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云雷道歉了 | 顾子明吹过的牛

黄不邪

张云雷“调侃”京剧名家的事,被营销号们推上热搜后,又被华为,网易恶劣对待员工的事件夺取风头。
 
就在昨天,中国曲协严厉谴责张云雷的事,再度炒热。
曲协谴责张云雷的超话,也被建立。

有趣的是该话题的主持人,就是曾经和德云社不对付的北京青年报。
他来了,他来了,他带着大字报走来了。
打压德云社,炒作德云社负面新闻最积极的还得看曲协和北京青年报。
 
在《北京青年报》和曲协下场的一瞬间,舆论风向瞬间变化,很多人认为是曲协挟私报复。
也有人挖出曲协过去的“调侃伟人”等等不和谐内容,指责曲协“双标”。
毕竟曲协和德云社不对付,不是一天两天了。
一开始,郭德纲也是一个一心想在体制内进步的小年轻,结果曲协不接纳。
没办法,郭德纲在北京闯荡。
历尽千辛万苦,把德云社的牌子越做越大。
I相声界死气沉沉,德云社则如旭日东升。
也难怪郭德纲有底气喊出那句:
“我是相声的守墓人”。
曲协有心收编德云社,但是双方一直谈不妥。
德云社自己打下的市场,怎么能白白让给别人。
到后来郭德纲和北京卫视有矛盾,出面批评德云社的就是曲协的相声元老们。
至此,两家彻底闹掰。
后来文艺界“反三俗”,矛头直指郭德纲的德云社。
郭德纲也不客气,编出《我要反三俗》,《我要上春晚》等一系列相声反击曲协。
(顺便插一嘴,《我要反三俗》是一部非常不错的相声,推荐大家听一下。)
“说相声的盼着死同行”,也成为了相声界的真实写照。
原本踩着郭德纲的路子,一路走上来的苗阜,前期也是对郭德纲很亲热,一口一个“师哥”。还做过”把已逝大师的孤本作品赠予德云社,以示关系亲密”的事。
但是这些表面功夫很快就被赤裸裸的利益之争打破了。
苗阜因为自己西安的相声市场被德云社侵占,于是转身投靠了姜昆,“大师让我重回正道”。
不遗余力的“打倒郭德纲”。
从此,双方水火不容,再无余地。
就在今年5月,《北京青年报》就以没有“艺德”批过德云社和张云雷。
为什么曲协这么不对付郭德纲?
曲协是文联的直属部门。
文联的地位很高。
文联一开始就是筹划成立政协的单位之一。
作为归属中宣部的社群组织。
文联担负着我D在文化领域的宣传功能,是和团团同级别的正部级事业单位。
曲协作为文联的下级,也是正局级的单位。
别的文联下属组织成员,比如演员,导演协会,歌唱家,作协,靠着走穴,写作出版,演戏,唱歌,副业搞得都不错。
搞不了副业的,上上大型晚会也可以。
但是曲协,在近20年,尸位素餐,毫无建树。
看着德云社把相声市场搞得风水水起,培养起喜欢曲艺的观众,不说羡慕嫉妒恨,那是假的。
曲协自然也想分一杯羹。
但是这个市场,是德云社自己培养起来的,怎么轻易让给你?
要自己去争? “歌颂型相声”有什么市场竞争力。
德云社的成功,成为照出曲协失败的一面镜子。
国家是不养闲人的,再不出成绩,曲协就真要生死存亡了。
因此,在曲协眼中,只有“招降”德云社这一条路。
因此,各种不遗余力的打击,只为了德云社服软。
所以,曲协有谴责,同时也会给德云社服软的机会。
因此,今天《中国妇女报》转载了《人民网》的一篇娱评,结尾点名了大家都在等,公怒之下,留给张云雷道歉甚至上台表演的时间,可能真的不多了。
 
这种看似劝解,实则警告的文字,就是官媒们站出来表明:你张云雷摊上事了,早点服软认错,我们放你一马。
就在同一天,德云社封箱票被一抢而空的事,也被顶上了热搜。
以曲协为代表的北京系报纸,和民间团体德云社,再一次的打起了擂台。
作为一个吃瓜群众,我自然希望以德云社可以平安落地。
毕竟作为一个比较“俗”的观众,高大上的“官样节目”实在欣赏不来,还是德云社这类贴近民间的艺术更适合我们普通的吃瓜群众。
 
最新的消息,是今晚6点,张云雷道歉,德云社服软。
 
但是事情真的会如张云雷所想的那么容易结束么?
 
把视线从二者移开向上走,转到更高的视角,你可以发现更多的信息。
批评张云雷的文章中,最核心的文字不是“艺德”,而是更关键的蓝字。
“反三俗”,和粉丝影响。
就是当年曲协和郭德纲打擂台时的三个字。
这才是最核心的。
 
今年的4会,在文化领域,通篇讲的就是反三俗。
 
今年4会的重要性,不需要我再强调了。
上面点出来了,4会是上一届3会的延续。
上一届3会的重要性,不用多强调了吧。
抓住了“尚方宝剑”的曲协,会因为这一次的胜利停手么?
这才是德云社接下来要思考和应对的。

微信扫码打赏

作者: RESSRC

个人资源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