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别李文亮医生 | 顾子明

昨日,《纽约邮报》曝光一段视频,显示那场引发了全球轰动的美国国情咨文大撕逼中,众议院议长佩洛西早有计划要撕毁演讲稿副本。

在特朗普演讲时,她先将手中的文本拿起,偷偷移到桌下,在文本侧边撕了一个小口,再将其放回原位。

对此,5日,美国副总统、坐在佩洛西旁边的彭斯在接受特朗普铁杆的福克斯电台采访时,也证实了这一点。

他说,他坐在佩洛西旁边时就感觉对方计划撕毁复印件,“那感觉就像是一个紧迫的时刻”。

而如果我们回顾那场国情咨文,佩洛西开场的时候故意趁特朗普转身时伸手握手被拒,以特朗普粗鲁的无视,显然也是在她的计划之中。毕竟,当时特朗普连他的死党参议院议长彭斯都没握手,也不可能有计划跟佩洛西握手。

也就是说,这场国情咨文的撕纸,不是因为听到特朗普国情资讯的激愤导致,而是佩洛西早已计划好的一场秀,用来挑起民主党选民们反特朗普的情绪。

果不其然,伴随着佩洛西撕毁国情咨文,全球的互联网上也第一时间出现了针对特朗普国情咨文的逐项批驳,涌现了各式各样针对特朗普的骂声。

不得不慨叹,美国两党白热化的撕逼,也真是史无前例了。

送别朴树 – 送别

昨天夜里,大洋彼岸的我们这里也发生了一件类似的事情。

2月6日晚上九点半左右,出处为《生命时报》、《湖北日报》、《新京报》等媒体有关“李文亮医生病逝”的消息,在瞬时引发了全网的刷屏。

而被传言去世的李文亮医生,此时正在ICU里面进行抢救。

政事堂一直等到凌晨四点多,等到了武汉中心医院的官微,李文亮经全力抢救无效,于2020年2月7日凌晨2点58分去世。

此刻,政事堂的心情,也从痛心慢慢变成了愤怒。

李文亮医生从1月12日下午住进科室病房,到两天后转到呼吸科隔离病房,再到病重再到住进ICU,这么长的时间里面,为什么没有媒体去报道和关心?

可是,当李文亮医生正在进行抢救的过程中,提前蹲点的媒体们却纷纷抢起了人血馒头,竞相提前宣布他的死亡。

令政事堂愤恨的是,对于李文亮医生这位疫情的吹哨者,相信全国人民如果听到他也在抗击疫情的过程中被感染病毒,必然会像当年支援志愿军那样,全国人民有钱出钱有力出力,跟丫的拼了!

病毒他妈的再厉害,有当年的联合国军厉害?

可是呢?

那些跑得比谁都快的媒体们,20多天的时间里,没有给全国民众任何的预警,只是等在病房外翘首以盼他的死讯,搞个大新闻,好能够把当政者批判一番。

媒体一边批判着政府对吹哨者消息的”封锁”,又一边“封锁”着吹哨者患病的消息,这才是现实的可悲之处。

而正是在这些等着吃人血馒头媒体们的引导下,全国人民的对英雄们的敬仰与一腔热血,都变成了对政府的无尽愤怒。

历史没有如果,但是我们假设一下,如果全国民众和医务工作者们从媒体处知晓李文亮医生患病的情况,那么从全国饱和式资源的涌入,会带来什么?

我们不仅能增加救活英雄的机会,那些已经在湖北一线日夜奋战两周的医护人员,他们的物资紧缺也能得到相当大的缓解。

疾风知劲草,全国数万医务工作者汇聚湖北展开一场与病毒的决战,少有媒体报道他们的风采,而李文亮医生的死讯,却成为了全国媒体的狂欢与盛宴。

可悲,可叹,而这也是历史的必然。

在中国上下五千年的历史长河中,每逢民族危难之际,真正的英雄从不是那些躺在大后方,做的一手漂亮文章的书生,而是那些面对未知死神,依然血战到底的勇士。

就像之前李文亮所在医院召集大夫奔赴防疫一线,此时,已经病毒缠身的李医生是这么说的:

「我好了也报名」。

「好了就上一线,疫情还在扩散,不想当逃兵」。

但使龙城飞将在,不教胡马度阴山。

没有什么岁月静好,只因有人负重前行。


精选留言
  • 2003
    湖北省政府和武汉市政府为什么不在李医生生前去看望他并向他道歉?
    5264
    作者
    自己不动,就等着国家监察委来收拾他们呗
  • 3419
    未来我党的宣传工作该怎么走?这次暴露的问题太多了
  • 2943
    有的媒体就像是写好了稿子等着人死一样
  • 2613
    沉痛悼念李医生 反对一切形式的吃人血馒头 反对一切形式的消费李医生亲属
  • 2223
    早上6点多醒来,看到李文亮医生逝世,悲恸。 下午看到国家监委派调查组赴武汉调查李文亮医生事情,欣慰。 晚上接到单位通知,县卫健局要求系统职工不得发表任何关于武汉某医生的言论(连名字都不敢讲),悲愤!
  • 860
    我想问下李文亮英雄的称呼是从何而来,是因为他抗击病毒还是吹哨人?如果是后者,他根本没有对公众说这些信息,只是在自己的微信群说还特意交待不要外传。英雄称呼从何而来呢。至于患病,他也是不是一线治疗新官患者得病。而是眼科病人有病毒传染给他了。为何成为全民英雄雄?
    2081
    作者
    每一个在一线抗击疫情的,每一个在后方给予支援的,都是人民的英雄
  • 1903
    对武汉几大主力医院一线的直面报道并不多。这是为什么?
  • 1838
    明公,我觉得绝大多数媒体都是不知情、被带了节奏而已,指责需要有针对性,团结大多数、孤立心坏的少数。 李医生的事,不能单方面去指责政府当时做得不够好、也不能说李医生一开始做得完全对。客观分析、不带节奏、给后来之人有益启示,才会让这件事更有价值。首先,没有通过政府部门、李医生私自在群里说有7例SARS感染者的时候,他就做错了。如果他当时坚信自己的想法是正确的、确实有传染病流行的趋势,那么、通过正规渠道向政府部门陈情、言明利弊、建议及早告知大众,也可以挽救更多的人免于难;如果告知了政府部门、政府部门出于政治谨慎决定先继续观察,那自己也算是尽力了、不会被以扰乱治安为由遭训诫、徒增心理压力,他还可以继续关注这件事后续,再决定下一步要不要更高级的干预。普通百姓个人力量有限,要尽量避免和政府有任何对立情绪、才能保护好自己、才有以后。如果想要以个人之力在公众场合发声预警疫情、他当时应该查找并列举更多有力的证据一起贴网上,这样相关职能部门就不好说他无证据造谣、有权利让职能部门就此事进行调查核实再做定论。 再说当时对李医生直接进行训诫的民警,我觉得他有点无辜,应该只是按照上级领导指令履行职责而已——上级说这个人造谣生事、你去找他谈谈话、签个字,在当事人没有提供证据支持自己观点且并未据理力争的情况小,一线基层民警是没有资格违抗上级指示的;有可能连民警的直接上级也是无辜受累。他们没有坏心眼。……写不下
  • 1330
    建议央视对李文亮道歉,毕竟之前的报道太狗腿了,媒体都不用求证,就按照地方政府的稿子发评论吗?
  • 1248
    知乎上看到的: 问:他死了谁最高兴? 答:轮子。
  • 530
    财新采访了好几次了啊,你应该也知道为什么大家愤怒吧,李医生不去世难道大家就不愤怒吗?
    1208
    作者
    报道的财新和财经都没有去吃那口人血馒头,吃的那些都是平时不报道,临时啃馒头的
  • 1181
    教员说过:"让人说话,天不会塌下来。" 当有谣言出现的时候,我们不能因为害怕谣言,就不让人说话了,对不对? 而且,打击谣言最有效的手段是什么? 不是压制,不是权力,是让更多说真话的人,得到发声的机会。 真话才是清洗谣言最有力的武器。 而不是人家一说完,就赏人家一张训诫令。 分享网上看到一首诗: 龟蛇锁江泣黄鹤,径绝荆楚望夕烟。 吏作鬼魅诚可笑,六耳成佛何不悲。 狂人凤歌无觅处,愚僧紧箍尤在额。 何日欢呼孙大圣,玉宇澄清万里埃。
  • 1096
    实在看不懂武汉市政府的这一波操作,到现在还没有任何表态,就像死猪不怕开水烫,还是被骂懵了不知道做什么,作为国家中心城市,执政者水平简直让人心寒……
  • 1096
    人民日报上海分社弘冰社长的泪文:我们愤怒于你的预警被当成谣言,我们伤恸于你的死亡竟不是谣言……你从来和谣言无缘,却被迫因“造谣”而具结“悔过”。现在,因为不信你的“哨声”,你的国家停摆,你的心脏停跳……还要怎样惨重的代价,才能让你和你们的哨声嘹亮,洞彻东方……
  • 1039
    吃人血馒头的媒体不少。人还没有走,正抢救,各种文儿已经发出来了,都是感人的。都是提前写好的。
  • 1033
    李医生家人说 网上的求助信不是他们写的 可见写这个信的人用心险恶
  • 832
    事先关于李文亮医生的报道有,新京报,中青报等都有他的报道。他的死,点燃了这段时间许多人压抑已久的愤怒,主要是对湖北和武汉政府部分人和很多操作,譬如红会,明公在这里强调媒体记者有吃人血馒头嫌疑,我作为媒体从业者,对这个观点不完全认同,自媒体有人趁乱夹私货是看的到的,包括还有造谣哈佛医学院降半旗。但归根结底,大家对前期湖北武汉的各种操作太气愤了。
  • 276
    并非没有媒体关注,1月31日,财新对李文亮做过专题报导,可能也是财新提出了吹哨人这个称呼
    751
    作者
    嗯,整个疫情,财新一家几乎提供了50%以上的现场报道……
  • 306
    为什么对武汉几大主力医院一线的直面报道并不多?因为他们怕死,不敢蹲守一线。敢蹲守的自媒体也不能乱发。
    749
    作者
    敢蹲守的那几家几乎天天发啊
  • 229
    建议明公给李文亮医生的家属进行募捐,钱由你送去我们放心。
    749
    作者
    目前目前的渠道已经很多了,没必要添乱
  • 693
    同感,就和全国在等文天祥死一样。
  • 685
    戾气和愤怒不是共产党员李医生愿意看到的。他说病好后还要立刻返回一线去工作,千千万万个他这样的党员和医生都是这样说的。他们这么拼,不是为了让我们恐慌或愤怒。
  • 624
    要说今晚推送的这两件事,对我有什么共同的触动的话,我想是: 1、独立思考 2、控制情绪 3、坚持实践
  • 618
    “政府希望他活着,反动派需要他死,媒体需要流量,观众需要情绪释放,当初给他训戒单的人彼时最希望他救治成功,给他捧以吹哨人的人巴不得立即宣布救治无效。” 昨晚十点左右,当我看到这则评论时,我开始反思我情绪的由来。这时,有消息说他的爱人和家人安全在家,一家基金会也正在筹备一些事情,个人也尽了一些能尽之力。我只希望他的孩子依然有雪中抱薪的热忱,也希望他懂得就地取材的步骤。
  • 614
    昨天晚上就奇怪,怎么这些人像约好了似的,人还在抢救,文章就满天飞了…
  • 613
    陛下即将抵达他忠实的巴黎,指望媒体还能有什么节操吗?
  • 576
    李文亮家属已经明确拒绝捐款,小心上当
  • 505
    舆论阵地政府不去占领,自然有别人去占领,最开初各种消息在微博疯传,就当没看到。但昨晚的消息在朋友圈刷屏了,包括几家知名的媒体也发了,说明宣传领域也存在问题。国家监察委反应很及时,好好查一查吧,总要告诉大家真相。另外湖北当局真是负分
  • 497
    他们的表演就像是坟头上蹦迪,指桑骂槐。李医生死于病毒而不是迫害。如果能重来,没有举报者,李医生只想做一个普通人,从疾病中挺过来活下去,不当英雄,不想被追认烈士
  • 475
    不愧是明公,我没从这个角度想过这件事,只觉得现在拉仇恨的媒体都不过是在赚流量而已。绝大多数人出了事都喜欢找个人来骂,仿佛骂完了事情就能解决。这也是病,得治
  • 436
    媒体有无德的行为,但他们抓住了人民的诉求,但凡湖北武汉政府认真地给李医生道歉平反,哪怕是做做样子,民众的愤怒都不会爆发的如此猛烈。 政府自己都常说“宁可十防九空,不可失防万一”,给了自己90%误判容错的空间,为什么对公民发表观点的正确性如此严苛?既然最高法都已经发声,为何湖北武汉不能堂堂正正的给李医生平反,而只是含糊其辞的哀悼加工伤?现在已经是法院判错了都可以申请国家赔偿的依法治国时代了。
  • 433
    太苛求媒体了!前期媒体的采访后,以为他的状况有所好转,还能重返一线,加上,他还年轻,又是在自己工作的医院住院,市中心医院又是市辖最好的医院,哪料,会出现病情逆转!不要指责媒体是吃人血馒头,他们也是愤怒!
  • 412
    这帮可恨的媒体没一个去疫区医院的前线报道,等着消费这样的新闻,该革革他们的命了
  • 401
    央视等各路媒体被啪啪的打脸,新闻的公信力何在?
  • 384
    明公,你是今天第一个敢说实话的自媒体。李医生的确不应该就这么走了,因为或多或少他是个符号和一种希望。 但是,我必须要说但是,现在还有千千万万的人在一线奋斗着,不能让他们被忽视。
  • 372
    现在的媒体对那些和病毒对战白衣战士报道的是不是太少?逮住一个人或一件事就往政府身上引火的倒不少,李医生确实伟大,之前没有见报道,现在去世了就全世界的宣扬受到警察警示,我们的宣传是不是有些问题?自媒体吃人血馒头是为了流量,官媒的人在做什么?那么多北大文学、新闻毕业的,就干不过自媒体的人血馒头?
  • 370
    感觉也从侧面说明了,武汉zf的处置能力真的漏洞百出,需要中央不停的给擦屁股。
  • 365
    但连新京报、湖北日报这样的官媒也在报道的时间上出现这种问题…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 362
    整个湖北都是一线 现在先把精力放在防治疫情吧 那么多大无畏的医生 民警 志愿者还在战斗 希望调查工作不要影响到武汉一线人员的积极性
  • 362
    感觉朋友圈里那些自媒体文章都写好了,就等着那一刻的到来!
  • 344
    等人没了,再去引导大家的愤怒有什么用!现在唯一有点欣慰的是,保险公司为一线的医护人员提供捐赠保险,目前累计24家保险公司和机构,提供1160万保额赔付。我知道,多少钱都换不回李大夫的命,但至少,能够代替李大夫照顾他的家人,完成他未了得责任……
  • 326
    我们的对外宣传部门挤满了没有脑子的翻译机器,但我毫无办法
  • 325
    这是行业性质决定的,你不报道自然被人抢先,类似于囚徒困境。新闻讲究时效性,很多会议在召开之前,新闻稿已几经审核甚至定稿了,这种做法司空见惯了。
  • 299
    我觉得大多数人的愤怒来自于武汉和湖北政府的官样,欠李文亮医生一个诚挚的道歉。说重一点,那一份侮辱人的训诫书现在看来真是让李医生死不瞑目。至于对于死亡时间和亲属安危以及其他媒体关注的奇特点,我觉得可以以造谣进行抓捕判刑
  • 281
    不仅要打击那些别有用心的无良媒体,顺便也收拾下己方的猪队友……埋了一连串的雷等着敌人来点爆……
  • 244
    你之前没看到只是你没看到而已。我看到了好几篇。比如有媒体专门采访报道,行医证没有被吊销。
    268
    作者
    好像只有财新系的报道过吧?其他印象中是真没有
  • 263
    因对政府的无尽愤怒,一线数万医护人员的付出就完全被无视。当他们看到的都是负面的信息会不会感到心酸,愿他们早日战胜疫情,愿他们身体平安,向医护人员致敬!!!
  • 260
    而且很多“网民”都追着死亡时间说事,说后面几个小时是对着尸体鞭尸。看到这种评论,我都惊呆了,只要还有一线希望,难道不该全力抢救吗!
  • 249
    大家是对武汉政府从失望到愤恨。其他各省市政府疫情中很多是受到拥护和赞扬的。我们的机关事业单位全部到各社区协助防疫工作。在很多媒体的眼里,只有新闻热点,没有社会良知。
  • 209
    其实他只是和你我一样 都是平凡人 并不是某些自媒体口中的英雄 但是 我们在他身上照射到了自己 如此挣扎无力……
    219
    作者
    国难面前,每个人都可以是英雄
  • 207
    真的,如果媒体在持续关注,进icu的时候,难道不应该报道吗
  • 203
    不吵,不闹,送他送他 以最单纯的方式送他……不负韶华,成就天使
  • 200
    我等到凌晨两点多,一直看微博,但是放下手机,依然睡不着,想很多,之前不记得什么时候从微博看到李医生感染的消息,还盼着他能够象新闻里康复出院的人一样好好的,可是最终还是离开,他在世的时候因为实严受到威逼,走后还被如此消费,看着他的照片,很质朴的样子,眼泪就下来了
  • 199
    昨天看见您的文章难过的不行,后期看见消息说还在抢救,寻思这么大的事情,您怎么会有这么大的纰漏呢?我宁愿您出现这个纰漏,李大夫活了,今天一早就赶紧找您的文章,结果就看到各种消息,从来没有这么难过过,一直都不想说话,想着一定跟以前的消息一样,是谣言,是误传,人肯定是好好的,一直等到新闻,那一刻,哭了。。。。。。,实在是不想说话了,高考志愿辅导群里说:劝人学医,天打雷劈!

微信扫码打赏

作者: RESSRC

个人资源站

《送别李文亮医生 | 顾子明》有一个想法

  1. 想指出这篇文章时间线上的错误。李医生2月6日晚9:30分心脏停止跳动。一般讲,心外按摩20分钟无效既临床死亡。至于为什么一直到7日凌晨4点多才宣布死亡,而死亡时间是2;58?请各位观众根据国情官僚制度自行脑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