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毒风暴中下的安倍与海航 | 顾子明

2020-02-20

昨日,新冠肺炎攻破日本首相官邸,成为了中国网友们讨论的话题,很多人纷纷调侃,日本内阁是不是应该被集体隔离了。

起因,是18日日本官方长官在记者会上披露,因乘坐肺炎确诊病患驾驶的包车,日本最大通讯社共同社有10名工作人员已被要求在家隔离,其中有1人为担负首相官邸采访任务的政治记者。

考虑到这名安倍的跟班记者,每天都可以出入首相官邸,甚至可以跟在安倍身旁一米的距离,吐沫星子都可能喷到安倍的脸上,仿佛安倍就要一传十十传百,成为日本病毒爆发的一个新里程碑。

尤其是根据共同社刚刚公布的舆论调查,安倍2月的支持率下跌了8.3个百分点,很多刚刚替印度操心完蝗虫的朋友们,又开始替日本关心首相是不是要换人,甚至还有媒体鼓吹病毒是“安倍将迎来执政最大危机”。

但实际上,这些都是瞎操心。安倍支持率的下滑,是因为“赏樱会”,和病毒的关系并不大。

而且,虽然日本是全球患者第二多的国家,但实际上患者主要都集中在国际邮轮上,就算加上中国游客,在日本本土患者都不足百人。

甚至就算民众不满,日本的政治体制也决定了民意对国策的影响并不大,因为日本跟美国不一样,他是跟英国类似,首相都是最大党团的党魁出任,今年日本参众两院都没有选举,安倍对民意并不过分关心。

更不要说近年来安倍的自民党在日本一家独大,安倍的努力方向都已经是拉着2/3的议员推动修宪,可以说,只要今年的东京奥运会成功,前面支持率的短暂下滑也对他没有任何影响。

所以呢,虽然病毒对日本的冲击很大,但实际上对安倍的首相大位的影响是非常有限的,估计就跟印度的蝗虫一样,纯属在家闲得没事的中国媒体和网友们瞎操心。

而昨天还另一个刷了朋友圈的消息,说的是海航被分拆重组,陈锋更是让出了海航集团的董事长大位。

这消息的确看起来像真的,就像陈锋经常说,航空是一个利润很薄,但是风险很大的行业,就像他去年接受媒体采访时说的,“要是遇到非典这样的情况,那真是颗粒无收”。

结果一语成谶,刚从老对手王健手里拿回海航控制权的陈锋,把2020年定为海航化解流动性风险的决胜之年,结果就遭遇了一轮新的病毒冲击,海航围绕着航空布局的各类资产几乎无一幸免。

本来海航还可以通过预售机票来缓解一下现金流,可是这一轮不仅票卖不出去,之前预售的钱还得根据政策无条件推给用户。

于是,很多人都觉得海航这一轮撑不过去,大家对于朋友圈的消息也都表示相信,甚至今天一早资本市场也因此搞起了一波海航流。

不过,在政事堂看来,就像媒体认为安倍遭遇所谓的“最大危机”那样,资本市场对于政治的理解同样堪称可笑,政府怎么可能会接管海航集团呢?

海南省政府有兴趣的是影响未来海南全球化的海南航空,而不是拿着杠杆去收购的海航集团,就像孙宏斌对贾跃亭感兴趣的是乐视主营的电视和影业,对王健林感兴趣的是主营的旅游地产,而不是他们搞出来的那些全球化的衍生品。

孙宏斌都能想明白的事情,省部级的地方大员们想不明白么?

海航这几年的野蛮发展,换了好几拨人,埋了那么多的地雷,海南省政府不可能傻到以国资身份去介入海航集团的债务处理,否则,到时候全球的债主们都围在省政府门口讨债,谈解决方案,海南还怎么发展国际旅游岛?

因此,政事堂认为,海南省政府只可能以获取海南航空实际控制权的条件,帮助陈锋去协调解决一些问题,而不会傻到去趟海航集团的烂摊子,接任董事长,把海航集团接手过来。

所以,面对昨天读者轰炸式的询问,政事堂的回答就两句,海航受病毒的冲击异常严重,但集团被托管的事儿还没听说。

微信扫码打赏

作者: RESSRC

个人资源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