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水,另一种观察世界的方式 | 牲产队

前几日写了我的一位懂风水、命理的朋友,表达个人看法,于后台收到些许留言,褒贬不一,这里不一一赘述。

我常在队里说,做到不吹不黑,蛮难。不要用一个十年去否定另一个十年,也不要滑向极端。

要队长我说,风水文化现象,从80年代的“全盘否定”变成了现如今“文化繁荣”,这是大国智慧,是群众文化自信。

 


风水的文化味道来源于对文化尊重,提及风水文化,除了吉凶祸福预测,也有历史气息。生活风调雨顺、命途一帆风顺,历史以来,绕不开的命题。

如今,提风水,便有人站出来,科学还是迷信?

CT开光,全世界通用

俄罗斯请神父为火箭开光

争论没有意义,要看实际,从秦汉时期第一部风水经书 《青囊经》算起,风水术迄今已逾2300年。

时间是检验真理,科学的对立面是风险,而非迷信。

北京的院子,宁夏的古塔,东北的平层,风水与中国古代营生及宜居活动紧密相连

改革开放后的商人,外资,生意选址,无一不会问朝向,看布局。

要队长我说,几千年建筑活动和居住方式,受风水影响颇深,上至都邑、宫殿、陵墓、下至村落、民宅、坟茔。

《黄帝内经》中的阳宅图

风水文化对70后80后,感触颇深。

20世纪80年代,国内思想解禁与文化热,风水著作,恰如雨后春笋。

换句话说,思想解禁后的中国,风水文化反弹尤为强烈。

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已将“《易经》与预测”学纳入2019年博士生全日制招生计划,更是文化繁荣的强心剂。

从建筑学、景观学、文化学、人类学、地理学、民俗学等,繁华之下,众生百相,众说纷坛,风水以文化形式,走入公众视野。

国内些许房地产楼盘广告,以风水为基准的地域或规划,尤为常见。

我对此,也是欣慰,传统文化的组成部分,风水的传播,从未中断。

某地产商广告宣传图

经常看牲产队的朋友们都知道,队长我是个地质人,学上了不少年,野外也呆了不少年,要说地质与这个风水,还真是剪不断理还乱。

就说母校一位肖姓老教授吧,探矿界的宗师,研究生课第一节就先讲“太极八卦图”。乾天,坤地,巽风,震雷,坎水,离火,艮山,兑泽一套走下来,娃娃们当场就蒙了。

为什么北京是首都?地质、地缘因素才是根本,北京是扇形冲击平原,地壳稳固,且三面环山,易守难攻,和天津一比就清楚了。

盆山区域断裂的发育与活动性,地下水的发育与运移,山体走向、岩层产状、河流溪谷水系的空间发育,这些我们讲是地质,但这也是直接关乎住宅的安全、舒适的,也就是风水上讲究的“藏风聚水”。

风水好和地质条件好是相辅相成的,可能是不容易被水淹,也可能是气候风向异人,也许就是地下有贵金属,有油田。

前几年出野外,有机会与一些老师傅攀谈,他们讲过一个事儿。

我们现在说风水,就说有几个县城的先生最为正宗,其实这还得从WG后期说起。

内成都批斗臭老九,学生都轰轰烈烈干其他去了,老九们没人看,管委会就从全省的大小乡县城里面找些伶俐的人来看管,现在的某风水大县也派了一个人,来了之后负责看管成都地质,也就是现在成都理工的老教授们。

学生们下手没轻重,庄户人不一样,见到有学问的人比较敬重,所以也就很关照很关照这些专家教授,日常里也有一搭没一搭的聊些东西。

这股风过了,老九门重回学校,分别的时候其中有一位教授给了这人一本书,意思就是感谢这段时间的照顾,也没什么报答的,让他回去或者自己,或者留给自家后生看,不说大富大贵,指着这本书一辈子也饿不着。

回乡之后怎么着咱们不说,十多年后不改开了么,也允许庄户人自己干点儿什么,他就开始给乡里乡亲的画道儿,其实就是看风水。

就是简简单单,也没那些鬼神的,农村打井,他说哪里有水,哪里就绝对有水。

从乡里也就传到了县里,县农局和水局知道消息后打井,看水也都找他,经常请他下乡看水井,这名儿也就传开了,后来又是带学生又是怎么样的,县里也就拿这事儿当成了一个产业。

这事情也奇怪,你说他不是封建迷信,但他也没有科学论证,你说他是,人家到现在还跟地质方面的专家们有良好的关系。

队长当年也是根正苗红的社会主义接班人,上了个大学之后就开始相信这个,说起来也是有点儿意思。

 

昨日群内聊命理、风水,意犹未尽,倾向把命理、风水定义为神秘文化。

借助先贤名句:“神秘最怕事实洗涤,迷信需要科学清扫,思想不能靠利刃驱散,历史文化自然要从历史角度分析。”

风水文化,在队长我看来有三个特点:

光怪陆离的复杂共同体,精华糟粕交融的意识形态,具有根深蒂固的传统。

WG那一波,把传统文化打爆了,所以现在讲点儿风水,港台是逃不过的。

据说李嘉诚原来是不信这些邪的,后来妻子郁郁而终,儿子先是被绑票,后来又跟戏子搞得不清不楚,现在也是出入必带风水师。

大陆的马云信邓方朔,奥巴马拍的那个《美国工厂》里讲,曹德旺本身就会看风水,当年建宿舍,特别看好一个山头,说住进去能生儿子,后面建好之后据说还真个个都生儿子,挺神。

美国的迪士尼乐园,开到了上海,虽然处处显露美国文化,但还是出于对风水的考量调整了大门方向,同时利用大量流水格局,搞了个什么“水为财”。

在队里谈风水,容易形成两派,态度站边鲜明。

“试玉要烧三日满,辨材需待七年期”

评价一种文化,慎重下结论,尚未学习研究,只凭道听途说或感性认识,觉得坏的,一无是处,这没缘由。

自然,看什么、学什么,就觉得什么是好的,更不可取。

研究论语,觉得论语治天下,研究气功,就说气功治百病,妄下断言。

多看一些,多思考一些,多花点时间,多讨论一些,是我们对文化实事求是的态度。

咱牲产队里,对太祖着迷的为数不少,思想深入到咱们群众的深层精神层面。讨论起太祖,我们知道他博览群书,不仅看周易、相书、奇门遁甲,对四柱也有研究。

要是队长来说,风水这东西,除了涉及物质层面的环境因素外,还与群众精神层面的心理活动密切关联,西学把他归纳到心理层面,心理暗示,心理发展,也是个科学,在中国,君臣父子,士农工商,上起帝皇,下至百姓,传承不衰。

风水内容与儒家伦理孝道、福祸报应、地方风俗结合,也就成了中国传统文化一部分。

这一点其实队长我感触颇深,前些年曾有幸与市里的几位领导同桌而宴,聊起风水文化,如数家珍。

我很清楚的记得餐桌很简短句话。

风水,就是自然,就是人。

老领导所言,可以体会感情,他们的经历,遭过饥荒,呼吁备战备荒为人民,不仅是一代人的口号,也是文化信仰。

战斗过,了解过,也就产生了自然而然的尊敬。

 

 


阳春白雪,下里巴人。什么gdpkpi,倒不如风水两个字更为符合我们的基本盘的现状。

无数事实证明,基本盘会随着社会利益的浮动,而摇摆不定。底层小商小贩,换个地址,或许生意好起来了。顺风车司机,换条路线,或许乘客就多了。很多时候,经验丰富的前辈,就是你的风水师,他们掌握经验,能够归纳总结,找一条最合适你的路。

但风水师对于人民生活居住,心理和生理上的满足感,是清晰的。

知识分子聊到风水师,一脸不屑。不加考证,讲风水定义为不可靠的“经验主义”

三五年来,这帮人咒骂风水命理,愚昧无知,转眼间,又开始求道问路,这样的人有吗?落马官员居多。

对此,队长我是愤怒的。

在现在的环境下,队长我对传统文化谈不上十分热爱,但书是越读越觉得自己无知,因此对风水、命理这些,基本的尊重还是有的。

与文化两者之间,我经常一厢情愿的否定资本的力量。

我能看到,当社会的发展,适合大众短期内聚敛财富时,他们右。当存量博弈到来,稳定压倒一切之际,他们左。但总是需要有这么帮人,坚持痛斥资本喋血,保护文化内涵与传播。

多年前,队长我看冷门电影“百鸟朝凤”,不禁潸然泪下,淘汰,埋没,消逝,不知下一类文化,“花”落谁家?

有人说,神棍局被封了,队长你还在牲产队瞎搞什么。

我想,该学习的,该行路的,国内大环境一茬换一茬,年轻当时,多些了解。

好事。

微信扫码打赏

作者: RESSRC

个人资源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