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青这把刀 | NE0

香港的动乱,持续到今天,已经基本可以定性为一次由台湾和美国等外部势力,提供资金、人员、技术等方面支持下的试图颠覆香港特区政府的颜色革命。

这场暴乱漩涡的中心,不是一个人,不是一群人,而是整整一代已经废掉的香港青年。

这群没有脑子的废青,从自甘沦为外部势力的刀开始,已经摆脱不掉弃子的命运。

但对于大陆而言,敌人的刀,未必就不能为我所用。

香港这座城市从一开始就是一个与大陆处于半隔离状态的试验区,不管再乱,根本无法动摇广大的内陆半分。

在这个最根本的前提下,我们完全可以借这把本来捅向我们的刀,去反杀那些我们本来就要做掉的人而不落半分把柄。

因为,一切,皆是他们咎由自取。

缘起:命案

暴乱发生在香港,但不管是最初的缘起还是期间的迅速爆燃,都绕不开一个地方:台湾。

去年2月,香港一名少女与男友赴台北共度情人节,其间疑遭男友在当地杀害后弃尸草丛,男方随即逃回香港。由于香港和台湾没有签署相互移交逃犯协议,此案胶着快一年而没有进展。香港保安局于是提出修订《逃犯条例》和《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协助条例》。

保安局的文件中,清楚说明了修法理由:“香港现有的刑事法律协助及移交逃犯的两条条例,都订明不适用于香港与中国其他部分之间,因此不容许我们处理台湾杀人案的请求。”

因此,条例必须改。

对于香港来说,它和20个司法管辖区有移交逃犯长期协议,与30个国家和地区签署了刑事事宜相互协助安排,却唯独与周边四个地方没有相应安排:内地、台湾、澳门,这本来就是匪夷所思的。

从现实需求和完善法律的层面,毫无疑问香港修订《逃犯条例》大有必要。

实际上,香港基本法第95条规定,特别行政区可与全国其他地区的司法机关通过协商依法进行司法方面的联系和相互提供协助。修订《逃犯条例》是香港完善本地立法的必然步骤,也完全合乎基本法。

但这个单纯的法律问题,却由于涉及到台湾,香港,大陆三个敏感的地方,迅速地被台湾民进党统治下的情报机关抓住,成为今日种种乱象的开端。

1949年,国民党从大陆败退之后,很大一批台湾的情报人员就撤离到香港并以此作为基地和跳板开始深耕自己的情报网络,不过这些老故事我们今天先不谈,想说的是,台湾情报机构的黑手一直从来就没有离开过香港。

而自2016年民进党的蔡英文上台之后,如何利用香港这个“支点”来撬动中国大陆,香港,台湾这三个地方,一直是台湾情报部门的重点之一。

对于台独势力而言,想要抗拒统一,实现事实的独立和分离,最需要的,就是向整个台湾岛的人证明,中国提出的政治解决方案,带来的一定会是失败和崩溃,只有这样,才能为自己的独立争取到最大的合法性。

而作为目前一国两制仅有的两个样本,澳门基本上是不可能被台湾渗透的,剩下的就只有一个地方:香港。只要成功搞乱香港,就能透过香港的动乱,来破坏和污蔑一国两制,来恐吓自己的民众,加深民众对于统一的恐惧,对未来可能被中国治理的恐惧。

所以,在初步尝到“占中”的甜头后,台湾开始拉上美国的西方势力,不断为香港的那些所谓的反对派提供资金、技术、人员的支援,目的就是为了未来有一天,发起一场比当年“占中”规模更为浩大,更能动摇香港特区政府的动乱,以此来打击香港政府乃至中国大陆的统治合法性。

这场修例风波,就被他们准确地捕捉到了。在台湾和美国的支持下,香港反对派开始以“反修例”为借口,不断发动暴力游行。

6月9日,示威者在网上发起大规模“反修例”游行,10日凌晨,激进分子意图冲击特区立法会,并堵塞周边道路,袭击警察。

袭击者组织严密、分工明确,有人在前排充当“攻击手”,有人专责“布防”,有人担任通信员,传递警方位置信息。激进分子叠高铁栅栏推向警方防线,向警员投掷雨伞、水瓶、铁枝等硬物,甚至有人企图抢夺警员佩枪,事件导致8名警员受伤。

6月12日,激进分子先是霸占金钟一带街道非法集会,其后有组织地冲击警方防线,更以砖头、自制铁矛等武器袭警,造成22名警员受伤。至深夜,激进分子仍集结在立法会一带,更投掷自制燃烧弹,警方迫不得已使用适当武力驱散示威人群。

6月21日,特区政府宣布停止修订《逃犯条例》的情况。

但是,与特区政府的妥协和退缩相反的是,激进势力仍升级行动,暴乱的暴徒开始包围警察总部,有人向警总外墙投掷鸡蛋,有人涂污外墙,有人用“水马”、铁栅栏堵塞各出入口,大闸被铁链锁上,闭路电视被胶带、雨伞等遮挡。暴徒一度向警员淋油及使用激光射警员眼睛。

7月1日极端激进分子以极为暴力的手段冲击特区立法会大楼,在里面大肆破坏,损毁庄严的议事厅和特区区徽,在主席台上公然撕毁基本法,展示象征“港独”的龙狮旗,更煽动成立所谓“临时政府”。

7月21日一些极端激进分子围堵、冲击香港中联办大楼,向国徽投掷鸡蛋、墨水以及黑色油漆弹,污损庄严的国徽,又破坏中联办的安防设施,涂写侮辱国家、民族尊严的字句,甚至狂言成立所谓“临时立法会”。

8月3日有数名蒙面黑衣极端激进分子在尖沙咀天星码头扯下某建筑物前悬挂的国旗,扔入海中,并升起印有“港独”标语的旗帜,公然挑战国家主权。

8月13日晚、8月14日凌晨在机场非法集会的部分激进暴力分子对两名内地居民实施了严重的人身伤害行为。

13日20时许,他们先是非法禁锢了持因私往来港澳通行证到香港机场送人的深圳居民徐某,用索带将他绑上,用镭射枪照射眼睛并虐打,致其昏迷,在救护人员到场后,又百般阻挠救助。14日凌晨时分,激进暴力分子又以怀疑《环球时报》记者付国豪假扮记者为名,将其双手捆绑并围殴,致使付多处受伤。

时至今日,因不满一个月前发生在元朗的冲突事件,8月21日,近2000名“黑衣人”再次非法占据西铁元朗站,与警方对峙。多次挑衅警方后,暴力示威者在地铁站大堂大肆破坏一个小时,狂拆垃圾桶、拖拽消防水管,喷灭火器……

香港的暴乱,仍没有平息的可能性。

风暴眼:一错再错的特区政府

在我看来,香港的糜烂,与整个香港特区政府的软弱和退让,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从6月21日,特区政府宣布停止修订《逃犯条例》,向反对派和示威者妥协开始,我就知道特区政府,这次要完蛋了。

苏洵在《六国论》里已经说得非常清楚:

六国破灭,非兵不利 ,战不善,弊在赂秦。赂秦而力亏,破灭之道也。

或曰:六国互丧,率赂秦耶?曰:不赂者以赂者丧,盖失强援,不能独完。故曰:弊在赂秦也。

秦以攻取之外,小则获邑,大则得城。较秦之所得,与战胜而得者,其实百倍;诸侯之所亡,与战败而亡者,其实亦百倍。则秦之所大欲,诸侯之所大患,固不在战矣。

思厥先祖父,暴霜露,斩荆棘,以有尺寸之地。子孙视之不甚惜,举以予人,如弃草芥。今日割五城,明日割十城,然后得一夕安寝。起视四境,而秦兵又至矣。

然则诸侯之地有限,暴秦之欲无厌,奉之弥繁,侵之愈急。故不战而强弱胜负已判矣。至于颠覆,理固宜然。

古人云:“以地事秦,犹抱薪救火,薪不尽,火不灭。”此言得之。

这个道理,适用于中美贸易战,同样适用于香港当下的困境。

特区政府的任何让步,都会被那些被人利用的废青和他们背后的支持者当作自己的一次胜利,从而为下一轮更大规模的暴乱作出铺垫。

香港特区政府对于这场由“反修例”引发的暴乱一直存在着定位上的严重偏差。

行政长官一直觉得是具体的法律问题和民生问题,根本没有意识到这一开始就是一场由域外势力策动的彻头彻尾的颜色革命暴乱。

这场暴乱的目的根本不是要驳回对法律条例的修改,也不是为了改善中低层的生活,而是非常清晰地指向了一个目标:颠覆香港特区政府。

对于这场暴乱的定位的混乱,导致了香港特区政府已经不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而是头痛医手,脚痛医屁股。

可笑的是,特区政府至今依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错误,以为还是可以通过“派糖”就可以解决问题。

8月15日的时候,香港政府继续宣布将推出多项福利措施:

  • (1)将2018/2019课税年度内薪俸税、个人入息课税及利得税的税务宽免百分比,由2019至20年度《政府财政预算案》建议的75%提升至100%,而每宗个案的上限则维持在20000元。
  • (2)将向领取社会保障金额的人士,额外发放金额相当于一个月的综合社会保障援助(综援)标准金额、高龄津贴、长者生活津贴或伤残津贴。
  • (3)在2019/20学年,为香港的幼儿园、小学及中学日校学生提供每人2500元的津贴,以减轻家长在教育支出方面的财政负担。
  • (4)将为香港房屋委员会(房委会)和香港房屋协会公共租住单位的较低收入租户代缴一个月租金,开支约为14亿元。
  • (5)将为每个电力住宅用户户口提供一次性2000元的电费补贴。这项措施将涉及约56亿元的开支,超过270万个合资格住宅用户将可受惠。

可悲的特区政府,可曾听过上文的“抱薪救火,薪不尽,火不灭”?

我个人的看法是,林郑月娥是一个好人,但当下这个时候,一个没有雷霆霹雳手段的好人,是不适合坐在这个位置上的。

可以说,这场风波过后,林郑月娥的政治生命也基本上宣告结束了,最好的结局,就是以辞职的方式,体面地结束。

但林郑月娥政治生命的结束,实际上意味着其它有心人的机会。

下一任行政长官,按照中央目前的意思,非常有可能是从保安部或香港警察等强力部门中选出,就看有没有有心人去抓住这个机会。

只要敢果断斩断台湾和美国的黑手,只要敢大胆放手去镇压暴乱,一定能够记大功一件。

废青是域外势力扰乱香港的刀,是棋子,最后也注定是弃子。有踩着这些垃圾的颈上人头去走上权力巅峰这么好的机会,上哪去找呢?

开个玩笑的话,如果要我来选,我会选《寒战》里的李文彬作为下一任行政长官。

够腹黑,有城府,有手段,有一群至死都忠于自己的手足,却又还能够在资本主义的百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

还能有比他更合适的吗?哈哈。

如果那个人真的有缘看到这篇文章,那么我还想说的一句就是,抓紧吧,留给你的时间很紧了,今年10月1号之前,是最好的时机。到时候说不定,有机会让你们加入到阅兵方阵,这是共和国对你们最高的奖赏。

真正的反杀:这三种人,必须死

其实,香港废青的暴乱,在管理层内部,已经有很明确的看法。

7月31日,全国政协副主席董建华在解放军驻港部队酒会上指出:“香港这次暴乱,国家已查明大部分资金是台湾民进党蔡英文资助的,目的是要配合美国搞乱香港,然后攻击‘一国两制’失败,煽动台湾民众捞选票,以求连任。”

董认为,香港的事态演变、争议提升之快速、规模之庞大,组织看似松散却非常精密,令人有理由相信,其中必有幕后推手或是外部势力介入,种种迹象都指向台湾和美国。

国台办发言人马晓光8月13日更是表示,近期香港局势复杂严峻,民进党及其当局在其中扮演了极不光彩的角色。我们要正告民进党及其当局立即收回伸向香港的黑手,否则必将自食其果。

其实,中国没有彻底解决香港的这场暴乱,跟能力无关。

如果非要说有什么原因的话,那也只有一个:那就是我们还不想。

台湾、美国,想搞乱香港,不是今年才开始突发奇想,而是谋划了非常久的事,那为什么过去没有,而现在却突然抓住了这么一个机会。

我只能说,一个巴掌,其实拍不响的。

台湾和美国为什么之前一直没有搞乱香港的能力,现在却突然有了,这是我不能说而你们值得去好好想想的问题。

想不明白的话多读几遍我那篇《香港,窗口和蜜罐的宿命》就明白了。

没错,废青确实是台湾和美国想用来颠覆香港政府顺带抹黑中国的一把“刀”。

但刀挥出去之后,能不能砍是一回事,对于我们来说,对方最危险的时刻其实是刀挥出去之前,当这把刀挥出去曝光之后,主动权就不在对方手里了。

如果我们已经近距离观察了这把破刀,知晓它的攻击角度,攻击距离,以及可能对我们可能造成的伤害,那么这把刀,就不再对我们有威胁,甚至,我们完全可以借这把刀,去反杀那些我们真正想要除掉的人而不给外人落任何口实。

在我看来,废青这把刀,可用来诛三种人。

第一,可以诛杀我们内部有分离主义倾向和那些精神上投靠西方的奴才。

香港废青的暴乱,对于13亿中国人来说,是一次最好,最鲜活的爱国主义教育。

这场暴乱,能让全体中国人在经历了70年的和平时光之后,再一次在一个极近的距离目睹了包括英美在内的外部势力以及他们在台湾、香港的殖民地走狗是如何没有下限,不择手段地试图破坏我们的国家。

斗争一直都在,世界上根本没有和平,只不过我们活在了一个和平的国家。

而我们的和平,很多人都没有意识到,其实是一种极其昂贵的奢侈品,稍有不慎,丛林外的敌对势力立马就会尝试去勾结我们内部的潜伏势力去破坏掉。

他们嘴上说的皆是光鲜的词语,行的却是最下流最没有节操的一套。

经此一役,他们会逐步失掉几百年靠洗脑和包装营造的道德高地,他们那一套破理论,已经不可能再在我们内部获得广泛的支持者。

香港废青的暴乱,看似声势浩大,却只是一个芥藓之疾,而香港特别行政区在没有完全跟大陆消除边界之前,暴乱是不可能蔓延到大陆的,这样,就使得我们能够在不引起整个大陆出现动乱的情况下,最大限度地凝结起13亿人的民心和共识,最大限度地透过这次事件,激起海内外中国人的爱国之心。

在整个民族达成共识之后,那些以西方思想和理论体系为精神依靠的投降派,未来跟过街的老鼠,没有什么区别,他们的活动空间,也会被大大压缩,成为这个社会阴暗一角的非主流。

第二,可以诛杀参与了这场暴乱的域外势力。

台湾和美国发起香港的这场颜色革命,已经在整个过程里,留下了太多的把柄。

我们做事,从来都讲究四个字:师出有名。

我已经说过,拿下台湾,对于目前中国军队的实力来说,只是24小时以内的事情,最快甚至可以在三个小时之内完成,让明年的今日成为蔡英文李登辉之流的忌日。

没有动手的原因,除了要拿台湾在整个西太平洋吊住美国的军力之外,还需要等一个理由。

这个理由,最好是由台湾自己送上门来。

别以为宣布台独才触犯反分裂国家法,支持港独,一样。

香港的废青现在已经走上了一条不归路,他们不可能刹得住,往下的行为只能越来越激进。

日后,一旦制造出一些惨绝人寰的恐怖行径,我们再抛出废青跟台湾勾结的证据,那时,等待台湾的,恐怕只有13亿人的怒火。

而要平息13亿人的怒火,我觉得,对于蔡英文和李登辉之流来说,你们颈上人头,到时候你借也得借,不借,我们就直接向你拿。

中国完成统一,重新回到世界巅峰的大势,浩浩荡荡,那些跳出来挡路的跳梁小丑只有一个下场:死。

而最后一种,其实是香港本土的统治势力。

97年回归之后的种种乱象,实际上是由于中央给予香港的过于高度的自治带来的。

一国两制的存在,实际上是为了试验哪一种制度能够让中国人过得更好。

如果说实验的结果都已经出来了,那么,对于我们来说,强行维持这场实验,既无必要,也是在浪费我们的时间。

实行彻底资本主义制度和海洋法系制度的香港,不仅几十年来毫无进步,而且贫富差距日益拉大,民众活得越来越操蛋,唯一获利的,只有那垄断了从衣食住行到生老病死的四大家族,那这种制度,还是早日让它亡了吧。

不可能等你们50年后再交出治权了,如果香港的几大财阀,还有点政治觉悟的话,现在就应该交权了。

他们以为废青闹事,会逼迫北京在政治上进行更多的让步,只能说这些人估计盛平日子都过太久,痴呆了。

只要北京不出手,香港必然一直会糜烂,最终的结果,一定是财阀自己吃不了兜着走。

随着废青们继续闹事,香港继续糜烂,意味着不仅是股票和金融市场的崩盘,更是香港土地价值的大幅缩水。

那些财阀,完全可能在有生之年,经历第二次类似97年那样的股票,楼盘,大腰斩。而与上一次不同的事,不会有人再站到他们背后。

他们自己只能慢慢吞下这枚自己种下的苦果。

香港的未来,已经不可能再单纯靠所谓的法制资本主义。

要解决香港今日的困局,必须要有一个强有力的中央政府,并附以已经在中国成功实践过的社会主义手段,去压制财阀,重新打开社会的上升渠道和流通渠道。

短期内,废青是财阀们要价的筹码;但长期内,只要动乱一直持续,废青这把刀,就是财阀们自我放血的凶器。

平息暴乱的代价一定是香港统治阶层在治权上进行大幅度的让步,只要这个条件没有被答应,那就别想着过安稳日子。

想跑那更好,这世界,还有多少人有足够的财富,又有足够的胆量,去接香港这个盘?

不费吹灰之力,自己把自己几十年的经营,连根拔除,拱手让出来,更好。


在香港这场扩日持久的拉锯战中,跳上台面的,都只不过是一些不入流的小角色。

真正的赢家,早已经稳坐钓鱼台了。

普通人,继续搬好凳子,看戏吧。

微信扫码打赏

作者: RESSRC

个人资源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