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有板蓝根,后有双黄连,中成药的名利场 | 牲产队

2020-02-01

昨晚,一则消息如平地惊雷一般刷爆所有社交平台。

1.

人民日报,新华视点等多家权威媒体表示,上海药物所、武汉病毒所联合发现中成药双黄连口服液可抑制新型冠状病毒。

全国人民被新型冠状病毒堵在家里半个月,不能拜年,不能聚会,总算有了一个发泄的机会。

这不是神药吗?抓紧抢!

于是就出现了冷冻数九,连夜排队买药的奇景。

网络平台最快,秒光,纷纷宣布断货。

一些上头的人最终连兽药都没有放过,也不管能不能吃,买了再说。

还有人实在抢不到药了,准备试一下含有双黄连成分的生活用品,比如牙膏。

甚至连八竿子打不到的月饼,也未能幸免。

这些都是在消息发布五分钟之内的事儿,这波带货操作,李佳奇都自愧不如。

当然,狂欢之中自有冷静者。

眼尖的老哥儿在上药所发布的消息当中发现了问题。

民营医疗领军者丁香园旗下自媒体账号丁香医生也在随后发布了类似的消息。

上药所这则消息,玄妙就玄妙在了“抑制”这两个字上。

“抑制”不是“预防”,也就是说如果你没有感染新型冠状病毒,喝了双黄连口服液也不能到处浪而不带口罩。

“抑制”也不是“治愈”,并不是说将这双黄连口服液送到武汉前线去,有几天感染者就能全部出院,不是这样的。

也就是说,无论是否感染新型冠状病毒,双黄连口服液都是没有任何明显的作用的。

那这则声明是什么意思?

他这个所谓的“抑制”是建立在一个连夜进行的实验的基础之上。

根据知乎网友发来的数据,要想达到武汉研究所所说的对病毒的抑制作用,需要达到含药浓度0.316%,只有在这个浓度下,才会有对病毒百分之九十的抑制作用。

将这个含药浓度换算到成年人身上,双黄连口服液一次要喝一排多,也就是他的最大的包装

能不能喝进去在所不问,就算喝进去了,这种剂量的中成药制剂进入人体也有肾衰的风险。

而且,如果一个药物要想被证明有效,首先要经过动物实验,临床一期临床试验,人和动物都做过一遍尝试,才能被证明安全。

在证明足够安全之后,还需要再经过两期临床试验才能够证明有效。

而现在根据上药所发布的消息,这种药剂才刚刚进入临床试验,距离上市还远着呢。

所以,问题来了,一大堆院士联合国内几大媒体在这上焚烧报纸,他们想干什么呢?

2.

事情要从2003年的非典疫情说起。

03年的非典疫情大家估计还有印象,经此一役,板蓝根一战封神。

为了缓解非典疫情,各大权威机构发布了数个治疗配方。

其中,卫生部,也就是现在的卫健委,在2003年4月发布的《非典型肺炎中医药防治技术方案(试行)》出现了含板蓝根的配方。
五月份,中国中医科学院筛选出八个号称能防治非典的中成药,由全国防治非典型肺炎指挥部科技攻关组公布。
这其中就包括大家最熟悉的板蓝根冲剂。
板蓝根瞬间成了明星品种,一时间销售一空,洛阳纸贵,全国药贵,到中国第一大板蓝根颗粒生产厂家、广州某大厂门前购药的队伍排出了三公里。
药厂不但没有涨价,还向社会各界捐赠了数百万袋,成为不发国难财的正面典范。
2009年,甲流肆虐,中华中医药学会如法炮制,继续推荐板蓝根预防甲流,并且联合上述大厂共同发布。
这个大厂不一般。
作为全国最大的板蓝根颗粒生产商,2009年,它资助作为抗非典功臣的某院士,率领呼吸疾病国家重点实验室、澳门科技大学的资源,进行了一项科学研究:板蓝根究竟是怎样防流感的。
两年之后的2011年,成果发表。
研究发现板蓝根水提物S-03对流感病毒具有体外抑制作用。
“抑制”这两个字眼熟吧。
与本次的双黄连口服液一样,都仅仅是在实验室中进行的试验,而没有进入临床研究,只能说是完成了「板蓝根抗病毒」这一验证的第一步,还远远不能推导出「喝板蓝根能预防流感」的结论。
但合作的药企并不在乎这些。
它立刻开始了大范围公关投放,大部分投放结果如今仍能在中文互联网上搜到。
2015年秋冬季节,某院士发起「预防流感快乐奔跑」活动,该药企是赞助商。
八十多岁的院士还借此机会,拍摄了一部叫《快乐奔跑》的微电影,配合这个企业的营销活动。
即便板蓝根对预防流感这一种病确实有效,老百姓也早就在一次次的疾病恐慌、「专家」推荐、抢购的循环中,把板蓝根看成了预防一切传染病都有效的神药。
该药企恰恰是这一信念的主要推动者之一。
几乎当任何传染病开始流行,它都第一时间冲上前线,推荐、营销、捐赠自己的板蓝根用于预防。
2014年,广东广西流行登革热,该品牌在多个城市举办活动,并向南宁居民捐赠板蓝根颗粒10000包。
同年,为了应对埃博拉病毒,该企业向非洲捐赠了10万包板蓝根。
 
出国占领非洲市场,好样的!
从驻马店市民到温州的幼儿园,从武汉某大学体育部到各大地震洪水灾区,到处都能看见该企业和其他药企捐板蓝根的身影。
每来一轮新传染病,在科学家们还没搞清病毒的来源、特征、怎样有效预防以前,当地老百姓就先喝上了板蓝根。
不过物极必反。
2013年的H7N9禽流感中,比较清醒的人第一次意识到,各级机构推荐板蓝根的动作可以多么「不动脑子」。
国家刚公布发现第一例H7N9病例才四天,江苏省卫生厅就发布治疗方案,言之凿凿地宣称板蓝根可以预防这种几乎未知的病毒。
这一举动首先在网上引发了医生们的群嘲,接着带动了大范围的段子和造句,「板蓝根体」就此诞生。

连这位院士自己都在采访中说,在病毒基本情况还没有研究的情况下,预防H7N9等新型传染病,不建议盲目服用板蓝根。
《新京报》刊登采访的该条微博下面,有人写了几百字的评论,科普、证明板蓝根确实有效。
现在民众连院士也不那么相信了。
治疗方案发布三天后,某电商平台统计,「板蓝根」最近七天的成交指数环比增加4860.6%,与去年同期相比增加13988.0%。
2018年1月,(原)卫计委新发布的《流行性感冒诊疗方案》中,板蓝根不再出现,主打方案成了西药奥司他韦和疫苗接种。方案中还给出五个中医药方,板蓝根也没有出现在其中。
就在去年,某院士在一次会议上表示,自己的呼吸疾病国家重点实验室正在和该药企合作,在10年的时间周期内,研发板蓝根二次开发的新药。
动物实验发现,新药药效比传统板蓝根强五六倍。
关于板蓝根「包治百病」的辟谣越来越多,但在传染病来临之际,有勇气拒绝板蓝根的人仍是少数。
经历了2018年的短暂低迷之后,从2019年7月起,板蓝根原药的价格又在迅速回升。
从禽流感到甲型H1N1流感,但凡传染病——甚至传染病的风声——一来,板蓝根就必定成为抢手货,虽然它从未拯救过任何一次疫情。
最近的肺炎事件中,武汉各大药店的板蓝根又被民众抢购。
财经作家叶檀曾创造了一个概念,叫中国经济的「板蓝根现象」,将市民不顾官方与医学人士劝告疯狂抢购板蓝根,与金融市场投资者的非理性恐慌相比。经历多次狼来了之后,民众对来自上级的信息披露不但信心缺失,还产生了逆反情绪。
在买板蓝根当咖啡喝的群众中,已经没人再拿各路「权威机构」和「专家」的表态当回事了。
不过从今天开始,双黄连出场,板蓝根落幕。

3.

哪里还不是个名利场了?

与双黄连同时被推荐的,还有藿香正气口服液。

根据新京报的报道,与上药所和武汉病毒研究所的操作类似,卫健委与中医药管理局决定给藿香正气口服液代言。

同样给藿香正气口服液背书的还有接受中医药管理局指导工作的中药协会。

这个中药协会就是前段时间顶着风给鸿茅药酒颁发社会责任奖的那个。

也不是说上药所就是白莲花了,03年带板蓝根节奏的时候,上药所表示中医药洗液“洁尔阴”能够预防非典。

就在不久之前还声称发明了治疗阿尔茨海默病,也就是老年痴呆的神药。

同样准备给产品代言的还有南京大学团队,他们认为金银花、绿茶能防控新型冠状病毒感染。

有降气行滞,行水化湿功效的槟榔也不甘示弱,准备背水一战,一扫之前致癌物的阴霾。

这些人这么搞,也不是无源之水无本之木,国家中西医结合救治的红头文件在手,三个字:兜得住!

4.

双黄连,板蓝根,藿香正气口服液背后是一个趋近于万亿规模的中成药市场。

福森药业,2018年港股上市公司,现估值五十亿,是中国最大的双黄连类感冒药的生产商,双黄连口服液又是中成药市场最大的药品类别。

靠着双黄连一个品类,年入四个亿。

中成药市场中另外一个重要的类别就是注射剂,在我国公立医疗机构终端,中药注射剂的规模持续扩大,2016年已经突破1000亿元,2017年为1021.5 亿元。

这背后,是药企在疯狂逐利,提高销售。

比如大理药业,公司的核心产品,是醒脑静注射液和参麦注射液,两个品种合计贡献90%以上的收入。

大理药业自2017年上市以来,持续加大销售投入,远高于研发投入。

公司2017年、2018年和2019上半年研发投入分别为286.78万元、223.88万元和143.29万元,费用率分别为1.05%、0.56%、0.89%,对比销售费用率39.30%、67.48%、62.99%。可见,公司重销售轻研发。

另外,大理药业在2017、2018年研发领域工作人员仅为9人和7人,占公司全体员工人数仅2%左右。

650万送女儿上斯坦福的步长制药也是同样的情况。

步长制药主要从事中成药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主要产品涉及心脑血管疾病中成药领域。可这两年年报显示,公司销售费用是研发费用的近17倍!

重销售、轻研发之下,步长制药2018年年报显示,其主要产品丹红注射液,2017年的市场份额为5.49%。根据同年1021.5亿的中药注射液市场规模来推算,丹红注射液一年的营收预估高达50亿元!

而据其2016年招股书数据显示,这款注射液的毛利率高达94.64%!

此类药企本末倒置,重销售、轻研发,依靠“销售火力”赚个钵满盆盈,似乎不需要什么研发动力。

不止中药行业,实际上在A股的140多家医药上市公司中,超过40家销售费用占营业收入的比例突破30%,最高甚至达到66%。

简单来说,想方设法卖货就对了,谁管他治不治病?

5.

群魔乱舞背后,是我们对病毒的知之甚少。

无论是当年的SARS,还是今天的新冠状病毒,治疗,本质上都是靠自身的免疫力。

医院能做的,一是隔离,防止传染。

二是对患者进行生命支持,一方面是病毒的致毒性,另一方面是免疫系统的过渡反应,都会导致患者器官衰竭。

所以要用体外人工膜肺,临时替换受损程最大的肺,用强的松类物质,降低自身的免疫反应,让病人撑过严重的免疫反应。

这样的治疗机理跟我们平时的流感其实是差不多的,去医院大夫给开一堆药,然后嘱咐你多喝热水,注意休息。

无论开什么灵丹妙药,流感的病程都是要走完的,没有个五七八天谁也好不了。

有很多朋友,身体素质好,就算感冒了也不用去医院,喝点儿热水,或者连热水都不用喝就好了。

所以多SARS或者说本次的新冠状病毒的治疗,本就是玄学的东西,药物作用大还是热水作用大,这些都是说不清的,尽管不严谨,但也不无道理。

尽管我们对病毒知之甚少,但背后的经济是实实在在的。

春节假期,口罩卖疯。

中西医联合疗法里面也有文化自信的影响因素在里面。

自信,稳定。

另一方面,多数西药都有知识产权跟着,既然是治不好也治不坏的智商税,莫不如就吃点儿中成药,中国人自己的肉烂在中国人自己的锅里面,是不是一点儿毛病也没有?

微信扫码打赏

作者: RESSRC

个人资源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