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如何从西方控制的意识形态突围 | 卢克文

杜塞尔多夫是德国西部一座仅有60万人口的城市,靠近莱茵河东岸,人口少,风景好,因为“多夫(dorf)”在德语里就是乡村的意思,我们可以简称他为“杜村”。

 

 
杜村里有一户姓Rohs的家族,算不上大财主,民间知名度却颇高,只因家族世世代代从事政法工作,要么是风骚律师,要么是寂寞法官,跟杜村百姓常有来有往,大家便都相识。
 
Rohs家的老爷爷是法学博士,曾参加过二战,老人家身子骨特别棒,能一口气爬五楼还不带喘气,80多岁才退休,他听力在战争中受损,平时说话的音量根本听不见,每次判案别人唠唠叼叼半天他都不知道对方在说什么,只是一个劲地点头—嗯嗯嗯原告说得很清晰了,被告你继续说不要停—实际判案子全靠看卷宗,大家反都夸他公正,还让他写了两本超级厚的法律教材,一直到退下来都没人发现听力这事,把全城人民忽悠得一愣一愣的。
 

传到现在这一代,家里主事的叫Dr.Kai Rohs(豪斯),又是个律师,他们家有六个亲戚在做法官或律师,是典型的法律世家,按我们中国人张局、王所的叫法,我们就叫他豪律吧。
 
豪律在图宾根大学读的双学位,主攻法律跟德语语言,大学里谈了一个韩国妹纸,被韩国妹纸反杀,骗去韩国大学做了15年大学教授,一直混到韩国法定退休年龄,2017年才回到杜村搞了个律师事务所。
 
杜村这个地方,大概有一万个中国人住在这,豪律便免不得跟中国人有生意往来,出于工作需要,2018年7月,雇了一个中国来的已婚少女蒋雪莹做翻译。
 
蒋雪莹原先在北大汇丰工作了三年,她老公在华为工作,被分派到杜村常驻,便随夫来到此地,小姑娘(咳咳)手脚勤快,英语又好,很得豪律喜欢,起先是按小时付费,后面便长雇了下来,蒋雪莹说自己初来,不懂一句德语,上了语言班后,听懂德国说些什么,一些对中国人的言论,颇有些诧异,有次他见到一个帅小伙牵着狗走过,他一岁的儿子跟狗打招呼,那小伙子用一种有点凶的语气说:
 
Das ist nicht für essen!(这个不是吃的!)
 
蒋雪莹说,后来才知道,德国媒体一直在宣传中国人爱吃狗肉,而且是吃自己的宠物狗,不是吃肉狗。中国人在德国媒体里,一直是这种残忍又不近人情的癫狂民族形象。
 
蒋雪莹的老板豪律也一直是这样认为的,不仅仅是吃狗肉,中国人在德国媒体的形象,不,其实是在整个西方媒体的形象,都是这种套路,通过他们的宣传口径,杜村这种没见过大世面的德国人,都以为2019年的中国人,现在还满大街骑着自行车到处飙,只有官员才有资格坐轿车,只有北上广深才有高级建筑,人民生活水深火热,有一个邪恶的政府统治着这里,从来不管人民死活,中国人出门还在坐绿皮火车,大部分人晚上睡在低矮茅房的土炕上,做梦的时候,都迫不及待地盼望着他们高贵的白人去解救。
 
2008年北京奥运会整得是挺震憾的,别以为我们看不出来,那都是你们集全国之力的演出,假的,都是假的,早就被我们看穿了一切。
 
豪律在韩国呆了15年,却一直没去过中国,他也是这样认为的。
 
2019年6月,南京第二师范学院邀请豪律过去讲课,豪律便跟翻译蒋雪莹来到了中国,他们先飞到上海,再转高铁到南京,在上海时,第一次来到中国的豪律跟个土包子似的,见到三四层的郊区小商场都要一顿猛拍,跟蒋雪莹说怎么中国也有这个,蒋雪莹说老板你别拍了,这些商场都快被淘汰了,中国现在到处是MALL,大MALL,吃饭看电影逛街娱乐全在一起的那种,中国现在到处都是,哎呀别拍了好丢人。
 
豪律又跟蒋雪莹说起中国人爱吃狗肉这种事,他认为中国遍地都是狗肉馆,蒋雪莹说上海应该没有,中国狗肉馆还是挺少见的(吃狗肉是对是错先放一边,中国少见狗肉馆是事实,西方媒体已经极尽夸大这件事),便跟豪律打赌50欧元,说在上海很难找到狗肉馆,他们便在上海的餐馆里找来服务员问哪里有狗肉馆,连问两人,服务员都说不知道,又找来一个经理问,在这里工作了十几年的经理都说不知道,豪律才信了此事,输给蒋雪莹50欧。
 
豪律说,他见到了真正的中国,他在中国乘坐崭新的高铁,感受良好的治安,体验飞快的效率,他说中国基础设施之好,治安之优秀,是在西方媒体毒害下的德国人,根本想象不到的。
 
他一路上一边吐槽,一边不停地拍照,甚至跟雪莹同志讨论起了到底是西方政治制度更优质,还是中国政治制度更优质的问题,经过这一行,他已经完全被事实洗了脑,竟处处都觉得中国的更好一些,他说现在西方民主国家正在走向崩溃(原话),过度保护贫富差距的体制,让经济失去了活力。
 
德国是高福利高税收国家,人均税收是40%,杜雪莹2700欧的税前工资,实际到手只有1700欧,其中1000欧被拿去交了税,这些税养活了大批不愿工作的人和难民,每位难民每人每天能领到25欧元,一家难民通常一个月能领到1500欧元,德国生活物价奇低,100欧元够一家三口一周的生活成本,1500欧可以让一家人生活得无忧无虑。
 
图中是豪律,右边长发女生是蒋雪莹
 
回国以后,他还学起了汉语,现在能写一点简单的汉语现代诗,他说他越来越喜欢中国。
 
豪律的汉字诗
 
豪律的转变是一个很有意思的过程,是典型的从西方媒体意识形态下见到真相的普通西方人,当他们睁开双眼看到事实时,往往会对中国现在的生活情景大吃一惊。
 
来来来,现在我们有必要深入探讨一件诡异的事情,中华人民共和国已经建国70年了,中国已经打开大门40年了,经过40年人类历史上少见的高速发展,现在甚至是当之无愧的世界第二强国,为什么西方媒体还老把我们往邪恶、肮脏、落后的形象上黑?他们就这么不待见一个正常的中国?
 
我9月在伊朗旅行时,意外找到了其中一条答案。
 
在伊朗有一条民族信仰鄙视链,具体是:什叶派的波斯人>什叶派的阿塞拜疆人>什叶派的库尔德人>什叶派的阿拉伯人>逊尼派的阿拉伯人>逊尼派的库尔德人>逊尼派的俾路支人和土库曼人>无神论者
 
我知道这个鄙视链时无比震惊,因为无神论者处于鄙视链的最底层,几乎所有人都厌恶无神论者。
 
如果你再摊开世界地图,你就会发现一件特别有意思的事情,就是全世界,好像只有中国,是无神论国家,其他国家都是天主教、新教、伊斯兰教、东正教、佛教、犹太教的天下。
 
这其中犹太教、天主教、新教、伊斯兰教、东正教其实可以算一个源头,都是同一宗的一神教,这些一神教互通生气,有的为了上帝,有的为了安拉,不远万里为了宗教拿起刀子就火拼,这在中国是不可想像的。
 
大家可能没留意到一件事:中国是世界历史上,唯一没有被宗教控制过的大国。就算美国其实也是宗教国家,76.8%的人信仰基督教,美国总统必须是基督徒(虽然没有明文规定),全美国只有4%的人不信教。
 
换句话说,中国是世界上唯一的永恒世俗大国。
 
跳出来看问题时,才会发现问题,许多我们不能理解的东西,很大一部分来源于这里,西方世界总是指责我们没有信仰,是因为他们觉得有宗教加持是神圣的,自我感觉良好,他们自己筑起了一块道德高地,而中国人自古以来就是反抗精神,连我们的神话故事都跟他们完全相反,他们是神创造一切,对神无限敬仰,我们是后羿射日、精卫填海、夸父追日,愚公移山,西方人在神面前是认命的,而中国人是不认命的,是要反抗到底的。
 
中国人的信仰非常务实,就是“好好活下去!”,其它休想忽悠我。
 
世界宗教国家对中国的心态,就跟现在已经归属基督教的韩国,经常在媒体上疯狂黑朝鲜是一样的道理,韩国媒体跟疯狗一样到处宣传朝鲜炮决官员,犬决高层,总是逼得金将军在韩国媒体黑完后被迫拉着还活着的官员出来看看戏什么的辟谣。
 
在宗教国家眼里,不信教的国家当然是黑暗的、愚昧的、每天水深火热,急等他们去拯救的,要不然以后还怎么传教?你一个世俗国家居然搞得这么好,叫我们脸往哪里搁?
 
这就是中国对世界,对西方媒体的第一个问题,本质上是一个世俗国家,对一众宗教国家的问题。
 
第二个问题,是政治体制问题。
 
西方国家的那一套政治体制,是他们经历过殖民时代大掠夺之后建立的,包括现在法国实际还在殖民西非,这种制度,很像是奴隶主的民主制,英国殖民时代,4.58亿殖民地人口供养本土不到4000万英国人,差不多十个人养一个人,才能让大多数英国人接受良好教育并人人参与政治,民主创立初期就成本巨大,沟通时损耗奇高,效率低下,一般国家根本玩不起。
 
而成熟的发达国家通常将自己的“民主自由”包装好扔给了全世界,尤其是扔向发展中国家,是对发展中国家的极其不负责任。
 
在游历了世界各国,以及阅读大量书籍,进行大量反思,并逐渐跨入中老年广场舞人群之时,我个人也慢慢意识到一个问题:
 
一个国家采取什么社会制度,不应该是西方国家指定的单独选项,而应该是根据不同的生产力,匹配不同的社会制度。
 
对一个国家最好的制度,就是看有没有提升生产力,不能提升该国生产力的制度都是虚妄的。
 
尤其是非常贫穷的落后国家,在识字率都没有50%的情况下,盲目选择西方的“民主自由”简直是自杀,其实就连西方自己也是认实利不认他们的道德标准,碰到沙特这种信仰瓦哈比主义的顽固封建国家,为了石油利益美国坚决不谈民主跟人权,哪怕沙特女性直到2019年10月才有了不用父亲或丈夫签字同意,就能自由出国的基本人生权利,其实就算执行了这条政策,男监护人也可以随时以该女性“不听话”为理由让警察在海关处逮捕女性并投入监狱,并且没有男性监护人认领,入狱的女性还不能出狱,这种在中国人民听起来都觉得极其荒唐可笑的愚昧国家,西方国家就装聋作哑,从不过问。
 
而二战后能崛起的国家或地区,如韩国、台湾、新加坡,没有一个是采用“民主自由”的西方制度,这套高贵的价值理论实战成绩堪忧。
 
而中国作为没有采用西方社会制度却又迅速发展的国家,在西方意识形态里,自然是难以忍受的怪胎,中国崛起的事实,让西方价值观感觉像鞋子里一粒磕着他们的沙石,必须要黑化中国,污化中国,才能让自己百年建立的价值观不至于崩溃。
 
西方世界对于中国看不顺眼,一直在抹黑中国的理论基石,就是因为中国是一个世俗化国家+没有采用西方社会制度,这样的国家在他们看来是有原罪的,不可饶恕,如果中国人都信仰他们的宗教并且采用了他们的制度,他们就欢天喜地敲锣打鼓报道了。
 
但那样的中国,就不是中国了。
 
面对西方世界的意识形态包围,中国一直没有建立自己的话语体系,我们从没有提出一个像“民主自由”这样听起来又高大上又容易听懂的理论系统,这套理论系统要能让世界各国都能接受,并且能快速明白里面的道理。
 
上篇香港的文章写完后,我一直在思考这套理论体系该怎么建立,一些读者也给出了不错的建议,这几天想了个大概,心里有了一些轮廓,暂时就把这套理论叫做“科学良治”。
 
“科学”的意思是尊重每个国家的不同现状,承认每个国家的文化基因、经济状况的差异性,尊重每个国家在不同阶段,有选择不同政体的权利。
 
一个还没有走完奴隶制的国家,在没有完成生产力的进化前,是不可能一下子跨越到北欧的社会主义高福利状态的,这个国家应该先从奴隶制走向封建制,如果这个国家的人民已经习惯了游手好闲的生活方式,还需要进行逐步引导,或者进行非常严厉的国民教育,这些都是在尊重现有经济人文的基础上进行调节,而不是像西方世界提出的一上来就强迫各国搞“民主自由”的套路,并对不同意他们制度的国家进行抨击、抹黑或者推翻。
 
像菲律宾杜特尔特进行的扫毒活动,如果按照西方“民主自由”的传统观点来看,肯定是侵犯人权、极其错误的行径,但菲律宾受毒害日深,在特殊阶段不采用极端方式是很难治理的,不经过这一波阵痛,国家无法前进,甚至分分钟有变成墨西哥的巨大风险,等国家机器打不过毒贩军阀时,整个国家都将沦陷,人民生活将更加痛苦,用“科学良治”的观点来看,我们就能理解,并且不会向西方那样猛烈抨击杜特尔特。
“良治”的意思是不拘泥于任何教条的高大上的东西,注重实际价值,只看执行的政策能不能推动生产力,而不是一些看起来冠冕堂皇的东西。
 
欧洲国家的福利化制度就是一个很大的问题,国家富裕后人民不劳动也可以获得较高生活质量保障,年轻人宁肯不工作,天天去玩极限运动,更不可能去从事脏活累活,这样的国家在现有的话语体系里无法进行自我纠错,更不可能得罪选民降低福利,最后只能接受难民从事底层工作,而难民带来的YSL文化无法融入欧洲,反而会因为人口爆增吞噬欧洲文化,生产力可能会遭到破坏而不是进步,在这种情况下,旧有的西方话语权是不能根治社会问题。
 
像希腊这样懒得出奇的国家,民众们不参予经济建设,半个北京的人口一年玩出1400场话剧,其实国家已经到了玩物丧志的阶段,就是已经伤害到了生产力的发展,这就时候就必须上“良治”,以生产力为准绳进行控制,而不能任由事情恶化下去。
 
墨西哥为代表的中美洲就是要执行“良治”,而不能执行“自由民主”,自由民主完全不适合那里的环境,年年月月排行世界谋杀率最高的区域,国家经济在地狱门口徘徊,这样的国家就应该进行保守控制,不能放任自流,
 
良治的准绳在生产力,判断事物的发展要依据生产力进行,伤害到生产力的,可以加以控制,有利于生产力的,可以进行推广。
 
一直在看我公众号的读者们,其实是一直在跟着我一起成长,从最早的《人民币与美元的战争》写到现在,我们看世界的眼光也在变得丰富,知识面也不由得自己形成了一个系统,我们已经认识了那么多国家,现在我们也在尝试探寻人类文明的理论方向,中国的崛起向世界证明了并不是只有西方体制才能成为强国,也不是只有民主自由才能让百姓过上安稳富裕的生活,而且中国更没有出现过西方世界的血腥历史阶段,我们要自信地面对世界,推出自己的理论依据,并向世界人民传递。
 
现在提出的“科学良治”的理论只是一个很小的起点,也只能算是一个草案,并不是一个完整的宏大理论,后面我肯定也会对这个理论做出修改,一点一点逐步完善这个理论。
 
但我们已经迈出了第一步,总能建立一座高山,去迎战西方的理论思想。
 
一直在看我写文章的读者们,让我们一起成长,为中国的发展贡献思想的火花,用事实说话,让越来越多的西方豪律们,重新了解中国,认识中国,喜欢中国。

精选留言
  • 788
    希望作者可以置顶一下,牛迪凯的留言让我看了很不舒服。我在法国读了四年书,工作一年,没看到法国保护中产阶层,我看到的是公共交通隔三差五罢工、农民活不下去把拖拉机开到市政厅、一个青年流浪汉因为养了一条狗就领的补助比同学多,回国在北京买不起房子说的就好像在巴黎买的起似的。不是我挑刺,他这种人就是下意识的认为国外好,找理由说服自己,选择性无视事实,这样不好。
    173
    作者
    置顶24小时
  • 348
    胡说中国不是被儒教控制千年之久
    2675
    作者
    儒家的宗教性没基督,伊斯兰严重,儒家更世俗
  • 1893
    对于您大部分观点,我很认同,尤其生活在法国,感受更深。无论任何体制,可以解决问题的政府才是好政府。 但对于税收那一段,“这些税养活了大批不愿工作的人和难民“。我其实不敢苟同。欧洲国家的高税收制度下的高福利,实际上也是一种财富转移,为了维持社会公平。高税收不光是给穷人,更是保障每一个中产阶级,在法德,从出生到死亡,医疗,教育都是免费的。法国最好的工程师学校是公立免费,最好的高中亨利四世也是公立。因为高税收下的高福利,保障可能遇到任何不幸的每一个中产。 对于我一个马上要30的普通能力的人,我想回国,却担心买不起房,小孩上不起学,我身体不好,更怕生病。我知道国内很有活力,我却怕自己经不起996的考验。 西方当然不是天堂,国内其实也有很多需要改进的地方。但当上清华,不如北京三环两套房时。也许,国内更适合富人和有能力的人。而不是我们这些贫下中农。 我知道中国越来越好,我也希望她能比西方更好。因为我的家人朋友都还在那,我也希望能早点回家。
  • 1475
    看完全篇,卢总的思路和张维为教授是一样的,良政和劣政,而不是民主自由这种虚妄的概念。卢总可以看看这就是中国,里面提出的概念我觉得对您可以有启发。
  • 1174
    中国人吃狗肉又怎么了,又不是杀犹太人。
  • 1037
    必须突围,不得不突围,是时候找回老一代共产党人的看家本领了。。。
  • 950
    我在德国,的确大部分德国人就是这么傻缺,而且就算去过了中国回来以后绝大部分也不会去和德国人说中国的好,政治正确比什么都重要。 还有科学良治其实就是实事求是,不去学西方用什么高大上的名词,我们坚定走我们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
  • 886
    制度自信,文化自信。
  • 882
    儒家是文化,不是宗教,说儒家是儒教的多看看不同的资料
  • 93
    “而二战后能崛起的国家或地区,如韩国、台湾、新加坡,没有一个是采用“民主自由”的西方制度”,韩国、台湾,难道不是西方民主制度?
    855
    作者
    朴正熙,蒋经国
  • 781
    一神教的地方,很难做到“实事求是”,“实事求是”是我们宝贵的精神财富。
  • 760
    西方越是拼命诋毁我们,就越说明我们的工作是正确的,有成效的!
  • 643
    说到底就是中国人民比较务实。我以前的美国同事非常惊讶于中国人这一点,他说中国人虽然大多数没有信仰宗教,但他们有一套共同认可的行为准则,什么是好什么是坏,他们不需要宗教来告诉他们,这很厉害。
  • 565
    在西方,“公关”、“媒体传播”都是科学,很专业的。中国,媒体,尤其是官方媒体,仍然是“宣传”,不客气的说,还停留在延安时代,写出来说出来的都是檄文风格,都不说别人信不信了,听都没人愿意听。好好学习下“今日俄罗斯”吧,别人完全模仿西方媒体,青出于蓝胜于蓝,在英美欧洲收视率都是节节上升,整得英美欧盟只好耍无赖,通过法律限制其运营。
  • 536
    人和人之间的成见就像一座大山,我们现在在看这篇文章,外国人的目光估计都盯在英国的那辆货车上,难哦
  • 500
    文章不错,但实际突围非常难。中国做为单体国家经济发展程度达到甚至超过美国是有生之年可以实现的,也就是单体国家No.1,但是想建立起盎格鲁撒克逊人的体系并进行文化与意识形态输出,基本上不太可能实现。具体原因就不说了,免的被和谐。最后说一句,一个国家体制里最核心的两点是政治体制与经济制度。在所有发达国家里,新加坡与中国的意识形态最接近,也是目前来看最好的发展模式。但本质并不是因为新加坡是华人为主的国家,而是核心的两点都与中国类似,就看你是将自己定位为一党专政的资本主义国家,还是市场经济的社会主义国家。如果是前者,意识形态突围不难,如果是后者,意识形态突围非常难,几乎不可能
  • 105
    卢师傅,想知道不同意识形态之间的互相伤害,根源是互不理解、还是本来就没有完全正确的意识形态?
    498
    作者
    只有与时俱进的意识形态
  • 495
    不说中国现在跟西方世界比孰优孰劣,国内问题诚然很多,但是我觉得整体还是瑕不掩瑜,起码在国内我努力一点我多一点奔头,起码我自己不用辛苦劳动来养外来闲人。西方世界人民理解不理解我的生活方式关我屁事啊,我只想过好自己的日子,坚持能活到那一天,见证国家真的强大到一雪近200年的国耻。
  • 327
    这不就是我最近一直在复习的政治里面说的“坚定不移地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
  • 325
    复旦中国研究院院长张维为也提过这个good governance的概念。西方发达资本主义国家鼓吹的民主自由,恰恰是经济繁荣到一定程度才玩得起的,而不是所谓的民主自由就能造就繁荣,这一点阿拉伯之春已经体现的淋漓尽致。 现阶段在外网上充斥着对中国的无脑抹黑报道,什么吃狗吃小孩集中营社会信用评分一类,简直就是日经贴,国外网友也总爱提这些事情,他们真的是相信这些不实报道的。感觉外国的媒体也像中国的某些自媒体一样,为了点击率编些引人不适的内容,谨慎开放的中国就恰恰成为了一个靶子,这其中有西方上层社会对中国,在意识形态领域的敌视作默许和推动。 贸易战打到现在,西方世界开始加速将战火引到文化领域,香港废青就是精神高地沦陷的典型。 西方所谓的普世价值观有太多不能自恰的地方但无奈他们声音太大,话筒太多,而且总想让我们闭嘴。随着开放的步伐不断加大,对于思想文化高地的争夺尤为重要,希望咱们能在文化领域多些拿得出手的新作品,同时牢牢握住民族凝聚力这个核心,如盛唐一般兼收并蓄,既是中国的,也是世界的。
  • 323
    其实中国人信奉的是道,道法自然。天地不仁 以万物为刍狗。中国人只是在顺应天道而已,希望中国不要受白左影响,坚定的走自己的道路。
  • 270
    坐标荷兰,身边欧洲人最喜欢问的一是有没有人权,二是有没有脸书ins使用。 他们觉得生活在一个不能攻击和辱骂zf的国家是不可想象的。
  • 233
    儒教不是宗教,是教育,这不能弄混了,儒教没有神。
  • 233
    中国走的是自己的道路,因此必须有自己的话语体系。过去我们一直在西方的话语体系和意识形态围城中打转,现在如何凭借强大混一的综合国力积极打造自己的意识形态体系和话语体系非常重要!
  • 211
    历代领导人提出的执政理念其实就是值得向外推广的价值观体系,mzd思想,实事求是,三个代表,科学发展观,和谐社会,人类命运共同体,这些理念哪个不比西方一刀切的皿煮自由价值观来的接地气、实用又高瞻远瞩。 西方社会了解中国发展现实的精英已经对中国的发展高度认可甚至感到恐惧了,但在西方媒体带有偏见、误导、处心积虑的摸黑下,西方普通民众看到的不是真实的中国。 在这种情况下,可能主动出击去进行国家形象宣传效果并不好,这也是官媒即使花了很大的力气做宣传都没有太好的效果的原因。别人已经带了有色眼镜,你再怎么表演都得不到认同。 解决之道是什么呢?我认为是继续开放。只有越来越多的普通西方民众来到中国工作、旅游,学习,见识到中国的文明,强盛之后,他们会形成的那些瞎眼媒体的反噬,最终实事求是的报道才回多起来,报道关于中国的正面新闻才能成为西方媒体圈的政治正确。 一届奥运会,一个Tiktok,一次旅游经历,一个李子柒,比孤燥无味的宣传来的更有说服力,更刻骨铭心。
  • 208
    为了石油利益美国坚决不谈民主跟人权,哪怕沙特女性直到2019年10月才有了不用父亲或丈夫签字同意,就能自由出国的基本人生权利,其实就算执行了这条政策,男监护人也可以随时以该女性“不听话”为理由让警察在海关处逮捕女性并投入监狱,并且没有男性监护人认领,入狱的女性还不能出狱,这种在中国人民听起来都觉得极其荒唐可笑的愚昧国家,西方国家就装聋作哑,从不过问。
  • 204
    和张维为教授的观点一致!国家无所谓哪种体制,唯有良治和劣治。
  • 199
    一朋友去韩国工作,房东得知这位新房客来自中国后,拿了个拳头大的土豆给他并问他见过没有!我朋友说这个在中国丢大街上都没人会看一眼!房东十分诧异,估计心里觉得我朋友撑面子说大话呢!尽管房东可能没有恶意,但这也充分说明了站队美国的那些国家是如何宣传中国的!
  • 133
    所谓西方式的民主和自由,已经变成了他们宗教信仰的一部分。任何一种生产关系或者政治体制,都不应脱离现实,更不应该教条化。 美国式的政治正确就是典型的教条化产物,他们(名义上)要保护少数族群的利益不受侵害,那么他们就选择堵住多数人的嘴巴。然后冠上一些高大上的帽子。。。文字狱也不过如此。
    186
    作者
    是啊,德国现在可以骂默克尔,但不能骂难民
  • 185
    中国就是儒教+法家,实事求是!但是直至今日还是要清晰认识到我们还有太多的不足和短板,不卑不亢,清风徐来,花自盛开!
  • 176
    从地缘政治的角度,中国这样体量的国家即便全民信奉基督教,也实行西方的制度,依然是不能让他们放心的,必须要分裂成十几个小国才行。看看俄国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建国后的50多年,中国积弱积贫,西方是用俯视角度来怜悯中国,加上大三角战略(还是基于地缘政治),中西方之间的矛盾被隐藏在水下。最近10多年来,中国的增长和稳定,已经开始在动摇西方的意识形态和价值观(特别是他们现在处在衰落的进程中,这就更加扎眼)中西方的矛盾是必然需要经过碰撞才能找到彼此新的舒适点。
  • 175
    现在在美国波士顿,在美国人眼里,中国是个很邪恶的国家,唉。
  • 48
    不会一句德语,怎么做翻译?
    173
    作者
    英语
  • 170
    还有一点,我觉得西方人,尤其欧美国家,一直有种英雄主义觉得自己代表正义。他们需要一个终极boss来巩固对自己的这种认知。自从苏联解体之后,欧美一下子失去了大目标,于是自然而然的把目标转向社会主义的中国,并开始炮制威胁论。反正不管事实如何,站在中国的对立面就能显得自己无比正义、生活在幸福的体制里。
  • 165
    或者说可以叫:实事求是、科学发展
  • 160
    我去英国,一个威尔士人不停地问我是不是中国人都吃狗肉,也不知道这谣言是怎么传出去的,就算亚洲有吃狗肉的,也是韩国人。对于宗教信仰这事,其实有神论者才是愚昧的啊!
  • 156
    不管黑猫白猫,能抓老鼠就是好猫。
  • 154
    说中国是无神论国家不准确,应该说中国是世俗国家,但是一般民众也有泛神论思想,但在行为上以人本主义为中心。用孔子的话来说,“敬鬼神而远之”
  • 130
    大概身为无神论的共产主义者,就是我们中国人的原罪吧。
  • 56
    讲道理…YSL能帮助一堆沙漠民族团结起来客服恶劣的环境也不是完全没有好处的,只不过现在用不上了而已。同理世界各地的人们都有着不同的理念和思想,作为整体的人类文明才能一直延续下去,所以我觉得其他国家爱咋咋地
    125
    作者
    我感觉在当初,这套YSL系统有其独特的地方,只是没跟上生产力的发展进行自我革新。
  • 120
    重建文化自信太重要了
  • 116
    意识形态真是斗争尖锐,我们一定要掌握话语权!
  • 108
    正如张维为教授说的,解构西方话语体系已基本完成了,构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发出中国的声音任重道远。
  • 106
    我记得我表弟去香港读书,一定要入教,才能有学校读书,无论是佛教,还是基督教
  • 98
    我觉得可以结合历史来思考:整个东亚文明,其实是农耕文化形成的宗族文明,以及为之配套的儒家思想,说中国人没有宗教其实不绝对,我们的宗教是儒家思想。导致我们重道德而轻法制,重周围,左邻右舍等态度,而在网上可以肆意喷;甚至我们更重土地,固定房产,因为我们文明里面,是男耕女织的文明系统,更喜欢稳定的状态。
  • 96
    中国人的信仰非常务实,就是“好好活下去!” 非常真实了
  • 91
    润之老师说的,庆祝辩证法的胜利。。。等到唯物主义胜利的那一天。。。哼哼
  • 89
    作为无神论者,我觉得他们信教很可笑。他们也一样看我们吧。意识形态在中国必须得赢,不信中国特色主义的官员都是西方潜伏的和平演变的敌特。
  • 89
    点开时两千阅读,看完重开后两万……
  • 84
    关于中国模式的理论框架(宣传口径)问题,很多人已经意识到这个问题,且已经给出了非常令人信服的解答。其中的代表是前邓公翻译、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张维为教授的文章,以及一个普及节目–东方卫视的《这就是中国》,对西式选举民主不优于中国协商民主、多党部分代表制不优于一党全民代表制有令人信服的比较。 唯一的问题就是目前的普及还是太差了,连国内了解这些理论,这个节目的人都少,遑论境外了。也希望借这个平台能有更多人了解
  • 81
    科学良治,说得好。其实马克思一个半世纪就讲清楚了,只是到现在才算开始被中国一点点验证 关于皿煮,最近看到一个92年对李光耀的采访,大意就是一个国家,在6、7成人口受过良好教育之前,谈皿煮都是扯淡
  • 77
    周总理那时候整的统一战线多好,团结了半个地球的人,那时候的中国还是一穷二白的状况。现在有钱了,反而思想战线吃紧了,没法理解……
  • 73
    就是要格物致知,王阳明心学思想永放光芒
  • 72
    很幸运从2018年底开始,看到越来越多的学者开始探索用中国人的思维重新去解读这个世界,我记得之前有文章说,西方法律对犯人人权过于强调,而法庭本来是国家剥夺私刑后,代替个人执行对罪犯进行惩罚,这个思路是古中国法的逻辑,到现在中国的法律顶层建设还停留在西方的词汇概念里!哎。各方面新话语权的建立,任重道远啊!
  • 72
    良政善治,选贤任能,兼收并蓄,和而不同,人本主义,民心向背,水能载舟亦能覆舟等等,本来以为都是很普遍的大道理,结果发现只有中国才有。
  • 69
    关于人类社会的道路与前途问题,在理论体系层面,到目前为止没有人比马克思论述得更清晰、更全面和更彻底。如果认为有的,一律是没有认真阅读过马克思的人。关于中国得到更广大范围的认可的问题,这不是一个理论问题,而是一个实践问题,有着历史的和现实的复杂性和艰巨性。但不论如何,都要靠实力碾压取胜,不论是经济的实力、军事的实力还是科学理论上、文学艺术上、体育成绩上的碾压。意识形态并不是靠辩论分出胜负的,而是靠胜负来确立的。
  • 59
    我倒觉得,西方扭曲的价值观是不破不立,只有他们自己发生深刻的歌名,这套价值观才能被证伪。而我们只需要耐心等待就能顺势而为了。
  • 58
    中国是世界历史上,唯一没有被宗教控制过的大国。这段才是全文亮点 庙堂之上的人在宗教与世俗之间如何平衡?西方普世价值观如何与传统儒学找到平衡点才是这个政党的终极任务。
  • 55
    厉害了,希望“科学良治”早日形成理论系统,传遍世界,不求输出文化,只愿大家对中国少一份误解。
  • 52
    很高兴看到卢老师的思想走向体系化,事实上读了您的许多作品,经历一定的积累,我自己的思想也开始成体系。这样一来,看世界便有条理了
  • 51
    决定社会形态的是生产力而不是意识形态,这是一个严酷的科学逻辑关系。但其重要性很容易被忽视,很容易逻辑颠倒,衍生出各种光怪陆离的困惑,包括去追求所谓“唯一正确的意识形态”。如果微观生活场景不容易清晰感知这种关系的话,放大到国际关系就明白无误了。如果心中没有这个清晰的逻辑背景,就很容易让大脑扭曲接收到的所有信息,形成一个失真的图像,让自己困入幻象之中。这个结果最典型的表现就是对现实事件的逻辑熟视无睹,失去了最起码的独立判断是非的能力,转而去人云亦云。可惜目前陷入这种困境的人太多了
  • 51
    西方国家统治所谓的政治道德高地有1个世纪了,中国的崛起是他们不愿意看到的。国人必须自强,要坚信我们的付出我们的隐忍是实现民族复兴必经的过程。
  • 50
    而整个西方文明其实建立在欧洲的民主协商制,这当中的核心是欧洲没有一个嬴政导致欧洲的大一统,所以各个城邦之间,需要迁徙,需要商业,犹豫商业贸易,导致金融的流通,形成了银行,进而形成了契约精神和大陆司法体系。也就是因为城邦不可以自给自足,导致需要贸易交换,进而形成现代金融,形成现代的大陆法系,进而形成西方文明。而东亚文明之中除了中国之外,日本其实不算西方的那套体制,是中国和西方结合的体制。至于西方媒体的污化,除去价值观之外,可能也有舆论需求因素,一个邪恶的东方大国,水深火热,需要新的价值观拯救和治理。
  • 47
    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文化自信
  • 44
    释放生产力,维护社会公正,尊重强者,体恤弱者的制服才是好制度。
  • 43
    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中国几千年来的小农经济,小农经济对土地的征服、集体协作抗洪抗旱,决定了中国的神话具有反抗精神、中国历来都宣扬集体主义。而这样的经济基础也决定了中国的政治体制。相反,当今政府又通过不断工业化,又不断改进中国的经济结构;在这个进程中,自然也需要不断改革开放;同时也会面临各种各样的现实问题,尤其是几千年的农村社会解体而带来的农村问题。 只有持续改革开放,才能持续进步;从一个农业大国转向工业大国;现在的征程就是农业大国、工业大国向农业强国和工业强国转型。
  • 43
    坐标意大利,今天早上去一个同胞的理发店剪头发,老板娘正帮我剪着,来了一位包黑头巾的女士,随后又来了一位意大利老太太,老板一看赶紧放下手上的事儿来帮忙,要给黑头巾女士服务,被拒绝。因为她的头不能让男人碰
  • 42
    “科学良治”感觉不如“科学实治”,依照规律,重视教育,实事求是,因地制宜。
  • 41
    先找个朗朗上口通俗易懂的口号吧。老百姓上了一天班,太长的东西哪里看得下去,你看人家“籽油皿煮”,一看知道是什么意思。还是要回到人民群众中去。
  • 39
    卢总有没有想过到油管 脸书 推特 抖音或者IG开个号,宣扬一下?可以先争取全世界华人和部分中立人士,让他们作为宣传机器。我目前在比利时工作,每次我讲中国的话题,在场所有人都竖耳恭听,感觉回到了主场,哈哈 。话题从人民民主专政、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人权民主自由和谐、人民代表大会等政治话题,到城市群发展、华为大疆科大讯飞等高科技,到贫富差距、城乡差距、收入分配、医疗、教育、住房、土地所有制改革,到钉子户、人民日常生活、厕所革命等细节,所有话题对他们来说都具有吸引力,但是我明白他们在用他们的自由民主思路在评判,在考证他们在网络上获得的关于中国的一切。有时他们会心一笑,有时不置可否,有时觉得匪夷所思,但是我觉得大家都是human,他们也都能理解在中国发生的事情。结论是中国在崛起,大家都被裹挟在时代洪流中,外国人从漠不关心到无法躲避,因此是时候建立中国国际话语体系,宣传和交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了。适当放开有助于接受批评与自我批评,助力中国向更高水平发展。
  • 34
    卢大大的文章应该让读初高中的孩子们学历史时一起并读,举事实,讲观点,活历史教科书。好文!好输出!佩服佩服!
  • 34
    其实我觉得吧,还是那句话,鞋子合不合脚,只有自己才知道。我们希望自己可以推选出一套理论话语体系 可能是一种自大的体现。我们希望建立起一套让其他国家效仿的话语本质上也是错误的。我们的话语是中特,是人类命运共同体。至于复杂与否。我认为语言只是一个符号,民主自由,中特,人类命运共同体。本质是一样的。我们应该只是推出一套话语就ok了。应该是这样吧
  • 34
    时代呼唤这样的探索。卢大走对了,水平高了就名垂青史。
  • 11
    卢老师,前些日子从您这里听说的,关于特朗破老鼠仓事调查的怎么样了?
    33
    作者
    被证实是谣言
  • 33
    眼见为实才能带给西方人震撼,可是有多少西方人能有这个机会视野认识到真正的中国? 今天我看那篇“中国没有朋友”固然文章有些观点鄙薄可笑,但是里面戈德曼说“中国外宣效果显然不怎么样”我是赞同的,难道我们自古以来都信奉“桃李不言 下自成蹊”吗? 外面宣发怎么跟shi一样(真心认为) 不过考虑到卢大说 我们是无神论+政体不同,可以理解对外宣传改观上的难度。但是HK,TW这些地方的宣传也是弱的一笔
  • 32
    希望有朝一日我们国家能冲破西方舆论枷锁,指引第三世界国家人民,结合自身国情摸索出适合自己发展的道路 个人感觉我们在舆论舆情上的政策还是有点懈怠,无论是对内还是对外
  • 31
    写得太好了!于我心有戚戚焉,我们不能放弃理论框架设计,在国际不能放弃道德制高点,不能总是回避相关话题,要有高级的理论体系来取得国际认可,取得话语权!
  • 28
    我觉得这篇文章前半部分写得非常好,后半部分的确值得进一步完善,另外,给作者点赞
  • 28
    这篇文章是提升了认知高度的,有建设性意见,对,是要拿生产力做标杆,探寻人类社会进步的制度。我卢厉害👍
  • 28
    地理、宗教、文化彼此的作用和影响,共同对文明的影响都是值得思考的。
  • 27
    有吸引力的东西应该是深深扎根在人的本能欲望里的,要本国国民、外国人都能听懂,一定是关乎底层人性的问题,即使一个未经世事的年轻人也有的欲望,说出来了,让民众满意了,怎么实现它就是另一码事了(西方现状)关于人的原始本能的东西就被西方哲学家挖了个遍。我们确实需要建立一套起点高但听得懂的话语体系,我以为中国人的最引以为傲的一点就是承认人就是人,是世俗的人,自然的人,社会的人而不是什么别的!但说回来,我们最有力的武器还是不断增长的物质力量啊!
  • 26
    我错了,看第一遍居然没发现这个女主角好漂亮啊
  • 25
    只要我们把自己的日子过好了,别人怎么看也就不那么重要了
  • 25
    说到底是哲学的冲突
  • 24
    11年路过nuertingen的“少年宫”,一群少男少女庆祝自己已经16周岁,可以喝酒了 一个金发小姑凉和我聊天,问我什么职业,我说工程师,她说你一定很有钱。。。当时只是觉得德国工程师地位很高,但有钱谈不上,一个月4000欧的机械设计工程师有啥了不起的,机械自动化(PLC)程序员,7500欧,那才高呢。。。。 可是杜塞的妹妹,你这么漂亮,才2000欧多。。。天哪!德国的工程师真有钱!
  • 22
    其实也就是因地制宜。我们不缺治理的经验和理论,缺的是从西方的角度,他们理解和认可的宣传方式。包括因地制宜和卢大的科学良治,翻译成外语总会欠缺点意味和琅琅上口的传播优势。这也是我们一直做得不够的地方
  • 22
    把这个闪光的思想继续探索下去。没准儿能探索出一个系统的全新理论。
  • 22
    我想问一下大家,科学良治的释义比较长,在翻译推广的时候是不是没办法想民主自由那样简洁明朗啊,在普及推广是不是比较吃亏
  • 22
    和而不同
  • 21
    口号要顺口易懂,一听见直觉上就觉得好,跟本民族语言的感觉相符。至于具体内容是什么,可以慢慢解释。针对不同国家民族和语言,可以用不同的口号,不见得是英语。
  • 19
    才疏学浅,从未敢在卢生文下妄言,但追随几月,颇有感触,今日卢生以理论为题,忍不住叙几言:1.5000年的文明,积累也好,徘徊也好,我们从未中断,在意识形态上要完全自信!2.现在的体制和路线,成也好,败也好,我们在顶峰和低谷都存在过,无惧任何结果!3.未来的愿景和期许,战不怂,和必亲,我们就是历史的车轮,推动还是碾压不需要看别人的脸色!
  • 16
    卢大辛苦了! 作为十年非洲工作的建筑工程师,对这点感受尤其深刻! 十年前,我们被当地人戏称为中国政府送来服刑的苦力;五年前,有人称我们super power我们还受宠若惊;而今,作为援外工程师,我们都认真思考并实践着负责任大国的理念,输出我们的“软实力”,已经理所当然了。 卢大的思考也更有价值——不过要是真能再跟观察者网,复旦中国研究院,张维为等再合作一下,传播起来会更有力度!(毕竟学者们还是学究气,传播技巧略不足)
  • 10
    像杜村这样的地方对中国的认识还停留在几十年前的地方,在国外肯定有不少,但是决不是普遍情况。信息时代,不需要翻墙获取信息的西方人想看到真识的中国并不那么费劲,更何况这些年在国外现金买豪宅搅动国外房地产,排队买空名牌店的中国人,拼豪车的富二代们,欧洲满大街的中国游客经常登上西方媒体的新闻,中国富强起来了在西方国家虽不是人人都知道,但也是主流的共识了,否则美国也不会紧张了。西方国家和中国本质的问题是历史,文化,价值观不同导致的政治体制不同,西方国家的文化强调个人权利,这就造成他们不可能认同共产主义/社会主义,公有制,甚至害怕他们,所以这是很难调和的问题
  • 10
    越来越喜欢这个公众号了,我从一开始的想法就是只有生产力才是人类历史的主线,一切的制度都是为了生产力服务。只是之前人们总觉得是制度好了,所以生产力上去了,但实际上是生产力上去了才诞生相应的制度。在过去,每当生产力达到一定极限的时候,就要想办法从别的国家掠夺,而不是想办法提高生产力
  • 9
    在今年全球政治混乱的背景下,我们的民族更需要我们自己的意识形态,来对抗西方的泛民主自由这种垃圾意识形态,从古希腊开始就已经证明了民主自由只属于少数人,加上行政效率奇低。在留言中看到还有捧欧洲臭脚的?他们的整个言论鼓吹的高福利,从我的角度来看就是精英阶层给到大众群体的奶嘴,能抚慰社会阶层固化带给大众的不满。那么精英阶层享受着自己大量的被动收入和资源收益,然后看着那些来到欧洲大陆的中国人在鼓吹这些垃圾的体系?有多少人基础的看病轮候时间动辄5个小时,医院急救的轮候动辄7-8个小时,这就是你所谓的福利?还是极贵的处方药和靶向药根本就不在你的免费清单里?还是各种各样的误诊和工会罢工?另外说欧洲教育免费的那些人,现在的欧洲中产阶层都已经不再毕业于你嘴中的公立学校了,懂吗?高福利的基础是建立在对于社会大众疯狂征税的基础上的,但对于1%的社会精英阶层你是很难征到重税的,他们有各式各样的避税手段 海外账户和离岸公司,这是中产阶级做不到的,他们根本消费不起四大所的离岸计划和税务规划。你再看看同期的中国,社会阶层的流动性很高,一直保持着向上的窗口。还是内句话,大清早亡了,请正视中国的发展。
  • 5
    2016年去美国访学一段时间,还是挺感慨的,我是80后,几乎是自己的成长伴随着国家的飞速成长。但我直到三十多岁才有深入异国他乡,接触当地民众的机会,应该说我所在的机构的美国人都是非常nice的,但他们是不是真的respect我就很难说了。比较有意思的是当地的华人,越是出国早的,经济条件差的,越瞧不起同胞,其中发生过一些跌破底线的事情很刷新三观,反倒是社会地位相对高的华人,因为经常回国,对于国内来的人反而比较尊重。当然这只是一些非常具象的东西,结合卢大大的文章来看,又是另一番感慨。
  • 2
    感谢提供一种新的视角,在对待穆斯林这一块,境外媒体和政府都是各种黑中国,国外群众都是夸中国做得好,希望自己国家也像中国一样。

微信扫码打赏

作者: RESSRC

个人资源站

《中国如何从西方控制的意识形态突围 | 卢克文》有一个想法

  1. 实事求是最重要。中国本来就是世俗国家,加上基础教育里又强调唯物主义,实事求是的理念是根深蒂固的。
    西方国家从小培养宗教意识,基础教育强调多元化思维,加上政治人物和金主媒体的不当引导,造成今天西方人的全球观与中国人的全球观相比落后许多。在某些国家譬如灯塔国,普通民众根本就缺乏全球观。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