硅谷偶像的光环背后 | 新潮沉思录

文 | 北方朔风

在入华失败,且因数据和隐私泄漏等问题陷入困境之后,扎克伯格这个曾经的美国青年科技明星代表人物逐渐走向了另一端。继八月份封杀了大批撑港警账号之后,扎克伯格又在10月份在公开演讲中攻击海外版抖音,并声称中国试图干涉明年的美国大选。直到现在,以扎克伯格等为代表的硅谷明星在国内仍然拥有众多鼓吹者,他们喜欢将硅谷明星们想像为为超越企业和资本之上的救世主和道德楷模。今天我们来聊聊硅谷明星们光环背后的问题。

进步主义盛行于美国19到20世纪,是美式左翼的主要代表性思想,在当年有着很强的影响力。与社会主义左翼不同,进步主义的诉求是在美国国家认同框架内进行逐步的左翼政策改良。曾经进步主义与自由主义在很多场合被人混为一同,但在新自由主义进行全球扩张之后,传统进步主义者开始同自由主义分道扬镳,影响力也日渐式微。

这种思想曾经随着美国的宣传,传播到了世界各地,这种观点的簇拥者们曾经希望这种进步主义的改良,可以降临到美国之外,但是随着冷战时期美国对外扩张以及新自由主义对全球的侵蚀无限制的扩大之后,这样的宣传渐渐失去了颜色。

只是这种思潮并没有就此随风消逝,而是从之前的那些进步主义者,转移到了民主党背后的,以多元化和政治正确大旗聚集起来的形形色色的支持者身上,只是在这个过程之中,进步主义的进步性似乎被新自由主义李代桃僵了。

这其中的典型代表,就是硅谷的科技偶像们。这里笔者暂且将他们称之为技术进步主义者。当然严格来说,这些科技偶像们跟进步主义实际上没什么关系,虽然在民主党的大旗下,科技偶像们的一些表面主张与过去的进步主义有相似,但对于真正的进步主义者来说,这些都是东施效颦。

硅谷的科技偶像们致力于让人相信,巨大技术进步会让社会更加美好,会开辟出来更多的生存空间,甚至消灭大多数的社会问题,比如说贫困,疾病和污染,甚至是衰老。这一切看上去很美好,似乎这些科技巨头真的在思考如何给全人类带来一个更好的未来,似乎这些未来真的很近。但是世界上的事情向来是没有这么简单的。先进的技术或许确实可以解决不少的社会问题,但是一个最基本的问题依然是存在的,这些技术掌握在谁的手上?自然是这些科技巨头的手上了,如果真正的进步主义者看到这一幕之后,一定会觉得有些荒谬,这不是另一个形式的垄断吗?

纵然有了不少高大上的理由,这种行为在商业上面也是垄断的表现,而在现在这样的互联网时代,垄断不但可以获得巨大的商业利益,更可以传播这些巨头们想要的价值观——基本上是新自由主义的价值观。

这样的科技巨头以谷歌和几家社交媒体为首,虽然谷歌挂着“不作恶”这样高尚的标志,但是实际情况却并不是如此,无论是在一开始突尼斯小贩与市政人员的冲突之中推波助澜,引爆中东地区的不稳定局势,还是在利比亚,叙利亚的战乱或者是埃及的茉莉花事件之中,这些巨头都扮演了不光彩的角色,选择性报道,传播假消息,无故封禁账号,甚至是切断某个区域的社交媒体,这些行为在传播混乱里边可以说是起到了关键的作用,可以说是那些颜色革命重要的推动力。

而这个过程之中,这些掌握着世界上最先进的互联网技术的公司把技术用来干什么了呢?利用大数据算法,投放更有针对性的谣言;炮制出来更能以假乱真的假照片来制造混乱;利用人工智能去封禁传播真相的账号,这就是最先进的技术在这些时候做出来的杰作,如果说进步主义有着很多问题,但是不管怎么说都有很多人道主义的成分,那么这些所谓的技术进步主义者,就完全是在作恶了。

当然了,这些巨头们自己还可以说出来自己是没有在作恶,更没有干涉言论自由——因为这是以他们的道德标准做出的判断,这些传播谎言与混乱的行为是为了新自由主义在全球的传播,是富有目的性的。在这点上面,他们是内外一致的,无论是在互联网上面传播关于中国的谣言,封禁所谓的“中国宣传”;或者是针对特朗普总统的社交媒体进行各种干扰,甚至是制造关于他的假新闻。他们的目的都是没有改变的,那就是贯彻新自由主义的理念,技术对于他们而言,只是手里边的一把剑。看谁阻碍了自己的道路,便一剑砍了下去,从这一点去看,这些公司虽然总是在说自由,把自由作为了自己一条十分重要的宣传理念,但是在行动之中,自由似乎只是属于少数人的,或许这也是新自由主义的特点之一吧。

而利用在互联网上面的技术优势,和宣传上的资金优势,这些巨头们还获得了很多东西的话语权,比如说环保,比如救济不发达地区的人民,似乎这些事情的定义权总是在这些巨头手中,他们做出来的公益行为总是在宣传里边被无限放大,而其他人做出的行为,不管多么杰出的成果,都会被质疑甚至是造谣抹黑,无论是环境上面的还是财政上面的,理由不一而足。这在中国援建非洲的各种行为之中发生过很多次。

这样的游戏规则也影响到了美国科创界内部,这样的风气使得科技企业更喜欢讲故事,讲一个高大上的故事,让别人相信,自己公司的产品不单纯是个科技产品,更是人类未来的希望,是全世界进步的方向。而这样占据道德制高点的宣传方式,足以在资本的游戏规则里边赢得一个更好的估值。

前些日子,伊丽莎白.福尔摩斯女士与她的验血公司的骗局被揭露了,这家主要靠其他公司的设备和造假的高科技医疗公司,最多的时候估值达到了百亿美元,这样天文数字的估值有着很多的原因,但是最主要的一个原因就在于,这位女士讲了一个非常好听的故事,她宣称,她的公司的产品,只要靠一滴血就可以早期检验出来大多数的癌症。这是个多么美好的故事啊,这足以感动无数亲人被癌症折磨的人。

在这样的一个故事之下,这个公司得到了许多的投资,而很多质疑也被掩盖了下去。只是无论技术有多么的好,也掩盖不了一个事实,那就是福尔摩斯女士制造了一个骗局去欺骗所有人,而不是真的为了人类的癌症预防事业做出贡献,她只是在玩一个资本的游戏罢了,她的宣传自然是最典型的技术进步主义,但是实际的结果,并没有带来什么进步,甚至有可能会对于其他人医疗检测公司造成负面影响,这就是新自由主义的典型游戏玩法。

类似的游戏不单纯是在医疗领域里边上演,甚至在饮食领域里边表现。素食主义本来只是一些人选择的饮食方式,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也不怎么健康(现代营养学讲究的是均衡营养),但是在这些价值观与资本的牌局里边,素食主义不但被包装成为了最健康的饮食方式,甚至成为了人类的未来,因为吃肉太多对于自然环境造成负担,同时还折磨动物,素食才是未来。

这样的宣传通过资本巨鳄们控制的各家环保组织传播了出去,于是更多的人选择了素食主义,而与此同时,有不少贩卖素食主义理念的公司也借此浑水摸鱼,得到了大量的投资和远高于实际的估值。比如说曾经在硅谷十分火热的一个人造蛋黄酱公司Hampton Creek(曾经得到了李嘉诚和盖茨的投资),说是不用动物材料就可以制造出来口感拟真的蛋黄酱,最多的时候有着十亿美元的估值,但是后来连续爆发出来丑闻,材料不符合食品安全,口感远没有宣传之中那么理想,离职员工甚至指责创始人把一个食品公司伪装成了科技公司。而最近的人造肉风潮,也是个性质类似的时间,人造肉技术确实存在着很强大的潜力,但是无论是哪一条技术路线,距离真正的成熟还有不少的距离,然而就是这样的技术,让好几家公司的市值翻了番。

可以说,这并不是这些人造肉和蛋黄酱有多么好吃,是给素食主义赋予了技术进步主义意义的宣传,这个宣传,确实值得一个好价钱。毕竟,现在的销售理念里边,有一条是销售体验,去吃这些口感一般,而且不便宜的东西,能得到道德上面的成就感——我保护了环境,也是一门不错的生意。

而这样的游戏,硅谷之中最为行家里手的自然是科技大明星埃隆.马斯克——或许也是最符合科技偶像这个定义的人,比起之前所说的那些人来说,他旗下的公司是做出来了很多实实在在东西的,贡献了不少技术的,并没有单纯的夸夸其谈,但是马斯克先生在宣传上的本身自然是更加强大的,无论是他的哪个公司,他都能为这个公司赋予重大的意义——和全人类命运有关的那种。不管是特斯拉,spacex,或者是太阳城(马斯克旗下出售太阳能发电设备的公司),还是最新的轨道交通公司与脑机接口公司,马斯克先生都能通过宣传让很多人相信,这些东西代表着人类的未来,太阳城和特斯拉代表了人类未来的清洁能源与清洁交通,而spacex代表了人类未来的太空探索,那个地下管道则是代表了未来的交通方式,脑机接口则会让人变成超人。

为了做到这样的效果,马斯克先生的宣传手段层出不穷,无论是演讲,直播,社交媒体上面的互动,还是众筹(马斯克自然不缺钱,他是借由众筹获得更多的关注。),博得了大量关注的他,旗下的各个公司自然也就得到了更多的支持,在估值与融资的时候,也获得了巨大的优势。虽然马斯克先生在科技领域无疑是做出来了大量的杰出成就的,但是距离他所宣传的那种未来,这些成就还远远追不上,无论是在火星上面建立城市,或者是以比高速公路还廉价的价格,建造速度超过一千公里的地下管道网络,显然距离成功还很远。但是依然有着很多人对此深信不疑,这种人无论是在英文网络和中文网络都屡见不鲜,他们常常的论点是,马斯克的公司代表了人类的未来,质疑这些狂想就是质疑人类的进步。

这个态度是很值得玩味的,我们应该表扬马斯克已经完成的杰出成就,但是对于他的某些狂想,提出合理的质疑并不是过度刁难,或许这些深信不疑的人,很大程度是相信了这个技术进步主义的人设吧——就和那些偶像明星的人设异曲同工。

可以说,在隐于幕后的新自由主义的操作之下,这些所谓的技术进步主义形成了一套完整的产业链,无论是利用技术优势掌握舆论优势,还是打造人设与理念赢取商业胜利,都是手到擒来,十分成熟,这可以说是新自由主义打造出来的一个全新利器,而这个武器,世界上大多数国家与组织是无法抵挡的。因为一个简单而残酷的事实,这些国家或者是组织既不掌握技术,也不掌握话语权。

全球排名前50的科技企业市值情况,美国企业在所有板块中都呈现了压倒性的优势

最典型的例子就是最近脸书要发行的数字货币libra(直译为天秤座),脸书在宣传之中,说这个数字货币是为了世界上没有银行账户的人提供金融服务,以及简化跨国转账,但是很多经济学家都指出来,这实际上也可能作为美国收割其他国家货币权的一个利器,利用数字货币难以被监督的特点,脸书自然有着极大的操作空间。然而即使大量经济学家意识到了这个问题,依然缺乏反制的手段,一个是因为脸书的用户数量巨大,掌握了话语权,一个是相比起来美国,绝大多数国家的数字金融技术水平确实陷入巨大的劣势,难以与美国相抗衡。一旦这个数字货币全球发行,很多国家的资本外流会变得更加难以管理。

说完美国互联网,我们再说回中国互联网。由于发展差距,中国互联网明星们的偶像光环还没有硅谷明星们这样厉害,但是我们经常可以看到,很多中国互联网企业家们也在试图包装自己,神话自己。同时,无论是在垄断,侵犯用户隐私,榨取智商税,甚至各种诈骗式创业上,国内不少公司和创业者也在有样学样。我们需要看清硅谷偶像,也是为了将来能够看清国内可能产生的偶像们。

我们需要承认的是,人类历史上的许多进步,都与技术进步有关,这是人类前进的巨大动力,但是因为目前很多技术被掌握在了一些互联网企业和资本手里,就认为这些资本家以及背后的体系能一直带领人类改造社会走向美好明天,那就有些目光短浅了。


精选留言
  • 166
    嘴上的是主意,心里的都是生意。 既然虚假宣传比起技术进步更能快速击鼓传花,为什么不呢?
  • 32
    马斯克怎么会不缺钱……
    106
    作者
    你的头像最有钱
  • 101
    从来就没有救世主,也没有神仙皇帝
  • 91
    十九世纪末二十世纪初的时候人类对于技术改变未来的想象力不比现在差。 然后迎来了两次世界大战。
  • 56
    新自由主义,本质上是还是自由资本主义,是走向垄断资本主义的资产阶级要求。人都是立场的,利益的,站在自己的立场,为自己利益发声再正常不过。
  • 56
    贩卖概念,都是生意。现在自己都圆不了谎了
  • 46
    说到百度,有个人说出这么一个现象,不管你是讨论政治,在某一贴吧公开人肉他人,爆吧带节奏,还是和喷子互相嘴臭对线,亦或者是在某一帖子发黄图鬼图恶心图,你顶多只会被删帖,然后短暂被封,但是如果你发表描述一些实际的,影响某些公司的利益的帖子,基本上就是删帖加永封,假如造成一定影响,申诉解封是没希望的了。
  • 43
    说FB在中国没有利益的那位,我寻思9012年了,居然还有人不知道FB在中国仅2018年就营收50亿?不调查真相就下结论的人配上“没有利益就不需要恪守不作恶原则”的思想,在没有墙的香港,确实已经沦为笑料了
  • 40
    西方试图在石油本位之外利用还存在一定优势的技术建立新的本位
  • 38
    永远不要相信资本家 资本从它落地出生开始,就是肮脏的 如果说统治阶级还会在乎老百姓的死活,那么资本家就只会在乎资本的缺失,在资本的世界里人永远都是最底层哪怕是资本家自己,也只不过是为资本服务罢了。
  • 31
    可是还是有人相信资本家会做慈善一样,相信如果自己像资本家一样有教养,那么自己也会成为资本家。就像最近在看底特律变人的剧情,对于结尾我相信这么多年的教育下,很多人会对这种手拉手好朋友的完美结局提出质疑和不屑。
  • 29
    技术资本也是资本,也遵循资本的很多属性,资本是不分善恶的,它存在的目的只有一个,不断增殖。
  • 26
    别问,问就套壳HTML5给首富盖楼当合伙人。
  • 22
    个人拙见。 科学技术的发展,必然会带来生产力的解放、社会生活水平的提高。 科技发展带来最大的问题是容易变成资本垄断市场,市场为资本家主导,大众在这个过程中失去话语权,导致科技无法全心全意为大多数人类服务。 目前,科技发展的大趋势是,人类从信息匮乏慢慢转变为信息过载的时代。不管是大数据、人工智能还是通信技术(4G、5G啥的)发展得多好,但是其中有一点没变,就是大多数人接受的信息通道是狭窄的。 资本家和政客们试图通过信息来操控人心,这也是这些科技偶像们正在做的,构建美好未来,花式割韭菜,只是手段越来越高级了。 对于掌握科技话语权的科技偶像们、资本家们、政客们,还是要倡导科技向善。对于绝大多数而言,保持清醒,积极拥抱变化,是活在世界上最好的方式。
  • 22
    脑机接口是不是未来,这个话题可以单独讨论,不管是从人类进化方向的角度还是社会、经济组织结构的角度,这个问题实在太大了。
  • 19
    硅谷明星最终会造就属于精英的星辰大海以及他们施舍给蝼蚁的数据化人生,绝大多数人只能选择在人造数据海洋中实现永生与极乐,阶级概念飞跃为人神之隔。可悲的是,即使在东方这片希望之地,依旧有一群自以为是的精英,固执的走着这条路
  • 17
    科技这把利剑还是掌握在人民民主专政的手里最安全。
  • 16
    资本真的强大。 主义也用来卖钱了。 也就是思想可以卖钱。 所以谁操纵了思想谁有钱。 因为媒体能操纵思想,所以未来媒体会最有力量。 自古以来操纵思想的是宗教,未来的媒体操控者是否会取代宗教里的各位大神呢?
  • 12
    技术能带来进步,但不一定能带来幸福。资本则为技术加上了虚假的,和幸福的连接。
  • 11
    最近随着玻利维亚,一个含有大量锂资源的国家的政变日趋激烈,特斯拉,一个大量需要锂的公司股票大涨
  • 10
    那个说在华没有利益的,恐怕是不知道中国企业在脸。书上的巨额广告费吧
  • 9
    借地说个题外话: 现在一提“科技界”就默认排除能源、材料两大领域加过程工业(化工、石油、生物、食品、建材),所以说,生化环材恶名远扬到能够跨越太平洋啊……
  • 9
    但是我们经常可以看到,很多中国互联网企业家们也在试图包装自己,神话自己。同时,无论是在垄断,侵犯用户隐私,榨取智商税,甚至各种诈骗式创业上,国内不少公司和创业者也在有样学样。——联想柳乐视贾锤子罗当反面教员,群众受到教育。
  • 8
    我先进,我正义。一直以来就这个逻辑。至于“我”是不是“先进”,轮不到“你”来评价。一直以来也是这个逻辑。
  • 8
    他们说那些技术昭示着未来,但技术在他们手里,所以他们也顺便定义了何为未来
  • 7
    前几天,把达芬奇密码翻出来看,抛开宗教背景,得到了一个小时候没有的体悟:为了自己长久地恰饭,为了立场,不分善恶不顾他人死活,但是表面上还要打着崇高的旗帜。这点真的是从古至今都没变呀~
  • 7
    楼上某位,没有利益,正常的选择不应该选择不闻不问吗?为什么同样的事件,不一样的视角就会得到删与不删两种结局呢?没有利益,何必这样大费周章?这边建议您认真读一下文章呢。
  • 7
    感觉小扎的野心比墙街要大的多,也更可怕。
  • 7
    一切都是为了利益。说得如此伟大,为人类未来着想,那怎么不把技术分享出来呢? 信息爆炸的时代,保持清晰的判断力,筛选信息的能力尤为重要。 网络已经让 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 变成了 群众的眼睛为我所用 了。香港的情况有目共睹。
  • 6
    马斯克还是做出来很多成果的,比ppt造车起码高太多,所以他说的那些大话我相信还是有一部分来自于他心底孩提时代的梦想的,只是现在被资本裹挟,不得不拼命维持人设 退一步讲,如果中国能出一个马斯克,那么即使他比美国马斯克牛皮吹得还要响,国人都不会只站在批判的角度思考这个人是不是言行一致,毕竟你得先有一个马斯克,而这样的人说实话也是对国家形象在世界范围内很有力的宣传
  • 5
    两点,你的文字太稚嫩了,需要让编辑给你过过火,第二,整篇立意实用,就是想的太少了。你说这个题目邓先生会怎么施展,玄处会怎么落笔。
  • 5
    这个世界要有马斯克这样的人起码人类自冷战后又重新看到了走出地球的希望。。管他是骗子还是什么。重要的是结果
  • 4
    小扎是去年被传唤到美国国会参加听证会以后性情大变的,他应该是经历过思想斗争,并且有了取舍了。
  • 3
    马斯克得到如此多的拥护,上一个我看到的是崔永元
  • 3
    木桶的短板效应也适用于科技进步领域,需求就是短板之一,任何科技进步都是以服务于人为核心!脱离老百姓的需求谈科技进步都是海市蜃楼
  • 2
    如果俺没记错,脸书中国营收的利益基本都来自于中国企业去美国找脸书打广告吧。。。
  • 2
    其实呢,对挺多读者而言,还是多学学政治经济学,不要当精神资本家
  • 2
    比首富怎么做大Windows的故事大多数人都不了解…
  • 1
    资本最主要的本质就是“追逐利润”啊~除此而外,是否科技进步、于人类有益啥的,这都可以用钱用技术来包装、宣传啊…… 脑子都是个好东西,但有些人就愿意听“造神”宣传,奉献自己的智商收割税,这就很不科学了😬
  • 1
    坚决打倒这些技术进步主义者,他们要坏工业党和特朗普的好事
  • 资本一出生,就是叫地上动刀兵的。有没有技术并无实质区别,技术只是它为自己准备的法理中最好用的一个。也并不影响技术本身是个好东西。
  • 在一个没有希望的时代贩卖希望,多么精明的生意。人类已经连“希望可以便宜点吗”这种想法都不敢奢求了,只求少来几个贩卖假冒伪劣希望的骗子。 只有历史知道谁是骗子,谁是大骗子。
  • 进步主义在国内换个名词“发展主义”
    作者
    并不是,美国进步主义是相对于保守主义来说的,也就是说自由左翼

微信扫码打赏

作者: RESSRC

个人资源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