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庞然大物来敲门 | 风响林间

1992年,72岁的史特拉太太在麦当劳,不慎将刚买的咖啡打翻,滚烫的咖啡造成她大腿等部位三度烫伤,经住院治疗并多次植皮,两年后才得以重新下地行走。最初,史特拉太太的女儿只要求麦当劳赔偿他们2万美元医药费及护理费。而麦当劳则傲慢地表示,只肯赔偿800美元。一怒之下,史特拉家聘请律师,将麦当劳起诉到了法院,理由是麦当劳出售的咖啡“具备不合理的危险性”,并属于“粗制滥造产品”之列。

庭审中,史特拉太太聘请的律师当庭展示了老太太受伤的照片,刺激了陪审团及旁听者,举座震惊,法庭也开始认真审查麦当劳的咖啡是否具有缺陷。经法庭查证,麦当劳当时出售咖啡温度的确偏高,达到了80-90摄氏度,高于其他几个快餐连锁店的70-75摄氏度。更重要的是,杯子上没有任何烫伤提示。史特拉太太聘请的烫伤专家证实,如果麦当劳的咖啡和其他快餐店的咖啡保持同一温度,那么史特拉太太相同情况下最多达到2度烫伤,受到的伤害会小得多。

然而,法庭此时考虑到另一个问题:史特拉太太被烫伤这件事,是偶发事件还是可能经常出现呢?

通过查阅公司内部的档案记录,发现在1982年至1992年的10年间,麦当劳总共收到700余起咖啡烫伤事故的投诉,而麦当劳只是私下给受害者一点补偿了事,并未实际考虑改善这一问题。当庭,麦当劳的律师甚至说,参照10年间共卖出的100亿杯咖啡,事故率仅为0.000007%,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然而正是这一看似“科学理性”的概率,使陪审团愤慨至极。商家看到的,只有冷冰冰的数字,而不是那700多名消费者被咖啡烫伤所致的重大痛苦。最终,陪审团达成一致意见:麦当劳对史特拉太太的烫伤承担80%的责任,须赔偿16000美元。同时动用了令被告闻风丧胆的惩罚赔偿制度,判决麦当劳必须支付270万美元的惩罚性补偿。但是,主审法官认为赔偿团裁定的惩罚性赔偿过高,最终减少至64万美元。

一审判决后,原被告双方均不服膺,双双上诉,最终实现庭外和解,赔偿金额定格为100万美元。

史特拉案看似荒诞,但它用实实在在的示范告诉人们:一个微小的个体,也有机会击败庞然大物。

之后的1999年,另一个庞然大物美国通用汽车被加州的法院裁定,向2名妇女和4个孩子赔偿49亿美元,其中48亿美元是惩罚性赔偿。理由是某款汽车油箱存在安全隐患,通用公司早已心知肚明,却进行了一番计算:发生车祸的概率乘上每个死者需要赔付的款项,远小于进行召回和技术改进的成本,于是决定置之不理,任由这一隐患夺去一个又一个的生命。

这又是一个示范,在法律面前,那些庞然大物一下子成了弱势群体,必须要小心翼翼夹着尾巴,不然的话,就可能被一个小小诉讼整破了产。

这是二十年前的事,现如今,时光变迁,镜头对准了大洋彼岸。

李洪元VS华为,华为主动伸出手来:你告我吧。

这是多么善良的一家公司啊啊啊!它把自己放到法律的天平上,甘愿以自己庞大的身躯,帮我们检验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精神。

所以,希望李洪元动手吧,无论谁赢谁输,都将为我们的未来做一次巨大的示范。

微信扫码打赏

作者: RESSRC

个人资源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