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滩双面特工的传奇往事 | 万小刀

作者快刀洪七

 杨登瀛▲

1975年12月20日,弥留之际的周总理召来了中央调查部的部长罗青长。

由周总理口述,罗青长记录。硬是在说话都艰难的情况下,周总理吐露了许多惊天动地的秘密,动静大到党史某些章节都要改写。由于不能打断总理,罗青长一脸不可思议的做着记录……

 
总理让罗青长记住这些,在隐秘战线为中国革命做出过重大贡献的人们:
 
一切对人民做过有益事情的人,你们都不要忘记他们!
 
换成今天的话来说,“他们的功绩永世长存,他们的名字也不能无人知晓”。
 

其间总理多次提到一个人名——杨登瀛

一、

杨登瀛原名叫做鲍君甫,本是国民党中统的大特务头子——他为啥会为帮助共产党?为中国革命披肝沥胆呢?

这一切,就要从他和共产党人陈赓第一次见面说起……

 
1928年5月的一个午后,陈赓与杨登瀛(鲍君甫是他真名,为统一表述后文都用“杨登瀛”指代)在上海霞飞路的一家咖啡馆如约会面。

老上海霞飞路▲

见面目的,就是将杨登瀛发展为我党的“隐秘战士”。

 
杨登瀛年轻时就是个进步青年,早年间留学日本早稻田大学(相当于日本的清华),上过日本著名马克思主义者河上肇的课。
 
河上肇是一个牛逼的人物。周总理的马克思主义启蒙读物,就是河上肇的《贫乏物语》。多年后的今天,到韶山毛主席纪念馆,仍能在毛主席早年阅读的书籍中,找到河上肇写的《经济学大纲》和他翻译的马克思《雇佣劳动与资本》。
有这样的名师,杨登瀛怎么能不心向革命?
 
回国后杨登瀛参加了“五四运动”,妥妥滴热血青年。又在参加“五卅运动”时加入了国民党左派(国民党左派是真革命)……因为愤慨蒋介石发动“四一二”反革命政变,杨登瀛多次公开骂蒋介石,被特务逮入大牢。
 
外界这时才发现杨登瀛的朋友圈有多恐怖,简直是名人录!从北大校长蔡元培到上海流氓头子杜月笙,从日本商社到法国租界,三教九流都有代表,纷纷为杨登瀛求情作保——劝蒋介石放人。
 
“四一二”政变杀了那么多国民党左派,罹难人数仅次于共产党。而杨登瀛这个如假包换的国民党左派,居然没挨打没受罪,全须全尾地给放出来了,这着实令人称奇。
 
更令人惊奇的是,短短一年之内,他就从阶下囚荣升为国民党中统在上海的负责人,委任状都是蒋介石亲笔写的。
 
而这一切,都是杨登瀛“朋友圈”的功劳。当时他没啥特长本领,也没啥丰功伟绩,就是人缘好,靠朋友提携,真是朋友多了路好走!
 
想把杨登瀛发展到革命战壕里来,一方面因为他“根正苗红”:早年间受马克思主义熏陶;参加过爱国运动(五四运动、五卅运动);不仅思想进步,还和很多共产党员是朋友(顾顺章和杨登瀛就在五卅运动中结识,陈赓的部下陈养山也和杨很熟)。
 
另一方面国民党为了钳制共产党的特工组织——“特科”,照猫画虎搞一个调查科(即“中统”前身)。这个特务机构里还没有我党的桩脚,需要打一个“钉子”进去……
 
周恩来和陈赓思来想去,策反小喽啰没啥用,不如直接拿下“首脑”……才有了陈赓在咖啡馆约见杨登瀛这一幕。
 
杨登瀛也是个爽快人,直言不讳愿意帮共产党做事,但婉拒了陈赓给出的入党机会。帮共产党做事——因为共产党真心改造中国救亡图存,他钦佩;而不愿意入党呢——共产党有各种“清规戒律”,他吃喝嫖赌惯了,受不得这个约束。
 
杨登瀛经历过牢狱之灾,早已丢弃了革命理想,转而用声色犬马的享乐麻痹自己。他现在只是个对革命事业有好感的路人,支撑他行动的不是革命信念,而是“兄弟义气”。
 

归根结底,杨登瀛是一个上海滩的“韦小宝”。在犬牙交错中的几方势力左右逢源,美金捞着、美酒喝着、美人搂着,唯一能吸引他前进的动力——就是共产党。

二、
 
陈赓也不勉强,只让他加入“特科”情报部(科长是陈赓),由陈赓本人和他单线联系。
然后陈赓给杨登瀛交代任务:
 
“希望你同国民党党部、淞沪警备司令部建立起联系,最好还能与公共租界(英美租界合并而来)、法租界的巡捕房搭上关系……”
 
“这没有问题。”杨登瀛一口承诺。
 
“市党部和警备司令部都有可靠的兄弟,公共租界巡捕房的主任兰普逊跟我是老铁,都是一句话的事……只是这帮家伙都是吃客,上一次‘新雅’(上海著名广式茶楼)动辄需要几十块光洋,我这手头……”

“新雅”老照片,这店现在还有▲

 
“这没有问题。”陈赓跟着杨登瀛复读了一句。
 
他从西装内口袋里拈出一根金条递给杨登瀛:“这条黄鱼你先拿去用,以后每个月给你三百块光洋,特别花费实报实销。”
 

民国时发行的“小黄鱼”金条,有好几种重量,不知陈赓给的有多重▲

 
一个月三百大洋啊!《邓颖超传》里记述,周恩来每月工资只有12元、交通费5元,合计17元……杨登瀛从特科领到的工资,是当时周总理的17.64倍
 
而杨登瀛却耍起了小心思:“我如果拿了你的钱,上面要我搞你们的情报,这叫我怎么办?”
 
“你放心,我早已安排妥当了”。
 
陈赓说:“我们会不断地提供党内文件、传单、《红旗》、《布尔什维克》等刊物给你,让你作为查抄共党机关的缴获……如果发现有人变节,也由你抓回去交差。”

红旗杂志▲

 
杨登瀛十分满意,当即表示“好兄弟,讲义气!以后就看我的了”。
 
当年从事革命工作这种高危职业都有个化名,比如毛泽东是“李德胜”,周恩来是“伍豪”……而杨登瀛的本名是鲍君甫,“杨登瀛”这个熠熠生辉的化名就是陈赓帮他取的。
 
一个共和国特工史上不可磨灭的名字诞生了。
 
周恩来非常重视杨登瀛,向组织上申请了一部高级轿车,专门供杨登瀛使用。
还在上海繁华的四川北路为他设立了一个办事处,挂牌“国民党中央调查科驻沪办事处”。
 
为方便传递情报,周恩来还从特科调人给杨登瀛当秘书,秘书名叫安娥(真名张红惠),她老公就是给国歌作词的田汉。

田汉与张红惠▲

 
对杨登瀛的待遇非常优渥,不敢说全党第一,至少特科里第一,有钱有车有房还有人。后来证明,这些投资很值!
他不仅惩处了出卖澎湃的叛徒,还救了周总理。
三、
 
1929年,被毛泽东称为“农民运动大王”的澎湃在秘密会议中被捕,一同被捕的还有另外6名共产党骨干。
 

彭湃是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还兼任江苏省军委书记▲

 
不久国民党宣布这7名志士遇害,原定这次会议周恩来也要参加,结果他半路遇到突发状况请假了,躲过一劫。
 
事后据邻居描述,军警进院子后直接冲向秘密会议房间,丝毫没有迟疑,看来有叛徒告密!
 
陈赓赶紧找杨登瀛打听,此事虽然不是中统经手,但杨登瀛和各衙门都熟,三言两语就拼凑出了真相:
 
原来被捕的包括澎湃在内不是7个人,而是5个人——原来有2个是叛徒,这次会议被捂笼抓鸡堵在屋里就是他俩告的密——白鑫夫妇。为了掩盖他俩叛变的真相,国民党宣称他俩也死了。
 
白鑫说起来也挺可惜,本来有大好前程。他是黄埔四期学生,陈赓的学弟,林彪的同学。加入中国共产党后还参加了南昌起义……这一年刚从苏区来到上海,担任中央军委秘书。
 
白鑫叛变的理由也很奇葩,他有个弟弟还有个哥哥。弟弟曾在澎湃手下任职,因玩忽职守被澎湃下令枪毙,白鑫因此怀恨在心,于是去找他哥哥——当时国民党军政部的储备司司长,通过他哥哥的关系把澎湃卖给了国民党。
 
周恩来得知事件原委后,指示陈赓一定要“给白鑫一个交代”,才能给彭湃等革命烈士一个交代。
 
后来陈赓收到风声,说白鑫夫妇躲在大特务范争波的公馆里。但公馆高墙大院戒备森严,连对面弄堂里都有特务巡逻,特科的同志难以接近,需要确认白鑫是否躲在这里……于是杨登瀛又闪亮登场,亲自去踩点。
 
对范争波这种中层特务来说,杨登瀛这尊大佛是平常烧多少香都拜不到的,今天居然大驾光临,范争波恨不得把心掏出来招待,还邀功似的把躲在家里的白鑫牵出来拜码头。白鑫万万想不到,这位贵客将是他的黑白无常。
 
无巧不成书的是,白鑫变节后一直留意搜集我党资料,今天刚好读到杨登瀛收缴来的《红旗日报》,上面刊登了周恩来亲笔撰写的《澎湃同志被敌人捕杀经过》,文中委婉的表示了要追杀白鑫到天涯海角,类似地球不爆炸、屠刀不放下的朴素革命思想。
 
白鑫太了解党,太了解特科了,狠话说的出,就一定办得到。他急忙要求范争波送他出国,去意大利避避风头……
 
白的出逃计划,包括夜里十一点从范公馆坐车去码头,这些陈赓知道的比白鑫本人还清楚。于是陈赓叫上顾顺章和“红队”兄弟(专门制裁叛徒),来给白鑫夫妇送行。
 
为避免气氛尴尬,陈赓一行人鸣枪送行。大叛徒白鑫被打成蜂窝,大特务范争波跟着同赴西天,白鑫的老婆也受重伤……
 
制裁白鑫不仅帮澎湃等英烈报了仇,也狠狠打击了叛徒、特务的嚣张气焰,其中杨登瀛提供情报功不可没。杨的关键作用不仅在制裁叛徒,搭救被捕同志也值得大书特书。
除了为澎湃报仇,提供了关键情报,杨登瀛还救了周总理。
四、
1930年,一个逮捕周恩来的机会摆在了杨登瀛面前。
 
原来陈赓的同学——黄埔第一期学生、共产党员黄第洪叛变。本来他从苏联学习归来,暂时在上海落脚,准备分配他去苏区工作。期间周恩来为了勉励他,还和他通了信,相约见个面。
 
结果这小子刚约好周恩来,就给蒋介石写了一封自首书,表示“愿意归顺校长,并擒拿‘匪首’周恩来……”
蒋介石一看信蛇颜大悦,把信转给中统陈立夫“立刻着办”;陈立夫转给中统实际负责人徐恩曾“立刻着办”;徐恩曾转给上海杨登瀛“立刻着办”;杨登瀛转给女秘书安娥“立刻着办”;安娥立刻转给了周恩来;周恩来转给了陈赓“立刻着办”……
 
然后变节的黄第洪就被陈赓“立刻着办”了。
除此之外,杨登瀛还救过任弼时和关向应。

五、

任弼时这样的革命家,曾多次被捕。

1929年2月30日,关向应在中央政治局会议上报告:“为营救任弼时出狱(当时关在安庆),国际济难会已拨给特别费用8000元。

从左至右:贺龙、任弼时、关向应▲

 
靠这笔巨款,才把任弼时同志才安庆救出来。
谁曾想,没两年功夫,任弼时和关向应都要在上海坐一趟洋监狱。
 
这年秋天,任弼时同志又在上海公共租界被捕。

上海租界地图▲

 
这次被捕纯粹因为运气不佳,起因是帝国主义特务抓了另一个爱国青年,从他身上搜出写着一个地址的纸片,顺藤摸瓜找到这。碰巧任弼时来这找人……要早一点晚一点可能都错过了。
 
等杨登瀛知道这事,任弼时早就上了租界监狱的电椅。幸亏老任有安庆坐监的经验,咬死不吐露真实身份,一口咬定自己叫“彭德生”。
 
杨登瀛赶紧在“德大西菜社”设宴款待租界巡铺房的兰普逊主任,等酒过三巡、菜过五味。老杨和兰普逊说:“这个彭德生(任弼时)是兄弟手底下的人……”
 
兰普逊虽然半信半疑,但杨登瀛的面子还是要给,毕竟他欠老杨不少人情——之前租界警务处有两个眼线被国民党警备司令部扣了,是杨登瀛捞出来的。
 
兰普逊暗中组织走私,希望杨登瀛弄到淞沪警备司令部的印鉴式样(和中统不是一个系统),老杨别说司令部,连各侦缉队的印鉴都弄全了……把兰普逊感动坏了,两人简直就是异父异母的亲兄弟。
 
兰普逊甚至放出话去“巡捕房只和老杨打交道……”,所以任弼时这次很快就出来了,就花了一顿饭钱。
 
后来救关向应就烧钱多了!
 
1931年初,中央政治局委员关向应在自己的寓所被捕,还被公共租界巡捕抄去了一箱绝密文件。
 
这次周恩来对杨登瀛下了死命令,不仅要救人,文件也要捞出来。
 
正当老杨焦心,找个什么理由对兰普逊开口……兰普逊突然打电话邀他过府一叙。原来被缴获的绝密文件是用密文写成(我党地下工作者发明的一种文字)看起来像汉字,细看一个都不认识。

外人看密文,就和我们看道教符咒一样▲

 
巡铺房那帮华人探长,连茴香豆的茴有哪四种写法都不知道,怎么可能破译密文,兰普逊只能请杨登瀛来鉴别。他还和老杨说,觉得这批文件很神秘……
 
杨登瀛听着心里咯噔一下,“该不是密文的秘密被发现了!关向应的身份暴露了!”。老杨经过小心翼翼地套话,才解开这俩问题。
 
第一,他们不知道关向应真实身份。
 
第二,上次巡铺房截获了一批文物古书,也是大字不识。后来杨登瀛找了个文物贩子,把书一卖,大家分了不少……兰普逊把这批文件当成文物了。
 
杨登瀛顺势借驴下坡,称自己也看不懂,需要找一个行家……于是古董商人陈赓闪亮登场,他欣喜地发现这箱文件是一批善本古书,价值不菲呀!
 
于是兰普逊也欣喜的把文件“卖”给了陈赓陈老板,双方各取所需。
 

证物都被卖了,巡铺房更奈何不了关向应,特科干脆请律师走法律程序把他保出来了。

六、

 
陈赓建国后谈及这一段往事,坦荡地表示:“当时国民党在上海的特务机关,实际上掌握在我们手里。”
杨登瀛做的贡献远不止这些,他最大一件功劳——就是把钱壮飞介绍给中统实际负责人徐恩增,而正是因为埋下了这个伏笔,后来才保护了整个中央在上海的各机关组织免受灭顶之灾。
 
1931年,顾顺章被捕后叛变,准备将我党的秘密悉数出卖给国民党。
 
这一消息被潜伏在徐恩曾身边的钱壮飞截获,钱是我党地下党员,由于他拼尽一切告知李克农,李克农通知陈赓……中央在上海的各机关和潜伏人员才能在国民党拉网前撤离,不然中国革命将遭受毁灭性打击!
 
陈赓走之前还去通知杨登瀛撤离,老杨不屑一顾地说“我哪儿都不去,就凭顾顺章能奈我何!”
 
一来他舍不得上海滩的荣华富贵;二来他不信顾顺章会害他,毕竟一起吃喝嫖赌的铁哥们;三来有陈立夫和徐恩曾罩着,谁也动不了他……
杨登瀛猜错了一半,猜对了一半。
 
顾顺章把他卖了——在上海没抓到周恩来,没逮到陈赓,顾顺章只好戳破杨登瀛的卧底身份邀功,杨以“通共”的罪名下了大狱。
 
但杨登瀛上面有人,在监狱里住了半年就出来了……这次坐监让杨登瀛彻底丧失斗志。出狱后,既不愿为中统效力,也和我党失去了联系。
 

他宁愿做一只闲云野鹤,放浪江湖。

七、
 
可惜杨登瀛不善理财,奢侈浪费的习惯也没戒掉。到1949年解放军百万雄师过大江时,老杨居然落魄到要在南京摆烟摊糊口。
 
1951年“镇反”时,南京市人民政府发出布告:“凡在国民党,党、政、军、警、宪、特机关任过职的,一律到公安机关登记。”
 
杨登瀛没去登记,因为他的问题太复杂,交代不清楚。结果期限一到,杨登瀛第一个被逮捕,差点就要被镇反了。(因为杨登瀛潜伏中确确实实杀过共产党,还不少)
 
幸亏陈赓及时收到了杨登瀛家人的求救信,虽然他此时在朝鲜指挥志愿军抗美援朝。陈赓赶紧给南京政府做出批示——“宽大处理”,毕竟很多事情当时没解密,也没法详细说。
 
得知杨家生活困难,孩子们冬天连件御寒的棉衣都没有。陈赓还指示有关部门“希望给杨登瀛一些救济,或想其他办法帮助一下”。从此南京市政府每月给杨登瀛家发放100元生活补助,这在当时可是妥妥的高薪。
 
后来杨登瀛的子女入团入党总是因为家庭出身被卡,孩子们委屈巴巴地回家问他,你以前真是国民党特务吗?
 
老杨百味杂陈:“我不是特务,不是叛徒,也不是什么内奸,我到底算一个什么人,自己也说不清,但周总理是知道我的……”
 
杨登瀛和谍战片里的那些潜伏共产党不一样,潜伏人员在建国后拿出入党证明,找到组织证明人就能“洗白”。 

电视剧《风筝》里,最终柳云龙的党员身份得到证明,回归组织怀抱▲

 
杨登瀛自始自终,一直都是国民党——这很多事就说不清了!
1969年12月19日,杨登瀛逝世,享年76岁。
 
1975年尾,周恩来在弥留之际,向罗青长讲述了这一连串的故事——其中就有杨登瀛在上海滩的旧事,一个双面特工扣人心弦的往事……
 

而这一切,离杨登瀛辞世已过去整整六年。

像杨登瀛这样对人民做过有益事情的人,我们都不能忘记!

精选留言
  • 38
    刀兄有没有紧爷的八卦!嘿嘿
    60
    作者
    以前写过,现在人家过世了,就算了
  • 40
    “立刻着办”,层层外包,没有中间商赚差价
  • 33
    嗯,伍豪同志才是情报之头啊
  • 27
    老蒋“蛇颜大悦”…“立刻着办”笑出声了
  • 25
    好久不见,刀哥。最近太忙了,都来不及给你留言刚下班。晚安啊刀哥。祝你明天小年快乐
    20
    作者
    明天就小年了吗?我这日子过得昏天黑地,谢谢提醒。大家小年快乐。
  • 22
    那个波澜壮阔的时代啊,不知淹没了多少传奇
  • 21
    《风筝》很好看,强推,拍到了6/70年代。。。
    7
    作者
    确实好看
  • 9
    还不睡啊小刀快睡觉了!
    18
    作者
    准备加班写个啥大作出来哈哈哈哈
  • 18
    小刀多写写这样的文章,比起娱乐圈的八卦有营养多了
    5
    作者
    公众号读者爱好复杂,尽量给大家都照顾到
  • 14
    让我想起了《隐形守护者》里面的故事情节,付出了巨大代价,最终却要被遗忘!我们不记得他们做过什么,也不知道他们是谁,但他为人民做的贡献却永存历史的长河中
  • 13
    1929年的2月注定是不平凡的,居然有30天
  • 3
    不写紧爷,刀兄厚道!社会摇上春晚刀兄写写?
    11
    作者
    社会摇的事,有看到,也不能一棒子打死吧,有些事,要经过净化,才可以。不给净化的空间,很多东西会被扼杀死在摇篮中,社会会因此僵化很多。思想也一样。宽容一些,不是坏事。
  • 11
    1949年解放军百万雄师过大江时,老杨居然落魄到要在南京摆烟摊糊口。
  • 10
    纯粹的江湖义气,这种人就是大哥
  • 9
    俏也不争春,只把春来报。待到山花烂漫时,他在丛中笑。最优秀的侦查员,往往都招人惦记,招人恨。
  • 6
    刀哥,昨天突然听到周华健的歌,他的故事能不能谢谢,经历了港台黑社会娱乐圈红过的人怎么没半点啥新闻的
  • 6
    今晚刚好在看《风筝》,不知道这郑耀先的原型是谁。
  • 6
    顾顺章也可以写一篇。
  • 5
    第一次在朋友圈看到刀哥的文章,对冰冰式慈善的虚伪的剖析,入骨三分,大快人心,相读恨晚啊
  • 5
    为了避免尴尬,还开枪送行……蛇颜大悦……茴香豆的写法……太调皮了!
  • 5
    又是一部传奇故事,很期待搬上荧幕
  • 2
    刀哥用心了!谢谢好文!
    3
    作者
    转载朋友的文章
  • 3
    感谢小刀,让我们知道这位无名英雄,向他致敬🌸 🌸 🌸
    1
    作者
    朋友的文章
  • 3
    看的惊心动魄
  • 3
    我的天,最近正好在看《风筝》,这个推送简直来的不要太及时
  • 3
    亦正亦邪,没离开大陆
  • 2
    早上好刀兄,这个谍战片看起安逸
  • 2
    惊心动魄
  • 2
    刀哥啊,写一写我的偶像 陈奕迅吧😁😁😁

微信扫码打赏

作者: RESSRC

个人资源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