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遇、逆袭,这一代的我们 | 牲产队

公元前213年,嬴政在咸阳宫大楼筵席宴请群臣,宴席中的思想争鸣,掀起了一场思想之争,点燃了一场焚书之火。

事情的经过很简单,寿宴,自然有朝臣歌功颂德,阿谀奉承;千秋大业,月辉日耀,跃然台前。

秦皇欣喜之际,有人不以为然,齐人淳于越,列出田氏伐齐这等事儿,当众给始皇帝泼一盆冷水。淳于越永远不可能想到,自己这盆冷水成了自己乃至整个儒学死亡的预告函。

按说寿宴,讨论国泰民安等话题更合时宜,但透过现象看本质,会发现在当时的境遇下,淳于越想不提意见都难,因为没有人会轻易出卖自己的屁股。

淳于越是齐人,齐的稷下是儒学最为活狀的基地之一,在那个时代,儒家诸生要么甘于潦倒寂真, 要么迫于形势,不得不纷纷改专业去学法律,实在是痛苦难当,要说没怨言,是不可能的事。

更关键的是,儒家的主导地位被法家夺了去, 其经济地位也就一落千丈,在一个吏治国家里,儒家学子如果不与法家妥协就找不到好工作。

在后来的廷议中,丞相李斯说:

“看问题要与时俱进,不能向后看,要向前看,今天陛下创的是千秋大业,建的是万世之功,自然不是几个愚陋的僵生能明白得了的。”

古时候天下纷乱,无法统一,于是诸侯争霸,杀伐不断。这一切导致的是道古……、虚言乱实、私学流行、非议zz,这些人是新社会的大害。

如今天下一统,“别黑白而定一尊”, 意识形态必须统一。但社会上私学不绝,时常非议大权,这些人热衷异端邪说,制造舆论攻击皇权,总有一天会形成反对党, 势力大起来就可能有如洪水猛兽有损龙威。

李斯不仅把儒学打入了冷宫,顺便还借机打击官学之外、来自社会底层的私学,目的就是控制舆论,嗯……民智……。

于控制舆论的上流社会而言,知识与见识这样的好东西,从来是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这是一个贵族阶级最好的时代,这是一个底层最坏的时代;他们都在直奔天堂,我们都在直奔相反的方向。”

我曾说过,许多上层知识分子,一聊到我们“人民”,就面露鄙夷。当他(wo)们为生存作斗争时,表现的是人类动物性的一面;当他(wo)们在为体面奋斗时,又表现出了世俗的一面。

上层知识分子归之为“底层的劣根性”。

在队长我的小人物传记中,经常这样文字中描绘底层人民,淳朴者众,刁横者寡,勤劳者众,懒散者寡。

有人说这不符合常识。

非法占道的小贩们

我给他解释到,在公平缺失的大环境下,底层人民耗尽全力,也只能勉强维持生计。坚韧勤勉亦无可奈何,这样的日子,我经历过。类似的人,千千万万。

你要试图去知道,底层人民每天看到的是什么,每天面临的是什么,每天要妥协的,又是什么。

前几日在二队听群友讨论风口、破局类话题,似乎听出一种无奈感。

队长我之前说过,下一个风口,我曾给出的答案是:产生在技术变革与政策共振的交集地带。(各位可以参照我的历史文章“未来风口,在哪?

牲产队马上一周年了,群友多多少少来自我们的基本盘“人民”,很多朋友都是本着败中求活之道。希望利用自己手中不多的筹码,打出反败为胜的牌局。而我所希望的,也是给群友这样的一个平台。

之前,无论是队长我写的小人物事件,还是目前只在群内分享的官场沉浮,其实都是我在思考我们的基本盘与顶层建筑的关系,在探寻小人物与政策关系,并在这其中找到求生之路,这是我的生活欢乐的源泉。

我见到过群友在队里吐槽天地不仁,长吁短叹;也经常看到同行苦闷自己写的文章过不了审核,怒砸键盘。但在口锅里,能盛得了一碗饭的,能有多少?

队长我也曾干过送外卖顺风车的生意,也曾写过一本十几万字的小说,那个时候,近三十岁的年龄,不断思考着破局。

去年的时候,队里有位朋友这样问我。

“队长你到底何许人也,为何对这等秘闻能够了解这么多,这可不像是随随便便一个体制外的人所能了解到的。”

是的,是有这么许多人,脱离人民群众久了,非但不了解我们的基本盘,还试图阻止这一群体的表达。

这病得治,也好治。90年代,整个网络向公众开放后,雁过留声,每个人说过的话,做过的事,都会留下痕迹,加上队里朋友们的不吝赐教,自然有所可聊。

简言之:

一、新世纪以来,每个人获取信息拿到信息差优势的可能性变多。二、林林总总的新媒体平台,让我们获得了传统方式接收不到的教育。

无论萱萱收缩多么紧,都有机会获取最新的信息。

对此,宣传kou是煞费苦心,比如,取消直播平台弹幕,文章审核制度严格,砍掉一些自媒体或平台。

些许社群入群规则

一句话,让不同区域同一阶层的人,能够接受到大致统一的信息资源。为什么呢?

答案就是“社会资源”。

换句话说,城镇就业资源是稀缺的,稀缺则带来竞争。

我曾写过一篇我国教育环境的文章“残酷与否,教育总是社会竞争的映射”,深刻解释了教育的残酷性,就连教育资源都难以公平,整体的社会资源又何以公平?

朋友,无奈没有用,你是要去争啊!如果没有信息差,没有技术差,身处底层的我们,要靠什么?

队长我近来经常在外头钓鱼,这种环境可以让我放空自己,学习一些先贤教师们的著作,思考一些信息背后的弦外之音。这一年我陪着队里的朋友一起成长,越发很深刻的认识到三个问题。

一、“读书无用”,那是说给穷人听的。(技术)

二、每一位“混世魔王”都可以把他们所处时代的规则看的很清楚。(信息)

三、群友所想要看到的,正是扭转乾坤,反败为胜的契机。

我久不看现行的历史教科书了,不知道里面怎么说。

但在我关注的一些微信公众号上,却有时还看见历史文学类的文章。如果把历史等同于当代史,事情早已过去了,但依旧给我们丰富的经验。

毛泽东曾对知识无比的狂热,突破家庭的限制,能够认清清末民初的体制规则。

马云回忆了自己创业的经历,“我去注册第一家公司时,想取名叫互联网,注册办公室告诉我,不行,字典里没有这个词,你必须换个名字注册公司。”

鲁迅先生曾这么说,无论是学文学的,学科学的,做生意的,他应该先看一部关于历史的简明而可靠的书。但如果他专讲天王星,或海王星,或只咏梅花, 叫妹妹,不发关于社会的议论,那么,自然,不看也可以的。

当然了,仍然有许多“章泽天”们,可以另辟蹊径,考入剑桥,到达人生巅峰。

正因为此,我们穷人,更应该捍卫的,正是我们获取知识,形成独立自主思想这一制度的尽可能的不变味、不走偏,不被玩弄,不被亵渎。

然后,在规则中,坚持些,刻苦些、努力些、自觉些、发奋些。

如果你已经开始给你的朋友分享拼多多砍一刀,已经对现在的生活妥协了。

那么这篇文章,与你无关。

于共鸣者,我希望你能在学业上多下功夫,在思想上多加思考,认清其中的逻辑,未来的机遇和风口,把握在自己手里。

世界本来的样子,你应该知道。

残酷,却有必要。

微信扫码打赏

作者: RESSRC

个人资源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