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边一朵云 | 瞎爷

最炫民族风凤凰传奇 – 最炫民族风

应该是在2010年左右,有一次,在广州白天鹅宾馆,我去参加一个会。

这种会,应该都是在年底,主办机构邀请行业里的几个大佬,回望过去的一年,瞻望未来的一年,盘点一点,预测一下,吹吹水,一般没什么真金白银,有点像真的有钱人,从来不说自己的钱都是怎么挣出来的真相,他们告诉你的,永远都是想让你知道的。不想让你知道的,你想破脑袋,他们也不会告诉你。

一般这种会,都是头一天报到,我好像是因为行程的原因,第二天一早才从另外的城市赶到,匆忙进了酒店大堂,看见一位我认识的哥们,重庆某家知名房企的副总裁老李,正从一边的拐角楼梯上下来,看见我,大声问:张总,张总,我问你一下,我喝茶,一般都是一张口,就知道是多少钱的。但是,8千块以下的,我一喝就能喝出来,8千块以上的,我就喝不出来了。

我忘记了我当时我是怎么回答的,因为我通常是喝白开水的,对茶一直没有研究。尽管常常被人送很多茶,家里也有人喝茶,但我在茶的知识方面,实在是一个白丁。

但这件事给我很大的刺激,以至于这么多年过去,我回忆过去,心里就会感叹:

敢情有钱人喝茶,都喝到这个份上了。我日,8千块以上的能喝出来,8千块以下喝不出来。

8千块钱的嘴,和9千块钱的嘴,构造上不一样吗?

这位老兄,后来全家移民美国。他办的,好像是杰出人士。不过,他三天两头还是在国内,毕竟钱还是在国内好挣。

我记得有一年,他去青岛,我请他吃饭。他告诉我,你别在香格里拉酒店这样的地方请我吃饭,我想吃真的青岛人吃的饭。

我想了想,就请他在汇海山庄下面的海边,类似广州的大排档的渔家乐那种地方请他吃了顿饭。其中特别点了濑尿虾,也就是青岛人所谓的虾虎,再一个就是葱拌八带。

以至于过了多年,这老兄对这餐饭还是念念不忘。

应该是前年的某一天,我突然接到他的电话,问我,张总,你上次在青岛请我吃饭,有一道菜,叫什么来着,真好吃。

我说怎么,你到青岛了?

他说是啊,我来青岛,特别想吃那道菜。

说了半天,他说的居然是葱拌八带。

这件事给我的启示是,请人吃饭,请他吃他想吃的,还是是装逼的。要看他在什么时候。就像朱元璋,当了皇帝后,念念不忘的是珍珠翡翠白玉汤。

同样是在这个地方,我请我当年的一个高中同学。我觉得是至交,大家别装逼,吃点实在可口的(虽然那个地方不是很实在)。但我那位同学当场说我抠门,看不起他,居然不是在香格里拉请他吃饭。

尤其是,喝青岛啤酒,居然喝的不是精酿、奥古斯特,而是崂山啤酒。他的意思是,练地摊的,才喝唠啤。我日!

这件事也是对我来说印象深刻,在装逼的道路上,你永远都要理论联系实际,具体问题具体分析。

不过,后来我回青岛,发现这个地方,盖成别墅了。八戒在那里买了一套别墅。金屋藏娇。金莲老师住那里。

这位老兄告诉我他挣钱的一个秘诀。他跳槽前,只看这个公司未来几年会不会上市。谈好股份,过去勤奋工作,帮助这家企业上市,然后合规套现。如是再三,他就从华籍美人,变成了美籍华人。虽然他长得粗糙点。

但这种男人,一般都有如花似玉的老婆,和如花似玉的女儿。

她们才是华籍美人变身美籍华人的传奇主角。

八戒说他这些年之所以坚持不移民,就是因为,他只有一个蛾子,没有如花似玉的女儿,不能演绎华籍美人变身美籍华人的传奇故事。

他最近正在积极准备封山育林,说是要做大业。

真是好地都被猪拱了。

01

我昨天在《上帝与狗》里感叹:

你可能永远不知道互联网的边界在哪里。

就像你想象不到思想的边界在哪里一样。

比如,就像我此刻,在西双版纳的一个寨子里,在电脑上写字。而促使我来到这里的,是一个网上的名字叫“奕德老树茶”的人。

而我与他的缘分,仅仅是因为他偶然看了我写的一段文字,然后关注了,然后他加入了这个叫瞎爷的人搞的一个群,某一天,这个人在群里喊了一声:有愿意到西双版纳发呆的么?

有人说,我去。

于是,本来在现实生活里任何交集都没有的几个人,突然就出现在西双版纳。千山万水,万水千山,居然都没有成为阻隔。

昨天一天的发呆之旅,就是在老树茶的带领下,去海拔1700的南糯山,探访他的茶园。

虽然累得像条狗,但痛并快乐着。

02

一般人对茶园的印象,都是一层层的梯田台地,修剪得像花圃的茶园,采茶姑娘穿着蓝印花布做的紧身衫,身条玲珑,曲线毕露。姑娘纤纤细手,采了芽尖,然后放到女儿家的舌尖尖上吮一下,放在怀里,用少女的体温焐热烘烤发酵。

这样的茶,叫女儿茶。

请问,这样的茶,需要多少钱一两?什么样的嘴能品出来?

南糯山的老树茶园,不是这样。

这里雾气缭绕,山路弯曲,一棵又一棵树龄都是几百年的老树茶,各种姿势长在山谷里,各种神奇的蜘蛛网,在透明的阳光下,丝丝发亮。蚂蚱在草丛里,快乐得跳来跳去,让你想起那个据说是孔子讲的蚂蚱人的故事。

见过各种供欣赏的茶花。喝茶的茶树开出的茶花,在这里,漫山遍野,触目皆是。

没有农药,没有化肥,雇请的哈尼汉子,站在茶树上,一天120元的工钱,只采2公斤茶。

瞎爷爷我只能搞了一个竹杖,策杖而行,心里想着这要是来一队采茶姑娘,在我面前载歌载舞,该是什么样?

阿里里,阿里里,老司机带带我,我要去昆明。

03

看完茶树,老树茶带我们去探访哈尼族寨子,去他的哈尼族朋友家做客。

去的这家主人叫憨大。因为他是老大。老二叫憨二。问了一下,哈尼族人好像没有姓。名字都是这样排下来的。

在他家600平三层带大院子的别墅的三楼露台上喝茶,看着远处的寨子村落,看着远处莽苍苍的群山,看到了前面的这朵云。

想起来台湾电影《天边一朵云》,想起来凤凰传奇火爆的最炫民族风:你是我天边最美的云彩。

我一直没搞清楚应该是憨大,还是夯大。这是他给我们泡茶的照片:

他很羞涩,一说话,就憨憨地笑。

憨大说他42岁,家里有30亩茶园,600平三层带大院子的别墅。有车。

关键是单身。我说给他介绍一个广州的女朋友,他就憨憨地笑,说好。

我说如果他结婚,我一定来喝喜酒。他就说,一定要来。

离开的时候我说别忘了请我喝喜酒,他就说一定,他告诉老树茶,让我告诉我,我组个团来。

我在钱眼群里喊了一声,说有没有文艺女青年愿意嫁到这里做压寨夫人,立即就有人介绍上海的白骨精。

这个世界,太热闹了。你们,太不甘寂寞了。

问题是,昨天晚上,我深圳的同学,就是前几天打电话嘱咐我留心给他小姨子找对象的那位,居然在微信上问我,在西双版纳哪里?

我老老实实回答:景洪,南糯山。

搞得我心里有点疑惑:他该不是看了我发的朋友圈,想让我给他小姨子和憨大拉个皮条吧?

你说你一个当姐夫的,这么热心小姨子的事,煞是怪哉。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我呸。

04

中午饭是在山口的一家餐馆吃的。这餐饭,吃得有点毁三观。

早上上山的时候,在山口看少数民族的菜市场,就看到这种青翠的竹筒:

问是什么,说是里面装满了竹虫。特——别——好——吃。

然后,打开给我看,是这样:

活的,像那啥一样,慢慢地蠕动,用山东话说,是蛊涌。

所以,中午饭就专门吃这道菜。端上饭桌,是这样:

吃得最带劲的是广东佬辉仔。他是这样:

他说他小时候吃过蛆。高蛋白。还吃过蛤蟆。

感觉他是广东人吃湖建人的铁证。

想起来钱钟书在围城里写方鸿渐一行在湘西山里,在路边店里吃饭,看屋檐下挂着腊肉。方鸿渐看到有蛆头在腊肉里一点一点地蠕动,蛊涌。说你这肉不能吃了哎,都生蛆了。老板娘说,这不是蛆,这是肉芽。

我忍不住想起来我们家老祖宗里的一位,特别会过日子,说家里的咸菜缸,生满了蛆。他用筷子夹起蛊涌的蛆,放嘴里吮一下,然后拿了喂鸡。

为什么吮一下?因为他怕浪费蛆身上的盐分。

这是真的。

这要是广东人,就该油炸吃了。

八戒说他有一次去吃驴肉,有一道菜,叫钱肉。啥是钱肉,就是和铜钱一样,圆形,中间有眼。

同去的八戒女秘书问,马总,这是什么菜?

八戒深沉地说,这是钱肉。

女秘书问,啥是钱肉?

八戒说,就是驴身上的某个部位的肉。

女秘书继续很天真:那马总,这动物有,人有没有?

八戒说:有的有,有的没有。

女秘书:你有没有?

八戒:我有。

女秘书继续好奇:我有没有?

八戒看了看,无可奈何地说:你啊,有时候有,有时候没有。

女秘书很愤怒:这个世界太不公平了,为什么你有,我要有时候才有?

05

晚上,在澜沧江边的哈尼族酒店夜饭,看着满桌的美食,听着哈尼族阿布阿利如天籁的歌声,忍不住感叹:应该年轻的时候出来,能吃能喝,能爱能做。

不像我现在这个人生阶段,撑死个眼,饿死个嘴。

这段视频,发在朋友圈里,有人评论坐在那里的辉仔:

那个广东死胖子,为什么对着美食,听着天籁,看着美女,居然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

关于辉仔的故事,请听瞎爷下回分解。绝对值得期待。


精选留言
  • 20
    祝瞎爷一直都能吃能喝、能爱能做,恣意做爱做的事、交配交的人
    3
    作者
    我觉得你就很好哎!
  • 5
    瞎爷有人敲门问”昆”字的嘛?
    9
    作者
    昆你个头,你个天津死胖子。
  • 3
    辉仔就是去发呆的啊!不对吗?
    5
    作者
    他是呆萌
  • 4
    哈哈哈哈哈,今天的文字透着欢快的气息。
  • 1
    瞎爷,我也想瘦,你告诉方法?
    3
    作者
    顶格打赏,我告诉你
  • 1
    早啊瞎爷
    3
    作者
    早起的鸟儿有虫吃。
  • 3
    靠,瞎爷你这种阅人无数的还发感慨不早出来玩,让我们这种没经历过的情何以堪,有点何不食肉糜的赶脚。摸摸辫梢也是好的
  • 3
    憨大泡的生普款待虾爷吗?看上去年份较新。生普口感层次丰富,较之熟普也更生态环保。但我这个人生阶段,吃不了生普,凉,伤胃。 我好奇的是人家把小姨子介绍给憨大,虾爷为什么急呢?
  • 3
    天边一朵云,蔡明亮的作品,印象最深的就是西瓜,扑哧哧
  • 2
    听到虾爷感叹:应该年轻的时候出来,能吃能喝,能爱能做。 感慨!
    1
    作者
    撑死个眼,饿死个迪奥。
  • 2
    放怀里捂那茶叫乳香茶
  • 2
    既然还是昆明,把上次剩的半段文字也发了吧 ” 如果你路过我们昆明门前,拜托慢些走,悠点闲。 静坐在南屏街的图书馆,念着文化巷的大象书店。 你说长虫山上没有树,不如泡个安宁温泉。 我说别在烟雨翠湖撑伞,这里没有懦弱的许仙。 你说冻鱼的五味陈杂,远不如爽辣的豆花米线。 我说火煮中的官渡野菌,真不是那东汉的曹袁。 如今这广袤寂寞的滇池水,再也挡不住城市的变迁。 但我宁愿逃离这钢铁大厦,回到黄昏下美丽的海埂公园,回到那没有金子的金殿。 …送给以民谣怀乡的菜头,也记念BBS上那些陈年,望有人不弃,谱曲以念。 “
  • 2
    原来瞎爷云南之行是皮条之旅。帮云南小哥拉媒,带着群友找云南妹子。光头佬真会玩!
  • 2
    瞎爷早上好 在每个人生阶段都要好好的
  • 2
    南糯山确实好地方,比布朗山离景洪近。早晚凉快,有兴去过一次。虾爷应该尝试下蜂饵,比竹虫好吃。景洪也是小饭店好吃,那些能歌善舞的饭店往往都是千篇一律的套餐,质量一年比一年下降。尤其是西双告景庄和江边那里,饭难吃还贵。
  • 2
    快乐的云南之旅,年轻是福,年轻也意味着机会多多!
  • 2
    瞎爷今天没有晏起
  • 1
    大勺吃竹虫的瞎爷绝对生猛的一匹,凉水澡冲了几次?(好奇
  • 1
    今年前三季度GDP增幅,云南排全国第一,8.8%。我们葱省总量第三,踏入6万亿。
  • 1
    瞎爷拍视频的动作轨迹……
  • 1
    八戒这个故事秒懂了
  • 1
    昆明是个好地方,特别这俩字拆开来念。
  • 1
    就好奇,瞎爷您吃了这个竹虫没有?
  • 1
    人的一生所有的文章就为五个字“吃喝拉撒睡”
  • 1
    瞎瞎好好练一指禅功,用手指也一样!哈哈
  • 1
    瞎爷我请你吃大煎饼,卷大葱,
  • 1
    认知课堂上生草了。
  • 1
    应该配个哈尼族姑娘的图,才是正经。要是配摩梭族的姑娘的话……
  • 1
    好丰富的发呆之旅,祝瞎爷常去
  • 1
    哈哈哈辉仔那段太生动了🆒👍
  • 今天中午开车路过情侣路的天使酒店,莞尔一笑
  • 你说钱肉,我想到了你的钱眼群
  • 奥古斯特…,咱还是说国足吧。八戒这个金莲,是不是姓高
  • 八戒会说钱眼?混群久了也不会吧。他肯定认真望着她说,叫鞭
  • 李战洪?
  • 李战洪表示压力很大吃蛆不算什么,我见过最恶心的是吃“三吱”

微信扫码打赏

作者: RESSRC

个人资源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