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顶三尺有神明,何日神明肯照我 | 混沌天涯客

深圳南山区,宽阔的深南大道旁,有一栋39层的写字楼,每晚十点钟,仍旧灯火通明。在里面上班的人,平均年龄30岁,高学历,习惯加班,他们的产品,我们每天都在使用。

这就是腾讯大厦,有一个流传甚广的段子,专门调侃腾讯的加班文化。

深圳有一家奇葩的网络公司,五点半下班,六点半有公司班车,没人逼你加班,但是为了能体面地坐着一人一座的大巴回家,大家愿意主动加班一小时。

六点半准备坐班车时,就会想起另一条制度:8点钟有东来顺的工作餐:样多,管饱,有水果。想想坐班车回家还得自己做饭,那就再主动加班一小时,吃了工作餐再回家呗。

8点钟吃完工作餐准备回家,又想起一条公司制度:10点钟以后打车报销。一天干了十几个小时,谁还有力气挤公交?那就再主动加班两个小时呗。

这个公司特人性,从不逼着员工加班。干到晚上十点,打车回家。

针对上面的段子,腾讯竟然专门发了篇文章作逐条回应,秀一遍好福利的同时,也无奈承认:没人逼你加班,但业务也挺繁重。

其实不只有腾讯大厦,南山区是高科技公司扎堆的地方,林立着许多写字楼。即便到了深夜,里面也不乏安安静静伏案工作的年轻人。

沿着深南大道向东走,距离只有几公里的地方,却是另一番景象。从地铁一号线白石洲站出来,走几步拐进一条一公里长的巷子。才下午五六点,小巷子里已经挤满了人流,小摊小贩沿街叫卖,烧烤的烟味冒出,弥漫开来,隔老远就能闻到。

这就是多次登上新闻版面的白石洲城中村,以 0.6 平方公里土地,承载了近5万套出租房,容纳了 15 万人口。

别看地方脏乱差,租房的却多是在旁边科技园工作的高学历人才,尤其是刚毕业的大学生,薪水领得不多,租住在这里,又便宜又方便。这是他们在闹市区的幸福时光,等到薪水涨了,年龄大了,房子买到偏远的郊外,就得坐班车了。

白石洲周边的房价七八万,即便是工作在腾讯,买起来也吃力。

相比于租客的劳碌,当地的村民却不分年纪,活得像退休。趿拉着拖鞋,喝茶打麻将,每个月最忙的收租日,也不用挨家挨户跑了,微信收款很方便。

租房的方便,收租的方便,白石洲的存在,让15万人都感到方便。从2005年启动旧改以来,拖了十几年,仍是老样子。

只是这种方便,在今年夏季终于被打破了。租客陆续收到了房东贴出来的清租通知:“因被纳入城市更新改造,本楼已签订搬迁协议,现通知您于2019年9月1日前结清水、电、网络等费用搬离本楼。”

一些已经人去楼空,破败的大门上张贴着“楼已清空,非请勿入”的黄色大字。

让租客搬走不难,收拾东西一个上午就搞定了。难的是让村民同意补偿方案,不知道经过多少轮谈判,磨了多少遍口舌,协议才终于定了案。

靠着多年的租金收入,村民们早已腰缠万贯,这次拆迁补偿到手,千万富翁都算是穷人了。不过很少有村民去拿货币补偿,2.8万/平,看看周边的房价,太低了,还是拿物业补偿好。等两年后新房子交付了,包租公的生活又可以继续。

新房子什么时候建好?这是村民的殷切期盼。城中村拆掉后,按规划将建成一个融合居住和商务功能的城市综合体,总开发面积 358 万平米。

负责旧改项目的是绿景地产,一家多年来聚焦于深圳的开发商,老板黄康景是典型的广式富豪。小时候穷得鞋都穿不上,来到新创建的深圳特区,从泥瓦匠干起,慢慢成了房地产大佬,如今身家百亿。富起来之后又异常低调,很少抛头露面。公司交由他的女儿黄敬舒打理,85后,从英国留学回来后,经过几年历练已经顺利接班,任董事会主席。

毕竟是留学英国,黄敬舒的视野比父亲广阔,执掌公司不久,黄敬舒就跑到隔壁的香港,连续拿下两个项目。其中以90亿港元收购观塘海滨道123号物业,成为九龙区最贵商厦,也是全香港第三贵的商厦。

物业是从香港本土地产商九龙仓手中买下的,如果交给九龙仓开发,不知道多久才能完工。而在绿景地产手中,不到两年,商厦就正式交付了,这就是国际甲级标准写字楼绿景NEO大厦。

至此,香港前三甲的商厦,都由内地开发商持有,除了绿景NEO大厦,还有125亿的“中国恒大中心”,100亿的“光大中心”。

其中,光大中心原本叫作“大新金融中心”,由爪哇集团持有。单看这名字,还以为真是来自遥远的爪哇岛。其实爪哇集团是香港本土企业,把商厦作价100亿卖给光大,获利不小。

黄敬舒是在2017年10月出手的,到了11月,李嘉诚一出手,就超过了恒大光大绿景三比交易的总和。不过李嘉诚不是买,是卖,卖掉了香港标志性建筑中环中心,以402亿港元的天价。

这座1998年落成、73层的大楼,可以称得上是世界最贵商厦了,李嘉诚卖了个好价钱,估算收益145亿港元。能够出这个价钱的金主,只能来自一个地方,由国储能源、中石油等实力派组成的财团。都嚷嚷着李嘉诚跑了,也不看看是谁让他跑的。

没有买卖,就没有贵贱;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也是在2017年11月,座落于深圳湾的腾讯新总部滨海大厦正式启用,双子楼并肩而立,包括248米高50层楼的南塔楼,194米高41层楼的北塔楼。整座大厦用了最新的高科技,总投资18亿,不到中环中心的二十分之一。

在腾讯大楼里日夜劳作的年轻人,来自全国各地,他们能到这里工作,心中自然是满足的。唯一的抱怨可能就是深圳湾房价太高太高,比白石洲还要高不少。

他们肯定会怀念家乡的房价,也许在某个三四线小城,也许在某个偏僻的小镇。有一天会回去吗?想想罢了,大城市才是奋斗的地方。

而白石洲的村民,永远不嫌房价高,他们腰间别的一串明晃晃的钥匙,是世上最美丽的腰间盘突出。他们在等着绿景地产建好新房子,到时候统一换成智能锁,把钥匙淘汰。

如果腾讯的年轻人遇到白石洲的村民,眼神肯定充满微妙,一个命硬只能奋斗,一个命好不用干活。

命硬的遇到命好的,想必会哀叹一句,头顶三尺有神明,何日神明肯照我。

黄敬舒命更好,三十出头就贵为绿景地产董事会主席,年薪280万。但她继承了父亲的性格,是个工作狂,而深圳是片热土。

李嘉诚自然知道深圳是片热土,他毕生心血打造的长实集团,今天的市值2088亿;而那帮年轻人打造的腾讯,同在港交所上市,市值3.3万亿。

年轻人是未来的主人翁,隔壁深圳的年轻人已经创造出十倍于他的财富,而香港他眼中的自家年轻人,却在喊着口号,哀叹命不好。

怎样才算命好?怎样才能让他们变得命好?听闻一种说法,像给李嘉诚接盘一样,像帮白石洲村民改造一样,由绿景恒大光大融创世茂中海中石油们……高价接下香港那些旧楼盘,再投大钱翻新,让他们住得窗明几净,人均三间大瓦房。

如果是那样,命硬的我们,真要叹一句命不好。

微信扫码打赏

作者: RESSRC

个人资源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