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明一日 | 瞎爷

彩云伴海鸥高胜美 – 海鸥飞处彩云飞

01

我当年第一次来昆明,应该是在十年前。

那个时候,我除了担任公司的职务,还有一个社会兼职,就是中国房地产协会经营管理委员会的副秘书长。之所以是副秘书长,是因为我的领导是协会的副会长,为了工作方便,我自然就成了副秘书长。这就像联合国,五大常任理事国,你交的会费多,就给你个副秘书长当同理。

那一年,中房协和云南省房协,合作开一个会议,其中一个议题是安排我来做一个主题演讲,我就从青岛飞来昆明。

跟着我同行的是八戒。

此前我没有来过昆明,对昆明有一种异域的期望和向往,我总觉得看惯了东部沿海城市的千城一面,昆明的少数民族之多带给我一种想象,觉得昆明应该不一样。

抱着这样的发现异域的心理,我从青岛飞过来,一下飞机,很失望。

那个时候,长水机场还在建设中,我落地的机场还是巫家坝机场。

巫家坝机场有个特点,它离主城的距离只有不到十公里,是全中国离城市最近的机场。我在2008年的时候写小说,就曾经写到这一点。那个时候,尽管我没有来过云南和西双版纳,还是把故事的发生的一段,放在了西双版纳,很多人读了,以为我真的到过这里。从这个角度说,小说就是小说,你不要当真。

从巫家坝机场出来,不到十分钟就到了市区,破旧,陈旧,和内地的很多城市没什么差别。

如果有差别,就是更破更旧。

那个时候,后来著名的仇和还没来昆明搞大拆大建,昆明还是老样子。一点也没有我想象中的异域特色。

所以,我的失望是显而易见的。

唯一让我印象深刻的是昆明的三角梅,常常是在某一个街口,突然从墙角,伸出一枝开得特别率真、恣肆、自然,无拘无束的三角梅,让你觉得,好乡野,好村气,又好张牙舞爪。

三角梅在广东很多,总不及昆明的这样不羁。

以至于很多年过去,我只要想起昆明,就想起昆明街角的三角梅。

02

从去年就说要去一趟西双版纳。一直说去,一直没去。前几日突然觉得,该去了。

于是在钱眼群里问了一声,西双版纳发呆之旅,有谁同去。

群里的荣伯问我,如果去西双版纳,会不会先到昆明,我说正在考虑要不要先去昆明,因为广州有航班直飞版纳。他就说,如果到昆明来,一定要见一面。

我和荣伯没见过面,他给我的印象就是每天早上很早,就会发一段学佛的感悟。我曾经想象了一下他的样子,应该是某个仁波切的样子。

最后定下来先飞昆明,因为还有两个人,想见一见。

一个是群里的一个朋友,去年迁居昆明,多次告诉我,如果来昆明,一定要联系她。

再一个,是我以前的一个学生,我当年教书生涯教的第一届学生中,有位同学,在昆明理工大学做教授。我们30年没有任何联系。直到2017年,我被拉进他们的同学群,才知道她在昆明做教授。

当时我被拉进群,她问我还记得她不,我说不记得。她改了名字,我自然不知道是谁。她说出当时做学生时的名字,我大惊。因为当时她总是生病,一个学期里,有一半的时间去医院住院。后来她休学,再后来就没有了联系。

以至于我有时候会想,那个爱生病的姑娘,她后来怎么样了?在这个世界上的某个地方,她在过着怎么样的生活?

所以当时突然在群里遇见她,我真的是大吃一惊。

那个时候,她正在美国做访问学者。

我大学毕业的时候,22岁。现在,30年过去,你能想象30年会怎么改变一个人吗?

因为这些原因,我决定先飞昆明。

荣伯告诉我,他要为我安排住宿,我坚决拒绝了。

无功受禄,我心不安。

作为朋友,你尽地主之谊,请我吃饭,我觉得能接受。但再逾越交往的尺度,就会彼此有压力。

我说了,这世上,没有应该,也没有心安理得。

施比受快乐。但我要担得起。否则,我会有心理压力。欠人情,比欠人钱还难受。因为无以回报。

03

飞机在长水机场降落 ,在跑道上滑行的时候,我突然想起来另一位朋友tiger胡。

这个哥们按籍贯是安徽人,但出生在西安,在河北长大,在北京读书,在深圳、广州、上海、成都工作、撩妹、泡妞,最后落在一个昆明姑娘手里,成了昆明女婿,最近几年成都和昆明两头跑,做过奥美的区域总监。

我们以前是合作关系,他是乙方,我是甲方,按他的说法,当年没少受我的虐。因为甲乙双方,在中国,是永远不可能平等的。

不打不成交,不合作,反倒成了朋友。

于是我在微信上问,在哪里?

他回答,在昆明。

哈哈,好一个在昆明,就吃你了。

还真别说,自从11月1日在普陀山拜了观音,这一阵子诸事顺遂。阿弥陀佛。

04

tiger胡开车接我去吃中午饭。一家叫金蛮子宣威菜的菜馆。

宣威,就是那个出产宣威火腿的宣威,一走进店面,墙上挂的,都是火腿。那么多的腿,挂在墙上泛着白霜。

让你忘记了这个猪年猪肉大涨的事情。

据说中国有三大火腿:南腿:浙江金华火腿;云腿:云南宣威火腿;北腿:江苏如皋火腿。

听任tiger胡去点菜,什么好吃点什么。

一份猪皮红豆粥,居然还撒了辣椒粉。一份火腿片,用筷子挑起来近乎透明。一份小炒肉。一份炸土豆块,一份油煎豆腐。

我们两个风卷残云。因为真的太好吃了。

尤其是这个火腿。还有那个炸土豆块,让我想起当年在荷兰的郁金香公园里吃炸薯条。那是我在这个世界上吃的最好吃的炸薯条。

我们约好了晚上去荣伯安排的翠湖茴香煕楼。他还买了杨丽萍的云南印象演出的票,要陪我去看演出。

我也成了攒局大师,成功把几个不相识的人,攒在一起,吃饭。

05

翠湖煕楼,古色古香,带着民国风格。我到的时候,赵教授和荣伯已经在等了。

tiger胡开车绕着翠湖转了一圈,介绍老建筑和名人故居,所以迟了一点时间。

荣伯坐在我面前,光头,慈眉善目,让我想起一个人,前中央电视台主持人王凯。

我们两个光头坐在一起,有点相互辉映的意味。

而赵教授看到我,似乎有点拘束。她自己说见老师有点紧张,又有点见了长辈想撒娇的感觉。

那个时候,她是个爱生病的小姑娘。现在,是中年女教授。她说,当时她住院,我曾经带着班委去医院去看过她。她这样提起来,我努力回想,好像是真的有这回事。

人生的缘分,真的很奇妙。

这顿饭,绝对是大开眼界的一顿饭。

在荣伯,他一心想让我感受昆明最好的一面,最好的地段,最好的馆子,最好的最具昆明特色的美食:

过桥米线。我从来没见过这样大的碗。我觉得,这不是碗,是盆。五个人,每个人都被分配了一个盆。这样的盆,在上海,估计是一桌人吃的,现在是一个人吃。

最好的菌,我叫不出名字来,还有一种据说是蒙古人的美食,蒙古人打到云南发明的一种美食。

荣伯姓花。这个姓,居然是来自于山东。

一餐饭吃下来,荣伯给我的感觉,是特别稳当。稳到不像他这个年龄,是那种淬火过后的清澈。那种干干净净的真诚,让我恍恍惚惚觉得有点羞愧,因为我前面的扭扭捏捏。

因为在人际交往中,我常常小心翼翼地为自己设限。

十年和三十年,突然在这一刻,有了一种亲切的情感。

请关注神奇的大腕。突然觉得,我们两个这样大的脑袋,其实这个盆,都可以用来洗头。

06

tiger胡的特点是特别能说。我们以前合作,他过去做提案,常常一个人能讲好几个小时,以至于我有时候不得不不客气地打断他,你别说推理过程了,直接说结论吧。

因为他知道的太多,太能联想。再就是,他忒能说了。让人忍无可忍。

说了他一个段子。

每到年底,作为乙方,要催款。他总会派个漂亮的女助理,怀孕的那种,端着大肚子,往我办公室门口一坐,啥也不说,就等着。

公司里的人,人来人往,看看坐在门口的不认识的大肚婆,每个人的笑,都意味深长。

我一看这阵式,怕解释不清,就在合规的情况下,优先给他们批付款。

这是真的么?这当然是段子。

07

有个段子,和八戒有关。

十年前,来昆明,前头说了,是带着八戒来的。

当时忙了一天,晚上休息得早。因为第二天要开会。

我起得早,去餐厅吃早饭,等了好久八戒才过去。睡眼惺忪的样子,说一夜没睡好。

问为什么没睡好。说昨天晚上有人敲他的门。

问具体怎么回事,他说:

领导,昨天晚上我洗漱完,正准备睡觉,听到有人敲门。就问是谁。一个女声,说是住对门的,有个问题要请教。我实诚,就说不用请教,有什么问题你问吧。对方说:帅哥,我要给老家写信,忘记昆明的昆字怎么写了?

我说昆明的昆字,就是上面一个曰,下面一个比,比赛的比。

然后她就问我,要不要昆一下。

嗯?居然是这样。那你昆了没有?我问。

没有领导批准,我不敢。八戒说。

嗯,你做得对,这个事,确实不能乱昆。回去提拔你当小组长。

现在回想起来,十多年了,每次回想这个事,都觉得有点不对劲儿。总觉得八戒当时欲言又止,目光游移,躲躲闪闪,鬼鬼祟祟,让你不得不怀疑,当时的八戒,是不是没说实话?

以至于我常常怀疑自己,当时的我,是不是被他貌似忠厚的外表蒙蔽了?

这件事最蹊跷的是,当时我和八戒住隔壁,为什么没有人敲门请教我什么问题?


精选留言
  • 1
    瞎爷照片里皮肤好好,莫不是用了美颜相机?
    19
    作者
    我贴面膜,打玻尿酸,整容,打瘦脸针。
  • 14
    好久以来关注,却是只见其文,不见其人。一直以为瞎爷是那种蓄着沧桑胡子,戴着金丝边眼镜,长着一头灰白头发,有着纵横交错皱纹的睿智老人,没想到照片像个逗比,或者隔壁老王,见光死,哈哈。
    8
    作者
    报上你的坐标。炮决。
  • 12
    我一看今天的标题,就猜到后面的段子了那一年,和师傅俩人打了个车去滇池,给你拍下了笑的最灿烂的照片。途中,还经过了海埂基地当然,我还记得你逃离主办方安排的晚宴,独自跑路边吃了两碗米线
  • 10
    这么细腻的文字,从如此彪悍的身体里发泄出来。瞎爷一定很疼姑娘们。。。。。。
    7
    作者
    敢做敢当当
  • 9
    一日就是一天啊,厉害
    2
    作者
    小心你的腰
  • 9
    第一次见瞎爷尊荣,跟想象的差异太大啦 还是荣伯有菩萨相
  • 7
    瞎爷一如既往的攒满桌颜值低于自己的局
  • 6
    瞎爷果然是金刚菩萨之姿!
    5
    作者
    应该是相。姿太飘,形容八戒可以。
  • 5
    荣伯,姓花,莫非是花荣?
  • 4
    标题吓死个人,把“施”看成攻了 建议还是用“一天”好点
    4
    作者
    你想啥了?快来西双版纳。
  • 3
    10多前穷小子,在东莞打工被同学的姐姐带着去吃了第一次云南米线,面对着一大碗米线和十几碗配菜,风卷残云,觉得米线真是人间美味。10几年后带孩子去云南玩,在滇池边带孩子吃米线,孩子吃完一大碗米线后,吵着又加一碗才说吃饱
    4
    作者
    你在东莞有故事啊
  • 4
    人与文字风格反差太大,太大
  • 4
    瞎爷天庭饱满,地阁方圆,脸大口阔,昆明一日,满面春风,当真是姿态风流。
  • 2
    文字偏清新、偏文艺,外形稍狰狞、稍油腻。
    3
    作者
  • 2
    瞎爷快跑,一大波昆明杠精磨刀霍霍的朝你扑来
    3
    作者
    男杠还是女杠?
  • 1
    我记得以前看到瞎爷的照片,头发比这多啊,貌似是不是还戴过眼镜,还是眼镜是我无意识想象的?
    3
    作者
    刚从韩国整容回来
  • 3
    过桥米线代表了云南人的实在,好吃好在地招待远方客人。
  • 2
    好熟悉的地方,还以为另一只光头是菜头。
    2
    作者
    想起来,这是你老家啊
  • 1
    黄牛肝菌,干巴菌,烤乳扇。
    2
    作者
    忘记说汽锅鸡了
  • 2
    这照片放出来,不怕掉粉吗…
  • 瞎爷,这首歌播放不了,没有版权啊
    2
    作者
    早上还行。中午就没产权了。
  • 2
    八戒说的海便基地是在哪里?仔细一看是海埂,瞎爷和荣伯(花伯)佛相具足,具此相的还有公公。
  • 2
    出去玩就出去玩开心,10月30日的广告就别放了 不过一个段子又毁了一个地名,从此不敢直视日比日月了
  • 2
    虾爷今日之文与留言轻松幽默,很适合昆后阅读
  • 2
    主要是原因是瞎爷没八戒帅
  • 2
    这世上没有应该,也没有心安理得。
  • 2
    相逢一日泯恩仇
  • 2
    瞎爷早上好 可见十年前八戒隐瞒了某些事情
  • 2
    瞎爷找着自家兄弟了
  • 1
    此时此刻很难过的我第二次看到盆大的碗终于大概笑了一笑。哭也好累,应该努力微笑的。谢谢爷的照片,怎么看怎么有喜感,嘎嘎
    1
    作者
    你高兴就好
  • 1
    花姓的源头是“匈奴八滑”之一,花木兰和花荣都是匈奴,所以才会“女的很强壮”,男的异于汉人的特别英俊。
    1
    作者
    是吗
  • 1
    他们糊弄你啊,主要是你地位尊崇,土著昆明人从来不去翠湖边吃东西,去的就是商务接待,或者撩妹子装“昆”之流的,还是tiger兄实在啊,你总算吃了顿地道的!(山东籍昆明仔请你吃饭可好?)
    1
    作者
    你这话说的。
  • 1
    留言真欢乐啊 一如既往超越主题 发现有许多新来的乡亲们 虽然俺主要是来看八戒滴 不过有时候忽然想马同学莫不是瞎爷扮的
  • 1
    难以自禁,始终关注东南局势,原以为这边会是因无奈而沉默的大多数,现在有些看不懂且不敢相信,难道这真的是身处的时代,难道真的环境已彻底变好了吗
  • 1
    网友见到您本人时,怎么称呼您呢:瞎爷还是张总?毕竟瞎字比较忌讳,另外瞎爷不瞎,铮亮,尤其看社会时。
  • 1
    怎么看瞎爷都有一种少林寺还俗扫地僧的感觉
  • 1
    这么大一碗过桥米线,够我一天的饭量了,一碗下去你们还能吃进去其它的菜吗
  • 1
    瞎爷来西双版纳卖汽油链锯割草机啊
  • 1
    看你的文章嬉笑怒骂自成一体,本来以为瞎爷46-7-8岁,瘦瘦戴眼镜一副为人师表的样子。
  • 1
    年轻演员演老年角色,脸皮可以皱,肚皮身背太单薄
  • 1
    攻比受更愉快–八戒
  • 1
    一起昆明,昆明一日!
  • 1
    温暖又细腻的文字,初冬时节,暖意洋洋。
  • 1
    看了当了个当和小白菜的留言,忍不住想笑
  • 1
    哈哈,两个光头还用洗头吗,另外人家都穿得像冬天,怎么瞎爷还一个短袖呢?
  • 1
  • 1
    虾爷早啊,吃面需要把头放进盘么
  • 1
    这碗够大,跟陕西人的碗有得一拼! 再有,这学生和老师长的咋这么像呢?
  • 1
    应为大碗
  • 1
    两颗大脑袋,加在一起还没有一个碗大。厉害啊
  • 昆明….找出几年前自作的歌词半段: 如果你离开我们昆明门前,拜托慢些走,悠点闲。 恋着旌旗汉武的颐和园,叹着昆明湖的池水太浅。 我说满园的洱海春色,胜过那异乡的炊烟。 你说怕在霾中城市间迷路,再遇不见熟悉的乡颜。 我说曾经的少年壮心,或已折进镜中的苍老暮年。 你说藏在记忆的故乡照片,也褪成模模糊糊的脸。 如今这广袤寂寞的滇池水,再也阻不住时代的向前。 但我宁愿当初的赤手空拳,走在黄昏下美丽的海埂公园,走在那没有金子的金殿。
  • “这件事最蹊跷的是,当时我和八戒住隔壁,为什么没有人敲门请教我什么问题?” 比八戒的那一句 “没有领导批准,我不敢。八戒说。” 洗得干净多了。
  • 太有趣了哈哈哈
  • 哈哈,照片完全颠覆了我对瞎爷的认知就这细皮嫩肉还敢称爷爷啊!从早先那张跨过溪水的朦胧侧影推测,我一直以为瞎爷应该是慕斯床垫广告中的那个精瘦精瘦老爷爷的模样
  • 想起了日照高速公路口霓虹灯坏了半个字的段子了
  • 刚关注一个月,很好奇钱眼群的加入条件
  • 小时候看过一电影叫《巍巍昆仑》,讲内战时毛周刘朱任五大书记转战陕北的故事。看了你这个文,这个电影名无法直视了。
  • 真实的段子应该是,八戒一看到瞎爷门口的大肚婆,立刻嚷嚷着跟周围的同事说,这件事是他干的,这才是真正的段子。

微信扫码打赏

作者: RESSRC

个人资源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