艰难时世,我们该如何安身立命? | 瞎爷

这是年度深度回眸的第二篇文字。

第一篇请点击这里:禅心对道眼   隐忍与复盘

题图。昨天傍晚的时候,我在阳台上发呆。看见西边的云朵,在夕阳的映衬下,美丽如斯,拿出被我摔坏的锤子手机,拍下了这张照片。

印象里,这两天的朋友圈,很多人在晒各种傍晚的夕阳晚霞。令人想起当年的一部小说的名字,叫《当晚霞消失的时候》。

这样的时候,总是会忍不住想起那句唐诗: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也总是令人想起叶帅80岁时的那句诗:老牛自知黄昏短,不用扬鞭自奋蹄。

往往是短促的黄昏,替星星铺路。——卡尔·桑德堡《夕阳》

拍摄者,瞎爷本尊。无版权,你随便拿去用。

想起来《当晚霞消失的时候》,里面的女主人公叫南珊。在小说的结尾,两个人再度相遇,在泰山之巅,借助庙里长老的话,说了这样一段:

"我看得出来,你们都是很好的人。生活的蹉跎坎坷是任何人都会有的,但是一个人只要正直而坚强,善良而聪慧,这就好。年轻人,一个超凡脱俗,心无牵累的人,他没有痛苦,但也没有幸福。而一个事事满足的人,也会在永恒的幸福中沉寂。只有痛苦与幸福的因果循环,才造成了丰富的人生。李淮平,生活对你是仁慈的。我想,某些无情的事总会给你带来一些收益。愿你在想到这一点的时候,心灵能有所慰藉。"

01

昨天下午,我突然心心念念想吃海底捞的火锅。我认真地想了想,我上一次去海底捞,还是8年前在青岛,在奥体中心的海底捞火锅店。从那以后,我再也没有踏进过全国任何一家火锅店的店门。

于是我就在美团上找到离我住的地方最近的一家门店的电话,打了过去。接电话的是个女声,自称是订位机器人,问有什么能为我服务的。

我说我想订个位子。她,或者说它,就问我几个人,什么时间去。我一一回答。然后问什么时间会有位子。她,或者它回答,这个说不准,要根据现场的情况来定。而且我只要一说模糊的话,她,或者它就打断我,问我确定的数字。

我说那我打这个电话有什么用,它说那我没有办法帮你了。

然后问我对这次的服务是否满意。我说当然不满意。对方问为什么不满意?

我说我一个大活人,8年没有吃你们家火锅了,我心心念念想去你妹家吃火锅,你妹的给我派个机器人打发我。一点儿人味都没有,我要是满意的话,我就是个彪子。

说起没人味,想起来唐诗里的那首《蚕妇》:昨日入城市,归来泪满襟。遍身罗绮者,不是养蚕人。

又想起有个段子,是这样说的:说城里的蚊子去乡下亲戚家度假。乡下的蚊子热情招待,反正乡下人穷,没有蚊帐电子灭蚊灯什么的。所以城里的蚊子得以大快朵颐,大呼过瘾,有点乐不思蜀。过了一阵子,走了,回城里了。

过了一阵子,城里的蚊子,毕竟也是中国蚊子,按照中国人来而不往非礼也的习俗,邀请乡下的蚊子进城来过几天。城里卫生搞得好,家家都有蚊帐,有电子蚊香。城里的蚊子实在没有办法啦,只好带乡下亲戚到隔壁庙里吃菩萨。菩萨都是泥塑石雕的,再加上金光塑身,所以很不好吃。乡下的蚊子有点怏怏不乐。

回到乡下,其他的蚊子问进城感觉怎么样,是不是好极了。乡下的蚊子说,嗨,别提了。城里一点儿都不好,主要是吃不好,城里的人啊,一点儿人味都没有。

02

印象里,每年快要到年底的时候,总会有些新闻,是很让人伤心的。似乎年这个怪兽,真的像传说里说的那样,到了年底,要拿活人祭岁一样。

比如,河北的农村,因为某些原因,取暖只能烧清洁煤,结果呢,有人一氧化碳中毒,很多人不敢再烧这个煤了。但河北的冬天,不取暖,多冷啊。

再比如,昨天刚刚跑完马拉松的广州,在前几天,路边突然塌陷,有人掉进了塌陷坑,再也没有上来。据说有一对来自湖南的父子,开着清洁车掉了进去。清洁车是花了几十万买回来的,乡下的屋子刚起了地基。而父子中的儿子,其妻子刚刚出了月子没几天。

据说为了控制住不让更大的灾害的发生,有关部门迅速水泥灌浆,把塌陷坑填埋了。

很多人因此感叹人命之轻,之贱。

类似的事情,每到年底,似乎都有上演。年年如此,岁岁如常。时光似鸟翩翩过,世事如棋局局新。在一些人眼里的岁月静好,在另一些人心里,却是沉重的叹息。

我常常因为害怕自己的冷血,不敢对类似的事情发表自己的看法。但世事不因为我的心慈或者冷血而改变,这头怪兽,或者说这头巨大机器,总是在按照自己的逻辑运转。而这种运转的代价或者润滑油,是无数的沉默的大多数和无声无息死亡的生命。

我们所能做的就是,如何避险,如何不成为无辜的那一个。

03

我因为老家是在煤矿上,前些年,常常听人讲煤矿上的故事。特别是前些年,煤炭价格很高的时候。

据说,每年,煤矿安全生产,是有死亡指标的。在指标范围内,到了年底的时候,只要不超标,煤矿矿长和工人们,是会拿到从几百万到几万不等的安全奖的。而一旦超标了,这个钱,就拿不到了。

所以,到了年底,会有人买指标。比如甲矿超标了,乙矿没有超标,那么,甲矿可以花钱向乙矿买指标。这样皆大欢喜,两个矿的人,从矿长到普通工人,都可以拿到该得的奖金。

至于死去的人,该有补偿的。

有人会说,你怎么这样冷血,你们怎么吃人血?是啊,这个社会就是这样这样,这是代价。必然的代价。

所以,当你在家里,暖气烧得烘暖得你只能穿短袖T恤的时候,你抱怨热力公司,怎么烧得这样热,真他妈的操蛋的时候,你可能想不到,你的暖,是有人的死换来的。不管这个煤,是中国矿工挖的,还是外国矿工挖的。

包括你赞叹题图这样的好天气的时候,你该知道,为了这样的好天气,有人在烧清洁煤,晚上冷冻,一氧化碳中毒死了。

04

前些年,我还在一家堪称伟大的公司效力的时候,有一天,一个周日的下午,我正在家睡午休,我接到我们总经理的电话,说出事了。我说出什么事了。他说,我们为总部修建的新总部大楼,有人从六楼摔下来,人没了。

我问他汇报给董事长没有。他说不敢。我说操蛋,这样大的事情,怎么可能不汇报给董事长呢,你赶紧打电话汇报吧。

过了没有几分钟,董事长打电话过来,说出事了。我说是不是新总部大楼的事,我让他汇报你的。

那边问这个事情怎么办。我说这个事情,其实很正常,这么大的工程,这是必须付出的代价。按规矩办吧。还能怎么办。哪个大型工程,没有人命的代价啊。老百姓盖个房修个灶,还要杀个鸡摆个鱼祭奠祭奠呢。

董事长说,你不知道吧,老总部大楼,死过好几个人。

我不想再讲述这样的故事。这样讲,真的太冷血。似乎我们都是不齿于人类的坏蛋。但偏偏是这样的坏蛋,都在世上行走着。

所以,当你在明亮的办公大楼里拿着激光笔,对着PPT指点江山的时候,你抬头看见外面的蜘蛛人,在寒风里,正在清理外墙玻璃。他们也和你一样,都父母妻儿,他们也和你一样,都是人,有欲望,有想法。

但是,你和他们,又偏偏是这样不同。

我昨天在钱眼群里说前面我经历的事情的时候,也是这样说不下去。只是说,那个农民工,赔了80万。

群里的人就说,现在赔的多了,有的说120万,有的说180万,有的说220万。

我当时就想,换了是你,赔你这么多,你干嘛?

活着,哪怕是卑微的活着,也总比冰冷的死亡更温暖一些。

05

读了一些文字,几乎所有的经济学家,都在预测明年的经济形势,很悲观,即便是央行的行长易纲。

荣大一姐这样解读易纲的文章:

易纲在《求是》杂志上发表的长文,苦口婆心又是别国历史又是我国经验的讲了一堆,还是一句话:不要把经济增长的希望寄托在货币政策上,货币政策只有短期效果,用得过度后遗症无穷。

唯一跟央行之前类似发声不同的是,这次以总结发达国家历史演进为突破口,从上世纪70年代发达国家的“滞涨”,到2008年金融危机,再到最近各国的低利率竞赛,最后落到一句话:经济增长的基本面历来都不是靠货币政策刺激来的,而是靠结构调整和技术进步。比徐忠温和,比前行长直接。

总的来说,长文最好读也最值得看的是第一部分,里面有不少话题是时下经济学界讨论的热点,比如讲到“为什么发达国家非常规货币政策的效果不及预期”时,提到“超宽松的货币政策可能加剧财富分化”,《经济学人》也刚推荐了3本关于美国不平等加剧的书,对发达国家尤其是曾经作为平等主义堡垒的美国为何沦陷做了各种阐述。易纲在这部分的分析和总结,大部分地方去掉“发达国家”这个前缀也并不违和。

第二部分“新时代我国货币政策的使命与担当”,大概还可以让研究机构逐字逐句挑出一些字眼做后期政策分析,到第三部分文字措辞就变得小心翼翼四平八稳,跟前面不是一个人写的一样,看得心累,乏味的很。

有兴趣的可以读一下易先生的文字:坚守币值稳定目标,实施稳健货币政策——求是网。

我总觉得这个题目很惊人,也很吓人。什么叫币值稳定啊?就是你手里的一块钱,突然只值3毛钱了,这样就叫不稳定。

饭統戴老板在解读前几天著名的高善文老师的《知止不殆》的演讲,是这样调侃的:

高善文老师的演讲我看了,前面95%都在讲困难,什么增速下滑,国进民退,人口老龄化,调控不管用等,然后最后5%话锋一转,说经济不好不要怕,已经price in了,不妨碍有牛市……这感觉就像是领导在台上严肃发言,痛批干部违反八项规定,快结束了说咱们饭后接着讨论,去楼下洗浴中心,各位手牌都办好了… by飯統戴老闆

而他调侃罗永浩的老人与海的时候,是这样说的:

我以前学量子通信的,很高大上,但我们这行最赚钱的路子不是射墨子卫星,也不是修京沪专线,而是去搞保健品,什么量子内裤(每秒按摩前列腺10^8次)才是星辰大海,这就叫“降维收割”。所以,当一个营销大师离开被围殴的高维世界,转而主动下沉卖那种看起来很微商的产品时,那么他离成功就真的不远了。by飯統戴老闆

我们怀着善良所祈愿的未来,是这样的吗?

06

也是在昨天,读了个公号文,智谷智库上说:

医院里的残酷中国:从中产到无产,只需要28天

“60%的人,将60%的积蓄,都用在了生命的最后28天”。

“ICU的费用,大概每日8000-20000元”
“不行就要上人工肺,人工肺开机费6万元,随后每天2万元起。”
“人到了这个时候,前半辈子赚钱的重要性就出来了。”

这就是这个世界上最沉重的现实。

我们所能祈愿的,常常只能是,这样的厄运,不要降临到我们头上。

07

我一向敬仰的胖女神“茨冈女神”在微博上说:

每逢读到那些社会新闻时都会想起王小波说过的一段话:很不幸的是,任何一种负面的生活都能产生很多烂七八糟的细节,使它变得蛮有趣的。人就在这种有趣中沉沦下去,从根本上忘记了这种生活需要改进。

其实,对更多的人来说,不是不想改变,而是无力改变。就像你陷进泥潭,无力自拔。

而公号大V兽爷昨天则在朋友圈里这样感叹:

最近跟人吃饭,饭后分别,都是在说20年代后见。

2020 ,不见不散。


精选留言
  • 10
    在这这操蛋的世上活着真不容易
    15
    作者
    好好活着,不能把世界让给那些操蛋的家伙。
  • 9
    最近我们两耳“闻不到”“窗外事”,于是,欢度接下来的双12,圣诞,元旦,春节,一片祥和,真好! 昨天有人发给我一个视频,是戆村某处的“人山人海”,还有一个小男孩随着大人们边走边拉小提琴,是他们的“名主”ge。有人说,点赞。我说why?是小提琴拉的好吗? 。。。不谈politics,说生活吧。 昨天我家老同志跟我抱怨小区附近的菜场要拆了。我一惊,我爸妈住的地方好像附近就这一个菜场啊,那买菜怎么办。我问为什么啊,我妈说,小区的居民已经去“抗议”过了,但他们说给你们一个干净的生活环境不好吗。我想了想说,那你们以后就盒马和叮咚买菜吧,我妈白了我一眼,你当我们和你一样吃草就可以啦,想吃活鱼活虾呢?对哦,原来上面的人和我一样,吃草就能活的。 广州那个“悲惨的洞”,我也看到了。没看完,匆匆一拉就关了,因为看不下去,因为无能为力,因为无可救药,因为这是命,因为这是GDP的代价。。。我不敢想路面下的眼睛,也不敢想路面上那个妻子的眼睛。 我们在飞速发展,于是,路上这边挖好那边挖,这边挖好没半年又挖了,一问,上次给你换新的水管,这次改造换煤气管。。。接下来还会换光缆,换很多管道,这条路还将热闹下去,挖的蒸蒸日上。 如何安身立命,没法“如何”,都是命。我们就自己在命的漩涡里努力挣扎吧。都在泥里,但也会有纯一些的泥,也有满是尖利石头渣子的泥。 ~~周一,裹着阳光胡说八道
  • 6
    昨晚看了胡歌、桂纶镁主演的《南方车站的聚会》,两点感想:一是底层在逼仄的空间如蝼蚁般生存,二是越是底层人性越恶,如何安身立命,就是努力不要做所谓的人民!
  • 6
    说起机器人。想起我的某位前老板陈主席。陈主席喜欢把公司里几百号中层领导组织起来开会,有一次他畅想未来机器人,这样说的:以后衡量一个人,家里边有钱没有钱,不是,看他有几部车,而是看他有几个机器人,是林志玲版的还是高圆圆版的。 后面那句话是我演绎的,这话应该是八戒说的才对。
  • 4
    医院还有一句经典:尤其是外科,千万个病人倒下去,一个医生站起来。说这句话的人如今已经是我母校附属医院的院长啦!
  • 3
    河里的小虾米跟着大鱼大虾跳出河面,看一眼河的流向。。。 的确不可能人人都进大步,人人都逃的出无知山谷,但至少可以不浑浑噩噩,人云亦云。即使一边在车轮滚滚中粉身碎骨,也要做一缕明白的魂魄。华老栓们捏着那鲜红的馒头,没想过河流的方向,对那一张张沉默麻木的脸来说,也许多一个疑问都是无价值的,唯徒增烦恼而已吧。 有趣的灵魂固然难能可贵,但不是做头猪就是洒脱---特立独行的猪,也就王小波笔下那一头而已。 小鱼小虾们无法改变河的流向,但也有知道自己身处何处的权利;小鱼小虾们微不足道,但既然来这尘间一趟,总要活出自己的样子,不愧对这日月星辰。所以,没什么,小鱼小虾就跟着看看文,想一想,省一省,悟一悟,不求成佛成大器,但求一点点的自我成长。而已。 ~~~胡说八道,一尾小小鱼
  • 3
    太多人拼尽了全力,也只能勉强维持正常点的生活,你说你有钱,来场病试试,一出意外,3千多万伪中产们也被打回原形。体系设计如此,稳就是重点了
  • 2
    爷早安 土豆装满装不满都是一麻袋,被吃是价值所在。如果还能垫一下路面,让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那是何其幸运也,历史是不会回头瞥一眼脚下的土豆的。为历史的进步欢呼吧!小小寰球,有几个土豆被碾;嗡嗡叫,几声凄厉,几声抽泣。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
    1
    作者
    好吧
  • 2
    我站在松花湖的雪地里看着这篇文章,觉得心里拔凉拔凉的。不知道有一天会不会也会成为代价。
  • 2
    瞎爷爷的头像更换了 叙利亚———战火中的守望者:什么都毁灭了,现在,就让音乐声响起吧。
  • 1
    我等屁民,跳不出墙外,就只能希望一生有好运气,不被小概率事件吞噬了,管好生我的和我生的,尽量少做恶,苟延残喘着,看这盛世大放异彩!
  • 1
    回到祖国几天,天天“醉生梦死”,这日子舒服得我都觉得不真实了。每天只能在爷这儿看着文,看着留言恢复清醒。到底何去何从?
  • 1
    昨天看文虾爷提到差佬,立马想起纪录片《差馆》,感觉用粤语表达更精准,有些人只是活着就已经很艰难了……
  • 1
    时光似鸟翩翩过,世事如棋局局新。我觉得完全可以常用。尤其年末或者年初。
  • 1
    那个赔款,我是估计50万以上百万以下的,不会太多,资本不是用来做善事的
  • 1
    以后的文章,一定要方便复制呀。 带图片的,我确实复制不了了
    作者
    好像有个软件
  • 1
    瞎爷,早!
  • 世道艰难,要么反抗,要么躺着乖乖的享受
  • 吃着世界一线品牌的红烧牛肉面,看完了这篇有关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文章。我一直在思考,河里的小虾跟着瞎爷这条大鱼跳出水面,看了一眼河的流向,价值何在?是徒增烦恼还是为了做一个有趣的灵魂?
  • 前几天,莫名其妙被拉进一个股票群,群主兴高采烈向大家汇报,推荐的股票涨幅喜人,实在待不住,就退群了。惹不起咱就躲躲。国内不行还有国外,乡下不行就上城里,城里不行就换个城里。
  • 瞎爷上午好 清洁煤塌陷坑,活久见。 真希望以后少见到这种新闻。
  • 2019艰难时势
  • 我还以为知识星球会有讲座呢
    作者
    有,等着

微信扫码打赏

作者: RESSRC

个人资源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