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宏斌,地产界的令狐冲 | 顾子明

沧海一声笑黄沾 – 华纳群星难忘您许冠杰

如果说中国地产圈是一个江湖,那么最像令狐冲的那个,非那个生性放荡不羁、爱开玩笑,却又喜欢拔刀相助当白武士的孙宏斌莫属。

孙宏斌早年的时候,就颇有点令狐冲式的没落。

即使冒着漫天大雪骑着自行车从北京狂奔到大连,也无法挽回相恋多年的小师妹。

更可悲的是,作为华山派的大师兄,一心为了本门拼命,却由于路线问题,被师傅栽赃陷害锒铛入狱,最终内力散尽。

继续阅读“孙宏斌,地产界的令狐冲 | 顾子明”

夜深了你还不想睡 | 郝大星

抓紧时间抢购吧

中国医师学会每年都会发布《中国睡眠指数报告》,有六成国人上床后选择主动失眠,不管是玩游戏、还是刷淘宝,反正他们就是不睡觉。有媒体采访了这些不睡觉的朋友,他们还把自己这种行为称为促进性焦虑或者奋斗型失眠。

前一段时间,马云在非洲说,每天晚上逛淘宝的人里,有1700万人什么也不买:

不知道他们在干什么。

继续阅读“夜深了你还不想睡 | 郝大星”

宋钦宗:我为父皇顶包的日子 | 万小刀

作者|历史的荷尔蒙

 

在宋钦宗的故事开始之前,先交待一下有关背景。

1. 当皇帝的风险

 

很多人都想当皇帝,他们认为,皇帝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工作,白天上朝(不用打卡),说一不二;晚上宠妃,说谁就谁。

其实那只是表面,皇帝是一个非常危险的职业。

中国400多名皇帝中有三分之一死于非命,年龄以30多岁居多(最小的来自东汉,死时只有2个月大)。

他们的死法千奇百怪,死相也很极其难看(因权力而死,死相都很难看),有坠马死的,有被乱刀砍死的,有被吓死的,更多的是被毒死的。

不幸中的万幸是,从生到死,他们经历的过程一般都很短。

象宋钦宗(赵桓)那样被囚于异乡30年之久,饱受屈辱,最后死于非命的,绝无仅有,堪称最苦命的亡国之君。

他同时被认为是历史上最软弱的君王之一,在蛮族入侵的时刻,由于他的指挥和判断存在严重失误,直接导致“靖康之难”那样的奇耻大辱。

其实,他虽然倒霉,但也不是没有努力过,但彼时种种偶然与必然共振,他别无选择地成为大宋的罪人。

以上两图为清明上河图(局部)

继续阅读“宋钦宗:我为父皇顶包的日子 | 万小刀”

OFO硬核翻盘指南 | 半佛仙人

0

今天OFO又上了热搜,原因是在退押金这件事情上,有了船新的姿势。最近OFO在APP主页搞了一个天天返钱活动,其实就是分享商品链接成交后返佣金。

目前主要接入的是淘宝和京东的商品,说是价格比较优惠,而且参与推广成功后还可以加速拿到押金。

继续阅读“OFO硬核翻盘指南 | 半佛仙人”

通往自己的道路 | 瞎爷

笑脸谢东 – 笑脸

对于那些天性敏感、孤傲、而又善于自悟的人来说,有时候别人的一句话、一个眼神,一首歌里的一句歌词,都会突然打动你,唤醒你,点燃你。

就像桥梁,就像阶梯,就像绳索,就像呼吸。

比如下面这段话,开始的那句,在昨天的某个时刻,就一下子唤醒了我,让我对以往的所有的选择,都开始有了答案:

今天我知道,在世上,最让人畏惧的恰恰是通向自己的道路。

继续阅读“通往自己的道路 | 瞎爷”

天运之始 : 你该如何迎接下个时代的来临 | 灏泽先生

正文:

灏泽始终坚信:

 

人,如果没有高屋建瓴的统筹力和大局观, 那么等待着他的,就一定是为期终生的敲钟度日。

 

因为缺乏统筹力和大局观的人, 必然不可能具备对时局和未来的清晰预判,其结果 自然是只能在风魂变幻时, 只靠自身的直觉去应对和处理,而永远做不出真正精妙和成功的抉择。

 

这种人,自然不可能有好的前景。

 

这也是为什么我们会发现, 今天在世界上任何地方, 无论是出人头地 还是 固财保阶, 你都必须要对自己所处的那个世界 有着清晰的认识和领悟。

 

唯有这样, 你才能避免在未来必至的一项项抉择中,选对出路。

 

那么,那些选错出路的人,结局是什么呢?

 

自然是被时代无情的淘汰,且鲜有侥幸者, 倘若有人能幸存,那也是脱层皮 或者瘦他个二十斤肉。

 

那今天,灏泽为何要在开始文章前,先和你把上面这段话给说完?

 

继续阅读“天运之始 : 你该如何迎接下个时代的来临 | 灏泽先生”

我富养24年的女儿,嫁了穷小子,弹钢琴的手,用来淘米 | 陆拾一

文 / 甘北

 1 

我和先生都在国企上班,只有媛媛一个女儿,自然宝贝得不得了。六岁开始学钢琴,八岁练民族舞,从小到大,吃的穿的,没有一样亏待过她。因为没吃过没钱的苦,媛媛从小就没有什么金钱概念,对人对事都非常慷慨,在路上看到个乞丐,她都会倾囊相助。为此,我和先生总是说,这个女儿以后出了社会,保不准会吃大亏,没想到一语成谶。

继续阅读“我富养24年的女儿,嫁了穷小子,弹钢琴的手,用来淘米 | 陆拾一”

万亿专项债今日下达,巨大利好花落谁家? | 顾子明

财政部今日发布消息,提前下达2020年新增专项债务限额1万亿元。

而且,为了保障债券尽快发挥作用,财政部还重申了9月4日国常会的要求,让各地尽快将专项债券落实到具体项目,早发行、早使用,确保明年初即可使用见效,尽早形成对经济的有效拉动。

由于这批专项债券的提前下达,经本级人民代表大会批准后执行。一时之间,万亿规模的经济刺激带动作用,令房地产市场与资本市场纷纷打起了鸡血,期盼着年初的基建高潮,能够迅速带动经济。

不过,政事堂看来,此次专项债的本质并不是刺激经济高速发展,而是对一系列影响经济的政策进行对冲。

继续阅读“万亿专项债今日下达,巨大利好花落谁家? | 顾子明”

真实的瀚叶股份是一家什么样的公司,沈培金又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 NE0

关于瀚叶,我想很多人是在等我这篇文章。

嗯,确实需要一篇文章来重新详细还原一个真实的瀚叶给你们。

我会分三个部分来给你们说明白。

第一,瀚叶股份是一家什么样的公司?

第二,瀚叶股份的实际控制人沈培金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第三,应该用什么样的策略对待瀚叶这个股票?

首先,瀚叶股份是一家什么样的公司?

毫无疑问,我在上一篇谈瀚叶的文章已经说过了,这个股票不是我过去谈的那种能拿10到20年以上的股票,这种股票只有投机价值而没有任何投资价值。

翻译成人话,就是这样的股票,就是一个垃圾股。

不管瀚叶股份给自己套了多少光环玩了多少概念,它本质上只是沈培金的一个从资本市场套现的诈骗工具。

继续阅读“真实的瀚叶股份是一家什么样的公司,沈培金又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 NE0”

高以翔,和,上海滩往事 | 万小刀

作者果味VIP

1873年是个鸡年,这一年是清穆宗同治十二年,世界上爆发了第一次金融危机,梁启超刚刚出生。

01

从小捕快到总督查

这一年的夏天,苏州刑警队长黄炳泉因办错案子被处分,田产也被其姑母侵占,为了生计,带着老婆孩子从苏州搬到上海,住在南市张家弄,开了一个小茶楼,张家弄可不得了,是上海捕快差役聚集的地方,他儿子从小耳闻目睹这些捕快的言行,头脑中印下不少江湖诀窍。

继续阅读“高以翔,和,上海滩往事 | 万小刀”

造一个现实版的悲惨世界 | 杨乃悟

金钱 狂欢 死亡

今天凌晨,年仅35岁的台湾艺人高以翔,在参加浙江卫视《追我吧》节目的录制中突然离世,死因为心源性猝死。

《追我吧》是浙江卫视新打造的一款都市运动主题综艺节目,大概的形式就是明星们要通过种种复杂甚至危险的关卡,确保自己不被节目组找来的追逐者抓到。

导演陆浩曾经是该台王牌节目《奔跑吧,兄弟》的总导演,他给《追我吧》增加了一些难度,负责追明星的“路人”:

不是健身冠军就是特警。

继续阅读“造一个现实版的悲惨世界 | 杨乃悟”

张云雷的风口浪尖,似曾相识的剧情重演 | 顾子明吹过的牛

黄不邪

张云雷出事了。

因为“调侃”京剧老艺术家张火丁,李世济,被民间协会京剧程派艺术研究会发文要求道歉。

小央发表文章,评价张云雷“艺德”不够。

算上5月份,这也是张云雷第二次被批评“艺德不够”了。
 
说来有趣,就在去年,这个严正要求张云雷道歉的程派艺术研究会,还在热情的蹭张云雷热点。
评论区下面一群人义愤填膺的批评张云雷,不尊重京剧,不尊重艺术。
 
有这么大的心,买两张票支援京剧不比什么好。
 
张云雷事件的剧本,已经发生过多次了。
 

继续阅读“张云雷的风口浪尖,似曾相识的剧情重演 | 顾子明吹过的牛”

伊利公开举报一年后,前董事长郑俊怀终再度入狱 | 牲产队

 

2019年11月1日,经包头市中级人民法院重新审理,伊利前董事长、红星集团现任董事长郑俊怀两次减刑的裁定被撤销,三天后,郑被二度收监。

(图片来源腾讯网)

减刑,是帮助管理服刑人员,帮助其回归社会的重要手段。尽管是平常事,但二次减刑就没有那么容易了,而郑总这样直接顶格,少服了一半的刑期,闪电出狱更是难上加难。

公开资料显示,郑俊怀之所以能够被二次减刑,是因为在监狱表现好,发明了一个“节水设备”并且获得了相关专利。

继续阅读“伊利公开举报一年后,前董事长郑俊怀终再度入狱 | 牲产队”

碳边境税,德国的环保大棒 | 顾子明吹过的牛

就在昨天,环保部副部长赵英民在新闻发布会中,表达了我们坚决反对欧盟的提出的“碳边境调整税”,“要防止单边主义,环保主义损害世界经济增长的前景,进而影响国际社会共同应对气候变化的意愿和信心,最终影响全球气候变化的集体努力和效果”。
 

“边境调整税”是指根据商品的消费地点而不是商品的生产地征收税款。

例如:如果欧盟某公司将轮胎运到中国用于制造汽车,那么该轮胎公司从其出口的轮胎中获得的利润就无需征税。

但是,如果一家欧盟的汽车公司从中国购买轮胎以用于在欧盟制造的汽车,则该公司在欧盟销售的汽车(包括轮胎)所赚的钱将被征税。

继续阅读“碳边境税,德国的环保大棒 | 顾子明吹过的牛”

这位元帅曾为“人民战争”怼彭德怀,却终生不落井下石 | 张宁

作者:张宁今天,11月26日,是一位曾为中国革命作出杰出而独特贡献,却又在时下流行的诸多军史热闻中籍籍无名的解放军元帅——罗荣桓的诞辰。谈起他,多数人会对这个名字感到陌生;稍为熟知军史的读者,或许也只记得他曾在25岁时,随同当时还是“毛委员”的毛泽东冲上井冈山;从红军时代到四野,一直和知名度和“争议度”大很多的林彪“搭班子”,做政委;49年建国以后,就“转向幕后”了。

也因此,在人们的心目中,罗荣桓一直是一位资历深厚、战功不彰,一心辅佐战将的“长者”。

毛泽东为罗荣桓授予元帅军衔 继续阅读“这位元帅曾为“人民战争”怼彭德怀,却终生不落井下石 | 张宁”

两桩“反杀”成功的家暴案! | 万小刀

五千年家暴史源远流长,渣男辈出。

太平盛世,没有最渣,只有更渣。最近又添了沱沱、蒋劲夫之类的新人惯犯,令不少女性同胞咬牙切齿,恨不能化身穆桂英樊梨花,分分钟把家暴男斩于马下。

但我们是法治社会,家暴不对,乱杀人更不对。

无论男暴女,或者女暴男,大人暴小孩,小孩暴大人……通通都不对。

总归应该交给法律去制裁。

但是法律没有腿,你不找它,它不找你。这话不仅仅适用于犯罪分子,也适用于反抗犯罪分子的人。

说到利用法律反家暴,中国古代虽然都说男尊女卑,但却有这样两桩“反杀”成功的家暴案,其勇气与风骨,依然值得今天的弱势群体借鉴。

继续阅读“两桩“反杀”成功的家暴案! | 万小刀”

八戒照了照镜子 | 瞎爷

01

昨天某证券机构的首席经济学家的演讲刷屏,题目是“知止不殆”。

“知止不殆”出自《道德经》第四十四章:名与身孰亲?身与货孰多?得与亡孰病?甚爱必大费;多藏必厚亡。故知足不辱,知止不殆,可以长久”。

百度百科上说意思这句话的意思是君主懂得适可而止就不会遇到危险。

首席经济学家说的对不对?人家姑妄言之,你且姑妄听之。至少是一家之言,至少是代表了社会人一些人的看法。

这个一些人有多少?不知道。但中国有14亿人,全世界有70亿人。任何一个一部分人的概念,在这个基数下,都可能是很多很多的人。当然,也可能是很少很少的人。

从这个意义上说,听取别人的意见,而不是一意孤行,其实是非常不容易的一件事。

一方面,你要有自己的主见,另一方面,又不要专制独断,要善于听取不同意见,兼听则明,偏信则暗,确实需要大智慧。

继续阅读“八戒照了照镜子 | 瞎爷”

谁,才有资格伴随你一生? | 灏泽先生

正文:
 
千万不要觉得,这个世界上的每一个人,都值得拥有一个家庭,因为在灏泽看来,这个世界上有起码30%左右的人,是根本不配拥有婚姻的。
 
这么一批人,只应孤独终老,而不配拥有一个家庭。
 
更不应该祸害和辜负那些信任 却被他们耽搁了一生的无辜者。
 
他们有男有女, 他们遍布各个阶层和领域, 他们的外在各异 气质不同,其中甚至有一部分 还非常容易赢得异性的喜爱和欣赏。
 
但是,无论他们的外在有多么光鲜亮丽。
却都注定会给那个信赖和爱慕他/她 并最终携手走入婚姻的人,以最大的伤痕和打击。
 
而今天的这一篇文章, 灏泽就想写给你, 一来 是希望你能够避开那恐怖的30% 以免因此耽搁了自己的一生, 二来 是假如你已经不幸 被其所牵连, 那希望这篇文章 能让你早日看清对方的真面目 并及时止损。
 
如果这篇文章还有别的什么期待, 那就是希望能通过今天的交流,使你能够明白 在今天的这个世界上 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才值得你信赖和相伴一生?

继续阅读“谁,才有资格伴随你一生? | 灏泽先生”

北洋的欢乐式战争 | 顾子明

如果翻翻北洋的历史,对于战争会有着很有趣的评价,那就是打仗几乎是在放空枪。

就像陈毅在《华东一年来自卫战争的初步总结》中说得那样:我说我军切不要像张勋的军队,他与段祺瑞打仗,打了三百多万发子弹,才打死二十八个人。

嗯,这就像子弹飞里面开场的那样。

因此,很多人基本上也都判断北洋军阀们一色都是吃空饷的战五渣。

但是,很多人并没有注意到,连这群渣渣中最渣的张学良,都竟然敢出兵中东路,跟列强的老毛子掐一架,虽然最后输了,但底下的嫡系部队也真的就敢打。

很显然,我们对于北洋的实际战斗力,历史上是有着过于的低估。

继续阅读“北洋的欢乐式战争 | 顾子明”

抛弃绝症员工的网易,终将被时代所抛弃 | 顾子明

近日一篇《网易裁员,让保安把身患绝症的我赶出公司》的推文引起社会各界的强烈反响。这名患病的网易前员工以亲身经历反映了其在网易经历的“逼迫、算计、监视、陷害、威胁和暴力裁员手段”。

昨天夜里,网易对“暴力裁员”向员工致歉后,发布了内部说明,对事件前后经过进行梳理,并表示复核后该员工绩效确不合格。

政事堂看完网易的内部说明后,觉得网易果然是猪厂,如果按照网易的说法,该员工的工作绩效排名垫底,但是工作量排名第二,那么网易的主管的脑子一定是被驴踢了。

组里面有那么多人,但是非要把最多的工作交给一个工作能力最差的人,而且一交还是小半年。因此,要么网易的公关在撒谎,要么小A的主管就是个猪。

但是,这么弱智的问题,网易在进行全面调查之后仍然公布,这意味着奔着死磕下去的网易,最终选择了一条双输的结局。

继续阅读“抛弃绝症员工的网易,终将被时代所抛弃 | 顾子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