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是女人的照妖镜 | 混沌天涯客

不久之前,我被拉去参加了一个关于养老产业的论坛,论坛办得有模有样,把养老跟最时髦的高科技都挂上了钩,什么智慧社区、5G、大数据等。一位专家边放PPT边讲,2018年底65岁及以上的人口已经达到1.67亿,这个数字正在不断攀升,并有望在5年内超过18岁以下人口数量。

专家讲完,一些企业家就上台了,描绘着养老产业巨大的发展空间,未来会成为10万亿甚至20万亿的大市场。

专家讲得吐沫横飞,企业家聊得兴致勃勃。我是一个喜欢讲冷笑话的人,在讨论环节,就站起来说了两句人之常情。

人,在孩子身上投入再多也总觉得不够,可是在老人身上投入多了,老人自己都不愿意。对于普通家庭,给孩子报个一两万的兴趣班眼睛不眨,要是花这些钱给老人买了礼物,老人估计会心疼的直跺脚。

因为孩子是希望,把资源用在充满希望的孩子身上,既是人之常情,也是动物的本能。养老产业永远不可能像儿童产业一样兴旺,那些预估出来的十几万亿大市场,得打个大大的折扣。

没有数据、没有调查,随口说那么两句话,自然很快被论坛上亢奋的情绪所掩盖。我没心思再继续听下去,溜了出去,外面恰好有个小公园,正值工作日,公园里挤满了老人,多数带着孩子。

把最珍贵的资源留给孩子,那么孩子身上,就映射出家长最深刻的价值观。

送孩子上国学班的,家长肯定热爱古文化,甭管真假;为孩子买高价学区房的,对国内的名校肯定寄予厚望;而放弃学区房改上国际学校的,想必藏着对传统教育的不信任;更进一步,把孩子干脆生在外国的,很可能怀有对那个国家深深的认同。

这个推理一点都不严密,只是用了人之常情。人当然有反常的例外,比如董卿小姐,为了把孩子生在美国,停薪留职,以留学作借口,甘冒名誉受损的风险。但坐完月子回来,她又成了传统文化的代言人。你我的朋友圈,都曾被董小姐的诗词之美渲染过。

这没什么,诗词之美,既是中国的,也是世界的,不论心系何地,都不妨碍对诗词的热爱。何况董小姐的气质,优雅中带着柔和,知性中透着睿智,简直是诗词之美的化身。

诗词大会第一季就火了,累计收看观众超过10亿人次,评价明显的一边倒:太好了,节目太好了,董小姐太好了。随着一季又一季的续播,董小姐的声誉达到了巅峰,这对于一位年过45岁的主持人,是多么不容易。

老子曰:“持而盈之,不如其已;揣而锐之,不可长保。”

这话搁到现在说,就是人到巅峰,总容易出事。连续两年的“开学第一课”,一年重似一年地把董小姐拉了下来。

如果说去年的广告时间过长,是节目组的锅,那么今年的锅就完全属于董小姐。谁让她煽情的本领太高,对孩子大谈爱国,令观众感动之余,不由自主的联想到她自己孩子是美国籍。

面对沸沸扬扬的争议,董小姐完全可以用一纸声明,或者在节目中声情并茂地说:孩子,虽然在美国出生,但我们自愿放弃美国籍,无比自豪地回归中国。

只需这一句话,董小姐就可以摆脱争议,化负面消息为正能量,坚实有力地登上更高的巅峰。

但她沉默了,孩子和自己之间,她选择牺牲自己。这就是母爱的力量。

同一时间,另一位形象完美的章泽天小姐,也因为母爱的力量,接受了生活的缺憾。她在ins回复网友留言:小时候我想做个完美的人,希望所有人都喜欢我。

完美有标准吗?没有,但章小姐用行动为我们画了几条:

长相甜美,性情温柔,镜头面前永远是一湾浅笑。

学霸,保送清华,留学哥伦比亚,如今又来到剑桥。

出现争议,要么沉默不回应,要么用最美好的词语回应,比如去年中秋节的那幅两只大手一只小手的照片,配上那句“惟愿守得云开见月明。”

这挑选诗词的功夫,是跟董小姐学的吧。

时至今日,章小姐自己仍旧是完美的,只是因为老公,自己的生活有了不完美。而这不完美的一环,恰恰是构造完美女人最重要的“完美的爱情”。

原本这是多么标准的教科书般的爱情啊。总裁遇美女,一个霸道,一个清纯,在异国他乡的美丽校园里,一见钟情。然后就是盛大的婚礼和Baby的降生。再然后就是对母校的巨额捐献,慈善晚宴,时尚Party,伴着鲜花和掌声的名媛之路。

名媛到底是个什么物种?说实话,如今的我们刚富起来没几年,即便是首富之子王思聪,地产之女杨惠妍,小时候睡的也是木板床,浑身上下都是new money。

名媛出自old money,离我们最近的当属民国,有一批富贵人家的女儿,从小受的是中西合璧的教育,英语说得赛过母语,英语还显得low,最好懂法语。传统文化也行,提笔能写诗作画,搁笔能跳几圈舞。

哪怕已经过去了一百年,还有许多人赞叹昔日的名媛圈,拿来与今日作比。

除了那些失去名媛气息的黑白老照片之外,昔日名媛的踪迹,只能到当时的文艺作品中去寻找,最著名的作品来自两人,一是张爱玲,一是钱钟书。

张爱玲创作了许多部经典小说,小说里常会描写上海的名媛圈,那些穿梭于交际舞会的名媛们,有的正值显赫,有的稍显破落。她写过几段刻骨铭心的爱情,但多出自少不更事的女学生。名媛圈里的爱情,看似优雅浪漫,背后藏的却是势利和算计,就像《倾城之恋》中的白流苏和范柳原。

钱钟书更加辛辣刻薄,小说《围城》里的女主角苏小姐就是典型,远渡重洋拿个博士学位,不仅没露出什么才气,言谈举止更透着虚荣、世故和空洞。

巧合的是,苏小姐的博士论文《中国十八家白话诗人》,研究的正是诗词之美。她肯定能背诵许多首美好的诗句,就像舞台上的董小姐一样。

学成回国的时候正值抗战,苏小姐没有表现出一丝丝的爱国,反而趁机搞走私,发国难财。董小姐自然不必如此,她已经找了位富商老公,不差钱,拳拳之心很真挚,仅仅因为孩子,才露出一点马脚。

苏小姐是在巴黎留学,巧合的是,这也是章小姐心仪的城市,但是她放弃了巴黎政治学院的入学资格,选择去英国。再度加入留学圈的章小姐,能像苏小姐一样拿个正儿八经的博士学位吗?

博士学位已不重要,重要的是陪孩子读书,章小姐的女儿在英国上幼儿园了,从小就是英式贵族教育,这样长大后,没有南京口音,更没有宿迁口音,一口地道的伦敦腔。

为了孩子,舍下丈夫,心也太大了吧。虽然她的丈夫写下了长长的悔过书,又号称一天工作16个小时,跟兄弟们一起,忙就一个字。但谁能提防他在百忙之中抽出一分钟、两分钟。

有句话说得好:忠诚不绝对,就是绝对不忠诚。

微信扫码打赏

作者: RESSRC

个人资源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