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于中国已近尾声,但于世界,可能才刚开始 | NE0

Beyond HopeSoundTeMP – Granado Espada Limited Signature Edition

从近日的趋势来看,全国范围内的疑似和确诊人数已经明显出现了向下的趋势。

可以说,如果在接下来的返工大潮中没有出现大的漏子,在未来的一到两个月内,中国基本上可以彻底解决这次的疫情的阴影。

能把一场很可能呈指数型爆发的病毒控制成线性增长,全世界估计有且只有中国这么一个国家能做到了。

继续阅读“疫情,于中国已近尾声,但于世界,可能才刚开始 | NE0”

唐主任留下的城市 | 你包叔

1月30日,黄冈市卫健委主任唐志红对于防疫情况的无知,被摄像机记录下来,展现在全国人民面前。

几个小时之后,她被市委免职。十年来,卫生部门领导专业素质为什么会出现如此大的滑坡,只能留待日后讨论了。

唐志红主任不是没有做事,前几天她还对着媒体说:

虽然熬了很多夜,做了很多事,但是效果没有达到百姓的期望。

轻描淡写的几句话,背后是凶险异常的数字。

继续阅读“唐主任留下的城市 | 你包叔”

无聊的中西医之争可以休矣 | NE0

2020-02-09
蛟龙来自NE003:07

在大疫当前,一小撮人跳出来试图再次挑起所谓的中西医之争,捧这个,黑那个,在我看来,不仅相当令人厌烦,且对解决这次新型肺炎没有任何实质性的帮助。

政府层面的态度已经非常明确:两手都要抓,两手都要硬。不放过任何可能治愈这次新型肺炎病毒的治疗方案。

所以,鸡尾酒疗法在用,广州市第八人民医院申报的透解祛瘟颗粒,“肺炎1号方”也逐步开始用于广东省全省30家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定点救治医院。

医者,初心是救人,而不是搞门户之争。

继续阅读“无聊的中西医之争可以休矣 | NE0”

中日友好,机遇都在哪里? | 顾子明

最近连续几篇文章,写的都是中日携手开拓东北亚新局面,再加上昨天结尾留言处,说了这可能是很多人一生都碰不到的历史进程,结果,一群读者纷纷跟着问,应该在哪买房,买什么股票…..

但是很显然,所谓一生都可能碰不到的历史进程,根本不可能是买房和股票。

安倍花了那么大的力气付出那么多的成本,屈尊下跪般的向中美俄三国示好,所图必然很大,过去传统的大连青岛模式,划个片区给日资发展,那都是上个世纪的做法,早就被时代淘汰了。

以后,传统模式最多有机会跟朝鲜再玩一次,跟韩国都没啥机会。

继续阅读“中日友好,机遇都在哪里? | 顾子明”

当贾跃亭与安倍面对囚徒悖论 | 顾子明

今天,破产代理公司Epiq网站显示,贾跃亭老婆甘薇发起了离婚诉讼,并向老贾贾索赔5.71亿美元,约人民币40亿。

文件显示,相关协议生效后,债权人应在任何司法管辖权下,放弃对甘薇的债务的追索。

考虑到下周回国的老贾最近都被债主们堵到了美国,不可能再说“下周回球”,这个离婚分财产的动作,自然引起了网友们的群嘲。

而群嘲也搞得今天甘薇都不得不发微博,劝大家多关注疫情,别关心他家的那点八卦。

贾跃亭是商业人物,他的道德评价就不多说了,但从实践来看也是没办法,因为他和他的债主们陷入到了一个囚徒困境之下。

继续阅读“当贾跃亭与安倍面对囚徒悖论 | 顾子明”

两个股市与跳船的故事 | 顾子明

今天,讲两个故事。

故事1:

在一个平行宇宙,资本市场有个专家,他每过几年,就要发布一次股市要崩了,大家再不跑就没机会了。

因为之前的每一次发布,之后都没有股灾,因此很快就会被大家忽略。

可是,突然有一天,资本市场接连出现暴跌,这位专家又一次跳出来,说大家赶紧跑吧,再不跑本都没了。

几天之后,果真就像专家说的,股市血流漂杵。

于是,一群韭菜们就把这位专家奉若神明,后悔没有听这位专家的话跑路。

而他们却忽略了,这位专家在股市崩盘的前一天,还在鼓吹一万点不是梦。

这是专家么?这是投机分子罢了。

继续阅读“两个股市与跳船的故事 | 顾子明”

孙正义的海盗人生 | 半佛仙人

2020-02-05
 
1
1957年,日本九州的渔民孙三宪,迎来了自己的第一个儿子。他用“正义”这个中日韩三国通行的名字为儿子命名,因为他根本不知道儿子会成为哪里人。后来在对中国客户的宣传中,孙正义说他的姓氏来自战国时的孙武一脉,所以他是一个中国人。

即使他不这么说,初听他名字的人,也很难想像这家伙的身上竟然带着中日韩三国的历史进程。

早在很多年前,他的祖先是福建莆田人,从福建出海,到达韩国,他的曾祖父又从韩国漂流到日本。

漂泊的家族史为孙家的血管里注入了一种和“规则”相抵触的野性,在孙正义之后的人生中,无处不能看出这种野性的痕迹,毕竟莆田这个地方,确实是非同寻常,冒险精神刻在骨子里。

孙正义的父亲孙三宪,是这种野性的代表。

继续阅读“孙正义的海盗人生 | 半佛仙人”

线上教育火热引发的几点思考 | 牲产队

 

不管媒体怎么渲染,冠状病毒肺炎,总会伴随着预防、疫苗开发工作,成为历史上一朵浪花。

鉴于历史规律,重大流行性疾病,时常会对一国经济结构、政治,造成长期影响。

比如1918年西班牙流感大爆发,奠定了美联储货币市场绝高无上的经济地位。

2003年SARS大爆发后,阿里巴巴、淘宝、等线上消费、交易、支付平台随即爆发。

SARS加快了中国人对电子交易、电子商务的需求,使得支付业务,完成了线下到线上、量变到质变的进化。

本次冠状病毒爆发,同样会给中国带来长期的影响,也会给每个食柴米油盐酱醋茶的普通人,带来民生中的改变。

 

继续阅读“线上教育火热引发的几点思考 | 牲产队”

愿疫情速去,给困难群众留些机会 | 牲产队

提及民生:教育、医疗、养老,重中之重是就业。

 

 

近些天,返工潮被热议,大多人看到了互联网行业者云办公的骄傲,却没看到工人、实体营业者面临的劫难。

回望这个国家的基本盘:基层的制服,路边的小摊,结伴外出的夫妇,千千万万,卑若蝼蚁。

卑若蝼蚁,却又千千万万。

继续阅读“愿疫情速去,给困难群众留些机会 | 牲产队”

湖北主要负责领导换人 | 顾子明吹过的牛

黄不邪 — 第050期
昨天常委在北京开了一场疫情会,成为湖北疫情防控胜利的曙光。
 
今天最重磅的消息,也是对抗疫情的大利好,就是HBF4中的两人被换人。
 
一将无能,累死三军。
 
换了人,才能打好仗。
 

 ▲应勇(左)王忠林(右)

 
日前,中央对湖北省委主要负责同志职务进行了调整。应勇同志任湖北省委委员、常委、书记,蒋超良同志不再担任湖北省委书记、常委、委员职务。
 
2020年2月13日,湖北省召开领导干部会议,中央组织部副部长吴玉良同志在会上宣布了中央决定,称这次调整是中央从大局出发,根据疫情防控工作需要和湖北省领导班子实际,经过通盘考虑、慎重研究决定的。
 

继续阅读“湖北主要负责领导换人 | 顾子明吹过的牛”

被冤枉的慈善总会 | 顾子明吹过的牛

黄不邪 — 第049期

昨天,中国社会报的一篇报道经过公益时报的转发,引起了广泛争议:武汉市慈善总会于1月27日起分4批、累计27亿元抗疫善款上缴市财政。
 
报道称:
“武汉市慈善总会作为民政部指定的五家接收捐赠的单位之一,主要负责接收捐款和通用物资。为做好慈善捐赠工作,武汉市民政局制定《武汉市新冠肺炎防控捐赠工作规程》,制发《关于加强新型肺炎防控社会捐赠工作管理的通知》,规范应对疫情的社会捐赠管理。1月23日以来,累计向社会发布接受捐赠款物情况的公告8期,捐赠款使用公告2期(涉及资金14.35亿元,含定向0.47亿元),实现全额全程公开。截至2月2日12时,市慈善总会接收社会捐款共计30.226197亿元,并于1月27日起分4批上缴市财政,累计划转27亿元。”
这个“上缴财政27亿元”的报道一出来,立刻引发了网友的热议。
部分情绪激动的网友批判:慈善捐款变成了纳税。

继续阅读“被冤枉的慈善总会 | 顾子明吹过的牛”

山川异域,风月同天:中日韩三国手拉手,谁先掉队谁是狗 | 赵皓阳

前两天韩国电影《寄生虫》横扫奥斯卡四个重量级大奖,很多中国电影人、影迷都很兴奋,在表达中多用“第一部非英语最佳电影”“亚洲电影翻了身”“第一部没有好莱坞大厂参与制作发行的最佳电影”等等类似的表述。

老影迷们绝对记忆犹新,曾经香港经典电影《无间道》受到了怎样的不公对待。2003年的奥斯卡《无间道》冲击最佳外语片失败,央视的影视同期声还是个什么节目还发表了一番点评:认为警匪片间谍片我们觉得很刺激,但是终究“登不了大雅之堂”。结果好莱坞买下版权翻拍的《无间行者》,获得第79届奥斯卡最佳导演、最佳改编剧本、最佳剪辑、最佳影片4项大奖(跟《寄生虫》就有一个奖的差异)。

继续阅读“山川异域,风月同天:中日韩三国手拉手,谁先掉队谁是狗 | 赵皓阳”

本届奥斯卡最大赢家,韩国电影《寄生虫》好在哪里? | 赵皓阳

2020-02-11

最近连续写了几篇关于疫情的文章,今天不聊这么沉重的话题了,谈谈刚刚结束的奥斯卡颁奖典礼。还想看有关疫情分析的朋友可以看看以前的内容:

疫情当前,舆情起伏,毛泽东主席的群众路线思想是克敌制胜的法宝

病毒陷入了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但总有人还在拖后腿……

疫情社会学:治病毒,治谣言,更要治人心

本届奥斯卡韩国电影《寄生虫》分别斩获最佳影片,最佳导演,最佳原创剧本,最佳国际影片四个大奖,当之无愧的本届奥斯卡超级赢家。这一部电影好在哪里呢?我们之前分析过这部电影,不过很可惜文章被删了。今天我重新修改了一遍再次发布。

继续阅读“本届奥斯卡最大赢家,韩国电影《寄生虫》好在哪里? | 赵皓阳”

疫情当前,舆情起伏,毛泽东主席的群众路线思想是克敌制胜的法宝 | 赵皓阳

2020-02-09

毛选开卷第一篇第一句:谁是我们的敌人?谁是我们的朋友?这个问题是革命的首要问题。

老读者们应该知道,我有个学弟正在某财经高校任辅导员,之前文章里说开班会全班男生攀比穿AJ的就是他。他上午跟我聊天,说现在工作遇到点困难,因为财经类学生思维比较“活跃”——带引号的那种活跃,这次疫情中有很多负面信息,让学生们情绪不稳定,很容易受到“境外反动势力”的影响。就比如李医生不幸离世后,很多学生在朋友圈里发布的言论特别有香港废青的神韵。他去交流学生也很抵触,结果他发了火,说如果不删朋友圈评奖评优保研以后都没有资格。但是第二天睡醒了又有点后悔,毕竟都是自己的学生,他就跟我抱怨说现在工作太难做,00后这一波生活没吃过苦,很容易就被“境外反动势力”洗脑,问我有啥建议没。
 

继续阅读“疫情当前,舆情起伏,毛泽东主席的群众路线思想是克敌制胜的法宝 | 赵皓阳”

登顶奥斯卡,《极速车神》带给我们的观照与思考 | 404厂

 

01

奥斯卡光芒下的旧友与新识

 

第九十二届奥斯卡奖的颁奖礼落下了帷幕。

尽管近年来有着获奖影片“泛政治化”的争议,奥斯卡奖的地位较之其他电影奖项仍然甚高。就算批评之声渐长,颁奖礼的收视率下滑,也不妨碍从业者和普罗大众对其的追捧。

毕竟——那可是“学院奖”。

按照旧例,获奖影片榜单一经发布,不论争议的有无、关注度的高低,获奖影片都会享受到众人瞩目的待遇,同时获得新一波的媒体曝光度。

继续阅读“登顶奥斯卡,《极速车神》带给我们的观照与思考 | 404厂”

疫情的不可抗力与契机 | 404厂

2020-02-11

这个春节,我们告别21世纪的第一个十年,迎来了第二个十年,原本各行各业都卯足了劲儿要趁大干一场。

航班舱位锁得高高的,各种春节旅游团走起;养殖场的几万只鸡马上就可以出栏了;餐饮老板备足了货;企业订单等一复工就可劲儿生产。我也打算好走亲访友,去庙会逛逛。正设想吃着火锅唱着歌呢,新冠病毒来了!大家一片哀嚎,不怪众人如此,波及面确实是太广了。

这段时间听了太多人诉苦,大家对疫情都有自己的切身体会。很多人都想知道这次疫情对中国经济的影响大不大?受影响的行业和企业都想知道如何挺过这一关?一些人从疫情背后看到了契机和新的投资机会,一些人则应该反思抗疫中暴露的问题。

 

继续阅读“疫情的不可抗力与契机 | 404厂”

携手互联网,共克时艰 | 牲产队

2020-02-11

 

2月10日,全国各类企业开始复工的第一天。

不禁让我想到几天前看到的一个段子:

很好笑,细品,又很心酸。

对大多数中小企业来说,这长达半个多月的产能真空期,足以成为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一些传统制造业经济和线下实体店,在长期的结构性调整和短期疫情的夹击下,很有可能就此关门。

继续阅读“携手互联网,共克时艰 | 牲产队”

中国的“家长式政府”与澳洲的“保姆式政府” | 牲产队

2020-02-10

据新华社报道,2月10日下午,习总书记在北京调研指导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

在此之前,疫情发生后,中央第一时间向武汉派出专家组,之后成立了以总理为组长的中央应对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工作领导小组。

1月27日,农历正月初三,李总理来到武汉,考察指导疫情防控工作,看望慰问患者和奋战在一线的医护人员。

1月28日,孙春兰副总理率领中央指导组在湖北开展疫情防控指导工作。

2月8日,曾担任湖北省委副书记、武汉市委书记,后调离武汉任中央政法委秘书长的陈一新,临危受命,担任中央指导组副组长。

继续阅读“中国的“家长式政府”与澳洲的“保姆式政府” | 牲产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