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云雷的风口浪尖,似曾相识的剧情重演 | 顾子明吹过的牛

黄不邪

张云雷出事了。

因为“调侃”京剧老艺术家张火丁,李世济,被民间协会京剧程派艺术研究会发文要求道歉。

小央发表文章,评价张云雷“艺德”不够。

算上5月份,这也是张云雷第二次被批评“艺德不够”了。
 
说来有趣,就在去年,这个严正要求张云雷道歉的程派艺术研究会,还在热情的蹭张云雷热点。
评论区下面一群人义愤填膺的批评张云雷,不尊重京剧,不尊重艺术。
 
有这么大的心,买两张票支援京剧不比什么好。
 
张云雷事件的剧本,已经发生过多次了。
 

前两年,几大直播平台高强度互动,将一大批“直播明星“送上C站8点黄金档。
 

再后来的,暴事,因为一个很老的笑话,被要求道歉。

唱歌的发发等一批人,微博被人翻旧账,然后一大批yxh高强度的转发,炒作,闹得沸沸扬扬,成功引起上面注意,最后被“FS”。

这里面要注意,“FS”是非行政行为,你找不到任何文件说明,上面从来没有说某某人不得从事什么行业,而是新闻曝光之后,行业主动进行的“商业性FS”,上面的手干干净净。

这一整套完整的流程,背后是咱们自古以来的“驭民之术”。

古往今来的统治者,面临的最大问题,就是如何御下。

少数人如何统治多数人?

古人发明了惩罚性的“连坐”制度。

 
一人犯罪而与其有一定关系的人也受牵连而被认为有罪。
 

达到“人人自危,户户自保,禁尚有连于已”的效果。

用现代的话讲,即利用权力人为创建出来的本来不存在的集体利益,然后要求每一个人为集体负责。

我们现在也面临一个问题,我们这么少的人,如何处理人数扩大了千倍,万倍的人群呢?

 
我们今人更聪明,发明了奖励性和惩罚性并存的“连坐“制度。
 

只要你发现“可能有问题的人”,将他爆出来,你就可以获得超额的流量和奖励。

而一旦发现问题,没有立刻做出“正确的反应”,群体就会受到惩罚。

如此一来,囚徒困境形成。

一方面下面的人相互抓小辫子,检查对方以获奖励。下面的每一个人都承担了检查的作用,成为了别人的质检员。

另一方面下面的群体内会相互怀疑,担心别人会连累到自己。为了减少自己被连累的风险,下面的群体自然层层加码,严格设限,将本已不大的圈子越缩越小。

各大公司的名单越来越长,“鉴黄师”越来越多,都是如此。

 
这就叫“画地为牢”。

这个制度设计的精妙之处还在于,检查的权利下方,最终解释权一直在上面。

上面可以决定解释,也可以不解释。

刑不可知,则威不可测。

 
这个制度一设计出来,上面的人自然不需要雇佣大量检察员下去工作,减去了超级大的检查工作量,将巨额的成本转嫁到下面同时威慑力丝毫不减,轻松达到“以小制大”的目标。
 
单纯追求流量和关注的资本主义yxh,成为了这套系统里面,不可缺少的获益方和积极的拥护者。

 

最开始的事件闹出来之后,yxh们就明白了,虽然我们没有权力,但是我们可以利用权力。

只要把事请闹大,公权就会做出回应,并且,达到我们的目的。

 
事实真相?有真金白银香么?
 
YXH们只需要在后面轻轻推一把,就可以完成KPI,为什么不继续呢?。
 
所以,这件事,就会像之前的事一样,不断重复。

微信扫码打赏

作者: RESSRC

个人资源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