天你怎么过?”我答“和今天一样过,和每一天一样过”。 假如明天来临,火热的夏也在等候登场。 ~~~胡说八道
  • 5
    谢谢瞎爷,这段时间掉入了低谷,看着瞎爷的文章必须爬出来
    7
    作者
    珍重待春风
  • 6
    每当灾难降临,受难的总是平民百姓,一次次灾难,一个个生命,最终仍无法换来任何改变。
  • 5
    生活不易,且行且珍惜。
  • 4
    两位顶级医学教授也中伏身亡,可想情况有多糟糕?! 愿我们都平安健康!
  • 4
    昨天看老子有一句:出生入死。生之徒,十有三,死之徒,十有三。人之生生,动皆之死地,亦十有三。 下班,看到雨后云霞,透着微微薄光,好像这个城市的生气,被迅速按下暂停,然后再慢慢松开缓缓加速,就像料峭春寒后草木抽出的新芽,经历过凛冽的寒冬,方才知这丝生机的珍贵和脆弱。 作为芸芸一众生,明天和意外很难说,但行好事勿问前程。
  • 4
    瞎爷:武汉终于要动真格的了。希望混乱的篇章快翻页吧!!武汉读者上
  • 1
    我们还有明天吗?
    3
    作者
    有。别回头,回头会变成石柱。
  • 3
    人是活的,所以心不能冷漠。否则,活着也是死了!
  • 3
    不是春风得力总繁华,不论家花与野花嚒? 给您私下稍去几张美女图片望笑纳
  • 3
    嗯,爱一直在…
  • 2
    赞同这个:送恶人下地狱,远比劝人为善,来的更好。要不然一次次的劝人为善,看上去更像害人的毒鸡汤。正义的迟到就是对善良的人最大的亵渎。
  • 2
    等着疫情结束去大保健
  • 2
    毒疫苗也牵动许多家庭,铺天盖地的愤怒,可才过去多久,即使现在在打疫苗的家长还有多少在关注疫苗的来源和安全?
  • 2
    此刻的感想:对于漩涡中心的人,明天是个越来越奢侈,遥远,稀缺,艰难的幻影,就像患者最后的呼吸:急促,紧迫,稀缺,艰难
  • 2
    怎么听起来、看起来都足够悲伤?
  • 2
    “如果还有明天,你将怎样装扮你的脸”
  • 2
    估计疫情褪去后,会掀起一股出国的热潮
  • 2
    想起任贤齐的一首歌,春天花会开。
  • 2
    望春风,盼天明
  • 2
    这是我们的宿命
  • 1
    瞎爷好 我想放一段武汉作家方方的一段文字,但是可能不能上墙。
    1
    作者
    当然不能啊
  • 1
    可惜好人爱健忘,坏人爱记仇!
  • 1
    如果没了念想和希望,那跟咸鱼有什么区别。
  • 1
    每天睡前的最后一件事就是看完财新的报道和方方老师的博客,李医生说:一个健康的社会不应该只有一种声音。还好有财新、三联、凤凰,让我们能生活在一个还有一丁点儿正常舆论环境的社会,如果哪一天连他们都不在了,或许就是有的人梦想实现的一天
  • 1
    那个电视剧看过,当时就奇怪为啥看着看着没有呢?原来这样。
  • 1
    我就想回学校,这日子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假如明天来临,我先出去狂跑8公里!!
  • 1
    疗伤与坚强
  • 1
    明天一定会来!但在明天来临之前我得先加上虾爷微信,否则暗夜中没有一丝光亮,会让人惶恐。
  • 1
    时代的红利
  • 1
    等待5月人倍忙。
  • 1
    感谢! 有时间去看《假如明天来临》。
  • 1
    这是一个伟大的民族,曾经站在世界之巅,五湖来朝,四海膜拜!复兴中华,吾辈当自强。只是我们走了几十年的弯路,还在摸着石头过河,何日才能复兴我大中华?
  • 1
    愚昧无知就是最可怕的病毒。我们要永远跟这个病毒斗下去。
  • 1
    谢谢爷指点迷津。
  • 1
    瞎爷 辛苦了 一直关注 这次终于坐上沙发 什么时候可以入读书会 心愿~
  • 1
    我们都要记住
  • 全世界的神仙,如果真的存在,那么他们一定是更高维度的智慧生命。 如同《时间规划局》一样,人类永恒追求的并不是真理,而是时间。如果时间可以替代货币,人类将永远年轻,而生命却是长至无限,短至分秒。
  • 这是一次全方面动荡,我感受TZ外的人思想的崛起。希望TZ内的有良之人复苏过来。大家协力共治啊!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
  • 假如明天来临,希望电梯里面有人在一起,不再孤单;假如明天来临,即使不出门也要自己找个理由,不是逃避;假如明天来临,即使出门,也不需要有人嘘寒问暖。假如明天来临,那就来吧!摘下你的口罩。

微信扫码打赏

作者: RESSRC

个人资源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