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算命朋友 | 牲产队

队长我学的是理工科,这几十年来,可以说是对算命类的玄学向来不屑一顾。

之前我也说过,咱们“牲产队”的时政读者:公务员,退役军人,教师,医生,国企工程师,大厂程序员,外企白领,银行职员,快递员,券商从业者,学生,农民……

这一年通过咱们队里,认识了不少好朋友,也包括一位,爱好命理类的朋友,文曲君。

 

我这位朋友,在两年之前我们还一起喝酒撸串,那时的他从来都不信命啊天啊什么的,然而改变他态度的,是他去年的一场大病。

可能大病过的人,都尤其珍爱自己的生命,再与他见面,似乎觉得他看待问题的态度,多了一丝豁达。

前些日子去到文曲君家拜访,门堂俨然多了一副苍劲有力的毛笔字

“安身立命,修身俟命。”

我笑说:这一病不当紧,你咋还从唯物转成唯心了呢?

文曲君没有正面回答我的问题:就是挖掘挖掘咱们老祖宗的那一套经验而已,咱还是个老共产党呢。

我说:你那不就是迷信么?

文曲君说:觉得命理是迷信?那你错了,我们这帮人,只是想要将我们先人们的社会经验与认识自然的规律挖掘出来罢了,那些不符合科学规律的部分,我们也都是不信的。

我虽然点了点头,但心里暗暗觉得,信命还能符合科学规律了?文曲君看着我的样子:你若真有心听听,我便给你聊一聊

我揶揄说,听大家都说你成神仙了,我来,不就是想听听你的想法的么?

文曲君笑笑,接下来的几个小时里

我俩剖橙而食,促膝而谈。

后来我知道了,原来命理也是有派系分别的。

敲、打、审、千、隆、卖六字真言,江湖术士基本上就能掌握来人的心理。再加上一点命理学术语,就可以被尊称为“大师”、“神仙”

正所谓世事洞明皆学问,人情练达即文章,所谓的“大师”“神仙”掌握了这套方法,再学几句命理学术语,那就“无往而不利”。

江湖派之所以“灵验”,推命“斩钉截铁”,其功夫完全在命理学理论之外。但真正的命理,背后是能被科学证实的,不能证实的就是瞎扯。

听文曲君聊了很多,感触颇深,一时我突然觉得我们这一代似乎缺少了一种称之为“文化包容性”的东西,我们这一代已经进入了消费时代,在这个“消费型”社会,说成娱乐至死也不为过,在互联网面具的保护下,键盘侠可以对自己不认同的事物放开了怼,且基本不用负责任。

晚上留饭,我坚持要走,就辞别了。末了,加了句,如果有机会,带你给咱们队里的朋友认识认识。

 

 

每个人总会看不惯自己生活无关的事,这是个心理普遍现象。

受着科学主义的影响,在过去三十几年里,其实我一直觉得宗教是荒谬、非理性、很快就要消失的东西。

放下偏见,这也是一种文化。

今天,可以看到宗教不断在全世界渗透,不断扩大地盘,在全球范围内复兴。

宗教人口增长图与预测图

以”文明冲突论”闻名的哈佛大学教授亨廷顿,在美国移民问题暴露出来后,其言论重新被翻了出来。

“20世纪80年代末,随着共产主义世界的崩溃,冷战的国际体系成为历史。在后冷战的世界中,人民之间最重要的区别不是意识形态的、政治的或经济的,而是文化的区别。人民和民族正试图回答人类可能面对的最基本的问题:我们是谁?他们用人类曾经用来回答这个问题的传统方式来回答它,即提到对于他们来说最有意义的事情。人们用祖先、宗教、语言、历史、价值、习俗和体制来界定自己。他们认同于部落、种族集团、宗教社团、民族,以及在最广泛的层面上认同。人们不仅使用政治来促进他们的利益,而且还用它来界定自己的认同……文化既是分裂的力量,又是统一的力量。”

 

在中华民族进行祖国统一的伟大事业进程中,华人的文化认同是什么呢?

我们讲:“各美其美,美人之美,美美与共,天下大同”这是我们兼容并蓄的东方智慧。不应该把阴阳五行理论妖魔化,因为若没有百花齐放,哪里来的文化自信?

正如爱的对立面是冷漠而不是恨,科学的对立性是风险而非迷信。命理学不仅仅用阴阳五行推算命运,其中也融合了儒学的“伦理纲常”,将天人合一的观念演绎到了一个全新的高度。

对于信仰命理的人来说,不仅通过命理学获悉命运的不可抗拒性,同时也将儒家所倡导的伦理纲常具体化。中国人所普遍信仰的“命”不能简单归类为“迷信”,其背后隐含的社会思想尤其值得我们思考与发掘。

对待命理信仰应该本着理性、宽容、不带先人之见的态度,以理解和倾听的心态去寻找命理信仰者的真实逻辑,去发现老前辈们千百年来可供发掘和提炼、有助于中华团结的文化要素。

 

咱们队也马上一周年了,队长我胆子比较小,基本就没碰香港的文章,大多人都说是经济是根本,队长我觉得文化却是根本。认同中华文化,穷点不算什么事儿,咱们这穷山沟沟多了去了,也不见人家闹,也不见人家崇洋媚外。

与此同时,我们也应清醒地认识到,在命理这一块,仍有太多坑蒙拐骗为生的“神仙”,整个环境是需要净化的。我在体制内的时候,身边不少同事都算过命,虽然我也没问算命师父给他讲了什么,但能看到的是,聊完之后的各位,个个红光满面,容光焕发。

中国科协于2002年在全国的30个省做了抽样调查,调查结果显示,在我国四人中就有一人相信算命,而算过命的人比相信算命的人还要多。

2007年完成的调查显示:我国县处级公务员具备基本科学素质的人数比例仅为12.2%,一半以上的县处级公务员多少都存在相信命运的现象。

正如《了凡四训》中描述的一样,当民众开始对天命产生敬畏感之时,儒释道又以理性和清醒的形象抛出“积德行善、心命双修”的改命方法,从而形塑了中国文化福善祸淫、乐天知命的精神气质。

文末,附上文曲君一句话。

若是放弃了这些文化,中华历史的这千百年,又有何意义?

微信扫码打赏

作者: RESSRC

个人资源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