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经济的三道坎 | 卢麒元

    当世主流学者和专家正在刻意误导我国决策者。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必须深刻检讨并立刻停止。我国经济增长失速,原因不是供给需求问题。准确地说,我国社会分配结构已经严重失衡。如果,不能开启真正的改革,还在供给需求上转圈圈,我们将彻底丧失历史机遇期。

    我将我国经济问题,概述为三道坎。

    第一道坎,就是税政改革。请不要王顾左右而言他,我国资本正在进行危险的“三脱”。脱实向虚,脱贫向富,脱中向西。财富,正在离开实体,正在离开穷人,正在离开祖国。六年了,离境税、赠予税、遗产税、房产税、资本利得税等等直接税,无一能够落地。悲惨的三脱,导致资本逆向流动,导致经济效率下滑,导致经济增长失速。而官僚买办财阀御用的学者专家们,却鼓捣什么供给需求问题,一派胡言。这道坎跨不过,危机就在眼前,香港的教训足够深刻了。

    第二道坎,就是金融改革。请不要相信什么金融创新,更不要胡扯什么金融开放,金融改革开放必须返璞归真。金融必须为生产服务,非生产的投机倒把行为必须遏制。在大数据时代,谁在从事生产创造,金融机构要想知道易如反掌。金融机构没兴趣支持实体经济,我们为什么要给他们特权?我们为什么还要给洋人更大的特权?我们支持IT企业介入金融,重建金融生态,打破超级垄断,支持七千万中小企业。我认为,华财时贷,极具创意,可以解决毛细血管末端问题。金融改革,箭在弦上,莫要再胡闹了!再说一遍,不要创新,不要开放,请开启华财时贷。

    第三道坎,就是行政改革。东北问题始终没有答案,东北病出关了,感染华北,迅速南下。东北病,概而言之,就是机构匪化!政府的一些部门,在血统化、资本化、暴力化。资本不过山海关,是因为怕匪。东北的人财物滚滚南下,依然是怕匪。剿匪很难吗?不难!我国早就应该对政府进行数字化改造了。数字化改造了,还需要如此复杂的层级吗?还需要如此众多的机构和冗员吗?数字化改造,意味着透明,他们还敢设立关卡,肆意劫掠国家和百姓吗?改革,一遇到行政改革,就立刻没有了下文。中国正在完成信息产业化,也正在对所有产业进行信息化改造。然而,最需要信息化改造的就是政府。这是中国最大的一道坎,也是中国最难的一道坎。跨过这道坎,就是百年盛世了。

    中国经济的三道坎,其实是政治上的一道坎。是的,三道坎,首先要跨越的,就是利益集团的私心。我国顶层人士遭遇了严重的道德危机,他们的集体审美被严重的扭曲了,他们的心在善与恶中纠结。一念成佛,转念成魔。国事纷扰,貌似烦杂,其实一目了然。六年了,不能再拖了,千万不要将国运给拖没了。历史留给了这代人最美的画卷,希望你们浩然挥洒,不要涂鸦啊!​​​​

微信扫码打赏

作者: RESSRC

个人资源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