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创业者朋友 | 牲产队

在公司忙了一天,身心疲惫。

接到梁的微信,说公司内太多矛盾,想约我晚上撸串,喝点酒。

在我所生活的小城市,但凡有人提到喝酒,大家都会很乐意,有时候两三杯二锅头下肚,两个人都能抱在一起倾诉衷肠,痛哭流涕。

虽然我和梁认识大概一年,他自由、有自己的想法,我们彼此趣味相投,刚认识不久就可以无话不谈。

 

 

2014年底,梁参与了在杭州举办的首届世界互联网大会,深受总理发言的感触:

“互联网是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新工具,中国政府高度重视、大力支持互联网发展”

两年间,各地“众创空间”数量剧增,各种孵化器拔地而起。

借着政策的东风,他和他的朋友注册了公司,紧接着开了和公司业务相关的老店、新店,而月营销额,很快突破了二十万。

认识梁虽然不久,但相识之后,便一直占据着我心中正能量的位置,依靠在外兼职的钱,读完大学,积极锻炼身体,比大多同龄人成熟的早,不乱折腾。

我早早的便等了,他一出现,话唠似的,巴拉巴拉个没完没了,跟他给客户推广产品时候一模一样。

他说,今年,公司经营状况极速恶化,流言纷纷。几个合伙人都出现了不同的问题,对公司下一步的规划,高层已经有了很多分歧。

我说,别开玩笑了,有你在,你们还能垮了不成?陪你吃个饭你还在这里寒暄我这小老百姓。

他苦笑摇头,举起了手里的酒杯。

现在不一样了,上游成本攀升,终端消费萎靡,这两年大家的钱都拿去买房子了,人人都欠了银行二三十年的外债,谁还敢来买我们的服务买我们的产品,产品做得再好,大家都没钱,也没有办法。

现在公司考虑,是要缩减规模,还是要继续抻着。抻着,就意味着每月十万块的净流失。

我说,都努力这么久了,当初你自己信誓旦旦,要创业,干出一番事业的!

他说,有些后悔,对公司的前景迷茫了。

我正以为他开玩笑,凝重的表情告诉我,他是认真的。

我说,没想到,创业者不像新闻报道那样,不好混吧?!

他说,自己约的炮,哈哈哈哈,手中的白酒一饮而下。

对嘛,这才像我一直以来认识的梁,没心没肺,有时不那么细心,但又总能把事情干好。

其实我能明白梁,认定了的事情,他会在创业这条路上坚持走下去。

就算,现在很多城市,已经在面临众创空间数量过多,孵化器数量出现过剩,服务能力和竞争力急需提高的情况。

曾经在960万平方公里土地上掀起“大众创业”“草根创业”的浪潮,没那么容易形成“万众创新”“人人创新”的态势。

更何况,资本寒冬下,怎么熬过这段艰难的时光,谁能扛得住月供的事,谁能扛得住生活的柴米油盐,那个创业者不会被压得喘不上气?又哪来的伴妻遛娃,岁月静好?

梁说,不能再谈公司的事了,聊公司当年一起奋斗的人难受,当时多么积极的一群人儿,他说他眼泪浅,容易进沙子。

今年公司陷入困境后,梁的身体也没那么好,正当年轻的时候已有了不少白发,当初一起创业的合伙人,已很早就分不到钱。

他的创业公司,是成在了时运,也是败在了时运。

 

在16年的时候,梁在我市已经小有名气,到哪里都有一群人在背后追捧,出席各种高端会议,场所,很有排场。

梁是在爷爷奶奶的照顾下长大,曾经母亲和他接触少,父亲的关心也很隐晦,这样的童年经历,反而让他从小就渴望自由,有一种做强人的决心。

梁学生时非常叛逆,也没有现在的坚强,常会因为一些事情和老师、同学争执,甚至一度想中断学业。

他的朋友没有轻易放弃他,时时鼓励,很快,他扭转了自己的颓势,很短的时间内,他就以他的智商碾压了跑在前面的同学。

有想法的人过得都不会差。大学期间,梁加入了可以改变自己未来方向的社团,比身边的人更努力,更有决心实现自己想做的事。

很快,梁有了自己第一个机遇,承接了一家大公司销售推广,在那个项目中,梁没有得到多少利润上的收益,但是他建立起了自己的人脉,他认识了一些大公司的人,靠着自己真诚的态度与灵活的手腕,结交并且巩固了一条潜在的路。

 

 

 

毕业两年后,梁凭借着互联网创业的东风,开始了自己的天使轮融资。梁和他的朋友,正式开启了他们的创业之路,如同千千万万的创业者一样,两点一线,租着廉价的带有汗臭味的职业装,奔忙于各种社交场所。

创业始初,最烦接父母亲友关心的电话,恓惶而心比天高。

创业的人,更能看到钱、房子、好工作、漂亮女友、行头,展示在身边人的橱窗里,扎心晃眼。

而梁成立公司头一年过年,梁并没有返乡探亲,依旧为了手里的单子奋斗,他告诉我,那个时候他已经刷爆了好几张信用卡。

社会进步匆匆向前,任谁都会愈发迷茫,人事蹉跎,被毫无起色的事业反复敲打着脆弱的自尊。

然而不懈的等待,拼命的奋斗,再凭借着多年形成的人脉,加上彼时跨境电商高额的政府补贴,梁顺利拿到了第一个让他走出窘境的跨境项目,自己代工的产品,打通了往美国出口的销路。

16年至17年,梁步入了他的高速发展时刻,跨境电商那两年如火如茶,但凡是公司有和跨境电商相关的概念,写字楼的补贴甚至能达到70%以上。稳定的收入,漂亮的女友,火热的产业,身边的朋友乐意融资他,投奔他。

双创和跨境贸易,成就了梁的高光时刻。

 

 

梁的事业转折点,简直完美诠释了国际环境对个人的影响。梁的成功源自双创的时机,而下坡路同样源自时机。

人在历史进程下,显得如此的渺小。

梁身边合伙的朋友,比他更加有头脑,手腕更加灵活,接触到的圈子也更为丰富,执行采购与销售,也更为大胆。

过热的经济,没有多少人能够保持清醒的头脑,在众人的建议下,梁成立了一家科技公司,承接对国内的高新科技产品。

他们觉得,如果公司的科技水平整体可以上来,所有股东便真正实现了阶级跨越。

梁的科技公司,对美国很多公司元零件进口极度依赖,光前期的组装设计,团队都培养了很久,加上梁和他的合伙人均是第一次涉足高新科技产品行业,所花费的精力和资金都成倍增长。

梁一度想过退出,他担心自己资金链断裂,但是市面上对高新产业的鼓吹和国家各项政策,又让梁坚持做了下去。

这次决定,成了梁和他的合伙人沉没的转折点。

这个项目,不但没有成为梁的腾飞之翼,反而化作千斤巨石,将梁拉入深渊,连带着耗尽了梁数年在跨境电商的累积,让梁再无东山再起之力。

紧接着,2018年3月22日,特朗普签署备忘录,中美贸易战正式打响,国家争端的扭力,没有任何一个创业公司能够左右。

一条资金链的断裂,牵连了无数资金链。以往依附在梁身边的人,很快做鸟兽散,萧郎成路人,只剩下一开始跟着自己的那几个最铁的哥们,还在苦苦支撑。

梁只是众多创业者的缩影。他们爱拼,乘着政策的春风,迅速发展壮大,但是他们的步伐迈得过大过快,对于未来形势的分析和预估又非常粗糙,因此风向一转,他们也就迅速地跌落。

梁成在了时运上,更是败在了时运上。终究,任凭谁,都抵抗不住时运的转向。顺了风向,就是一片锦绣;逆了风向,只能一片唏嘘。

 

 

渐渐地,酒劲上头。依稀还记得的,就是他说起考博的事,顾虑是什么,难处在哪里,准备报考什么专业,社招的痛楚,以及当初他做错的抉择。

离开学校也曾翻云覆雨,现如今,不如此,又能如何呢?

而人总是不甘心的,草木春秋,岁岁枯荣,野火烧不尽的,都会重新生长,他就是这样的人,陪他过了今晚,又会像被现实踩在脚下的小强。

多蹦哒,多折腾,就有希望;当他决定躺下不动了,便再也不能称之为创业者,也就会像浮萍,永远失去了身份。

酒入曲肠,举杯间,亦不欲抵抗。理想与实现,恍恍惚惚,不断交替。

经历时代起伏,喜喜悲悲,终将成为时代的缩影,我尊称他们——8090创业者。

你是否,也有一位创业者朋友?

微信扫码打赏

作者: RESSRC

个人资源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