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椒传奇 | 瞎爷

今天周二。

前天提到《我觉得有用但不总是遵循的40条建议》,里面有一条,“小心星期二和十月”,我说我不明白这是为什么,十月还好说,我们经历了太多的事情,周二呢,为什么?有位网友跟帖说的一段话,说的似乎很有道理。他说:

星期二是经过星期一之后决定这一周走向的日子,十月开端有长假,会休息或出行,影响心境,初秋燥热,天气无常,人也会受影响。

昨天看到一句话,说周一的灵魂是分裂的。我就觉得,嗯,这句话说到了点子上。

为什么呢?因为经过了上一个周末,一下子又紧张起来,经历下一个周而复始,灵魂自然是分裂的。

我以前有一段时间,老是觉得周日是周六,每次在周日这一天,一想到明天要面对周一的一大摊子事情,心理上就开始暗示自己,这要是周六该多好啊。因为有了周六,就可以用下一天的周日去抵挡一阵儿,觉得还能等待,还能拖延。

久而久之,一到周日,就想着这是周六多好啊。这是一种心理调节和自我暗示。

我估计这是很多职场人的心态。特别是那些抱有上班如上坟心态的人。

因为这个原因,我一向是在周一这一天焦虑,我为此写过一篇《我的星期一焦虑症》。我恨不得在周一一大早,在这一天,把这一周所有的事情都安排好,让所有的事情都有秩序和归宿,所有的事情都有结果。说白了,就是想有一种掌控力。

这种习惯养成了,上班是如此,不上班也是如此。总之,是周一就焦虑。总想把所有事情都捋顺了,让它按照自己设想预想的方向发展。

因为这,我一般很少在周一上午和人打电话,因为在我心目中,所有人都和我一样,在这一天,要么主持开例会,要么被人开例会。

就像有人打趣说的,周一的例会,像女人的例假一样,总是在那一天到来。可以早来,可以晚来,但不可不来。一旦不来,就是发生大事了。

当然,有的单位也可能是在周三开例会。

反倒是周二,你会发现,和周一比起来,人们会平静很多,一则过了周一,很多事情有了方向,有了眉目,有了归宿,人们的心安顿下来了。对有的人来说,则是有了脚踩西瓜皮的理由。或者上面安排下来了,人们沉下心去落实周一的安排了。

总之,周一喧嚣,周二沉静。

连微信公众号,在这一天,都阅读量会少很多。

我好奇的是,在过去,连电视台都在周二维修设备,所以小时候,我常常在周二那一天,对着打开的电视机发呆。因为在那一天,全中国几乎所有的电视台,都是下面这种休息检修设备的画面:

有个段子,说周一忙day ,周二求死day ,周三未死day ,周四受死day ,周五福来day, 周六洒脱day,周日伤day。

对于公司里的小职员来说,熬日子,何尝不是如此啊。

周而复始,一转眼,这一年就完蛋了。一转眼,这一辈子就完蛋了。

所以,还是忍不住想起来林白的《过程》:

一月,你还没有出现

二月,你睡在隔壁

三月,下起了大雨

四月里,遍地蔷薇

五月,我们面对面坐着

犹如梦中

就这样六月到了

六月里,青草盛开,处处芬芳

七月,悲喜交加,麦浪翻滚连同草地,直到天涯

八月,就是八月

八月,我守口如瓶

八月里,我是瓶中的水,你是青天的云

九月和十月,是两只眼睛,装满了大海

你在海上,我在海下

十一月尚未到来

透过它的窗口

我望见了十二月

十二月,大雪弥漫

01

昨天,当当网的创始人李国庆俞渝夫妇撕逼案终于迎来了第二季。昨天,李国庆的三个姐姐站出来联合发表声明,表示站在弟弟一遍,如果俞渝再胡说八道,就撕破她的脸。这里撕破她的脸,不是文学意义上的撕破她的脸,而是真的去抓破她的脸。

你可以想象一下那种画面,三个老娘们,去抓破另一个老娘们的脸,就像现在抖音快手微信微博上的某些捉奸视频一样。

原来有钱人,北大毕业的,留学海外的,上市公司的,撕逼也是这样的啊!

而且还是个卖书的。

真是斯文扫地啊。

02

看到作家叶倾城写的一段文字,撕破了另一种体面:

诚实可以有多残忍呢?

托尔斯泰写了一辈子日记,而从他三十几岁结婚起,他的妻子就是日记的读者。妻子深知他爱过的一个又一个女性,痛苦地知道:“我从来没有这样被爱过!”到八十岁,他还在日记里写:“看到裸露的双脚,想起了阿克西妮娅(旧情妇),想起了她活着,据说季莫菲(阿克西妮娅的儿子,长得很像托尔斯泰,在庄园里当马车夫)是我的儿子,想起我没有求她宽恕,没有忏悔,居然敢斥责其他人。”

写《约翰逊传》的鲍斯威尔同样是日记爱好者,在他的日记里,忠实地记录了几百次嫖娼寻欢。他十七次罹患淋病,十次婚前,七次在婚后。他视妻子为自己的最爱,做不成忠实的丈夫,他但愿做一位诚实的丈夫。因此妻子也是他日记的读者,读过他全部的猎艳史。妻子能怎么样?哭、怨、一会儿决定不再视他为丈夫,一会儿又原谅。

他们写日记,一方面是写作者的本能,另一方面源于他们都是教徒,忏悔是一种渗入骨髓的人生态度。写了,就是把自己的罪交出去,从此轻松,而那承接他们的罪的,将何以自处?

宽恕,她们便从受害者变成罪的合谋者。

不宽恕呢?在她们的时代,她们没有这选项。

正如忏悔的另一个名字“告解”:当我告诉了你,我就得到了解脱。现在,由你来背负这罪与罚吧。

从这个意义来说,诚实是不是美德,尚待考证。也许关键在于谁是这诚实的受益人。

看完这一段,我的想法是,我们还是得美化一下人性,美化一下生活,美化一下道德。如果纯粹是肉欲,我们真的就是和动物没什么差别了。

穿衣服的意义,也许就在这里。

03

在微博上,看到智立方的小石头写的一段话:

什么是客户思维和用户思维?

“你现在走在街上,突然想上卫生间,抬眼看见两家餐厅,一家中餐厅,一家是西式快餐厅,就是肯德基、麦当劳什么的,里面都有。那请问你会去哪家呢?”

一般人的选择应该都是去西式快餐厅。为什么呢?好像我们下意识地就是觉得,西式快餐厅好像更不介意我们借用一下它的卫生间,虽然人家从来也没有这么明说过。对,这就是两种企业经营逻辑的结果:

中餐厅通常经营的是消费者关系,再好的服务,也是建立在消费的前提上。

而西式快餐厅是有意识地经营用户关系,先有社区关系,然后再进一步发展消费。

开始的“起点”就这么一点小小的区别,最后就演化成客户思维和用户思维之间的鸿沟了。

你会发现,所有经营用户思维的生意,都走在了前面。

这一段时间,一直在想所谓社群经济这个话题。这段话给我很多启发。

想起来以前写过一篇文章,《肯德基指引我们上厕所》。在陌生的城市,找到了肯德基,就找到了厕所。

很多人匆匆进去,很轻松地出来,得到了大解放,大轻松,却没有意识到这里面的生意经。

这是差距,也是境界。

04

因为这个上厕所,想起来前几天有人的疑问,为什么我一大早上,有三个人向我问路了?难道我脸上长着一张地图?我是地图脸?

以前在青岛的《半岛都市报》写专栏,写过一篇《厕所脸》,说开放式办公空间,很多人在格子里忙活,有人走进来,显然是内急,急着找洗手间,那么多人,他偏不问,径直走向你,低声下气地问:

马哥,请问洗手间在哪里?

如是再三,是个人都愿意问你厕所在哪里。恭喜你,你长了一张厕所脸。

我印象里当年写的专栏和八戒有关系。不过,大周二的,不招惹他了。你们也别招惹他。

05

昨天晚上临睡前看了一个视频,一席上的一个演讲,中山大学的人类学博士讲辣椒在中国的传播,很有意思。

我们吃辣的能力在全世界处在一个什么水平,大家心里有数了,那各个省吃辣的情况怎么样呢?| 曹雨 一席第718位讲者

我曾经有过一段时间,对辣椒在中国的传播很感兴趣,突发奇想去写一本书,名字就叫《辣椒传奇》。甚至认真买了一大堆书,结果发现,这玩意儿需要丰富的社会学、人类学、营养学、植物学。。。。。等各种知识,才能写出来,所以,我知难而退了。

这就像钱钟书在围城说的,我们总以为我们自己的创作冲动,就是自己的创作能力,其实不是。我想和我能做到之间,隔着的是天赋、才气、坚韧不拔的努力。

就像你在卫生间里吹口哨,觉得把某首歌,某支曲子,在抽水马桶的流水声伴奏下完美地演绎了一遍,就觉得你上了台,就和刘欢、刘德华一样了。

等真的上了台,聚光灯打在你身上,你发现你尿裤子了。

还有一点就是,你千万不要拿自己的业余爱好,去和人家的专业技能去比。你觉得你行,其实真的不行。

郭德纲说的好,我一个说相声的,如果我和科学家去谈如何发射火箭。如果他要是搭理我,和我讨论是用柴油还是汽油,那他就输了。

就像这几句很多人都在同情罗永浩一样一样。

罗永浩的嘴和他的情怀一样,但他不值得同情。其实,我倒是觉得,罗永号这个名字更适合他。小螺号,滴滴滴吹,傻逼听了展翅飞。

06

八戒告诉我,北方天气越来越冷了,他都穿上秋裤了。我特别想写一篇新的《秋裤传奇》,关于八戒和秋裤的故事。

很值得期待呢。如果我真的写出来了呢。如果秋裤和辣椒再有关系,似乎就更刺激了。

辣椒传奇,秋裤传奇。想想就有点激动。


精选留言
  • 5
    我挺喜欢上班,没有周一焦虑。周六很放松,基本朋友约也都放周六,而周天就愿意在家“无聊”,第二天要上班,那么就歇歇。坐地上看书,喝咖啡,刷刷时事,哪怕发呆。 关于日记,我不能接受“公之于他人”。 前几天正好和朋友也谈到各自的“小本本”,之所以写下来,其实更多的是对自己的反省。告解是祈求上帝的谅解,而对于宗教信仰没那么严谨的我们来说,我觉得自己反省更为适合。我们还是自己救赎自己吧,上帝很忙。我甚至还很有心机的给这些小本本留了“后路”—我拜托了一位好朋友,如果哪一天,我无法“处置”的话,请她代为销毁。不是不信任我的亲人,不是我不愿意诚实,而是,我固执的以为,那是属于我一个人的“世界”,与亲,情,爱,无关。 歪个楼。 说有个量子波动速读的方法,我好奇,点进那篇报道一看,惊呆了,里面有视频,就是一群孩子,用手指在书的侧面“捻”过,就像扇扇子一样。。。这就是所谓的“量子速读”。 类似的还有蒙眼识字,还有气功“大师”闫芳。。。送孩子去的那些家长不是少数,这就是智商税的“起源”吧。 原来即使在21世纪的当今,愚蠢还是万年不移不变。但让我更震惊的是,这样的“愚蠢”居然还能在沿海的广州得以“发芽”。到底是什么样的魅力征服了这些望子成龙的父母。 9年义务教育推行了几十年了,难道所谓的义务只是教会大家认识数字学会数钱,只是教给大家文字让大家能看懂电视上的字幕? 俱往矣俱往矣,愚蠢依然继往开来~~~ —-纯属胡说八道
  • 1
    瞎爷,锤子手机到底好不好用?
    2
    作者
    我觉得挺好用的。在我这个人生阶段,你给我个老年机,也会觉得好用。
  • 2
    八戒穿着皇帝的秋裤在街上走,一个小孩子指着他说:八戒,您的辣椒可真大啊!
  • 2
    “李国庆的三个姐姐站出来联合发表声明,表示站在弟弟一遍” 这个声明比较多余,如果是对方家人站在李国庆一边才值得发声明。
  • 2
    以前小的时候看到电影里面接受告解的牧师就在想,他们接受了这么多的负能量怎么排解呢?后来新闻曝光那么多性侵男童的丑闻……
  • 2
    林子大了,啥鸟都有,但真正能活的体面的其实是候鸟。
  • 瞎爷文章里多少提到了罗永浩,要不就着这个人写一篇
    1
    作者
    瞎爷还用着锤子手机呢
  • 1
    期待穿秋裤的小辣椒
  • 一周和周一一样的怎么活
  • 能问个问题吗爷,男人,是不是真的是特别无情只用半身思考的物种
    作者
    问大家
  • 老张终于不再说到了我这个年纪了!代之以人生阶段,格调高了许多。
  • 我挺喜欢上班的,周一总是精神满满。一周也总是感觉不错。
  • 而且还是个们“卖”书的。
  • 你们也被招惹他……你们也bie招惹他
  • 纽约找厕所攻略首选星巴克
  • 哈哈哈,我就是那个说周二和十月的网友,说到性病,之前也是看梅毒科普文的时候看到说贝多芬耳聋就是因为和粉丝上床染梅毒的后遗症
  • 周二的八戒怎么了?
  • 一开始,我以为辣椒传奇是那个在东瀛的漫画家……
  • 秋裤里放辣椒,保暖
  • 清新脱俗
  • 世事如过眼云烟
  • 瞎爷真是想到我们心里去了,感谢!

微信扫码打赏

作者: RESSRC

个人资源站

《辣椒传奇 | 瞎爷》有一个想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