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江湖往事 | 万小刀

一、

 

1982年,25岁的老赵凭借二人转作品红遍东三省的时候,老天爷兜头泼了他一头冷水,老婆给他生了一个畸形儿赵铁蛋。

赵铁蛋不仅是个聋哑儿,还患上了软骨症、肺气肿及心脏病。

小号“万小刀的江湖”里有分析,赵铁蛋之所以畸形,很可能跟老赵喝酒有关,他自曝在山东跟人拼酒,两人喝了7瓶白酒,还赢了对方一辆小车。

酒后播种,容易造成畸形,那时农村人并不知道这个科学道理。

但出了问题,愚昧的人们都怪土地,却不去寻找种子的责任!这对土地不公平!

因为赵铁蛋,老赵家愁云笼罩,一回到家就开心不起来,这种状态怎么能逗乐观众呢?于是干脆四处演出,不回家。

常年不回家吧,又怎么解决生理需求呢?

于是,大约1983年,老赵婚内出轨了,和18岁的马丽娟搞到一起,多年后,马丽娟转正,成为他二婚妻子,还给老赵生了一对龙凤胎。

1983年的老赵,穿花衬衫,留有小卷卷的爆炸头,跟多年后他留给全国观众心中的农民形象南辕北辙。

但这种打扮有江湖气。

 

二、

 

老赵走红东三省的1982年,有两位退伍军人成为多年后沈阳的风云人物。

一个是22岁的刘涌,一个是23岁的王立军。

他们家世都有些来头,刘涌父亲是法官,在沈阳政法系有些人脉,这也促进了他黑社会的嚣张气焰。

万小刀读高中那会儿,很多学生在混社会,其中混得牛逼的,能在学校和社会上横着走的,多少都有一些亲戚来头比较硬,是什么局长院长之类的。

王立军的父亲也不是吃素的,他参加过抗美援朝战争,当时战斗特别激烈,他之所以活着,是因为他写得一手好字,上级命令他躲在地下“刻钢板”,也就是刻报。也因此,王立军继承了一手好字。

他们都当过兵,刘涌小时候学游泳,成绩还不错,曾获得辽宁省少儿仰泳100米、200米冠军,长大了因病告别了泳池,入伍到天津当兵。

王立军也当过兵,他在沈阳北边的铁法市当兵,铁法市是县级市,属于铁岭市管辖,如今已改名调兵山市,老赵也是铁岭的,老家开原市在铁法市隔壁。

王立军长得比刘涌帅,高高大大,白白净净,还很斯文,写得一手好字,还懂点艺术,算是文武全才型的,于是部队一干部的女儿跟他好上了,1981年转业回父亲所在的内蒙古阿尔山天池农场时,干部的女儿跟他一起回乡,还嫁给他这个穷小子。

1982年,王立军带着干部的女儿,又回到他当兵的铁法市,在铁法市商业局食品公司运输队工作。

刘涌部队转业回沈阳,也干过运输,在沈阳市纺织品公司当一名普通的司机和调拨员。后来他的法官老爸凑了点钱,让他下海经商去了。但经商来钱有点慢,再加上刘涌更有黑社会天赋,便开始混社会。

王立军后来被运作进铁法市公安局,当起了警察。这是不是他当干部的老丈人运作的,大家自行用脚趾头想。当然,王立军部队转业,人高马大,还有文化,确实有资格当一名警察。

就这样,这两位一个成了警察,一个成了黑社会老大,一个在铁法市是白道上的英雄,一个在沈阳是黑道上的枭雄。

没想到多年后王立军跟刘涌较上了劲。

三、

 

80年代中后期,老赵玩婚外情,刘涌、王立军升级打怪的时候,比他们大近10岁的乔四,已威震东三省。

虽然我没挖掘到老赵和乔四把酒言欢的证据,但老赵他们多少是久仰乔四大名的。

他们之所以没有交集,是因为乔四活跃在哈尔滨,离沈阳有点远,中间隔了个吉林省。

1988年,乔四的黑道人生达到巅峰的时候,老赵参加了那年春晚哈尔滨分会场的演出,提前把节目都录了,老赵也把这消息散播得铁岭人尽皆知,结果被春晚放了鸽子。

那次在哈尔滨,不知道老赵和乔四有没有打过照面。

那一年,28岁的刘涌做点小生意,有个小团伙,这个团伙的人都是做点小生意的人。但一点也不耽搁他们混社会。那时刘涌有个19岁小女友,名叫申丽妹,年轻漂亮一花瓶,刘涌带出去也是很长脸。

可是这小姑娘一点也不省心。她喜欢一个本土明星,特别是他唱齐秦的《冬雨》,她觉得他唱得比原唱还好听,于是经常去沈阳“水上乐园”听歌,有时听入迷了,深夜才回家。

这位男明星名叫宁勇,当时在沈阳有较高的知名度,常和毛阿敏、毛宁等一起“走穴”演出,他还为沈阳第二届运动会唱了主题曲。

宁勇跟刘涌也能扯些关系,宁勇家住在刘涌表哥隔壁,他们也认识。

但是,宁勇长得比刘涌帅,唱歌比刘涌好,还是大明星,刘涌心里醋海暗涌,更主要的原因是,他刘涌的马子跟别的男人在一起,这岂不令他威风扫地?

可这一切申丽妹浑然不觉。

1989年9月,申丽妹听宁勇的歌到深夜,宁勇就送她回去,结果被刘涌发现了。

第二天,刘涌纠集一帮做点小生意的兄弟,把宁勇给打成重伤。

宁勇也因此歌途尽毁,而刘涌不仅啥事没有,还令他在江湖上声名鹊起。

 

四、

 

1990年,33岁的老赵终于在春晚亮相了,那一年,乔四黑社会团伙如日中天的时候,戛然而止,他撞在打黑运动的枪口上,自此挥霍完他传奇的一生。关注万小刀公号,获取《乔四的江湖往事》。

此后几年,老赵从东三省最红的二人转演员,一步步成长为全国炙手可热的小品之王。

仿佛江山代有才人出,哈尔滨的乔四覆灭后,刘涌很好地接班了乔四,成为90年代中后期东北黑社会的优秀代表。

这使得轰轰烈烈的打黑运动,搞得像打地鼠游戏,这边打下去了,那边又冒头了。

90年代初的东北,随着苏联解体,南方又开始改革开放,东北这个曾经的共和国长子,曾经引领全国的工业城市,像被罢黜的太子,其经济开始迅速衰落,导致一大批国有企业职工下岗。

于是街头突然多了很多无所事事的年轻人,黑社会组织开始猖獗起来。

刘涌那时在沈阳市太原街开了家家电商场,那时候家电开始普及到千家万户,这生意还是挺赚钱的。

但赚钱的生意就像块肥肉,很多人虎视眈眈,都想分一杯羹,因为刘涌有一帮混社会的兄弟,所以也没人敢从他口中虎口夺食。

在那个年代的东北,仅有做生意的天赋还不行,还得黑白两道都有人,不然两道都来盘剥你,最终把你剥得骨头渣都不剩。

刘涌的生意就靠黑社会支撑起来的。

因为黑社会猖獗,所以王立军才有了用武之地,他开始从一名普通警察,一步步打怪升级,当上了铁法市某派出所所长。上任后,王立军成立了打击违法犯罪综合办公室,9天打掉10个犯罪团伙。

关于王立军打怪,他口述过这样一个画面:

那是一个大雨倾盆的夜晚,一位黑社会大哥带着数位小弟,从酒店出来。王立军从汽车上下来,淋着雨站在黑社会大哥面前。他们对视了足足好几分钟,最终,黑社会大哥避开了王立军的目光,灰溜溜地走了。

那时王立军还没有与刘涌交锋,因为王立军在铁法市(今调兵山市)某派出所任职,而刘涌主要活动在沈阳。一个在省会城市混社会,一个在县级城市的派出所任职,所以命运也不太好安排他们提前交锋。

 

五、

 

1991年,跟老赵一起玩出轨的马丽娟已经25岁了。赵老师再不给人名分也实在说不过去,于是便跟糟糠之妻离了婚,据说净身出户,给了前妻十多万,还加一辆小轿车,1992年,终于如愿把马丽娟给娶进了门。

离了婚又结了婚的老赵同志,也许担心走夜路遇见鬼;何况当时黑社会猖獗,而他的名气、金钱、地位与日俱增,可能也没啥安全感;同时他也开始讲究起自己的排场,香港那些大明星,出门都有保镖护驾。于是老赵也开始物色得力干将,当自己的随行保镖,一出门,身后跟着几位穿着黑西装戴着墨镜的保镖,要多拉风有多拉风!

有了保镖,还得请个经纪人,因为老赵红了,经常有一些娱乐场所请他去演出,但是娱乐场所的老板都有黑社会背景,弄得别人一不开心,不仅不给演出费,还扇你一巴掌,那不是没可能的事,多年后天王刘德华就被本家刘涌这么对待过。

所以请经纪人,也要请那些又精明又有江湖背景的纪纪人。

1992年,35岁的老赵在一次朋友的酒局上,看到一位做生意的年轻人,前面说了,那会儿在东北做生意,没点煞气,还真做不下去,此人有生意人的精明,又有江湖人的豪气和义气,最重要的是,此人也姓赵,名叫赵钢,是老赵本家。

你看,赵钢不仅能当自己经纪人,连保镖也可以兼职了,真的是不二人选。

可是赵钢做点生意,在道上也有头有脸,跑去给一戏子当跟班,多少有些令江湖人耻笑,所以拒绝了。直到后来,赵钢生意亏得血本无归,再加上老赵越来越红,这才答应当老赵经纪人和保镖。

多年后,赵钢还在老赵的《马大帅》里本色出演了一个角色,自此摇身一变成为演员。

这一年,刘涌捅了个大娄子。

那天,刘涌团伙手持猎枪在追杀一个黑道中人,被两名警察看到,其中一位名叫刘宝贵的警察还是派出所所长,他掏出手枪亮明身份,本以为可以吓退刘涌团伙,结果刘涌抠动扳机,打伤了刘宝贵。

这次娄子捅得有点大,当法官的父亲也没辙了,他带着妻子和弟弟逃往广州,在朋友的照应下,在广州做点生意,那时他完全没想到,朋友的老婆,后来变成他的老婆了。

这实在有损他的江湖义气。

同样是这一年,王立军同志在铁岭打黑有功,升职为公安局副局长。

 

六、

 

1994年春晚,老赵因家里有事去晚了,结果导演组嫌他架子大,坚决没让他上。

这一年冬天,老赵和前妻的儿子赵铁蛋离开了这个叵测的世界,在北京排练1995年春晚的老赵请假回家处理后事。

赵铁蛋一出生就有生理缺陷,为人父的万小刀也很同情他,最疑惑不解的是,老天爷让赵铁蛋来到这个世界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仅仅是为父代过的吗?

就在赵铁蛋离世不久,刘涌被警方从广州抓回了沈阳,看押在沈阳第二看守所。

刘涌那位法官父亲去找受伤的派出所所长刘宝贵求情,先后从1万出价到20万、30万,甚至高达100万,刘宝贵都不为所动,刘涌的妈妈一把鼻涕一把泪,就差跪下了,刘宝贵仍不为所动,因为刘涌那一枪差点把他打残废。

刘涌被关在沈阳第二看守所,怎么判决成为沈阳一些领导的难题。

刘涌父亲是法官,在政法系有人脉,可受伤的是警察,警察系统的大人物也不会善罢甘休,不然太没面了。虽然通过运作,证人们要么不出庭,要么反水了,刘涌也矢口否认当时手里有枪。

一时间,这个案子僵持在那里。

因为案子没结果,刘涌一直收押在监狱里,便开始策划取保候审。

一开始想制造肝病的假象,以便取保候审。他托人弄了点肝炎病人的血,通过关系送进看守所,但是直接把这血混合进饭里吃掉,都没得成肝病。

也是,像刘涌这样心狠手辣没有心肝的人,怎么会得肝病呢。

后来又折腾他的胃,找人弄来避孕药、滴鼻液、味素等等凡是人们传说能把胃吃出毛病的东西,他也一一尝试,结果仍然没病。

实在没辙,又在血压上做文章。他一次吃了十几片降压片,这次终于把自己搞“病”了。

刘涌到市红十字会医院住了院,然后如愿以偿取保候审了。

受伤的派出所所长刘宝贵自此告了刘涌多年,都没有结果。

刘涌取保候审后,广东那位朋友的老婆刘晓津,跟丈夫感情破裂,离了婚,带着分来的一笔钱回到沈阳做点生意。

她生于1964年,比刘涌小四岁,由于一介女流,想做点生意没有个黑道依靠,也是很难的,便开始在刘涌的电器商场里卖空调。

刘晓津把一百五六十万的资金,都投进去做空调生意,并把空调存放在铁匠屯的花窖里。

如果不是刘涌,这些空调全部要打水漂。

有一天,刘涌说空调生意好,不够卖,便派人把空调全拉走了,没想到四天后发了大水,洪水都快淹到房顶了,那个装空调的花窖也早淹了。如果空调没拉走,就全泡汤了,这损失可就大了。

空调幸免于难,可是刘晓津父亲养的300多盆高档君子兰被水淹了。这损失也很大。刘涌听说,立马租来一只船,带着商场的人来打捞君子兰。

多亏刘涌小时候学过游泳,水性好,扎进一人多深的水里,把君子兰一盆一盆地捞到船里,再运到大坝上。

自此,离婚后的刘晓津开始对刘涌感恩戴德,刘晓津父亲也对刘涌赞不绝口,后来刘涌资金周转不过来,刘晓津二话不说,几百万几百万地借给了他。

刘涌确实不是做生意的料,开家电商场也没赚几个钱,刘晓津建议他开超市,还为他写了一份沈阳市场预测报告,陪着他到广州、香港考察取经,又借给他500万元资金,和一辆凌志轿车供其使用。

1995年9月24日,百佳自选商场———沈阳第一家超市终于开业了。

百佳超市生意火爆,为刘涌的发迹打下了坚实的经济基础。因为开超市赚钱,于是刘涌又以恐吓手段,霸占双兴购物中心。

后来,他在太原街上又开了一些服装专卖店,化妆品店,甚至典当行等等,自此摇身一变成为成功的企业家。

那时,他们早已同居,刘涌不仅身体离不开刘晓津,连生意也离不开。

 

七、

 

那时候的王立军还是个文武双全的人才。

“武”是他作为警察的本职。在铁岭任职的近20年,他从普通民警节节高升,打掉了4个黑社会团伙,自己负伤达20余次。

“文”是他能高升的附加值。他虽然只有初中学历,但很重视学习充电,从中专、党校一直进修到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再到东北财经大学高级管理人员EMBA班,在他从人生巅峰跌落下来时,已经是教授、研究员和著名法医专家。

因为能文能武,所以王立军每次用武去打黑,又用文来为自己打黑事迹进行宣传,双管齐下,节节高升。

幸亏那时王立军不是在沈阳任职,不然跟刘涌狭路相逢,那会是一场火星撞地球的龙虎斗。

那么,老赵是如何混进王立军的朋友圈呢?

其实,任何一个地方的名人,如果想混圈的话,很容易就可以跟当地权贵觥筹交错。

像本人万小刀同志,名气不大,脾气不小,酒量虽好,但情商不高,所以属于那种不太识趣又不识大体的江湖草莽,动不动就给人添乱。如果我也能八面玲珑,想混进那个圈圈也不是难事。但还是天赋不够,敬而远之吧。

至于老赵走进王立军朋友圈的确切时间,他们没告诉我,我也不知道,但是据公开资料显示:

1996年,阿尔山建市,王立军作为从那里走出去的名人,也获邀参加过那次名流云集的活动,当时他就带着全国人民耳熟能详的老赵同志,去阿尔山市。

这给王立军涨脸,也为老赵捞得政治资本。有了王立军这样的朋友,铁岭黑道还有谁敢动老赵一根汗毛?

据王立军的一位发小回忆,他去铁岭看王立军,就由老赵同志作东。席间,老赵对王立军说:“请王局长吃一顿饭太不容易了,一年都排不上一把,不请你,请你小朋友,你作陪,行吗?”

老赵情商真是高,在王立军朋友面前这么拍马屁,倍有面儿。

同样是1996年,刘涌顺利成为沈阳和平区政协委员,后来还当上了沈阳市人大代表。

他能洗白到这一步,是以法官父亲为跳板,然后认了几个干爹,干妈。当年跟他一起跑路到广州做生意的弟弟刘军,也当上了警察,于是有几名警察也成为他的跟班。

那位被他打伤的派出所所长刘宝贵,告他无门,也没办法。

 

八、

 

1997年大年初一,40岁的老赵和二婚妻子马丽娟生下一对龙凤胎,儿子赵一楠,女儿赵一涵。

这一年,37岁的刘涌也喜事临门,他和刘晓津正式登记结婚,至于什么时候跟申丽妹结婚和离婚的,暂无可考,这不重要。

刘晓津虽然没有申丽妹年轻漂亮,但是刘涌见过、玩过、睡过的漂亮女人也太多了,能帮刘涌做生意,又能借很多钱给他做生意的女人可不多,刘晓津算一个。

对刘涌来说,刘晓津可能是一个旺夫的女人,就像马丽娟对老赵来说,也是一个旺夫的女人一样。

因为,自从这二位仁兄分别娶了刘晓津和马丽娟后,他们在人生的山坡上爬得越来越快,越来越高。

如果人生就是爬坡,有人没爬几步就滚到山脚下去了,有人即便爬到自己的人生顶峰,但放眼一看,四周一山更比一山高。老赵的人生顶峰就高耸入云,爬到一半,就已一览众山小了,但是,山顶都是云里雾里,他自己都看不到上限。

老赵跟刘涌交情有多深,目前还没有细节考证。

有资料显示,1998年8月,某著名相声演员来沈阳演出,刘涌邀请沈阳副市长马向东作陪,自此刘涌和马向东搭上关系。后来向马向东行贿圈地,沈阳著名的烂尾楼嘉阳广场用地就是这么来的。

后来,通过副市长马向东,又跟市长慕绥新混熟,二人称兄道弟。

这都是新闻有报道的,而且这两位沆瀣一气的正副市长后来也被双规,甚至判了死刑。不然,给万小刀一万个胆子,也不敢写他们了。

 

九、

 

上帝欲使人灭亡,必先使其疯狂,刘涌结交了沈阳的大人物后,开始变得更加疯狂。

为了垄断香烟生意,砍伤砍死多名做香烟生意的商人。甚至还和沈阳另一个黑老大李俊岩火拼。

当时李俊岩的江湖地位还在刘涌之上,二人不在同一区,刘涌在和平区,李俊岩在沈河区,二人都有区警察充当保护伞,甚至直接当他们跟班。

因为李俊岩不给当刘涌小弟的警察面子,最后被刘涌用警察的枪,朝李俊岩的腿开了几枪,最终李俊岩有了绰号“铁拐李”。

1999年初,沈阳副市长马向东、财政局长李经芳、建委主任宁先杰在澳门频繁出入赌场,被国家某部门查获。

当年7月,这三位官员被双规。

11月,李俊岩黑社会团伙被一网成擒,后被判处死刑。

刘涌政治觉悟太低了,完全没意识到,李俊岩会是他的前车之鉴,自己马上就要变成秋后的蚂蚱了,他还在蹦跶,打了香港天王刘德华。

2000年,刘涌圈来的地开始建设嘉阳大厦,为了宣传嘉阳集团,听说刘德华在内地有十场演唱会,辽宁有一站,拟定在大连,于是刘涌便找主办方把演唱会改开沈阳。

最终,以200万元一场演唱会的价格把刘德华的一场演唱会签了下来。

可是没过多久,刘德华凭《暗战》获得金像奖影帝,身价和出场费都水涨船高,但刘涌觉得谈好的价格,又坐地起价,很不爽,在沈阳地界上,没人敢在他面前出尔反尔坐地起价,但当时已把请刘德华来沈阳办演唱会的事宣传出去了,如果此时毁约,整个沈阳老百姓岂不笑话自己?

虽然当面不敢笑,背地里肯定在笑,而在江湖上,自己也很没面子。

最终,刘涌咬咬牙,以300万的价格签下那场演唱会。

2000年5月21日,沈阳五里河体育场刘德华演唱会如期举行,沈阳粉丝非常热情,刘德华也很满意,可是由于水土不服,身体不适,原定30首歌,只唱了25首,便结束了。(也有一说是只唱了26首)

小弟告诉刘涌后,他觉得刘德华涨了价也就罢了,竟然还不卖力!顿时火冒三丈。

刘涌对小弟说:“就说他们辛苦了,喊他们过来。”

不一会儿,刘德华和经纪人便来了,天王还主动跟刘涌握手,感谢他的邀请。

刘涌阴沉着脸问:怎么订好了30首歌,只唱25首就下来了?

经纪人上前说:华仔由于水土不服,身体不适无法继续演出下去,所以提前结束了。

这时刘涌满脸怒容地走向刘德华,天王的四个保镖见状也如临大敌,但被刘涌手下四大金刚拦住了。

刘涌怒火陡生:这是沈阳,不是香港,我不管你什么天王不天王,我让你唱你居然不卖力……接着,“啪”的一声,刘涌甩了天王一个耳光。

毕竟刘德华还是有头有脸的公众人物,不能搞得太过火,便把气撒在经纪人身上,倒霉的经纪人被打得鼻青脸肿。

最后,300万的演出费,只给了150万。经纪人问了一句,尾款什么时候给。

刘涌说,好,你回去,马上给你们结另一半。

结果,经纪人回到酒店,就和天王一起被软禁了。他们原定下午2点的飞机,也走不了。酒店内线电话也被切断,门外还站着刘涌的手下。

这特么是绑架啊。

刘德华最后得以脱身,江湖传闻是任达华找向华强,向华强找老赵,最终才化险为夷。

这才令老赵和刘涌扯上关系。

但据万小刀分析,如果向华强能解决问题,刘德华可以直接打向华强电话,没必要找任达华。任达华的哥哥任达荣是香港警界高官,那时香港回归三年,跟内地还是蜜月期,如果给任达荣打个电话,这还是个问题吗?

总之,任达华确实是参与过,至于老赵,我想六亲不认只认钱和权的刘涌,不一定卖老赵面子。

据公开资料报道,两个月后的7月1日,任达华来沈阳,正是刘涌接待的,那天晚上刘涌和妻子刘晓津一起陪任达华唱歌。

如果老赵是中间人,那么此次接待任达华是不是也应该把老赵也叫上呢?

那次唱到半夜,刘涌接到一个电话,他脸色一变,匆匆离去。

原来那天晚上警方就在布控抓捕他,因为他恰好没有坐自己的“辽AC9999”奔驰车,所以没被抓到。因为警察内部有眼线,刘涌得知情况后,开始潜逃。

也不知道任达华是不是来当烟雾弹稳住他,从而配合警方抓捕他的。但任达华根本没必要以身犯险。

7月4日,沈阳各家晚报上已刊登了悬赏通缉刘涌团伙的消息和照片,刘涌想逃往俄罗斯,最终天网恢恢,疏而不漏,7月14日,刘涌团伙被一网打尽。

随后,沈阳市长慕绥新也被双规,和之前落马的马向东加在一起,史称慕马案

那场沈阳官场大地震牵连甚众,慕马案的总涉案人员达100多人,其中副省级1人,副市级4人,仅党政“一把手”就有17人。

刘涌被捕后,被关押在铁岭,而王立军那时正在铁岭任职,刘涌就是由他负责看押的。

这期间,王立军又连升两级,直到铁岭市公安局长、党委书记(副市级)。

2003年,王立军调往锦州当公安局长和党委书记时,刘涌也被他带到锦州看押,直到12月22日,刘涌被执行枪决。

当刘涌消失了历史的尘埃里后,老赵开始爬上了他的人生之巅。

如果东北的娱乐场所还是被一些黑社会把持,也就没“刘老根大舞台”什么事了,本山传媒在东北也不会有如今的地位,老赵本人也不会有“过了山海关,就找老赵”的江湖地位了。

本来还想写老赵和王立军的交情,以及老赵身边四大金刚的故事。但看风向吧,如果风太紧,还是要扯呼的。


精选留言
  • 792
    本文不开评论!有无下集,看这篇命运!

微信扫码打赏

作者: RESSRC

个人资源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