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子明闲扯西游记(三) | 顾子明

书接上文:

顾子明闲扯西游记(一)

顾子明闲扯西游记(二)

西游记后世解读很多,但往往解读到最后,就沦为了佛道相争的阴谋论。

可纵观世界历史,哪有一部阴谋论著作能成为传世经典呢?

一千个读者有一千个哈姆雷特。

经典作品的背后,往往能让每个读者都能从中看到自己,因此对于西游记,修道者看到的是修炼内丹,好书者看到的神魔传说,小说家眼中则都是诡计阴谋。

不过,这些都是盲人摸象,真正要读懂一部小说,就需要找到这部小说的内核。

整部西游记,由于道家和佛家大佬先后出场,以及取经路上的妖怪都来自大佬们麾下,因此让读者很容易从取经团队与妖精之间的斗争,联想到后面的佛道博弈。

而且西游中,佛教一直在扩张势力,因此也很容易把各类冲突归结为了佛教的算计,于是近两年各种阴谋论成为了解读西游的主流。

但实际上,佛道之间的博弈只是浮于表面,真正通过看不见的手操盘西游的,是天庭的玉帝。

没错,就是大家心目中那个唯唯诺诺,被孙猴子欺负的玉帝。

继续阅读“顾子明闲扯西游记(三) | 顾子明”

马云为何再次选择了香港? | 顾子明

马上,阿里巴巴将在港交所二次上市,发行5亿股普通股,这也将成为2019年资本市场最大的IPO。

不过,阿里的此次上市,让很多人都摸不清头脑…..

首先,截至今年三季度,阿里巴巴的账面现金余额约为2500亿,足以争夺京东和拼多多的控制权,属于钱多到花不出去的那种,融资也没啥可买的。

其次,多一个上市的交易场所,意味着面临双一重的监管,为了各项合规还得付出巨额的成本。

而最头疼的,是目前香港局势,对于阿里股价可能会造成非常大的波动,并最终传导至美股,纯属自找麻烦。

可以说,从资本的角度,阿里并没有什么选择香港上市的意义。

继续阅读“马云为何再次选择了香港? | 顾子明”

吕先生的三个贵人 | 你包叔

1996年情人节刚过,陕西卫生厅药政处长赵斯安,见到了来自上海巨人集团的代表。代表要求很明确,请处长给“中华灵芝宝”、”灵芝片“、”灵芝胶囊“等5种药的批文开绿灯。

赵斯安价格非常公道,他只收了1.5万好处费,差不多能买三千斤猪肉。日后如印钞机一般存在的中华灵芝宝,没有经过任何临床实验和正规测试,仅仅用了10天时间就拿到了批文。

巨人集团是史玉柱1991年在珠海创立的,和他同一年到珠海创业的,还有老乡吕松涛。吕松涛很勤快,开过大排档,炒过地皮。两年后,两个老乡杀进了上海滩。

之后的故事有点曲折。

继续阅读“吕先生的三个贵人 | 你包叔”

生而落败:那些没出息的孩子,是怎么被养成的? | 灏泽先生

 
 

 
引言:
在看过无数精英子嗣和平凡子弟的对比后,我只能说, 财富换来的优势和先手,真的是能够让孩子们,在没有步入社会前,就已经拉开几乎不可逾越的差距。
 
很多人以为,精英素质教育的强势,在于让孩子拥有更好的成绩。
 
错,大错特错, 素质教育的优势 在于让孩子拥有更为全面和完整的“个性”并尽可能地挖掘出了他的“天赋”。
 
至于那些朝七晚七,周末功课忙个双十一的孩子, 天赋?别说你了,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的天赋是啥, 因为没有人挖掘 也没有平台去磨练。
 
结果呢? 开局就是败局已定 , 哪怕你是再好的特种钢,你所最终成为的都是永远的螺丝钉。 继续阅读“生而落败:那些没出息的孩子,是怎么被养成的? | 灏泽先生”

爱一个具体的人 | 瞎爷

陪我看日出蔡淳佳 – 淳佳精选17首

我在手机备忘录里记录了赫尔曼·黑塞在《悉达多》里的一段话:

“我非常需要肉欲,需要追求财富,需要虚荣,需要最可耻的绝望,以学会放弃抗争,以学会爱这个世界,不再拿它与某个我希望的、我臆造的世界相比较,与一种我凭空想象的完美相比较,而是听其自然,而是爱它,乐意从属于它。”

这几天在旅次中,我有时候会想到这句话。

想我在这次旅行中遇到的每一个人。

每一个人的故事,我都记的。

我从你们每一个人的故事里,都看见了我自己。

继续阅读“爱一个具体的人 | 瞎爷”

顾子明闲扯西游记(二) | 顾子明

书接上文:顾子明闲扯西游记(一)

相信读这个系列的过程,会让你发现,之前读的小说都白读了……..

关于西游记,后世讨论最多的,往往就是孙悟空诡异的战斗值,大闹天宫的齐天大圣近乎天下无敌,而取经路上的大师兄却遇到了太多打不过的妖精。

数百年来,对于孙悟空战力的直线下滑,很多人给出了不同的观点,找了各种理由,但少有人能踩在点子上。

原因,就在于思考的维度上面。

书评家往往都是涉世未深的书生,而四大名著的作者,却都是身处中枢的大佬。

因此,书评家们看到的,往往都是作者包装在外面的壳,而没有去用作者的内核构架去考虑问题。

继续阅读“顾子明闲扯西游记(二) | 顾子明”

财政去杠杆周期下的机会 | 顾子明

政事堂在2018年上半年的时候,做过了一个推断,那就是中国经济将从货币去杠杆向财政去杠杆转型。此后,以此为基调写了数十篇的文章并做了大量的预测。

这一年多的时间,很多与财政口相关的朋友都直接感受到了财政去杠杆的寒意,但是没有直接接触到的朋友,则普遍对财政去杠杆表示一脸的懵逼。

今天,不聊去杠杆产生的原因,用比较简单的语言,聊一下两个去杠杆的结果。

2016年开始的货币去杠杆,用通俗的话就是从供给端干掉低端产能,银监会干掉影子银行,证监会收紧了重组和IPO,保监会锁死了万能险,地方金管局封死了P2P。

最直接结果,就是过去能干的事儿如今干不了,导致靠忽悠借钱的高杠杆企业活不下去。

继续阅读“财政去杠杆周期下的机会 | 顾子明”

恒大Vs万达,中国足球路在何方? | 顾子明

昨天夜里,众多政事堂的好友们憋着一肚子气没法睡觉。

在世界杯亚洲区的40强预选赛的一场关键战役上,中国队以一粒乌龙球1:2负于叙利亚队。

在上届世界杯预选赛,国足就在最后时刻惨遭叙利亚后卫萨利赫任意球绝杀,失去了参加附加赛的机会,而这一战将决定中国本次世界杯能走多远。

因此,为了这一战,主教练里皮带着国家队提前一个多星期就飞抵阿联酋,并且在古城沙迦海滨的五星级喜来登酒店备战,距离体育场仅需七分钟。

而随着中国男足同期抵达中东的,还有1152吨的大米,这是中国向叙利亚提供的救援物资。

继续阅读“恒大Vs万达,中国足球路在何方? | 顾子明”

历史的转折点,特朗普的红场阅兵 | 顾子明

莫斯科,这座亚洲边上的超级大都市,受到蒙古入侵带来的东方文化影响,红色与黄色逐步成为了建筑的主基调。因此,克林姆林宫这座俄国历代帝王宫殿门外的广场,也被命名为红场。

尤其是1812年,法皇拿破仑入侵俄国一把火烧了莫斯科,俄国人重建时用褚红色方石重新铺建并扩大了克林姆林宫门前的广场。因此,红场的”红”,也变得名副其实。

而红场被世界人民所铭记,则是在1941年11月7日的这一天。

喀秋莎Russian Chorus – 前苏联怀旧金曲

11月7日是苏联的传统节日“十月革命节”,而在希特勒入侵苏联的巴巴罗萨计划中,1941年的11月7日,他准备于莫斯科的举行德军的阅兵仪式,就像他一定要让法国人在一战的那节火车厢里签署投降协议一样,这位战争狂人非常喜欢以最能刺痛对手的方式羞辱敌人。

继续阅读“历史的转折点,特朗普的红场阅兵 | 顾子明”

全球最赚钱公司即将IPO,一场影响深远的变革 | 顾子明

11月17日,再有三天的时间,全球瞩目的沙特阿美石油公司将开始认购。不出意外,这家净利润超千亿美金的全球最赚钱公司,也即将打破马云阿里创造的全球募资额。

相信很多中国股民对于当年问君能有几多愁的中石油耿耿于怀,甚至政事堂也认为,当阿美第二轮融资后,很可能引发全球资本市场的走熊。

但是这家沙特石油公司的上市,对于中国来说,却是有着非常深远的意义。

而这,要沙特历史说起。

继续阅读“全球最赚钱公司即将IPO,一场影响深远的变革 | 顾子明”

王思聪的陨落,背后发生了什么? | 顾子明

十多年前,英国伦敦大学的中国留学生们组织了一场KTV聚会。

就在身着名牌光鲜亮丽的俊男美女们大展歌喉之际,有一个穿着校服,平平无奇的少年默默的坐在角落。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这个穿着校服的少年后来还是鼓足勇气,向一名混身名牌的女同学搭讪,邀请她毕业回国后能够去大连玩玩,让他一尽地主之谊。

结果并不意外,这位身边帅哥环绕的女同学,婉然拒绝了这个来自大连少年的唐突邀约。

不过,令这位高傲的女同学事后非常懊悔的,是她当时并不知道,这位长得平平无奇,穿着校服参加聚会的低调少年,他的爸爸是中国首富…….

继续阅读“王思聪的陨落,背后发生了什么? | 顾子明”

无声的较量:特斯拉入华背后的四次握手 | 饭统戴老板

作者:张假假2008年初,特斯拉CEO埃隆·马斯克(Elon Musk)在旧金山总部迎来了一位特殊的客人:中国科技部部长万钢。

这一年,36岁的马斯克和5岁的特斯拉命悬一线,公司账上只剩下900万美元,资金即将被耗尽。他的另一个项目:航天公司Space X也陷入财务危机,前三次发射均告失败,妻子趁势落井下石,把两人私生活曝光在个人博客上,马斯克沦为硅谷笑柄。

刚刚被选为致公党主席的科技部部长万钢,2008年春天正在旧金山访问——致公党诞生地位于旧金山唐人街新吕宋巷36号,离特斯拉总部所在地帕罗奥多(Palo Alto)只有50公里的距离。几个随行的朋友告诉万钢说[27]:你一定要去看一下这家公司。

在特斯拉总部门前的展示棚下面,万钢第一次试驾了特斯拉刚刚推出的第一辆双门电动跑车Roadster[1]。万钢除了官员外的另一个身份,是全球汽车领域的顶级专家&新能源车的忠实拥趸,他打算看看这个全班最早交卷的学生,到底长什么样。

这是万钢和马斯克的第一次相遇,也是马斯克跟中国的第一次握手,在那一刹那,他们不会知道在10年后,双方将是全球新能源舞台上最强的两个主角。

继续阅读“无声的较量:特斯拉入华背后的四次握手 | 饭统戴老板”

中大校长发声:学校不是法外之地 | 顾子明吹过的牛

黄不邪 
今天是周一,香港废青占据校园已经整整一周。
 
几天前被黑衣人袭击的70岁高龄无辜市民,周五抢救无效脑死亡。
 

死者是本地人,70岁,任职食环署外判清洁工。事发当日他在石屋一带工作,但不包括案发现场,而现场与他工作的地点相距数百米。他当时正值午膳时间,并没有与任何人发生冲突,只是独行并拿手机拍摄,然后就遭到了废青的蓄意攻击,倒地不起。

案发现场的监控视频显示:废青在13日下午在上水大会堂,包括龙运道一带架设路障,以砖头阻塞道路。有十数名市民在龙运道尝试清理砖头期间,与废青一度发生争执,其后废青离开现场。

继续阅读“中大校长发声:学校不是法外之地 | 顾子明吹过的牛”

香港教育为何成为了孕育废青的温床? | 赵皓阳

我在前几篇分析香港问题的文章中,反复提到了香港教育除了问题。但客观来讲,香港问题是一个体系性的问题,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香港教育确实有了问题,这个问题更多的是发达资本主义社会的共性,但在特殊的体系环境中,香港教育的问题被无限放大,并成为了局势恶性循环的催化剂,这是本文想要探讨的问题。

 

读大学时我也年幼无知,也有过嫌弃我国高等教育、盲目迷信西方教育的经历。大一下学期的时候,我们学校奖学金评选有了点猫腻,我一位朋友被“关系户”挤了一个名额,正好从一等奖学金掉到了二等奖学金,那时候我开始就特别愤世嫉俗,表示死活不再国内考研,说什么也要去留学见识一番。

继续阅读“香港教育为何成为了孕育废青的温床? | 赵皓阳”

索罗斯们的民主梦 | 新潮沉思录

文 | 天书

本文较长,七千多字,相信阅读之后会带给读者们一些收获,所以请花点耐心,感谢支持。▽

1914年,一位名叫提达瓦•施瓦茨的年轻犹太人认为刚刚拉开序幕的一战是“值得一试的冒险”,并预测战争很快就会结束。为了给以后将要从事的法律事业增加一项砝码,他参加了奥匈联军。

然而现实的进展并不在野心的掌握中,开战五个多月之后,提达瓦身处的奥匈帝国防线就被俄军攻破,随后提达瓦开始了在西伯利亚两年的俘虏生活。

更让他料想不到的是,战争结束时,不论是他的祖国还是敌人俄国,都已经消失在政治版图之上,而此时他仍在当俘虏。终于等到1920年,经过9个多月的长途跋涉,用尽生存智慧之后,他回到了布达佩斯。

继续阅读“索罗斯们的民主梦 | 新潮沉思录”

东北江湖往事 | 万小刀

一、

 

1982年,25岁的老赵凭借二人转作品红遍东三省的时候,老天爷兜头泼了他一头冷水,老婆给他生了一个畸形儿赵铁蛋。

赵铁蛋不仅是个聋哑儿,还患上了软骨症、肺气肿及心脏病。

小号“万小刀的江湖”里有分析,赵铁蛋之所以畸形,很可能跟老赵喝酒有关,他自曝在山东跟人拼酒,两人喝了7瓶白酒,还赢了对方一辆小车。

酒后播种,容易造成畸形,那时农村人并不知道这个科学道理。

但出了问题,愚昧的人们都怪土地,却不去寻找种子的责任!这对土地不公平!

因为赵铁蛋,老赵家愁云笼罩,一回到家就开心不起来,这种状态怎么能逗乐观众呢?于是干脆四处演出,不回家。

常年不回家吧,又怎么解决生理需求呢?

于是,大约1983年,老赵婚内出轨了,和18岁的马丽娟搞到一起,多年后,马丽娟转正,成为他二婚妻子,还给老赵生了一对龙凤胎。

继续阅读“东北江湖往事 | 万小刀”

没有马云的第一次“光明顶”决战(修订版) | 猛哥

写在前面的话:作为文科生,写科技文章确实有挑战,以致原文有若干错误,为了不给采访对象带来困扰,昨日自删。但后台索要文章的朋友太多,现将修订版重推。

周末愉快!

1
 
 
 

马云爱金庸。

2018年10月金庸驾鹤西去后,他深情悼念:若无先生,不知是否会有阿里。

故而,阿里有浓浓的江湖气。员工入职须取花名,就连会议室的名字也都是满满的武侠套路,其中就有一个“光明顶”。

这个会议室位于阿里西溪园区1号楼7楼,屋内有一块硕大的屏幕,实时播报阿里各项核心数据,属于绝密之地。

每逢双11,“光明顶”就被征用为临时作战中心。整个阿里大约11万人,能有资格入内者不足200人。

 

继续阅读“没有马云的第一次“光明顶”决战(修订版) | 猛哥”

减负运动为了什么? | 新潮沉思录

文 | 刘梦龙

就在最近,新一轮减负热潮又到来了。给学生减负已经是持续了快二十年的运动,而减负运动是素质教育的一环,然而在当代中国几乎没有哪项政策像素质教育这样模糊而混乱的。最基本的问题,减负是减应试教育的负,是为了实现素质教育,那素质教育又是什么?是为了什么?

减负运动有没有价值取决于教育改革,而教育改革的基础,在于当前的中国教育有没有问题,要不要改革?应该承认当前的教育是有问题,是要改革的。但教育问题是什么呢?该怎么改革这就是另一个问题了。头痛要医头,脚痛要医脚,如果明明是脚气却开退烧药那肯定是不对的。

继续阅读“减负运动为了什么? | 新潮沉思录”

互联网巨头赴港上市,我们的差距在哪儿? | 牲产队

“经济全球化是历史潮流。长江、尼罗河、亚马逊河、多瑙河昼夜不息、奔腾向前,尽管有时会出现一些回头浪,尽管也会遇到许多险滩暗礁,但大江大河奔腾向前的势头,这是谁也阻挡不了的。”

——习近平在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开幕式

 

11月对电商人来讲注定不平凡,除了双11的大卖之外,还有两件事值得探讨。

香港社会动荡加剧之际,阿里在香港证券交易所提交初步招股文件,启动上市计划;腾讯发布了 2019 Q3 的财报。

熟悉队长我方法论的读者应该知道,我喜欢从一个事件本身,延伸到国家战略层面做解析,再从国家战略层面映射到底层群众个人,这次我们继续按照这个逻辑去解读这些热点新闻。

 

继续阅读“互联网巨头赴港上市,我们的差距在哪儿? | 牲产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