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兵相接的贸易战中,一根“韭菜”的“刀口舔血”记 | 404厂

中美贸易摩擦的跌宕起伏,无疑是一年来中国投资者,甚至也是华尔街关心的焦点。
 
“贸易战”阴影下的资本市场,也真是应了一句话:一通分析猛如虎,涨跌全靠特朗普。
 
四个月前,5月6日,擅长推特治国的特朗普,在推特上威胁要将所有中国输美商品的关税提升至25%——A股应声而跌。
 
当时,“沪深300”指数一度下跌超过6%。这是什么概念?中国大陆两家证券交易所表现最优秀的300家企业,整体下跌了6%。表现不那么“优秀”的企业,就只能往跌停板上招呼了。
 
千股跌停这样的“大场面”,除了股灾,恐怕就要数二十多年前邓公逝世了:1997年2月17日,坊间流传邓公病危的消息,沪深两市双双跌停;2月19日清晨,噩耗传来,伴随着“沉痛宣告”,沪深两市再次跌停。
 
这半年,资本市场的起伏似乎都在K线图之外的国际关系战场上起起伏伏:
 

虽然特朗普8月份一直威胁要生效的关税,在9月1日按照计划实施,但中美两国却也在一边摩擦碰撞,一边会谈磋商。自6月份中美两国元首在大阪会谈之后,原本紧张的贸易摩擦似乎要迎来了“终章”。国际政治的云谲波诡,到处是峰回路转的“转折点”,恰恰印证了莎士比亚《暴风雨》当中的那句“凡是过往,皆为序章”。
 
组织、宣传和统一战线是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胜利的“三大法宝”。在舆论方面,虽然对内应当坚定不移地统一口径,鼓舞士气;但作为拿着真金白银下注的投资者,则一定要注意维护多方面的信息来源。信息不对称是资本市场的大忌。
 
特朗普之所以在8月份突然“翻脸不认人”,一个都很重要的原因是,这个咋咋呼呼的老头子觉得,中国在购买美国农产品方面的进展不足,显得“口惠而实不至”。就像中国的官方媒体在抨击美方在玩“极限施压”的把戏,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不仅是美方,其实双方都在“极限施压”。
 
美国先放下不表,中方的算盘是距离下一轮总统大选只有不到一年半的时间了,特朗普需要交上一份漂亮的经济答卷来争取选票,因此可以在大选前再抻一抻。
 
特朗普当然也看得出这步棋,所以对中方下了“诚意不足”的判断,所以再次挥动了“关税大棒”——打!
 
特朗普关心的“农产品”,再说的直接一点,其实主要是大豆。在2017年中国的大豆消费就超过了1.1亿吨,位居世界首位;美国农业部预计中国2018/2019年度的大豆消费将超过1.29亿吨。大豆压榨的两种产品当中,除了豆油是我国居民重要的食用油,剩下的豆粕是动物饲料中重要的蛋白质来源。豆粕虽然不能直接食用,但是作为饲料的豆粕,最终以鸡鸭牛羊的形态被端上了中国14亿人口的餐桌。
 
大豆“浑身上下都是宝”,更何况中国还是大豆的原产地,全世界现如今种植的大豆,都起源于中国。
 
但问题是,我国大豆消费无法自给,仅在2017年国内大豆供需缺口就超过了0.97亿吨,这其中的大部分都要通过进口来补足,换言之,中国大豆消费对进口的依赖程度超过了80%。在中国大豆的“进口供应商”名单当中,世界最大的农产品出口国——美国自然也就成了我们的头号供应商。
 
有了以上这些铺垫,一个投资逻辑在大司炉头脑中浮现:大豆不仅仅是一个重要的农产品,而且也是对中美贸易摩擦进行“下注”的投资工具;如果摩擦升级,则“老死不相往来”,双方相互施加惩罚性关税,将导致中国大豆供给端依靠进口的部分将会急剧萎缩,在需求稳定增长的同时,这必将导致豆类产品价格的大涨;如果摩擦缓和,则双方让步妥协,中国扩大对美大豆进口,扩大供给,将导致价格下跌。
 
在国内期货市场的豆类合约品种当中,经过综合考量,大司炉我最终选定了豆粕作为投资标的。一来是豆粕的持仓量大,不容易被资金控盘;二来是豆类合约当中,豆粕合约的单价最低,相当于可以增加资金的利用效率。
 
但是,期货是自带杠杆的高风险投资品种,期货是自带杠杆的高风险的投资品种,期货是自带杠杆的高风险的投资品种——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在中美贸易摩擦这样宏大事件与巨大的不确定性之下,一定要注意控制风险,即使是参与,最好也是“小赌怡情”,切忌“大赌伤身”。
 
在选定了投资标的之后,对于中美贸易摩擦走势的判断就显得尤为重要,因为这是确定开仓方向的指导——如果“押注”摩擦升级,则开多单(价格上涨盈利);如果“押注”摩擦缓和,则开空单(价格下跌盈利)。
 
围绕这个问题,大司炉和基械师进行了一个简单的“沙盘推演”,初步做了一个“短期内中美贸易摩擦走向缓和”的判断——也就是说,这回大司炉我决定做一回不怎么招人待见的“空头”。
 
一般来说,“上不封顶”使得股票市场和大宗商品期货市场对于多头是天然的友好,对于空头是天然的不友好;从来就只听说过多头向“空头”逼仓。但是空头有个好处就是赚钱快,因为大部分投资者都有“恐高症”,涨停板比较犹豫徘徊,跌停板更为干脆利落。对冲基金的“哲学王”、掀起亚洲金融危机海啸的索罗斯几次扬名立万的“赌局”,都是靠做空赢来的。
 
确定了投资方向之后,入场时机极为重要。自带杠杆的期货不必股票,股票只要不融资加杠杆,被套住了还可以“死扛”;巴菲特的股票买入后很多都经历过“腰斩”的死扛,但期货稍有不慎就会瞬间爆仓,真是“刀口舔血”的买卖。
 
当然,富贵险中求,回报和风险成正比,要不大司炉我5天40%的收益也不会是凭空来的。
 
是的,你没看错,短短5天的时间,随着中美互动的利好消息,空单的收益就超过了40%!
 
当然,这笔投资的成功,不仅仅是简单预判清楚“大势”就可以的。入场时机需要安排得“明明白白”。
 
关于入场时机,其实也有些“门道”,不过可以简单说两句:
 
8月26日当天盘面宽幅震荡,最后以一个创下阶段性新高的十字星K线收盘——显示出了市场主体的巨大分歧。9月4日,早盘冲击前期高点3018失败后,当天以阴线收盘,收盘价几乎是当天的最低价,多方已显示出“强弩之末”的态势,这样关键的位置出现这样的局面,实在是有些“垂头丧气”,因此大司炉我考虑在当天建仓。随后,中美贸易谈判传来好消息,美方负责谈判事务的牵头人财政部长姆努钦与刘鹤副总理通话,双方同意10月初在华盛顿举行第十三轮中美经贸高级别磋商。财政部长姆努钦可以说是中美贸易谈判过程中美方级别最高的官员,我厂曾写过关于他的文章《红顶商人姆努钦》,各位读者可以参考。
 
涉及入场时机方面的分析,都不是一两句话可以交待完的;更何况在关于中美贸易摩擦走势上的判断,很多事情可以更深入地聊一聊。另外,考虑到要从这个角度去分析资本市场,难免不会去聊一些和振聋发聩的“黄钟大吕”不一样的声音,所以还是设立一个门槛,提高交流质量,这样更稳妥一些。

微信扫码打赏

作者: RESSRC

个人资源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