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子明闲扯西游记(一) | 顾子明

前些天留言区大家纷纷让我解读四大名著,今天闲来无事,就先写一篇,深入解读之后再与现实联系。看大家的反应,如果好评较多,那么政事堂就继续写下去。

说到西游记,读者们调侃最多的,是那些被孙悟空打死的妖精,都是没有后台的,而有后台的妖精,都被神仙们带回家了。

譬如金角大王和银角大王是太上老君的童子,灵感大王是观音养的金鱼,青狮精是文殊菩萨的坐骑,白象精是普贤菩萨的坐骑,白鹿精是南极仙翁的坐骑,黄眉大王是弥勒佛的童子…….

当然,如果站在这个角度,那么西游记最多就是一个给老百姓看的批判现实的小说,距离“四大名著”有着相当远的距离。

西游记中,我们看到的,是一个以孙悟空为代表的反抗者的视角,但实际上作者却是借助孙悟空带着我们看整个天庭的运作模式。

所以,如果以为这些妖精们只是属于神仙们疏于管教,而去调侃这些妖怪都是有后台,那么就跟老百姓讨论皇帝怎么用的金锄头并无多大的差异。

纵观西游记小说中,每个妖精都有着自己的地盘,吃着自己的香火,但实际上,这些地盘都是背后那些神仙的,而神仙也是要香火的。

所以,妖精手里往往都握着强大的法宝,他们的势力和地盘,往往都跟他背后神仙有着密切的关系,譬如西游记里面最强的妖精大鹏精,就是如来的舅舅。

因此,神仙、妖精、民众之间的关系并没有大家想那么简单,而是有由心理学、经济学、政治学等一系列因素构成的。

神仙们是需要老百姓贡献香油税的,但神仙们单纯的付出,往往很难获得老百姓的认可,甚至随着百姓慢慢习惯了,会认为很多事情都是理所应当,而神仙索要香油税反而成为了暴政。

因此,神仙们就必须要用很多的妖精,搁在老百姓和自己中间,来替自己收香油税,这样,老百姓的愤怒自然归结于妖精们身上,神仙们反而就成为了青天大老爷。

而回顾中国古代历史,封建政府也就是这样运作的。

官与吏两个阶层之间有着天然的鸿沟,官员在众多领域都有着无上的权力,而胥吏却是社会最底层的妖精。

譬如,即使是最穷苦的农民也有着通过科举做官,直上青云的机会,但是胥吏却是三代之内都没有资格参加科举,几乎永世不得翻身。

这形成了一个很诡异的局面,老百姓虽然日常生活中却几乎处处被胥吏所打压,但政治地位却远高于臭名昭著的胥吏。

这使得老百姓自然就会积极的烧香拜佛交香油税,并主动跟把胥吏当狗使唤的神仙们站在一个阵营。

而被老百姓群起而攻之的胥吏,自然也就像狗一样,只能老老实实的听主人的话。

这种例子其实早就被广泛使用了,譬如日本侵华的时候,就喜欢用朝鲜人来当“胥吏”,手持棒子管理秩序的朝鲜人也就有了“高丽棒子”这个绰号。

同样,英国人在中国搞租界的时候,也喜欢用印度人来当“胥吏”,欺凌华人的印度阿sir,也衍生出来了“印度阿三”这个绰号。

甚至当年看似高效而廉洁的港英政府,实际上就是依旧延续着官员与胥吏这个神仙+妖精组合,靠着庞大的黑社会维系着统治的稳定。

孙悟空一次次抓到又不得不放出来的妖精,其实跟悍匪张子强被抓后一次次的无罪释放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就和西游记中描述的那样,在港英政府的法治保护下,黑社会就像妖精们一样,可以肆意的勒索民众,但是民众却对港英政府视若神明。

而后来,一旦没有这一层做妖精的胥吏,反而会导致政府与民众之间出现的隔阂,因为双方缺少了共同的“敌人”。

接下来,把视野放到国际角度,再用同样的逻辑看一下老朋友民主党这个老神仙。

克林顿时期引发的两次台海危机中,搞事儿的李登辉就扮演了张子强的角色;奥巴马时期的亚太再平衡过程中,参与围剿我们的日本安倍、新加坡李显龙、菲律宾阿基诺三世等人也是美国的“妖精”和“狗”。

这些故事的背后,从来就不是神仙想要让狗吃饱,而是神仙想让我们不得不赶紧上交香油税,如果不交就会被一群狗咬。

而如今我们面对的情况略有不同,有一个黄毛的孙猴子,把老美的天庭搅得天翻地覆,把妖精们拖出来挨个揍……

然后,直接找我们要香油……

一部伟大的作品,从来不是他的讽刺有多犀利或者故事有多新奇,而是他所描绘的故事内核,总在以不同的形式反复上演。

嗯,今天的西游记就聊到这里。

微信扫码打赏

作者: RESSRC

个人资源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