线上教育火热引发的几点思考 | 牲产队

 

不管媒体怎么渲染,冠状病毒肺炎,总会伴随着预防、疫苗开发工作,成为历史上一朵浪花。

鉴于历史规律,重大流行性疾病,时常会对一国经济结构、政治,造成长期影响。

比如1918年西班牙流感大爆发,奠定了美联储货币市场绝高无上的经济地位。

2003年SARS大爆发后,阿里巴巴、淘宝、等线上消费、交易、支付平台随即爆发。

SARS加快了中国人对电子交易、电子商务的需求,使得支付业务,完成了线下到线上、量变到质变的进化。

本次冠状病毒爆发,同样会给中国带来长期的影响,也会给每个食柴米油盐酱醋茶的普通人,带来民生中的改变。

 

 

提及民生,就业、教育、医疗、养老四大模块,昨天队长我的文章《愿疫情速去,给困难群众留些机会》中,涉及了底层困难群众与就业话题的讨论。

说完了就业,今天我们便从另一个角度简述,冠状病毒肺炎后的教育革命。

本月以来,线上教育平台异常火爆,据不完全统计数据,从线上教育平台接受学习的学生数量,超过了2亿人。

这是一个很恐怖的数字,但是队长我也毫不意外,大多数人都能理解,正是由于人们对知识日益强烈的需求,才促成了现在的知识付费时代。

学生有升学的需求,职场人有技能提升的需求,现如今一个全职妈妈,也时常会在视频平台,公众号关注学习很多育儿的知识资讯。

 

狂热的知识需求,加上像千聊、喜马拉雅之类试听平台广告的推波助澜,线上教育的热度居高不下,这也对很多内容创业者来说,其实这是一个难得检验自己的机会。

恰巧当下,线上教育产业遇上本次的冠状病毒肺炎,从社会舆论,金融资本,股市大盘,都将整个线上教育,推上了新的高度。

但是,越到发烧期我们越要冷静,线上教育喷井而出,对于任何教育者,对于国家的顶层设计来说,都只有好处吗?

其实不尽然。

 

 

深入思考,线上教育的施行,对现在的中国发展而言,反而是一个非常恐怖的现象。

目前,人们对“能够从互联网学习”这一概念,早已深入人心,大多数人,已经能够非常适应网络知识的传播。

细品你会发现,从小学、中学、大学,最后在社会上的自主学习,我们正一步步从耳提面命式的教育,转变成更自由更有选择性的互联网教育。

往实例去想,党员干部在学习强国学习课程;学生购买网课,能够长时间泡在图书馆学习课程,甚至很多还没上过学的幼儿,都知道抱着一个大平板,通过各类幼儿成长教育app进行简单的交互学习。

也就是说,在信息传播更迅捷的时代,中国维持了上千年的面对面教育模式,正在受到互联网万物互联的挑战,挑战的能量,也定将是一个逐步量变到质变的过程。

借着本次病毒侵袭的契机,很多老师使用直播软件,直播教学应运而生,老师们在摄影机前面扮演教育网红的角色,把原先线下上课转为线上上课。

队长我可以毫不客气的说,假如疫情维持,线上教育假设能够维持一年,中国一千多万的老师,一半以上都会失业。

这不是危言耸听,当线上教育推行,学生便有了对老师选择权,不仅获得了选择那位老师的权利,也获得了上那门课的权利。

学生可以凭借自己的智力水平、特长爱好,选择学多长时间,接受多少门课程。

比如某学生今天上数学课,他是3班的,但他知道1班的老师数学教的好,他便去了1班上线上数学课。

于是就出现了,学生对同一学科不感兴趣、本应划分到自己的学科老师,选择“×”,关闭掉,用鼠标点击更有人气的老师上课。

于是,越有竞争力表现力的老师,越能够吸引到学生观看,没有竞争力的老师,自然会被淘汰。

而此时此刻,学生的注意力,很快会集中在少量头部教得好的老师中去,升学率并不那么重要了,课程的完播率和好评率,成了考核教师的指标。

竞争压力下,优秀老师就必须花更多的准备时间,把课讲的既引人入胜又发人深省。

而那些平时只看着天花板、黑板、地板,讲课缺乏趣味的老师,学生也不会选择去听,这部分老是就会面临失业的风险。

以前队长我经常鼓励学生在校园就考取教师资格证,因为在中国取得教师资格证的机会相对容易,在大多数中国人眼里,教师属于金饭碗,如果不是重大失职,基本不会被辞退,可以作为一个良好的择业选择。

如果教育正如当年SARS结束之后的“居民消费”一样,同样都从线下转为了线上。

这不是不可能的,SARS淘汰了90%的线下现金消费,冠状病毒为什么不能淘汰90%的线下教育学习?

如果假设成立,那么本次疫情引发的线上教育,会让所有的老师,面临可能会洗牌的现状,会给本来不具有强大竞争性的刚入职不久经验不足的老师,造成严峻的考验。

如此一来,教师资格证书便成了一纸空文,教师不再是金饭碗,中国教育的顶层设计都要被打乱,教育部自然要令行禁止。

教育部抵制线上教学,我们还没有做好心理准备,接受这场洗礼

线上教育,颠覆的是整个教育产业的供给方,老师。

 

虽然教育部明令禁止,但教师全民竞争的时代会不会到来?

教师全民竞争时代,老师教不好,学生就按个叉把你关掉,教得好,学生就给老师点赞,点订阅,去仿照社会中,自媒体人残酷的生存竞争模式。

队长我认为,等中国发展到一定阶段,教师竞争的时代一定会到来的。

我们可以云办公,可以云写作,大家可以从学习强国中学习专业知识,为什么学生不能接受云教育?

如果学生离开学校做线上教育,家长发现:没有学校的教学,和去学校上课的效果一样好,这是不是能够说明:

我们先前对学校判断是可以优化的?甚至如果线上教育培养的孩子更加优秀,我们先前对学校的定位,是否要做深刻的检讨?

当然,很多人会质疑,学校不仅充当了教书育人的职责,还提供了一个社交平台,学校对于学生来讲,是教学生的知识,人事管理以及生活习惯的地方。

可队长我想说的是,现如今中国教育面临最大的问题,就是就业。

中国从晚晴到现在,已经穷了很久的时光,目前中国教育最核心的目的,就是要把每个人往就业岗位上定点扶持,也就是我们常说的,“稳就业,保民生”。

中国刚完成脱贫,可并没达到说可以让全国人民追求自我目标的实现,能够全面发展的孩子,还停留在非常富裕的家庭中,做到全面发展的孩子少之又少。

中国的教育,是培养一个步入社会,能够照顾自己,能够对创造自己稳定的收入,能够孝敬父母,能够给另一半更好的生活的人,因为这正是当下中国人亟待达到的目标。

综上队长我认为,线上教育一定是趋势,但是当下我国的国情还达不到这样的水平。

因为时代在变,互联网已经逐步把某些证书降值,这个工具给了很多人平等的起跑线。

那些曾是金饭碗行业的人士也当有所警觉,社会先进的生产力,终将掌握在锤炼自我人的手里。

共勉!

微信扫码打赏

作者: RESSRC

个人资源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