携手互联网,共克时艰 | 牲产队

2020-02-11

 

2月10日,全国各类企业开始复工的第一天。

不禁让我想到几天前看到的一个段子:

很好笑,细品,又很心酸。

对大多数中小企业来说,这长达半个多月的产能真空期,足以成为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一些传统制造业经济和线下实体店,在长期的结构性调整和短期疫情的夹击下,很有可能就此关门。

比如,被疫情步步紧逼的实体商贩。

 

一名业主透露:“网店销售无法弥补我的损失,因为我现在这个店铺租金很贵,而且光是一个月的还款额就接近一万一,现在就是很焦虑。”

 

都说一分钱难倒英雄汉,人前光鲜亮丽的老板,人后喘不过气的租金、车贷、房贷……

 

而根据房天下显示,北京国贸商铺一个月的租金至少3万元,也就是说,仅仅是租金,业主每天就要损失1000元,再加上高昂的人工费用,长时间的入不敷出,其结果只能是被淘汰出局。

 

截止到2018年年底,全国上下零售业经营单位已经高达2080万个,换言之,有2000多万个商家正在面临商铺倒闭的风险。

 

 

再来看制造业。

 

举个例子。

 

本是即将迎来赶工、出货高峰期的服装等季节性产品,但因生产恢复过程迟滞,交货时间难以确定等因素,大笔大笔地订单将会遭遇延误。

 

订单交付不了,企业势必要面临扣款。

 

即使被迫采取加急、空运等方式,但同样会产生更高的交货成本。尤其是出口行业,一旦订单交付延迟,将会面临更大损失。

 

而餐饮业的现状就更不容乐观了。

 

这些人赚的都是辛苦钱,过的都是柴米油盐酱醋茶的日子。没有客源,就没有收入,没有收入,就只能宣告破产。

 

饶是西贝这种日子还算不错的企业,依然捱不过长时间的饥荒。

 

随着西贝董事长一句“倘若疫情短时间内得不到有效控制,西贝账上的资金撑不过三个月”,疫情之下中小企业的困境也被推到了前台。

 

根据贾国龙预测,春节前后,西贝七八个亿的生意突然变成0,但根据国家规定,员工的工资必须照常发。

这可是2万多人的工资啊!

 

即使西贝后来贷上了款,勒紧裤腰带能够发上员工三个月的工资,那其他企业和品牌呢?其他不如西贝的企业和品牌呢?

 

要知道,单是整个餐饮业便容纳了三四千万的就业,把这些人全都推到社会,又是怎样的一种光景?

 

同样,线下培训机构的发展前景,更是一大难题。

 

上至考公、考编等一系列指导课,下至足球班、篮球班、乐器班、书法班等各种兴趣班……

 

2月6日,成立13年,营收破亿,挂牌新三板的兄弟连教育也因为这场疫情倒下了,次日,创始人李超发布《致兄弟连全体学员、员工、股东的一封信》,正式宣告破产。

原本在年前压缩成本、缓发工资、全体动员,计划年后打个翻身仗的兄弟连,却因为这场突如其来的的灾难,从此,再也没能起来。

 

这不是廉颇老矣,这是来自贫穷的叹息。

 

韩国首个奥斯卡奖《寄生虫》中说:

“有钱人本来就很单纯,没烦恼。”

 

“有钱人家的小孩连衣服都没有褶皱,钱就是熨斗,把一切都烫平了,所有褶皱都被烫的平平的。”

 

真的如此吗?

 

富人就真的没烦恼吗?

 

多穷算穷,多富算富?

 

一场疫情,瞬间可以让一家身价上亿的公司覆灭,可以让一个养尊处优的老板沦为“阶下囚”,我不知道贫穷的定义,但我知道,或许起初没有人在意这场灾难,这只不过是一场疫情,一次旱灾,一个物种的入侵,一座城市的消失。

 

直到这场灾难,和每个人息息相关。

 

 

17年前的SARS,和如今的冠状,如出一辙。

 

风声鹤唳,街道空无一人。

 

消费品零售业、进出口产业、固定资产投资增速皆大幅度下滑。

 

而彼时的互联网还在萌芽阶段,人们刚刚从拨号上网过渡到宽带连接,网上虽没什么值得浏览的内容,但被禁足在家的人们,还是纷纷开始为互联网买单。

 

那些暗无天地的日子里,诞生了马云的淘宝,也成就了东哥的京东。

 

如今历史重演,我们能否从中吸取些教训?

 

一个月前的生鲜APP各种送米送油减免活动都没能吸引住大妈线上买菜,即使是在一二线城市,生鲜上消费的比例也没有超过10%。

 

而疫情爆发之后,购物需求被逼到线上,各大生鲜电商的菜被一扫而空。如果后续生鲜APP供应蔬菜的质量和数量能跟上,疫情过后,未尝不是一种深受购物者喜爱的营销手段。

 

除此之外,线上教育也开始全面普及。

 

教育部组织各大院校一起开通线上教学,教师摇身一变成主播,不论对学生还是对教师而言,这都是一种很好的体验。

 

教育的互联网化,不仅能够大幅度降低成本,很大程度上也解决了偏远地区教育资源差的问题,是个非常值得提倡的事情。

 

而在2月3日的开工首日,更是有超过1000万家企业直接把钉钉和微信系统挤崩。

事实上,国外很多企业已经开始采取线上办公的模式,像亚马逊、希尔顿、戴尔等诸多企业,都有在家办公或兼职的岗位。

 

如果在这期间,老板们发现这些办公软件同样可以对员工起到监督和提高效率的作用时,疫情过后,线上办公,未必不是一个好的方式。

 

起初,这或许是一场被逼无奈的选择。

 

但时至实体经济不断遭遇滑铁卢的今日,互联网+的运用,或许是一场大机遇。

 

 

我们无法阻挡悲痛的来袭,但我们可以尽我们所能去降低损失。

 

前线在治病救人的同时,国家也依旧没有忘记处在焦虑和迷茫中的我们。

 

人民银行、财政部、中央金融管理部,多个部门都在不断加大金融对中小企业的支持力度,帮扶企业共同渡过难关。

 

而正在遭遇阵痛的我们本身,更应该设法自救。

 

参照历史,不论是思想、文化、法律、制度等领域,还是政治、科技、宗教等领域,任何一场成就都经历了漫长而曲折的过程。

 

中国人常说,不经一番寒彻骨,怎得梅花扑鼻香。

 

而在这些成就的过程中,这些关乎历史走向的转折点,总会伴随着残酷的现实,但这也推动了希望的未来。

 

本次的疫情,更是把互联网、云办公等概念抬升了一个高度,越发多的人继续学着接受互联网,使用互联网,熟练运用互联网。

 

“罢黜百家、独尊儒术”实现了思想的大一统,工业革命促进了社会经济结构的变化,第三次科技革命为我们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第一季度企业主、员工都很难,相信互联网,相信中央下发的政策,我们共克时艰。

 

微信扫码打赏

作者: RESSRC

个人资源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