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评丨大选2020:民主党到了最危险的时刻 | 404厂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但全球化时代的世界政治经济格局变化,可用不了三十年那么久了。四年一度的美国大选,影响着美国,甚至是世界的政治周期。
 
经济问题政治化,政治问题经济化,政治与经济之间盘根错节,剪不断理还乱。例如,西方庞杂的债务赤字,不单单是经济问题,更是民主自身的制度性缺陷所致。
 
被丘吉尔称为“最不坏的政治制度”的民主制,看得见的“冰山”之下,实际上隐藏着大量的政治风险。
 
而自特朗普上台以来,政治风险已成为金融市场的最大风险,不可不察。
 
如今,特朗普的任期已经过了3/4,距离2020年总统大选,只剩下不到14个月了。
 

谋求连任特朗普,不仅要“Make America Great Again”,还要“Keep America Great”。而且,特朗普更为切身的利益在于,如果不能成功连任,在恢复平民身份后,自己的人身自由甚至可能危在旦夕;因为来自民主党的众议院“话事人”——女议长南希·佩洛西放出狠话,想要“看到特朗普进监狱”。
 
开水不响,响水不开。别看“推特治国”特朗普疲于应付,民主党其实更不乐观。
 
虽然民主党赢得了2018年的众议院选举,获得了众议院435个席位当中的235席,超过了218席的多数;但凭借着在关键州印第安纳、德克萨斯和北达科他州的胜利,参议院的控制权还是被共和党握在手中。
 
2018年的中期选举,两党各自宣布“取得胜利”,但从此后的政治进程上看,共和党控制的参议院给白宫送的一手好“助攻”。“助攻”的结果是以保守派在高等法院的“胜利”。
 
就在这一年,影响最高法院30年的“摇摆票”,温和保守派的大法官安东尼·肯尼迪宣布退休。最高法院因为这一“平衡手”的消失而进入了“十字路口”。特朗普总统对保守派大法官卡瓦诺的提名,在由共和党控制的参议院以51:49的多数通过,最高法院的天平正在向以共和党为代表的保守派势力倾斜——9位大法官当中保守派和自由派的力量对比暂时为5:4。
 
在高等法院的自由派大法官当中,现年86岁的女性法官露丝·金斯伯格,是美国历史上最高法院的第二位女性大法官。至于这位传奇女性的经历,因为不可避免地会谈到一些关于“女权”的话题,大司炉我和基械师打算日后提高一下讨论的“门槛”,慢慢地聊一聊这其中的故事。
 
要不然一群“女权”和“女拳”都分不清的人,真的很影响讨论质量。
 
露丝·金斯伯格在2018年在办公室摔倒,摔断了3根肋骨,不得不入院治疗。对此,代表自由派的民主党人难免忧心忡忡:如果露丝·金斯伯格倒下,且共和党在继续执政之后若再顺势提名一位保守派大法官,那么自由派在最高法院就更加弱势了。
 
“国之大事,在祀与戎。”
——《左传》
 
“祀”在古代指的是宗教祭祀,在现代则可以理解为精神生活。所有政治模式所追求的“善政”不仅要为治下的大众提供广泛的公平和富足的物质,还要提供有吸引力的精神生活。
 
处在美国的司法体系“金字塔顶”的最高法院,其重要职责之一就是对宪法进行司法解释;而最高法院的裁决,将影响到美国大众精神生活的价值取向。所有的政治行为都是价值取向的实践,而价值取向的冲突往往是无解的——这便是政治冲突的重要根源之一。
 
毕竟,在柏拉图和亚里士多德开创的西方政治学传统里,“美德”处在核心地位。这种看起来充满“唯心主义”色彩的解释体系管不管用不知道,西方的政治设计都是围绕这个展开的。
 
传统、保守、稳定——这是美国的“国父”们赋予最高法院的“美德”,也是它的政治属性。
 
代表决断力的白宫、代表民意的众议院和代表理性冷静的精英阶层的参议院都要服从最高法院的最终“裁决”。
 
白宫没人,国会的“半壁江山”被共和党攥在手上,最高法院的天平也在向着保守派倾斜——这样盘算下来,民主党控制下的阵地,只剩下众议院处在风雨飘摇之中。
 
因此,面对即将到来的2020总统大选,过去松散的民主党,吸取了2016年内讧的经验教训,开始变得“同仇敌忾”。
 
实际上,根据后来媒体曝光的信息,2016年大选过程中,民主党建制派“大佬”们通过暗箱操作,把党内总统候选人的提名给了同为建制派的希拉里,而不是实际呼声更高的,并且带有浓重“社会主义”色彩的伯尼·桑德斯。大司炉我曾经看过伯尼·桑德斯慷慨激昂的“落选演讲”,虽然伯尼·桑德斯号召自己的支持者,继续支持民主党提名的希拉里;但这一内讧不可避免把不少愤怒的支持者排挤到了“敌对”阵营,他们转而选票投给了特朗普——真正地诠释了什么叫“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
 
之所以说在当前的大选预热阶段民主党就开始“同仇敌忾”,是因为在不久前结束的民主党第三轮集体辩论中,不管是建制派的前副总统拜登,还是激进派的伯尼·桑德斯和伊丽莎白·沃伦,都被团结在“打败川普”的旗帜下。就连辩论选择的地点,也颇值得玩味地选在了“深红”的德克萨斯州具有历史意义的黑人大学——德克萨斯南方大学——好像这就是在挖共和党的“墙脚”。
 
一众候选人当中,激进的“社会主义者”伯尼·桑德斯,在保守派的舆论阵地福克斯新闻高调宣称:
 
“川普可能是历史上最危险的总统。”
 
伯尼·桑德斯所谓的“危险”,当然是针对民主党而言的,但这确实也是一句大实话。如果不能在2020年总统大选中击败特朗普,民主党将在劫难逃。
 
“火药味”如此浓烈,看来美国2020年总统大选有看头了。
 
虽然我们作为局外人,美国总统大选跟我们没有“半毛钱关系”,但美国大选结果以及对外政策等一系列政治风险的外溢,将不可避免地对世界政治格局、金融市场产生巨大的冲击。
 
作为对政治风险进行“下注”的实践,大司炉我根据中美贸易谈判的节奏,在豆粕期货这个金融工具上“小赌怡情”,并且小有斩获。旧文《404短评 | 短兵相接的贸易战中,一根“韭菜”的“刀口舔血”记》供各位读者参考。
 
在政治和金融交织渗透的当下,就算不参与政治,仅仅是在金融市场纯粹的交易行为,如果单纯固守着“技术分析”“基本面分析”的传统“把势”,这样是不行的——只有洞察了政治风险,才能游刃有余。随着2020年选举的不断升温,大司炉我和基械师也会在不同角度持续关注,各位读者不妨点个“在看”鼓励一下,大司炉我和基械师先谢过各位读者。

微信扫码打赏

作者: RESSRC

个人资源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