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你不准“叛变”! | 夜听锵锵


2014年香港事件,梁文道就曾被裹挟进去,有人说他是支持GD的,而且手里拿着旗子。为此梁文道专门授权理想国发表声明,此心可鉴。

近日,梁文道接受香港媒体“视点31”节目访谈,表明了自己在香港问题上的立场,再次引起争议。“视点31”正好是不久前环时总编胡锡进去香港接受采访的其中一家媒体。不同的是:胡编的采访直播赢得一片好评,道长却因此栽了跟头。从《锵锵三人行》,到《圆桌派》,再到《看理想》;“开卷八分钟”、“八分”、“一千零一夜”、走读版“一千零一夜”……梁文道十数年以来,都是内地文化圈的一个标杆,无人不佩服他知识的渊博。他在文艺圈的影响:就像流行音乐之于高晓松、娱乐节目之于何炅、谢娜、中国电影之于张艺谋…与其说是他多么优秀和长青,不如说,是他在擅长的领域,腾挪出了一片天地,也一直占据了年轻人喜爱读书的“通路”。早几年,《锵锵三人行》是谈话类节目的不二之选,被咔擦之后,《圆桌派》在网络问世,不仅没有丢失原来的电视老观众,还吸纳进来更年轻的网络用户。实话,我一直是“看理想APP”的忠实用户,深受道长“荼毒”。

梁文道实在是让人喜欢。温文尔雅,淡然平和。不聒噪也从不盛气凌人。谈话类节目不同于出书写作,当你面对镜头时,你几乎没有机会修饰自己。你是聒噪的,你在镜头前就是聒噪的,你是剑拔弩张的,你面对镜头就是剑拔弩张的。你咄咄逼人,你给观众的印象就是咄咄逼人的。你的文字给你足够的时间和空间来揣摩和装点你想示人的那一面。虽然这种谈话类节目,有后期的剪辑加工,但几乎没办法隐藏。

所以看谈话类节目很有意思。特别是如果你之前读过这个人的书,对这个人有一定的认知时,再看镜头前的他,常常会有不同的体会。就像梁文道,一直给我的印象就是睿智通透,随性淡然。

比如有些文人,因为掌握了比平常人多的知识或者见解,会显出一副居高临下的姿态。还有些文人,总是会显得急于反驳或者纠正其他人。当然还有一些文人,会故意显得与世无争,尽量显得包容万象,但镜头后面的观众却常常火眼金睛。

梁文道不同,与人交谈时总是一副探讨的姿态。你有你的想法,我有我的观点,我并不求你认同我,也对你的想法保持尊重。你看他时,觉得他仿佛是你一位多年的老友,在把你俩分别后,他这几十年的经历和想法,向你一一讲述。

其实,我是有些脸盲的,一直觉得梁文道和陈丹青长得太像了。2014年的时候,两个人曾经有个关于《零落的尊严》的对话。梁文道说:今天我们这么多游客出国,我们口袋里钱多,中国游客成了全球消费最高的游客群体,我们总说我们是崛起了,可是心里好像总有那么点自卑.....

陈丹青说:你看中国富有了,强了,但中国绝对还不是一个现代国家,中国人还不是现代人群。但一个一个年轻一代的人已经变成现代人了。这是最让我高兴的地方,这样的人会慢慢多起来,我觉得。

是啊,看到光明的未来就是最好的。如果只是一味的抨击,或者颠倒黑白,而不能提供善意的路径,那真的会让人生疑的。把香港那些暴徒打砸抢烧侮辱国旗令人发指的暴恐行为,轻描淡写地解释为香港人只是希望选自己的市长和人大代表......而仇港情绪源于内地媒体的曲解。明明美国两院外委会在华盛顿刚刚审议通过了所谓关于香港的人权法案,却还要斩钉截铁的说:跟外国势力无关。这样子,真的好吗?

但是,我真的又怕舆论“弄死”梁文道,因为我记得他曾说过:别用封闭和狭隘的情绪,理解整个世界。那我就有些动摇了,我的朴素的爱国情绪,有错吗?

国家命运的沉沉浮浮对于我们80后一代而言,似乎有些若即若离。我们没有经历过战火纷飞的浴血奋战,没有生在饥寒交迫的粮荒年代,无法感知粮票时代的处处受限。

印象中有限的几次国家苦难,因为年龄的原因,理解感知也十分受限。98年洪水,依旧沉浸在无忧无虑童年里的我们,知道洪水无情,知道国家领导人身赴抗洪一线,却也仅仅是知道而已。03年非典,学校里到处是消毒水的味道,人员流动受到了明显限制,那一年的暑假动荡而漫长。08年汶川地震属于感知比较强烈的,那时候的“中国加油!汶川加油!”绝不仅仅是一句口号。看着满目疮痍的汶川,呱呱啼哭的孩童,责任感第一次油然而生,开始思考面对祖国的苦难,我们,能做些什么?能为我们的祖国做些什么?

我们成长在改革开放后国家发展和人民生活日新月异般的一路爬坡。社会稳定、经济飞速发展,日子越来越好,国家一天天强大,但国家命运在我们的生活中可以说是高高在上,甚至于遥不可及。我们尚未从如何应对机遇挑战的立场上,来审视和思考所见所闻,也或者说我们习惯于“享受”国家给我们的安定与幸福。假如现在爆发战争,扪心自问,你可愿“捐躯赴国难”?

我想,我会吧。我们的上一辈为了新中国的建设,(和谐词和谐词和谐词),如今国家强大富强,这一路上也许还有更多的苦难与挑战。可是,无论前路如何艰辛曲折,我们能置身事外吗?陈丹青也说过:太平的时候,我们作小民的,遵纪守法、不拖累国家,就是爱国;有个一官半职的,爱民、清廉、多干实事,就是最好的爱国。爱国的方式有很多种。努力工作是一种,沉默是一种,批判也是一种。肯定不是只有附和、只有跟风、只有吹颂才叫爱国。比如我,是国家的一员,国家有难,义无反顾。

那么,香港的真相到底是什么?真如《梁文道关于香港事件的态度》所言?我不知道。

唉,先不管这些了,但梁文道真的淌下这潭混水后,还是不免扼腕搓叹,是时候把道长的音频下载保存了

如果您需要获得2007-2014《开卷八分钟》的音频合集,可以赞助58及以上,后台回复关键字“开八”,分享给您。


精选留言
  • 10
    我记得至少从2014年的时候,民间就有一种思潮,谁反对港府谁就是gd,谁不表态,谁就是gd。今年最多的时候,有百万人散步,如果一棒子打死,全部把这些人划为gd,我觉得是错误的,但这种声音不允许发出,哪怕是人民日报环球时报等,稍微纠正一下就会被万人骂,这是不正常的,反暴力没任何问题,反gd也是必须的。所有问题的根源恐怕源于目前越来越左倾化
  • 10
    梁文道对还是不对等将来再下结论吧
  • 7
    首先要搞清楚什么是国家?是人建立并维持着国家,而人建立国家的目的是为了让人生活的更好,就是国家是一个组织,是一个有高度组织的想象的共同体,国家的诞生是为了让人可以生活的更好,否则国家还有什么意义呢?原始部落也可以呀; 所以呀,国家相当于集团公司,国家与人是互相服务的,互相要付出互相尽义务,双方都要有权利,没有谁要单方面的必须付出,国家管理者可以代表国家但要接受国民的全面监督,爱不爱国不是国民的义务,国家要值得爱,那国民当然爱国,爱国方式是多样化的,如果国家做的不好,不仅不用爱国,还可以让这个国家倒闭,再建立新的国家或者国民也可以更换国家,中国古代就有“朝秦暮楚”的传统,当然,不良的国家的管理者总是想用爱国主义绑架大众,有常识的人要清楚的知道,人是国家的创造者,人与国家是互相服务的关系,国家不能没有人,人可以没有国家,所谓的要以人为本,而不是以国为本,尊重人的选择,尊重人性才是国家的义务之一,这也是人为什么要建立国家的原因之一,人不要被国家主义绑架; 首先你是一个人,然后你才是哪个国家的人,不要把逻辑顺序搞错了
  • 7
    梁文道,道不同,不相为谋。可能学问高了,人就如此吧。你没有看见地产商把土地都囤积起来。大发横财?哪个时候,你梁文道怎么没有声音?
  • 5
    不了解全部真相无法评论,只是很喜欢看理想的节目啊!
  • 4
    不知道是香港知识分子的政治幼稚还是揣明白装糊涂,内地网民并不傻,且不说翻,肉眼可见在全世界旅游留学的,怎么你说你只是想自己选市长——但这是在多年来毫不掩饰对大陆普通民众恶意的背景下,在对着普通大陆游客高唱蝗虫的背景下,球场数万人嘘国旗的背景下,在学英语是上进学普通话是殖民的背景下,你自己选的结果是什么不言而喻,你要自己选市长为什么对大陆普通民众这么恶劣?外国人在兰桂坊当街洒尿没人说,大陆父母找不到厕所用尿不湿接小孩被全港声讨,这种多年殖民属民心态旁光可见——真把人当傻子?
  • 2
    如果评论里有另一种声音,另一种国内的实例,………这帖都会被删掉……呵呵……还是看看而已,看着评论笑笑而已……
  • 2
    梁兄立场是,赞同暴力诉求的内容,尽管他表面上反对暴力。
  • 1
    道长是我在锵锵里第二喜欢的,文涛第一。道长是左派热心于参加活动,但我觉得他不赞成暴力。唉,少数极端分子绑着大众前进,大众又不愿划清界限,暧昧的默认着暴力违法。还有脸诉求警方取消违法指控,法制呢,自己说不信任大陆法制所以反修例,结果自己干预香港法制。
  • 1
    我严重脸盲
  • 1
    道长三思啊!道长!道长不要啊!道长!
  • 1
    自从他老在八分的结尾处说,难道我们不该什么什么什么,我就开始对他的观点有所怀疑。
  • 梁文道是以左派自居的,这可不是大陆语境下的左右,老🐴说过无产阶级没有祖国,要求一个左派爱国滑不滑稽
  • 光头文,赞👍🏻 👍🏻
  • 梁文道是一个居住在香港的好同志。比很多同志,要好。
  • 盲目爱国不好,可是漠视暴力就是残忍了。
  • 许知远长头发好帅…
  • 主要是不认同他说的那些话
  • 我只接受文道的两个身份。第一,文涛的朋友。第二南传佛教的教徒。
  • 张贤亮说的对!

微信扫码打赏

作者: RESSRC

个人资源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