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手捐钱,一手圈钱,大病众筹愁更愁 | 半佛仙人

 
1
一段视频最近上了热搜,拍摄者为梨视频拍客。视频的内容其实说穿了也很简单,就是大病众筹平台在推广过程中,存在一些疑点。

梨视频拍客还发现,一段时间以来,水滴筹在全国40座以上城市招募大量正式和兼职“收款顾问”,他们常自称“志愿者”,逐个病房引导患者发起筹款。

梨视频拍客卧底发现,地推员们对募捐金额填写随意,对求助者财产状况不加审核甚至有所隐瞒,对捐款用途缺乏监督。
人民日报公众号

水滴筹则快速进行了回应。

针对此事,水滴筹今天回应称,已成立紧急工作小组,在全国范围内尤其是宁波、郑州、成都等地,开展相关情况排查。水滴筹表示视频报道中提到的部分地区个别线下人员的违规现象,调查清楚后将给以严惩。同时自即刻起,线下服务团队全面暂停服务,整顿彻查类似违规行为,组织重新回炉学习,再次加强平台纪律培训和提升服务规范,培训通过后方可重新提供服务。

这段视频出现后,大量网友开始对这个行业进行了各种各样的嘲讽。

这个新闻,我其实并不意外,实际上大病众筹这个行业出现什么幺蛾子我都不意外。

因为只要是商业行为,都一定是要赚钱的,不赚钱用爱发电吗?

但是大病众筹这个行业,魔幻就魔幻在,其业务模式如果老老实实做的话,就是不赚钱的。

就是需要用爱发电。

我并不认为问题出在具体哪个公司身上,问题其实出在这个行业的身上。这个行业目前有点野,和这个行业比,罗老师真的只是小野。

互联网大病众筹这件事儿,到底是不是一个真正的刚需?到底是不是一个利用爱心的流量生意?人们的爱心到底能不能被合理的保护?

我个人其实是持怀疑态度的,因为真的一切做到完美,成本会高到突破天际,而且这里面的标准是存在大量问题的。

我曾尽调过这个行业,也为他们算过一笔账,结论不是很乐观。

完全尽职尽责,就成了公益,企业不是做公益的。但是不尽职尽责,又涉及欺骗爱心。

哪哪都不是人。

任何一家商业公司涉及公益为核心商业模式,尤其还是需要融资的,最后大概率是既不能商业,又不能公益。

从个人角度而言,我并不希望大病众筹平台这个行业消失,因为他们确实是帮到了很多人,这是不可否认的。

但同样的现实是,这个行业同样存在着很多待解决的逻辑问题,黑产问题,以及权责问题,边界问题,需要理清,需要监管。

不然只会伤害到更多人。

2
大病众筹这件事情本身,毫无疑问,是一件功德无量的善事。大家伙一起帮助有需要的人,钱也不在乎多少,重要的是献爱心,这个世界已经够魔幻了,找点温暖真的挺好的。

但现实教育我们,从来不是说怀着好心就一定能办好事儿的。

好的想法在落地执行的过程中,需要经历无数的坑。

欢迎来到现实世界。

大病众筹的坑,多到数不胜数,还总有败类在偷井盖,还开着挖掘机偷。

这个行业的第一个核心问题是,到底谁,有资格申请众筹?客观上讲,只要是病人,只要生病了,只要是符合要求的大病,理论上都可以申请开通众筹。

但这里边还有一个细分主观问题,那就是富人到底能不能申请众筹?

严格来说,这是个人自由,人家爱申请,别人爱捐,那自然谁都管不着。

但是实际情况下,很少有人这么Real,富人也不会告诉你他有钱的。

大家都是消费时装X,筹款时疯狂装弱鸡。

公开说自己有钱,还舔着脸说自己生病了请大家帮忙给捐钱的,不是行为艺术家就是吐沫收集爱好者。

人性是利己的,也是自私的,大多数人都本能性的知道在募捐的时候卖惨。即使不是说谎,也起码不会说出所有的事实。

上一次一个相声演员搞众筹,结果后来被发现人家北京有车有房收入不低社会地位也不低,绝大多数捐钱的人都没他有钱,顿时大家伙都炸了。

还有一次深圳那个罗尔,罗一笑她爸,一篇文章让网友爱心炸裂,然后被扒出其实还要好几套房并且治病根本没有花太多,又是一次爆炸。

人的爱心是有严格限制的,最起码,在面对比自己经济能力更强的人的时候,这个爱心往往是欠费状态。

哎呀这个富豪家里5套房但是现在住院要消耗1套房好可怜,虽然我还没房没车但是给他捐一下吧。

这不是爱心,这是神经病。

有这种认知的人才需要被献爱心,而且要挂精神科。

所以问题来了。到底有什么标准,可以确认这个人可以有资格申请众筹呢?当然家破人亡全家就剩一个了那种不用讨论,这个大家都认可。

但这种人其实也是少数,绝大多数申请众筹的人,都是家里还有点点积蓄,最起码房子还在不是睡大街。

那么到底怎么区分他们有没有接受大病众筹的资格呢?

是资产高于10W全都滚蛋?还是按照花钱占家庭资产的比例来算?还是要去街道办拿出贫困证明来?还是一点点保险都不能有?还是全家吃咸菜馒头白开水?

你会发现,这是一个无法切分的点,永远无法让所有人信服,永远会受到挑战。

而且,是不是真的只有到家破人亡才能请求援助?凭什么人只能到最后一口气才能接受捐助?

这本身就是一个很尖锐的社会学问题,每个人的理解都不同。

所以,大病众筹这个行业的基础逻辑问题都没有被解决。

3
假如,我是说假如,社会上对于一个人申请众筹的标准,破天荒的达成了一致,这个条件我们假定为A,符合A条件的人,大家差不多不太会从经济层面来质疑他们有没有资格申请大病众筹了。那么这时候,会出现第二个问题。

就是如何通过审核来确保这个人确实符合这个A条件?而不是伪装或者虚假造出来的?

是看他的收入?是看他有没有房车?是看他的社保和商业保险?看他的银行流水?

看他家人的一切?看到旁系表亲的一切?派私家侦探打听他/她的一切?

这是一个现阶段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彻查一个人的所有财产并准确估值。

别说你一个商业公司做不到(何况谁授权商业公司能做这个?),就算是法院执行的时候,老赖们的各种骚操作都要飞起来。

社保还算简单,房产写了谁的名?固定资产怎么折算?应收账款仓单质押,转账到老同学老朋友,藏到一张不以自己命名的银行卡,以欠条形式折给第三方。只要想隐藏,有一万种方法,市面上还有专门的包装公司。

这年头花钱不好说,但是说到藏钱,大家都是专业的。

信息不对称是这个行业的天堑。

假如,我们再说假如。假如出现了神迹,解决了个人财产不透明的问题,也解决了公司权限问题,每个申请的人只需要一个简单的授权就能公开所有信息,大家就和淘宝买东西一样可以发起捐献比价。

那么这时候,又出现了第三个问题,就是到底该募捐多少钱?

首先,病症本身就是不同的,就像世界上很少有完全相同的2个人一样,世界上也很少有像素级一模一样的病症。

这些病症的治疗方式和价格都会有区别。

其次,即使是相同的病症,按照严重程度,医院的收费标准,医生的用药标准,病人的住院标准,病人本身的身体素质以及对应的治疗方案,出院后的康复标准,不同地区的消费情况,家人的生活标准等等等等等,能分出几千上万种可能性。

然后就是指数级暴涨的定价标准。

病症的募捐定价,同样是一个玄学。

你觉得你能算清?谁敢说自己比保险公司能算?就连靠着精算起家的保险都算不清这个数字,所以重疾采用的赔付方案就是一刀切,顶多住院费和一些无关痛痒的补贴里面多一些少一些。

但是保险公司其实也不需要算清这些,只要算清楚自己的盈利和亏损线就好了。

而众筹平台不一样,这个账是得算的,如果不能做到一个明确的分层和限制,按照人性就是报价的时候往最高报。

爱心是非常珍贵的,珍贵的东西更需要精打细算,但是这确实又是一笔算不清的糊涂账。

4
假使,我们再假使,问题123都不存在或者已经被爆炸的技术手段给解决,虽然我觉得近10年是没戏了,但是梦想还是要有的。那么就出现了第四个问题,那就是市场竞争的问题。

要知道市场上是不止有一家搞重病众筹的公司的,大家其实是竞争关系。

竞争什么?实际就是竞争投资人和资本市场的注意力,从他们手里能够融到钱。

毕竟单靠自身的业务是不太能赚到什么大钱,这个生意如果老老实实做,真的不是赚钱的,这甚至都不是个生意,我强调第二遍。

那么如何从投资人那里拿到钱?

没错,必须要有更好的数据。

要有流量。

流量是一切商业模式的基础。

当所有参与竞争的大病众筹公司都需要流量的时候,爱心的空间就必须会被压缩。不是说他们一开始就没良心,也不是说他们就是来干坏事儿的。

而是商业竞争和慈善公益本来就是对冲的。

慈善公益需要有人买单!而商业竞争是要拼命干掉对手,逻辑就不一样。

你说你成熟体面收取适当的管理费,成熟的慈善基金是这么做的。

但是你的竞争对手反手就是TMD一分钱不收,全额给到病人,流量一下子就跑到竞争对手那里去了。

最后人家融了好几轮,还能上市,你还在这里吆喝着体面实际喝西北风呢。

你说你严格审核病人的一切,投入大量的成本。

结果到后面,大量病人被刷掉了,你的业务规模根本跑不起来。

这时候你的竞争对手疯狂放水,拼命招揽病人,不仅不拦着病人,还帮病人包装资料,编故事,疯狂吸收流量和资金,数据好看。

最后你又喝西北风了。

西北风才是你最终的归宿。

实际上现在的状况是,各家都看清楚了,病人数量,就是流量,就是金钱,就是核心竞争力。每一家,注意我说的是每一家大病众筹平台,都安排了大量的地推在扫医院的楼,在推销自己的产品给病人,甚至出现了大量病人出现在多个平台的情况,当然理论上人家爱在几个平台是人家的自由。

那么如何才能让地推卖力工作呢?

给钱呀,反正这个钱最后是投资人买单的。

如何才能快速拉到更多的病人呢?如何才能有更多的标的物挂在平台上吸引捐款呢?

给地推更多的钱,招更多的地推,降低培训标准或者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降低资料审核标准。

现在搞大病众筹的地推,价格普遍都不低,当然,KPI也不低,拉人头也有数量要求的。

那么这些地推一边面临着高薪诱惑,一边是KPI考核,一边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审核标准,他们会做什么?

并不难猜,对吧。

而且,你们有没有发现这样铺地推实际上和超市收货物入场费形式差不多呢?

那么问题来了,凭什么让你在医院里肆意拉病人?

为什么不能收点入场费呢?不交的不让你的地推进来拉人。

在这一系列的过程中,这个事情,就变质了。

5
上面讲的还仅仅是正规的大病众筹公司,就是说大家不管怎么竞争,烧钱也好,撒币也罢,降低标准也算,但是主观情况下还算是在帮助病人,无非是存在了一些力有不逮以及监督不严的情况。可以算是一颗好心的同时,给自己稍微赚点油水。

下面我再讲讲这个行业当前最严重的问题,就是黑产包装。

如果刨除道德枷锁,单纯从投入产出比来看,医疗众筹是一个天然适合黑产存活的行业。

首先成本不高,不需要很重的设备投入,几个人就可以开始捞,各种APP和网站都有成熟解决方案,支付层面甚至各种收款二维码就够了。

其次收益高,骗来的钱就是纯收益,而且现金流好。

接着是风险低,觉得情况不对直接跑路换个皮再干就行,只要适度伪装,没人能快速抓住他们。

而且大部分捐款人都是怀着爱心和同情心的,多数人不会一开始就怀疑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并且也没太有能力分辨。

最后,这个产业链的基础设施是很成熟的,收钱二维码很成熟,水军包装很成熟,甚至很多二三线的正规众筹平台也有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领导,打通起来并不费劲,大家一起分账便是。

成本可控,收益可观,风险有限,基础设施成熟,黑产就来了。

你们只管骗,大家一起分。

这些黑产团伙的手段说穿了其实也不是很复杂,毕竟大家都是网络对网络,骗你一个屏幕后面的人,没有那么困难的。第一步是要有一个足够吸引人的案例,这里有个公式,非常好用,正规平台也在用。

一个原本幸福or勤劳的家庭,后来遇到XX困难,再后来战胜困难(这个过程中包装人格闪光点)走上美好生活,正当幸福的时候,然后突然遇到大困难(疾病,意外等,筹钱的目的),然后与困难持续斗争(强化人格闪光点),然后实在没有办法,才寻求帮助,还非常不好意思,说的特别诚恳。

当然,这里面非常考验煽情功力,感谢大量情感类博主,为这些故事提供了充足的养分。

第二步是要有一个相对可信的资料,完全造假的骗子也不多了。

一般最主流通行的做法是,资料并不完全是假的,P图只P患者资料部分和证件照(因为病床照面积比较大不好P),包括医院科室甚至主治医生等都是真的,只有患者资料有点点问题。

这样的做法由于成本可控,经得起最基础的查验(百度查医院科室医生之类的),但经不起本地人的线下拜访。

高端一些的做法,则是患者本身都是真实存在的人,病也是真正的病,直接接触患者,许诺帮助其募捐,收取多少多少比例费用,需要患者来配合演戏。

当你许诺足够高的时候,什么资料都能做。

这样做的好处是所有资料都经得起核验,也支持简单的线下走访乃至采访。

造假,也要有工匠精神。

最高级别的造假,是一切都是真的,但是大家都是演员。

当你有了包装好的故事,和包装好的患者后,你要做的就是想办法上架这些人。一般就是上架到众筹平台,大平台小平台都有。

因为众筹平台转化率最高的,用户本身就是精准用户,对于捐款的抗拒感较低,愿意为陌生人付费的意愿较高。

平台当然越大越好,越大越有背书。

从原理上,和上市是一个概念,你上了马家堡第二菜市场和上了纳斯达克,肯定是不一样对吧。

在这个流程中,拥有众多精准流量的众筹平台才是比较强势的一方,他们当然也会进行资料审核,只不过这里面可以人为操作的点有点多。

而且大部分平台的审核专员是没有能力分辨真假的,隔着屏幕,你能怎么审核?

专业的包装团队是不会被你两通电话验出问题的。

你说依靠线下地推去审核?别闹了,线下地推们从来只对自己拿到手的钱负责。

另外利益分配,不需要我多讲吧?

就算是正规IPO,也需要给承销商一些费用吧。

即使是平台原则上没动力这么做,但是架不住一些关键管理者被腐化。

平台老板不想做,他下面的总监想做,teamleader想做,总有各种方法的。

很多时候不需要造假,真话不说全,模棱两可的标准不执行,就好了。

金钱面前,人们保持本心是有难度的,你得承认。

当然,稍微有野心一点的人,直接自己搞众筹平台,不仅可以接自己的案例,还可以接同行的案例,赚的更多。这样的平台现在非常多,毕竟其实是没啥成本的。

更有野心更硬核一点的,直接多头吃,吃了直接消失。

某雨筹,今年的提现就各种问题,搞得大家一起傻眼。

所以不是熟悉的大平台,不捐,就对了。

6
设计故事,包装案例,上架推广,然后就到了收获的季节。这需要足够的资金归集渠道,俗称洗黑钱。

他们主要采用的方式是收款码,然后收款码后绑定大量的其他人的信息,随机商户,单笔不超过2万,蚂蚁搬家。

要实现这个功能本身需要支付通道的大力支持。

如果严格按照国家规定,支付通道是不允许做这种资金二清处理的,尤其是随机商户,更是直接违法。

但是常识是,只要有钱赚,就有的是人提头来见。

这个世界就是这么真实。

如果你是一个专业的医学领域的人(我老婆),或是像我这种专业做风控的,那么每一个朋友圈转发出来的XX平台卖惨案例,你都会觉得对方有所隐瞒。不是说他们说谎,而是有所隐瞒,这个隐瞒都未必是故意的。

因为一眼看下来,所有的案例究其核心都是,我,很惨,打钱。

然后就是讲故事和比惨大赛。

但是我到底是谁,现在有什么,身边有什么,身边所有人的具体状况,现阶段所有资产的管理情况,到底怎么证明这些是真的(大部分医院是不太会写个证明信盖个章的),都是未知。

大量的要素都被忽略(不一定是刻意的,很多时候客观上确实做不到这么细致),导致你无法判断真实状况。

当你无法判断真实状况的前提下,你的爱心未必是真的到达了真的需要帮助的人那里。

当然自我感动除外,这个建议加大力度。

千金难买你高兴。

其实我一直以来都不反对大家献爱心,这真的是一个好事。我真正担心的,是人们的爱心被人利用,怀着好心被骗了钱,这会导致善良不再敢于声张。

当善良的人们发现自己被骗了,信任的背叛会迅速使人从一个极端变为另一个极端,最后所有人都变得极端又敏感。

一个众筹骗局的揭开,消费的是整个社会的善意。

大病众筹这个行业,目前最需要的是严格的监管和提高作恶者违约成本。

尤其是需要加大追责,让失信者(骗捐者)收到惩罚,而审核不严或者明显失职的平台,也要承担一定的责任。

当前所有平台都有一个免责声明,要求上传案例的用户承担一切责任,确保都是真实的,如果有虚假,个人愿意承担一切法律责任及相关损失。

这其实等于推脱责任。

平台利用了这些案例获得了流量,拿到了融资,流量还变了现(很多平台同时在卖保险,尤其是卖给捐款人,利用他们对重疾的恐惧),平台说真假自己不负责,这是人话么。

宣传的时候可不见你宣传这个,都是宣传各种背书以及自己风控多么吊,搞到最后还不是丢包袱?

我知道这么做不违法。

但是,这是人话吗。

我一直建议的是,大家如果要捐爱心,去捐给官方,以及阿里腾讯这种巨头的公益平台,不要盲目去各类众筹以及朋友圈投钱,你真的不知道你的钱有没有帮助人。有人说献个爱心整这么麻烦烦不烦,怎么这么较真?

对不起,在我看来献爱心本身就是一个非常严肃的事情,必须要用最严格的的标准和最透明的信息,给大家保证。

不怕较真过度,只怕没有调查清楚。

因为信任和爱心,是这个时代最奢侈的珍宝,容不得随意损耗。

信任一旦没有了,就再也没有了。

而善良的心,更需要强大力量的守护。


精选留言
  • 481
    善良,更需要强大力量
  • 1177
    真实事件。我有个女同事(95年的,已经离职)得了甲状腺肿瘤,幸好买了商业保险,商业保险赔了30万给她,应该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家庭情况小康,然后她爸爸去水滴筹筹了十几二十万,治疗费用用的是商业保险的钱,水滴筹筹来的钱给爸爸买了一辆雪佛兰的SUV,然后她发了朋友圈说,今年的第一个小目标已经完成,但是没说用水滴筹的钱,这个事件之后,感觉人性挺魔幻的。
  • 196
    像仙人这样不为财色所迷的人不多了,不忘初心绝不收割流量,互联网界的良心
    403
    作者
    别别别别,我是出名的贪财好色,甲方克星,广告老鸨
  • 92
    那水滴筹还能信吗,在朋友圈见过不少水滴筹的链接了,每次都多多少少捐一点
    332
    作者
    实话实说,水滴筹已经是行业里面做的最好的了。
  • 311
    作为一名曾经的工作者,多少了解的更多点吧,刚进去某筹款平台,初心是好的,只是想简单的帮助需要帮助的病人,可病人从哪来,需要去医院一个一个病人的去询问,类似icu,癌症白血病,骨科,呼吸科等等,刚开始工作放的开,知道自己是做好事,能帮就帮,能筹就筹,可筹款平台公司有要求啊,每天必须发起多少个筹款,每天听着各种病人悲惨的生活,干的心都累。。。公司各种话术套路,实在受不了了,还是选择离开了,但每一个我帮助的病人,钱都打到患者银行卡了,这点还算是欣慰。 仙人帮忙顶上去,第一次留言给了你啊
  • 139
    还有之前那个牛顿老师的文章寻人也是让我长了见识🙄 🙄 🙄 什么坏人都有
    306
    作者
    牛顿老师今天要怼医疗洗稿产业,目测要被暗杀
  • 213
    不是自己认识的,了解真实情况的就不捐,我宁愿捐给淘宝植树。最起码保护环境
  • 173
    有一次自己在火车站等车,有一个小孩拿着募捐本让我捐钱,我看他蛮可怜的,给了他20,后来发现他穿的是new balance,而我当时穿的还是安踏。
  • 170
    其实很多事,还是由政府做比较合适。这个行业不适合商业化,但可以做成一个公益平台。申请资格就按低保来,比如如果家庭资产减去预计最大开销低于低保线就可以申请。如果造假被发现就列入统一的政府征信失信名单之类的。平台统一了也就没有竞争了,就不会劣币驱逐良币,行业也就规范了。
  • 168
    我捐钱很简单:我现实中认识的人的朋友生病,如果多出一层关系,我就不捐了。
  • 157
    我加入了马爸爸的相互宝
  • 155
    也说个真实的事,不是追究责任只是阐述事实,好久之前朋友的朋友重病应该是胰腺癌,乔布斯那种病,这位人士知道自己不久于人世,就开始发起众筹,这位同志从事十年传媒认识很多明星,靠着转发据说募捐了上百万,我和朋友也捐了不少,然后这位朋友最后挂了,但是几年后我们才知道,他家北京几套房,天津有工厂,还有商业保险,治病花了众筹的钱还剩不少,最后全家移民了,而我还在吃土中。
  • 57
    相互宝这个东西怎么样?之前加入现在又退出了,不知道靠不靠谱。
    138
    作者
    划算呀。。。而且不影响再买个百万医疗,美滋滋
  • 117
    没事,靠这个赚钱的人早晚有一天会被病魔战胜
  • 80
    说得极端一点,没人有权利通过提供乞讨场所赚钱。要么你就是纯公益项目,要么就别做
  • 69
    我见过太多朋友圈名车名表,豪宅顶配,游山玩水,红酒美人,但转眼就是在朋友圈众筹,几万块都要筹,之前一个旧同事也是如此,碍于面子还是给了几百块,但转眼就在国外品红酒游巴黎了,有种吃了苍蝇的感觉,现在不管谁众筹,我一概不理。
  • 69
    这种丑闻不是第一次了,前有年入千万的淘宝店主因为2套房还不能卖出,跑来筹款,还有一个家境优渥的姑娘在微博上炫富,表示要退回你们的臭钱。
  • 63
    善心也是商品呀
  • 54
    很多骗局只需要没爱心又不善良,就可以完美规避,这真的挺魔幻的…
  • 46
    想起一件真事。有个朋友大学时候,第一年交学费,同学A抱怨说,学费好贵,我家卖了头牦牛才交得起。班长听了很热心地号召同学捐款。第二年,同学A又说卖牛,又捐款。第三年,还是抱怨。班长很好奇的问他,你家有多少头牦牛啊?A说,不知道哦,一千头左右吧。全班吐血。
  • 45
    水滴筹,帮一个同事的家人捐了款,然后就被诱导一分钱开通水滴筹获得保障,但其实都要另外充值,说白了就是买保险,不充就一直提示余额不足什么的。就觉得这个套路有问题。还是算了,我们的爱心被消费的还少吗?
  • 43
    因为信任和爱心,是这个时代最奢侈的珍宝,容不得随意损耗。 信任一旦没有了,就再也没有了。 而善良的心,更需要强大力量的守护。
  • 43
    别让有爱心的人寒心。
  • 21
    仙人上半年写过一篇关于众筹的文章吧,当时提醒大家献爱心时不要被骗,这才多久众筹的老底就被曝光了
    41
    作者
    写过,被骂成sb了
  • 41
    总有真的生病没钱治需要放下尊严求助的人,越穷的人得到的筹款越少。 也有家里有房有车有商业险有存款的有钱人生病也还是求助的人,越有钱的人得到的筹款越多。 我姐前年得了脑肿瘤,姐夫在农村里当水泥工,一个月收入就一千多两千块钱没车没房没商业险没存款,我帮忙发起了众筹,收到两万多的筹款因动手术急需要就停止了。 现在我看到朋友圈认识的人发的还是会捐几块钱…万一是真的需要求助呢?
  • 35
    以前一个同学,妹子人非常好,班里不论男生女生都觉得她非常好,她爸爸生病了发起水滴筹,看到后我立马捐款加转发,因为我相信能教出这种孩子的家庭肯定不会差。 但是其他的我不熟悉的人想让我捐款很难,转发更是不可能。
  • 33
    真正需要帮助的还不知道有水滴筹,用上水滴筹的都赚了一笔,真是魔幻
  • 32
    父亲今年肺癌住院期间也无数扫楼的,和哥哥聊天的时候说:哎,朋友都让他搞水滴筹,他觉得目前我们还能尽自己最大的努力能付得起父亲的医药费,就不要去弄了(我家在农村哥哥是货车司机,两个孩子,嫂子在幼儿园工作一个月不到2千),而我看他自己曾无数捐款及转发朋友们的筹款活动,虽然他嘴里说不出太冠冕堂皇的话,但是我懂那种不愿意浪费什么资源、麻烦别人的质朴之心
  • 31
    只给我认识的一个人捐过一次。因为我前段时间住院,一天去三个地推,各种介绍帮忙筹款!我告诉同病房的老爷爷老奶奶,不要贪便宜,他们不是雷锋,是要挣钱吃饭的。反正我不相信这年头有雷锋,我也不想为了钱透支我自己的信誉。但是我不能保证别人和我一样要脸,所以,一概不捐。 百万医疗已经那么便宜,大病医保也可以报销那么多,精准扶贫恨不得住院不要钱了,还来要人捐款??不是骗子是什么?
  • 31
    人性不值得信任 尤其是被消费的时候
  • 28
    以前还会捐助众筹,现在宁愿买爱心午餐,还是保险靠谱
  • 26
    大病众筹真的是我这几年见的最好的产品了,给普通家庭以最低的成本带来相对高的保障(虽然不是必定能保障的保障),虽然我知道它肯定会有黑幕,虽然我知道它在靠流量赚钱,虽然我知道还有其他的问题。但是他让抵收入群体可以预防风险(对收入3K的低收入家庭来说,让他们买保险真的很难)。所以我会一直支持下去,并推广给身边的人,它可以不够完美,但总比不存在强。当然爱心不被盗用,自然是最好的了。
  • 24
    看情况捐吧:1、看日期,刚确诊就发起筹款的(压根儿就不想花自己的钱),以及筹款一两天就筹到大笔钱的(本身人脉不错,经济条件也差不到哪里)基本不会捐。2、看资产证明,越详尽的越愿意捐。 一般自己会捐并帮忙转发的都是那种在医院住了很长时间,算算花销,确实有花出去大把钱,并且有明确资产公示的那种。一般的就根据1,2,两点少少捐一点。 还是希望这种福利能让政府接管,街道办,村委会的人是比较容易搞清楚具体情况的。
  • 24
    仙人,你就不能上我上一次墙!我真的太难了。
  • 22
    对于隐瞒真实信息的人,不仅应该把钱追回来,应该也涉及诈骗了吧
  • 22
    最高级别的造假,是一切都是真的,但是大家都是演员。
  • 20
    再这样下去,爱心被消耗的差不多了,真心需要帮助的人得不到帮助是最悲惨的结局
  • 19
    像水滴这样的公司,大病众筹并不是他们的盈利点,而是他们的获客方式。本质上他们只是想创造一些因病致贫声泪俱下的故事,然后把那些愿意为这些故事买单的人转化为购买保险的用户。精准的人群,精准的场景,带来相对更高的购买转化率。
  • 18
    依稀记得我老公同学发某滴筹,说她自己老公出了车祸,意思反正是很惨,要钱。但是我老公说那个女孩老公是当包工头的,家里几套房,后来我就再也不相信各种xx筹了。我真的很难以理解,为啥有些人能够这么不要face。
  • 14
    确实是真的,有钱的众筹得挺多的,真正需要帮助的就众筹得1万左右。。。不知道为何那么魔幻。。。
  • 14
    这可不是嘛,国外慈善组织的工资可不低
  • 12
    人世间的事情,最怕的就是follow the money。一查钱,就会发现里面是那么的不堪
  • 12
    很多行业其实也没有解决基础的逻辑问题,但并不妨碍其发展出规模公司。大病众筹这个行业的核心问题我觉得还是交易物的价值定位不清晰,捐助人究竟想从中获得什么?受捐者/平台提供的又是什么?其实是没有共识基础的。
  • 11
    不以善小而不为,不以恶小而为之。利用人们愿意做善事的好心,来成全某些人的发财之心,此之为恶。且不论其恶之大小,但长久以往,有善心的人便不再施以援手,而导致社会不再有善之企图,此为大恶焉。
  • 11
    黑产直接淘宝可以买到代写文案、代上传假的医疗文件的
  • 11
    我说怎么前段时间这么多的求助信息
  • 10
    之前看朋友推荐,买了微保健康险全家桶。与其事后求人,不如事前防范,而且现在保险真心不贵。
  • 10
    所有的善良及善意都需要更大善良及善意予以回应。
  • 9
    善心换伤心,真钞换了别人的节操。当时多热心现在也就多寒心
  • 8
    前几天一个群里看到水滴筹,尿毒症晚期,开医学证明的居然是当地的博爱妇产医院,所有检查就一张肾功能
  • 7
    其中有一个图:亲爱的,如果我和你妈同时掉到水里… 之前有个帅哥哥给的答案是:亲爱的,有我在,你不会掉水里去的~
  • 7
    或许,由官方主导公益众筹会更好。商业运作模式与企业竞争难以和公益目的兼容
  • 6
    捐钱只给自己认识的人,或者再多一道关系的人。八竿子打不着的人真的给不了。 况且这种事情这么多,难道就激发不了群众买保险的意识吗?实在不济,相互保也行啊,这才每个月花多少钱,这点钱都不花,这点意识没有,出事情了指着众筹,不需要反思吗。如果有那种出事情了,有报销报销一部分,剩下的家庭缺失无能为力的,这个很支持捐爱心,起码人家自己已经做了基础的保障,那些一点都没有为自己和家庭作保障并且一点关系都搭不上的,个人不会捐。
  • 6
    我愿意献爱心,但我不想被别人当傻子,消费我的爱心!所以,现在,要么直接去医院给人捐,要么,就只当没看见。我不是冷血,我只是不想成就别人的人血馒头。
  • 6
    恶之为恶,在于施恶之人的无边界无底线,无穷无尽,却并没有可以惩罚和约束的方式。悲乎!
  • 5
    纵使万恶之人赚的盆满钵满 我依然选择善良。
  • 5
    我在想我家如果出现困难情况,病房里遇到地推,会不会参加众筹,消费爱心,我不知道,确实很魔幻
  • 2
    说实话,水滴筹真的做了点好事的。只是被利用的也很多。我身边也有需要帮助的人上了水滴筹,筹款也要求不多,这样的我是愿意帮忙的。对于那种成为新闻热点的,搞不好就动则能筹上百万的,我觉得不缺我那点钱。
  • 1
    仙人老师,不知道您对华莱健黑茶这种“直销”有什么看法?茶叶这种神物的农产品直销是不是很迷??我看网上对华莱健黑茶的意见也有很多的,为什么蒸附不查?先跪拜老师,真心希望能看到您的高见!
  • 1
    上次我去华西探望朋友的时候,就发现到处地推的众筹人员~说实话我们去的还只是普肝胆病房,一场病手术全部自费也就是一万左右~并没有到需要众筹的地步~当时就觉得所谓众筹真的是一群穷人爱心泛滥给富人接济,还不知道乐呵啥~从此只相信我认识的人认证盖章的众筹
  • 1
    你们可以认真看看水滴筹的服务条款,我记得当时看到一处,总结起来就是“你们捐的钱因为任何原因出现任何问题我们概不负责”,然后我是没敢点勾,直接溜了。
  • 爱心最怕被消费和欺骗。就跟以前路上讨饭的乞丐没啥区别。你根本不会知道当你走后,别人会不会一个华丽的转身,回去过上了比你还幸福的生活。 所以,你投的到底是这个爱心币呢还是这个(傻)币呢?

微信扫码打赏

作者: RESSRC

个人资源站

《一手捐钱,一手圈钱,大病众筹愁更愁 | 半佛仙人》有一个想法

  1. 看到上面有人说公益让ZF来做,便于监管。我突然想起来以前的红十字?果然是做得海内独步。监管得太好了。社会的败坏,都是从强权者不申张正义开始的。做坏事的人没有惩罚,做好事的人却要担惊受怕,于是社会就是现在这样子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