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晚,和崔健在一起 | 瞎爷

在我内心里,我一直顽固地以为,我的心很老很老了。老到我可以去用《圣经》里的句子去安慰自己,爱是恒久忍耐;老到用伟大是熬出来的来劝自己坚持,哪怕是屈辱和对内心的违背;老到用不去做自己掂起脚尖也够不着的事情来说服自己,因为既然够不着那就说明不是我的。

这样的日子,我过了多长时间了呢?好象很久很久了。

好象也是很久很久了,我没有走进过剧场、体育场去看一场球赛,去听一场演唱会,因为内心里的我老是对我说,什么年龄做什么年龄的事,那些已经不属于你了。

我听从了我的内心,我想说,对这个世界,我早就屈服了,用有人的话说,我早就和解了,和这个世界。

早先的几天,几个人在一起吃饭。这样的饭局,在我们这个圈子里,三番五次上演,大家凑在一起,可能没什么事情,仅仅就是吃饭而已。

刘德华在电影《雷洛传》里早就说过了,人活着,就是为了吃饭。

他们几个在说周杰伦要来青岛演出,问我去不去,我说不去,我不是他的粉丝,尽管他的几首歌,我听来还觉得不错。

他们就不理我了,商量着他们怎么去。好象他们有票,好象如果我要去的话,也会有我的票。但我没有欲望。周杰伦是他们的,不是我的。

昨天下午,在MSN上,有人看了我在博客里提到了周杰伦,就对我说,有晚上的票,我要去吗?

我说不去,理由还是那句话:周杰伦不是我的。可是有人说,崔健也来,崔健,你不去吗?

我开始觉得有一个理由没,强烈地要求我去,仅仅是想去看一眼崔健,尽管在电视上看多过他许多次。

很多的时候,我愿意在电视里看演出,看那些明星的歌唱。他们的远和近,和我有什么关系呢?他们有他们的生活,我有我的生活。

我从来没觉得他们能改变我什么。

8点的演出,6点多一点就到了。还没进体育场,我就开始后悔,因为,满眼望去,全是青春的面孔,他们该都是80后或者90后吧?我夹在中间,是不是老黄瓜刷绿漆呢?

何况,天还很阴暗,要下雨的样子。

进场,发现人真的很多,四面的看台好象都要坐满了的样子。人们拿着充气的塑料棒,还有各种荧光棒,挥舞着。

朋友的票是场地票,就是坐在舞台下面,正对着舞台的场地中间。即便这样,我看舞台上的人影,也只是模糊的影子。如果不是舞台两侧的屏幕,我根本就不可能知道台上的人是谁。

那,那些坐在看台上的人,岂不是更看不清。那他们来做什么呢?我对朋友说,你看,不如在家看电视吧,看电视什么角度不清楚啊。

朋友说,在家里,你能感受这种气氛吗?在家里,你能离他们这样近吗?

8点的时候,演出正式开始。一个一个我不知道的明星轮番出场,一次又一次台下狂热的呼喊尖叫,我却无动于衷。我说过了,他们不是我的。

天开始下雨,打开伞,坐在位子上,等一个人来。我在内心里一次又一次对自己说,如果不是为了他,我早该走了。

其实,为了他又有什么意思呢,我一样可以走的。但我坚持下来了。

大大小小的明星一个又一个,上场、下场、尖叫、呼喊,终于,千呼万唤,崔健,终于站在舞台上。

戴着白色的棒球帽,帽檐上一颗红色的五星,那是他的标志,那是记忆的标志。

全场沸腾,几乎所有的人都站起来,我前面,不,我四周的所有人,都站起来,站在座位上,我什么都看不见了。

于是,我站起来,听他唱《新长征路上的摇滚》,听他唱《红旗下的蛋》。

那是久违的声音,那是如融化的岩浆般喷发的愤怒的力量。

多少年了,从他的声音里,我依然听得出愤怒。那声音,像从舞台上射出的捆绑着火的弓箭,像四面射出,把一切点燃。

那是力量,那是火,那是不屈服、不和解、不妥协的无所畏惧的坚守与坚持。

听说过,没见过,两万五千里
有的说,没的做,怎知不容易
埋着头,向前走,寻找我自己
走过来,走过去,没有根据地
想什么,做什么,是步枪和小米
道理多,总是说,是大炮轰炸机
汗也流,泪也落,心中不服气
藏一藏,躲一躲,心说别着急
噢,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问问天,问问地,还有多少里
求求风,求求雨,快离我远去
山也多,水也多,分不清东西
人也多,嘴也多,讲不清道理
怎样说,怎样做,才真正是自己
怎样歌,怎样唱,这心中才得意
一边走,一边想,雪山和草地
一边走,一边唱,领袖毛主席
噢,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那声音苍凉、苍老、沧桑,但依然充满力量。

他说,我们是红旗下的蛋,现实坚硬,像岩石,尽管蛋脆弱,但岩石没生命,蛋是生命。

是啊,蛋是生命,但这个蛋能孵出什么?

也许,红旗依然在某个地方招展飘扬,只是,我们都变成了混蛋。

在我,这个夜晚,也许就属于崔健,属于那些愤怒的声音,属于被点燃的记忆。尽管,在他之后上场的周杰伦赢得了更狂热的尖叫和呼喊。

也是很久以前,我和《南方周末》的编辑杨子通电话,那时他还是南方周末文化娱乐版的编辑记者,现在,已经是《南方人物周刊》的副主编了。那时他刚做了一期罗大佑的版面,那时罗大佑还和他的爱人李列在一起。

我对杨子说,做的很好,你应该再做一期崔健。他说他们做过,也许以后会再做。

以后,就是现在了,我们都在活着,忙着向现实屈服、和解。直到渐渐地老了。老到有一天我们也会像刘德华演的雷洛,老态龙钟,站在池塘边,对着夕阳说:活着,就是为了吃饭。

回到家12点,倒头就睡了。

今天早上起来,去医院,参加单位组织的体检,结果是三高(血压高、学脂高、血糖高)和脂肪肝,我对检查的医生开玩笑,说我用网上的算命软件算了,我只能活不到70岁的光景,他们就和我开玩笑,说没事,多锻炼,少喝酒,注意饮食,别生气,应该没问题。

我就想昨天晚上的崔健,想我自己,红旗下的蛋都变成混蛋了,都忙着扯蛋了,还生什么气。

2007年的旧作。


精选留言
  • 4
    有幸看到虾爷07年的文字,感觉文风未曾改变。
  • 1
    虾爷,你120了还能写,那时候百无禁忌了,因为老家伙们那这次都死光光了,
    1
    作者
    介孩子,
  • 1
    罗大佑夫人叫李烈😀 。我也是三高,医生说我爱吃什么以后就都不要吃了,我顿感人生了无生趣了
  • 1
    永远少年
  • 1
    虽然我也学会了和生活的和解,可是我仍然会愤怒。
  • 2007年旧作,今天翻出来温故知新,有啥含义不?
    作者
    不是昨夜和羅永浩在一起嘛!
  • 我说怎么你还能用MSN,原来是旧文
  • 瞎爷爷文风很稳定
  • 十几岁的时候看过现场,多年以后才听懂歌词。老崔是真牛B!

微信扫码打赏

作者: RESSRC

个人资源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