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恩仇录:马云伸出的一只手 | 混沌天涯客

第一章 恨之深

古都西安,汉代未央宫遗址正南方10公里处,有一大片宁静又森严的院落,高墙围拢,武警站岗,这里并没有住什么供人们仰望的人物,只是制造着人们的梦想:钞票。
西安印钞厂,作为最老的国企之一,历经几轮国企改革,里面的职工从不担心下岗。种粮、挖煤、发电、造卫星......都可以交给市场,唯独印钞票不行。
印钞厂的职工,工作时带有一种天然的自豪感,他们的工资虽不算高,但福利待遇不错,即便遇到有钱人,也能实事求是地显摆两句:别跟我提钱,我见过的钱比你用过的纸都多。
类似的印钞厂,在全国有十几所,在当地都是妥妥的铁饭碗。十年前,当4万亿刺激开动,钞票供不应求时,印钞厂日夜灯火通明,甚至急着扩大规模。
可是谁也想不到,最繁盛的时刻之后,紧跟着最陡峭的滑落。短短几年,大家居然不用钞票了。出门带个手机就够了,付钱时扫一下,省时又省力。

当越来越多的人几个月摸不着一次钞票时,印钞厂的铁饭碗,变成了被时代遗弃的冷饭碗。3万余名印钞厂职工,惶恐之余,最恨的估计就是那个瘦小的家伙:马云。
恨马云的人有很多,在街上瞎溜达,常会遇到挂着“马云所害,关门甩卖”标语的店铺。看上去店老板恨死了马云,如果汉代的巫术还流行的话,这些店老板可能会弄个木偶小人,写上马云的生辰八字,再往上面扎满针。
其实,把恨某人挂在嘴边的,心里往往装的是爱不是恨,就像潘金莲称呼西门庆是“杀千刀的”。
开店的老板多是个体户,顶多算个私营企业主,一向自食其力,市场风向变了,他们自然会跟着变。挂出恨马云的标语,只是为了吸引眼球招揽生意,没准他们在淘宝上的店铺兴旺着呢。
真正满怀恨意的,是平日里默不作声的人。
马云2013年推出了余额宝,如石破天惊,解决了大家闲置资金白白浪费的难题,那几年余额宝的利息高于4%,随用随取很方便。
只用了三年时间,余额宝的规模就突破了1.5万亿,超过了招商银行;又过了一年,达到1.8万亿,超过了四大行里的中国银行。
这只是马云手里的一把板斧,借着海量的消费记录,他推出了芝麻信用,为每一位用户评定芝麻分,并推出了花呗和借呗两大产品。
花呗针对的是大小银行力推的信用卡,以前在人流量大的地方,总能看到银行职工摆摊,办卡送把雨伞或保温杯。各个支行的新员工,每年都有办卡任务,完不成任务扣发奖金。那几年我有几张信用卡,就是在银行工作的亲戚找上门办理的。
花呗普及后,银行的信用卡大战顿时消停了。
而借呗针对的是银行的小额贷款业务,普通人找银行贷款多难啊,填一堆表格跑好几趟,没有认识人还不一定办下来。有了借呗之后,手机点几下就有钱用,还款方便,利息不高。
这两大产品推出后多么受欢迎,看几个数字就知道了。
花呗的运营主体是重庆市蚂蚁小微小额贷款有限公司(蚂蚁小微小贷),借呗的运营主体为重庆市蚂蚁商诚小额贷款有限公司(蚂蚁商诚小贷),截至2017年6月,两家公司总贷款余额合计2651亿元,已经超过了四大行之首的工商银行消费贷。
马云的三板斧砍出去,虽不说致命,却也伤筋动骨。银行们费尽力气抢用户,不惜为此放下身段,摆摊推销,电话轰炸;结果火拼了这么多年,用户却被马云抢走了,想想就是一口气。
可是这口气,还得憋回去,因为马云还是银行的大客户,网购时资金来往频繁,海量的用户形成了巨量的备付金,足足有万亿规模。这些备付金,就成了银行们争抢的肥肉,马云谁也不得罪,在上百家银行都开设了备付金账户。
备付金躺在那里,银行是要付利息的,一年利息上百亿,这就是马云躺赚百亿的由来。
马云自有可恨之处,三板斧砍向银行,斧斧见血,顺道还砸了印钞厂的锅。

第二章 爱之切

有人恨,就有人爱。
比如作为公号狗,我就喜欢马云,话题多,时不时就能制造个热点。更重要的是,无论写成什么样,没见马云恼过。本号虽然微不足道,但一年来也喜获多次投诉或关怀,那些光芒万丈的明星,那些德高望重的企业家,容易恼,不让说。
从这个角度来看,马云瘦弱的胸膛其实广阔,每次写到他,都可以直呼其名,不用代号,尽情调侃。别以为这是柿子挑软的捏,对于写作者来说,调侃之深,喜爱之切。
除了不爱恼,马云还爱讲义气,可能是武侠小说看多了,入了脑。
比如缙云山李一道长声名狼藉之后,马云没有急着撇清关系,他表示李一是他的朋友,没有骗过他也没有害过他,如果李一进去了,他会去送饭。
仙风道骨的李一早已不露面,没法公开回馈对马云的爱。但另一位朋友,华谊的王中军,对马云的喜爱就是赤裸裸。
王中军说马云是他时间最长的朋友,这句话说出来的时候,冯小刚就在一旁冷冷地看着。作为华谊的顶梁柱,王中军认识冯小刚比马云早,这意思何解?难道冯小刚不是朋友?
2009年,华谊兄弟在创业板上市,马云持股8.23%,比其他入股的明星都多。这些股份总计耗资935.24万元,持股成本约0.68元/股,又是一笔躺着赚钱的好生意。
不仅是王中军,那些玩资本运作的都喜欢马云,史玉柱,江南春,张近东,许家印,柳传志......当然少不了玩崩了的赵薇夫妇。只要股东名单里有马云的名字,不愁股价不飙升。甚至有人想出鬼点子,找一位同名同姓的马云来当股东,炒一把就跑。
在所有喜爱马云的人当中,有一位比马云还瘦弱的小伙子最执着。
为了结识马云,他先掏出213万元找史玉柱吃了顿饭,然后由史玉柱引荐,进入湖畔大学首期48人候选人名单。可惜,面试的时候被刷下去了。
不久,小伙子又卷土重来,花费4100万拍下了支付宝的开屏广告。这事发生在一场慈善晚会上,当晚小伙子举着中标的牌子,跟阿里的领导一起合影,顿时轰动了网络。
知道这事以后,不爱恼的马云恼了,他训斥了属下,并做主拿掉了开屏广告,让小伙子空欢喜一场。
这有点厚此薄彼不近人情了。李一落难时,马云称他为朋友;王中军困难时,马云旗下的阿里影业借出7个亿;赵薇被处罚时,虽然马云澄清说只见过几次面,不算朋友,却没有否认与黄有龙的交情。唯独对这位小伙子,马云拒之于千里。
不得不说马云的聪明,因为这位小伙子名叫唐军,办的企业叫团贷网。今年3月,唐军投案自首,留下上百亿的资金窟窿,几十万欲哭无泪的投资者,和代言人王宝强的一嘴傻笑。
在马云的一众喜爱者里,我是最廉价的那个,不过蹭点流量博个10万+;唐军是最昂贵的一个,掏出那几千万是小钱,如果真傍上了马云,拿到了支付宝的十亿级流量,募到的资金肯定是个天文数字。
虽然马云拒绝了唐军,但唐军们捅出的一个个天价窟窿,马云是有责任的。
作为行业开创者,马云打开了网络支付的市场,支付牌照、小贷牌照大批量发放,借由互联网的裂变式传播,迅速形成了一个规模几十万亿的市场。市场大了,骗子就多。
马云一系列产品的成功,让人养成了网购的习惯,又让人习惯把钱存在网上,失去了原有的那份对网络的戒心。淘宝支付宝之前,除了使用银行系统外,谁敢在网站上转钱,还是辛苦攒下的大额私房钱?
俗话说:软的怕硬的,硬的怕愣的,愣的怕横的,横的怕不要命的,不要命的怕不要脸的。
马云是够横的,整天琢磨着颠覆一个个的行业,但真遇到不要命和不要脸的,他也得靠边站。
小贷,网贷,P2P,遍地开花,阻碍了支付宝三大业务的成长。余额宝?收益太低了,外面的网站给出的利率让你不想上班;花呗和借呗?额度太低了,还需要什么芝麻分,外面的网站一张身份证就能借钱,秒到账。
这个市场有多疯狂,用一组公开的数字:2016年才上线的360金融,两年时间已批准960万用户的信用额度,其中有640万用户成功提取贷款,累计944亿元。
360金融还算是来自互联网大厂,那些配着各色图样的APP,借钱的、投钱的,名目繁多,不计其数。
马云也推出了带有P2P性质的招财宝、网金社,但相比那些狂轰乱炸的,路子不够野。

第三章 爱恨交加

时间来到2017年底,一个不寻常的年份即将来临,有点神神叨叨的马云,预感到会出事。只是不知事情源自恨他的人,还是爱他的人。没想到,爱恨交加一起上了。
银行早就开始反击了,从银行卡转支付宝,层层限额,甚至有大行规定了单月额度不超过10万。
当这些反击效果不大时,银行去找妈妈了,央妈出手,马云失去了躺赚百亿的机会。原先在商业银行开设的备付金账户撤销,万亿备付金统一缴存央行,而且,没有利息。
央行又推出了个人征信机构“信联”,芝麻信用跟着入股,但只占8%。马云辛苦打造的信用系统,变成了跟班的小弟。
同时,针对“现金贷”的大整顿也在轰轰烈烈地进行,马云的花呗借呗放款两千多亿,这些钱是从哪里来的?不是马云自掏腰包,而是来自一种资产证券化产品ABS。
ABS,简单说就是以一个项目的未来预期收益为保证,在资本市场上发行债券来筹集资金的融资方式。
比如借呗放出了50亿资金给用户,利率是10%左右,那么它的运营主体蚂蚁商诚小贷就可以用这10%的收益来发债,募集到这50亿资金。只是发债的利率大概在5%左右。
一进一出,就有约5%的利润。而且这种融资模式可以循环下去:放贷,转让资产,募资,继续放贷。
截至2017年底,蚂蚁小微小贷累计发行1790亿元的ABS产品,蚂蚁商诚小贷累计发行1126亿元的ABS产品,这两家公司的资本金合计只有38亿。38亿撬动两千多亿,到底是多少倍的杠杆?按照重庆市的规定,小贷公司杠杆率最多是资本金的2.3倍。
整顿面前,ABS业务只能暂停,补充资本金,再启动后融资规模也大幅缩减。
这是2017年底2018年初的事儿,到了2018年中,随着P2P一家家的倒掉,人们不仅动摇了对互联网金融的信心,对始作俑者的声讨更是一浪高过一浪,甚至有人把火烧向了民营企业家,觉得他们只图钱,不负责任。
马云也是民营企业家,恨他的人一手重过一手,爱他的人统统不争气,什么王中军、史玉柱、赵薇,甚至他的老大哥柳传志,都是麻烦。
爱恨交加中,2018年,作为马云的另一只手,蚂蚁金服罕见的亏损了。而他的退休,从可选项变成了必选项。

终章  放下恨,全是爱

从马云公布退休至今,又是天晕地旋的一年。
这一年,减税、降费,对民营企业的激励和扶持是空前的。
这一年,银行被再三批评,要求他们转变思维,改善作风,带头支持小微企业。
这一年,开放的步伐猛然加大,从金融领域11条,科创板上线,到深圳先行示范区,再到几个省市的自由贸易区。
面对如此热烈的局面,看上去,马云要退而不休了。
“还有两个礼拜,我将卸任阿里巴巴董事长,但这绝不等于我不创业了,绝不等于我退休了!”
说这番话的时候,马云正在杭州出席“全球女性创业者大会”,他卖弄着口才,讨好着他最忠实的顾客,表示下辈子愿做个好女人。
接着,他又马不停蹄跑到上海,参加“世界人工智能大会”,与马斯克对谈,一句话讨好了所有人:
为什么要有那么多工作?我觉得一周工作3天,一天工作4小时很好了。
这是他本周出席的第三场大会,26日,他到重庆出席第二届“智博会”,发言时痛批P2P:
“P2P从第一天起就不是互联网金融,它是一个有了网页的非法集资产业。”
如果从第一天就觉察到如此恶劣,为什么这么多年,从来没有告诉我们。
人逢喜事话就多,嘴一秃噜容易不过脑,难得低调一段后,马云的大嘴巴又开动了。
对于大嘴巴的人,说个痛快比什么都痛快,找回痛快的马云,肯定多了份感恩的心,爱他的,恨他的,剁手党,购物狂,统统感谢。当然,感谢谁,也不会感谢那位同是大嘴巴的捣蛋鬼--特朗普。

微信扫码打赏

作者: RESSRC

个人资源站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