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尔顿被炒了 | 顾子明吹过的牛

特朗普在美国时间9月10日发表推文称,前一晚他告知博尔顿,白宫不再需要他,10日(周二)上午博尔顿递出辞呈。“我强烈不同意他的一些建议,其他幕僚也有同感,因此我请他辞职。”

这个消息对于很多人来说,可能是一个突发大新闻。

但是对于关注顾子明同学的读者而言,博尔顿要下岗的消息,已经早有预料,只不过在等这个消息落地而已。

因为顾子明从上半年开始就推演博尔顿要被川普抛弃,并且准确的预测下岗时间是国庆前后,特朗普的推文,不过是将大家心中的信息落实而已。

顾子明同学笔下再添一位“受害者”博尔顿。

对此,曾经的下周回国,小目标等人纷纷给博尔顿发来贺电,祝贺他终于走到这一步。
 
下面我们就来学习学习,顾子明是怎么一步步准确的提前“写好”博尔顿的下岗之路的。
 
聊这个之前,我们要先了解,博尔顿是谁???
 

博尔顿出生于1948年,曾就读于耶鲁大学并获法学博士学位。越战期间他曾想方设法躲避入伍。他辩解说,战争败局已定,自己“不想死在东南亚的稻田里”。

作为“超级鹰派”,博尔顿是美国强硬主张的代表,是美国推翻伊拉克政权的推手,极力主张打击伊朗、朝鲜和委内瑞拉,并曾批评美国对中俄的态度不够强硬。

去年3月22日,特朗普在推特上宣布,博尔顿将接替麦克马斯特出任国家安全顾问。而这一天,众所周知,就是特朗普挑起华发起贸易战的那一天。

这样一位人物,在担任特朗普的国家安全顾问期间,特朗普政府先后退出伊核协议、《中导条约》等国际协议和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万国邮政联盟等国际组织,在“单边主义”的偏道上越走越远。
 
顾子明对博尔顿有三次评价。
 

第一次是特朗普访英前夕。

顾子明在政事堂2019  公号6月1日《两天后,华为的命运之战!中,点明了,华为英国5G问题,是博尔顿为了鼓吹自己的利用华为打击中国的政策所作的最后挣扎。只要打赢这一仗,博尔顿就要靠边站了。

顾子明也对华为的未来一如既往的做出乐观预计,华为必然成功,而博尔顿的施压必然失败,并且博尔顿下岗的日子也不远了。
 

之后的特朗普访英结果,正如顾子明同学所言,华为5G依然在英国铺开,博尔顿的政策全面失败。

原文如下:

因为一方面,自从英国5G与华为合作以来,博尔顿就想尽一切办法,调动各种资源来阻挠,向特朗普吹下了无数的牛逼和打了无数的包票。
 

而另一方面,英国是美国西方主要盟友中的第一铁杆,就像之前的叙利亚问题上,美俄在战场上打得不可开交,中英在联合国上吵得不可开交。

因此,一旦连美国的第一铁杆盟友都在围剿华为的问题上拒绝美国,在这个带头效应之下,博尔顿利用围剿华为打击中国的伎俩将全面泡汤。
 
这就会让特朗普明白,利用华为做贸易谈判的极限施压不可行,因此,他势必会主动释放善意,并好好利用大阪G20修复中美关系。
 
而且,早已对博尔顿失望的特朗普,此次将更加失望,这位对华强硬的“超级鹰”势必会淡出特朗普的核心决策圈,而早就不爽博尔顿的蓬佩奥肯定也会踩上一脚。
 
因此,可以预见的是,以博尔顿上台为标志的贸易战,也将随着博尔顿的淡出为标志而告一段落。
 
对于英国的强硬态度和G20的中美关系的软化,顾子明同学都做到了精准的预测。
 

第二次,是伊朗打下美国无人机后,特朗普叫停空袭。

对华政策失败,博尔顿为了保住自己的工作岗位,对着伊朗施了苦肉计。

 

顾子明在政事堂2019公号6月21日文章《刚刚……特朗普差点儿就打了伊朗》中,点明了事件的蹊跷,指出这是博尔顿的阴谋。

原文如下:

因此,这家搭载了美国最先进技术的侦察机,属于美国的国家重器,明明可以远远的就把事儿办了,结果非得飞的那么近给人家击落的机会,这相当于“全图打击的法师竟然越塔强平A”,逻辑上就有问题。
试想一家售价10亿美金级的无人机,卖这么贵就是因为“你打不到我吧,没有办法,我就是这么强大”,结果初次出山,却被一个“小短手”的远程小兵给拍死了,其搞笑程度不逊于当年朝鲜战场上的手枪打飞机。
 
所以呢,这一切的不合理的背后,最合理的解释,可能就是有人在暗中布局了此事。
 
先是安倍作为特朗普特使访问伊朗期间,霍尔木兹海峡出现莫名其妙的日本油轮遇袭,美伊两方各执一词。
 
随后,为了调查情况霍尔木兹海峡的情况,美国安全部门要求军方派遣最先进的原型机去侦查情况。
 
而在此次侦查之前,当地美军就故意让其他的侦察机越境挑衅,刺激伊朗使用导弹。
 

再之后,这架无人机刚开始执行任务,便没有按照规则,深入到伊朗的导弹覆盖范围之内,大摇大摆的在伊朗领空的边缘进行挑衅。

但是,特朗普有点类似于石破天惊里面的汉默将军,他手握的“导弹”,不过是他谈判时极限施压的筹码,他要的是钱,不是真的要炸人。
 

导弹不放的时候,他还拥有谈判的筹码,一旦真的放了出来,那么整个局势就会由其团队中的鹰派们掌控了。

所以,想明白这点的特朗普很快就软化了其态度,通过阿曼等国家向伊朗表示要谈判,将其转变为自身的谈判筹码。
 

而最让博尔顿等对伊朗鹰派们痛苦的事情,是特朗普此次有了足够正当的理由,在接下来的大阪G20之上会见他总想见但总见不到的普京。

7月份,特朗普在日本G20峰会上与外国元首谈笑风生、突然与朝鲜领导人金正恩在朝韩边境见面时,作为国家安全顾问的博尔顿,被派往对美国外交来说优先权重较低的蒙古。

可以说是彻底靠边站了。
 

最后一次,则是顾子明在公号 政事堂2019 6月24日的文章《博尔顿与削藩策》中点明,博尔顿的下台,已经是板上钉钉,并且预测了就在国庆前后。

原文如下:

随着临近G20特朗普的不断转“鸽”以及对麾下“超级鹰犬”的博尔顿多次表示不满,很多人开始计算博尔顿的下岗再就业问题了。所以呢,无论是当年的英国还是如今的美国,遏制竞争对手是必须的,不过历史的经验,决定了他们更需要推恩令的“鸽派”主父偃,而不是削藩策的“鹰派”晁错。

随着临近G20特朗普的不断转“鸽”以及对麾下“超级鹰犬”的博尔顿多次表示不满,很多人开始计算博尔顿的下岗再就业问题了。

所以呢,无论是当年的英国还是如今的美国,遏制竞争对手是必须的,不过历史的经验,决定了他们更需要推恩令的“鸽派”主父偃,而不是削藩策的“鹰派”晁错。

毕竟,“跟全世界开战”的晁错,搞不好就能催出“吴楚七国联军”,动摇汉朝的根基,而主父偃润物细无声的搞分裂,反而才是老练谋国之道。

回顾博尔顿从不可一世到仓皇下台整条线,顾子明同学的观点与事态的发展,后续的结果,可以说是丝丝入扣,尽数应验。
 
让我们再次为顾子明同学的精准预测鼓掌!

微信扫码打赏

作者: RESSRC

个人资源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