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大树洞与“伪精英”的正反面:优越感与恐惧,霸道与软弱 | 赵皓阳

北大今年在河南省“国家专项计划”理工类招生计划8人,其中,第6名考生考分为667分,第7名考生考分为542分,第8名仅536分,北大招办认为第7、8名分数太低,于是对第7、8名考生予以退档,并计划第二志愿中录取2人(考分均为671分)。当时北大招办给出的退档理由是:530多分的考生分数太低,进北大可能跟不上教学进度。对此,河南省招生办两次为该考生争取:“河南整体生源质量较高,考生基础扎实、请考虑为盼。”最后第三次退档实在没有办法,同意了北大退档请求。

后来这事经过网络曝光闹大了,微博撤热搜、删话题也没压下去,然后官方媒体相继报道。最后北大决定申请补录退档的2名河南考生,这事就算告一段落了。但是曝光的北大树洞的言论又引发了不小争论:

首先需要澄清一下,这件事情我专门请教过好几位北大的朋友,绝大多数北大的学生还是认为这件事学校做得不妥帖。虽然他们集中争议在“530分应不应该上北大”,但是既然有了这个规则,合不合理不是这里讨论;你不尊重规则,就是透支学校的公信力,北大先提档再退档还连退三次更是骚操作;而且不管怎么说这个考生是没有错的。我北大的朋友讲:首先这个树洞截图就不是很全面,其次也只有特定的一部分人会去树洞发言,一般人也不会那么迫切去一个匿名论坛求认同。还有一个朋友跟我说:你问这个,是不是就要写篇文章,把北大批判一番?我估计你内容都想好了,管我们这群人叫“温和的北大主义者”,管树洞里那群loser叫“极端的北大主义者”。我说成,感谢你提供这两个名词,我就这么用了。

首先树洞里发泄的那些人,肯定是少数派、一小撮;其次他们也不能是loser——北大自己人能说自己同学是loser,我们这些人没资格——他们是妥妥的精英,千军万马之中考入最顶尖的高校,说他们不是精英是绝对不客观的。但是他们只是达到了精英的“硬性标准”,却少了一种真正“精英”的担当。

北大中文系钱理群教授有一句名言:“我们的一些大学,包括北京大学,正在培养一些‘精致的利己主义者’”。这就是精致的利己主义者这一专属名词的出处,毕竟是北大教授评价北大学生,放到这里还是非常合适的。

恰好,北大出这个事的时候我正好看了一出北大人创作表演的话剧《四张机》,话剧的内容讲述了在五四前夕,国内外局势山雨欲来,北大三位教授为一个入学名额的事情争执、辩论甚至激烈争吵的故事。

话剧中恰好有这样一个剧情:一位教授自称是“和平主义者”,不参加北大教授内部不同价值观、不同派系的争论,反而是调和争端的和事老,平时泡一杯“和平主义茶水”,口头禅是“大家不要吵,有话好好说”。但是,就是这样一个“和平主义者”,为一位家境贫寒的学子的入学名额撕破了脸——这位教授认为,穷人家的孩子很难受到良好的教育,他们要付出同辈人数倍的努力,才能弥补起跑线上天生的差距。因此,在同样的分数前提下,应该优先录取这位家境贫寒的学子,这才符合北大的治学精神。最后争论激烈,这位“和平主义”教授也不和平了,直接把“和平主义茶水”泼在了另一位教授的脸上。

文艺创作是时事的影子。本次北大退档的“国家专项计划”是面向贫困地区的专项招生计划,是国家促进教育公平的特殊政策,旨在为贫困地区考生开辟特殊通道,让成绩优异的贫寒学子有更多改变命运的机会。

读库的官微也讲了一段相关的历史:“为杨绛先生的作品授权事宜,两个月前我拜访了他们的遗嘱执行人吴学昭先生。钱锺书杨绛的稿费收入悉数捐给清华大学教育基金会,我们得到的授权也需如此操作。吴学昭老师对我说,钱杨夫妇的捐赠累计已达六千万元。还跟我讲起杨绛先生生前再三叮嘱,这些钱资助贫困学生时,一定不要对他们有过高的成绩要求,因为这些孩子从小没有很好的教育条件,要体谅他们的学业不够好。”

看完话剧之后我就感慨啊,什么是真正的精英,那个时候的北大人才是真正的精英啊。他们的所思所想,全部都是这个国家、这个民族,纵使他们观念不同、立场不同、理论不同、选择的道路不同,但所有人的出发点只有这八个字:救亡图存,国富民强。真正的“侠之大者,为国为民”,真正“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现在那些在树洞里散播戾气的北大人,充其量就是一个“伪精英”,是一个“精致的利己主义者”。

我印象中,上一次北大被推向社交网络的风口浪尖处,还是众多北大学者纷纷为“著名电影作品”《逐梦演艺圈》站台,可见所谓的“精英们”已经形成了一个小圈子,相互之间站台、背书,输送着话语权里利益保障。这些精英们自然对圈子内所谓的门槛、出身、成分是警惕的。

所以伟大领袖曾经对我们的最高学府有一个诙谐幽默又一针见血的评价:

庙小妖风大,池浅王八多。

就是因为这些顶层精英中,很容易沾染恶臭的小布尔乔亚习俗、特权阶级思想、旧贵族风气,很容易就把自己当成了高高在上的老爷而瞧不起其他人民群众。也正因为此,伟大领袖提出了知识分子要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这一决策。不过后来这项政策的落实也没有逃过矫枉过正与扩大化的结局,造成了一系列负面影响,就不是本文要探讨的内容了。

伟大领袖还有一句名言:高贵者最愚蠢,卑贱者最聪明。

这一点我很有感触的。我是有意接触过一些“看不见的底层”,也有过一些基本的调查,我接触到的体力劳动者学历水平确实不高,但是不代表不聪明。他们会制作很精巧的木工小玩意,他们会瓦工管工电工,他们打牌用的伎俩随便秒杀我。而且众多体力劳动者身材都不错,肌肉分明可见,一顿饭食量惊人,晚上说睡就睡还不失眠,比像我这些坐办公室坐到腰椎间盘突出、爬个山累个半死、经常焦虑失眠的办公室白领不知道高到哪里去了。

恰好,那几天微博上有一位编剧的言行也引发了不小的争议。上海台风天,下水道排水困难,这位朋友家里厕所堵了,恰好老公又不在家,所以情绪有点小崩溃。这个情绪是可以理解的,不过这种小崩溃下说的基本都是心里面的实话,平时不可能公开说的心里话,全倒出来了:

两千万,top5,地铁味,蟑螂,“和那些人不一样”。这其实是与北大匿名树洞中的诸多言论根出同源的,不过是一群“伪精英”们的戾气与恶臭。这背后是他们难以明说的优越感,优越感背后又是患得患失的恐惧。

微博上有一位粉丝评论很到位:这是一种认知失调。自己已经成为了“精英”的自我认知和以此产生的强大心理暗示,与她自己要疏通马桶的行为产生了巨大的落差。为了让自己减少这种失调,她选择了贬低“下等人”来让自己的优越感自洽——正是因为下等人没有尽到自己的劳动义务,才导致我要亲自通马桶!

这位编剧的老公在于网友唇枪舌战之中,所用到的逻辑也与北大树洞里如出一辙——你们上的什么学校,也配指摘北大的错误?你们一个月挣多少钱,也被嘲讽住两千万房子的人?从根源上讲这就是一种伪精英的优越感让他们不自觉地陷入了逻辑误区,以学历/财富作为正确的天然依据而对客观现实刻意回避。其实这也算是自我心理保护机制之一——我可是顶尖学府人才/我住两千万的房子,你们也配?

这个心态就是我之前讲欧美排外主义的心态:先上车的人要把后上车的人踹下车。一个满载人的公交车,车下人山人海往上挤,你没挤上去的时候跟大家一样都想上车,等你上车了之后巴不得车赶紧开呢——后面的屁民挤什么挤,车上已经没空间啦。

之所以他们会迫切的想把后上车的人踹下车,根源在于“伪精英”们地位和财富的脆弱性,他们所仰仗的优越感岌岌可危,这就是题目中所阐述的双面性的存在。西方马克思主义学者们发明了一个名词:“新型小资产阶级”——他们不掌握任何生产资料,但是生活、消费水平甚至价值观上,处处像真正的资产阶级看齐。西马学者们总结了新型小资产阶级的特点:他们有着相对好的家庭条件,无忧无虑的童年,接受过高等教育,然后大批地涌入了激烈竞争的就业市场,从事一些基层的脑力劳动。在受消费主义的影响上,新型小资产阶级的表现出奇地一致:无比沉迷于伪装、表象、自我的生活方式及无止境的新体验。

毕竟他们不是真正的富有,真正的资产阶级都非常的放松、安静与自信的,并没有刻意地雕琢自己的生活或形象。而“新型小资产阶级”则显得十分紧张与不安:有意识地反复检点、矫正自己,亦步亦趋地学习资产阶级的日常表现——尤其是他们所消费的商品,生怕稍有不慎模仿不像,就仿佛跌落了阶级一般,成为了可耻的“下等人”。从根源上来讲,他们既没有经济资本也没有文化资本,透支自己的实力去消费,审美也要跟随者别人的规范。

这里再多两句嘴,对事不对人说两句。我身边编剧朋友非常多,我是知道这个行业的病结的。为什么我们众多国产剧,写医生写成了小布尔乔亚,写律师写成了小布尔乔亚,写警察写成了小布尔乔亚,写北漂都是小布尔乔亚,写高考都是小布尔乔亚家庭?因为我们的编剧都是小布尔乔亚。他们没有生活,体会不到属于大多数普通人的悲欢苦乐,所以最后无论什么职业剧,最后都写成了爱情剧。当然,他们过得生活确实挺小布尔乔亚的:租房一定要高级公寓;出门坐地铁公交?开玩笑,打车都一定要打专车;时尚大牌奢侈品就不用说了。主要影视娱乐行业前几年资本很热,编剧行业待遇真不错,我有时候都眼红他们的稿费,最关键编的那个故事也就那样……

但是呢,他们表面上过上了布尔乔亚的生活,但本质依然属于出卖劳动力的无产阶级。还是要看甲方脸色、看资本心情,还是要更大导演更大制片更大编剧赏饭。所以他们不能自洽,所以他们会有严重的割裂感,所以他们普遍抑郁症。这就是为什么我经常口嗨嘲讽他们“恶臭的小布尔乔亚”,我们之间的关系还不错。因为他们的抑郁是大多不是生理上的,而是社会性的,是异化、压抑、割裂和无法自洽导致的。我是能启发他们思考,引导他们缓解的。

新型小资产阶级还有一个共性,这也是我经常实名辱骂他们最恶臭的一点,就是瞧不起体力劳动者。天生觉得自己高贵、优雅、从容,高人一等。我专门写过一篇文章《劳动人民的命,金粉世家的病》,让他们以后再找我心理咨询之前先朗诵全文洗涤灵魂。但我也遇到过很多,有些人确确实实就无法自洽,受这个社会异化太深了,从内心里抵触你的观点:我有钱我就是牛逼。也注定无法缓解内心的痛苦与折磨。

但是,必须要指出的是,精英之所以称为精英,必然有过人之处,我们要承认人与人之间的差距和成就是天然存在的;但精英也必将承担相应的社会责任,正所谓能力越大责任越大,这才是真正的精英,而不是以一个高高在上的优越感嘲讽落后者,否则只能算作是某方面比较突出的“伪精英”。

正如我上一篇《香港棺材板的最后一枚钉子,被本港的废青们钉死了》文章中所说,很多民粹主义陷阱往往是精英主义泛滥种下的恶果。有一部美剧叫《冰血暴》,第三季中里面所谓的“文明人”自以为是高高在上,但总有“野蛮人”会把你拉回到野蛮里去,你瞧不起野蛮人,野蛮人就会用自己的方式教你做人。


精选留言
  • 912
    非常同意您这篇的观点。作为一个因为不用苹果手机所以没有树洞账号的北大学生,我要声明树洞言论绝不代表我的立场,并且我为那些言论感到十分羞愧。希望外人千万不要用部分树洞言论代表全部北大学生的想法,甚至代表北大。实际上,用树洞的大多数是大一大二的新潮小孩,正是刚刚考入北大,还享受着外人眼中“天之骄子”的虚荣,没有完整地受完整个的北大教育,也没有充分接触社会的年纪。其中难免出现一些孩子不懂谦虚,搞不清北大在荣誉的同时代表的责任。作为学长学姐,我们希望能够在今后好好引导他们的价值观,让他们正确认识“精英”与“伪精英”的关系。最后再次感谢您的深刻评论。
  • 594
    我一个同班同学,学习大概在普通班里四五十名,高二读完高三都没上,直接去了北大。人家照样毕业留学进银行。所以北大的天之骄子们,你们怕是攻错了方向。
  • 478
    想想北大招生台湾和海外学生的门槛,就更感到中国人之间的互相歧视。
  • 403
    所以我在百年东吴的法学院毕业前夕,去到人民军队的最基层:在那里遇到了只念过两年小学却能扫地扫得一尘不染的战友,家里只有三亩玉米地和一圈猪,他说等退伍了请我们去他家玩,杀年猪给我们吃;遇到了平时打新兵骂新兵但是考核的时候能帮新兵背枪背装备甚至扛着新兵跑的班长,后来我也成了这样的班长;遇到了从义务兵一路提干上来的队长,嘴上总挂着“别以为你研究生就了不起”但是但凡看了什么新书总是要来找我讨教(显摆)一番。 那两年我知道我们真的是从泥巴地里长出来的,当你寻找到你和这片土地的亲密感,土地遍回馈你以无尽的力量;若你高高在上,试图割裂与脚下土地的联系,掩盖属于本源的气味,那就成了无根之木、无源之水 ,断不能长久。
  • 383
    着实受不了现在这种小布尔乔亚,说到最后也是费拉化,圣母化,他们有可能去怜悯路边一只狗,去收留一只猫,也有可能去捐个一两块给流浪乞讨的老人,因为这些显而易见的可怜能唤起他们的同情,但是一旦有人试图冲破阶层要进入他们固定的阶级,就开始惶恐,制造一个圈子把自己人圈起来,却又不敢对真正的黑暗做一些实际的改变和抗争,于是只能在自己的圈子里反复强调自己的精英,试图保持现状,树洞的戾气重得让人心惊,什么时候天之骄子变成这样,我即道理。近年来越来越不喜北大,当然,精英们也不需要我们这些非211的人欣赏。
  • 342
    北大退档,本身就是无视规则。作为中国一流学府,天天谈的包容,结果就是自己自作多情担心人家跟不上。贵州零几那年有个考生晓得是被清华还是北大退档了,也是说分数低了,丢了面子。表姐那年明明够分数上北二外,(加了民族分20)结果也还是被退档,还没有理由,就是不认可少数民族加分。有些高校就是仗着自己名气大,而漠视规则。鄙视这类学校。
  • 285
    攻击河南考生500多分捡漏对6,700分的自己不公平的天之骄子们,根本就不会觉得自己没有生在贫困县、享受了贫困县学生想都不敢想的教育资源,这对贫困县考生也是不公平的,自己只不过也是中了更大的投胎彩票而已。总之,我之所得皆为理所当然,比我穷的人所得尽是偷鸡摸狗。想当年北大学生走上街头,奔向工厂田垄启发民智追求平等,如今却是这么一副精致的利己主义者心态。
  • 284
    又要自主招生权利 又要通过高考分数秀优越。。我们中很多人这辈子最大的成就就是考上了好大学 他得感谢应试教育
  • 264
    千言万语一句话,人均小布尔乔亚
  • 263
    北京户口的孩子录取分数低于大多数省份,是不是全部予以退档?
  • 223
    好想点在看,想想还是算了 毕竟连211都不是,难免被说酸
  • 209
    前两天有听到熟人说,初高中补习班在三四线城市正风生水起,熟人每月赚两万多。学校老师假期留下学期的学习内容,下学期后这些内容就不会认真讲了,于是不管成绩好坏,大家都要去补习班“听讲”。公立教育资源越来越缩水,本应该惠及所有学生的课业内容,成了凭家长财富高低才能获取的东西。精英们不会关心这个,精英们看到寥寥无几的贫困学习低分挤进来就气的跳脚。优质教育资源地区的660分,可能300分来自父母;而贫困地区的530分,几乎全靠自己,你的骄傲资本又来自哪里呢?
  • 176
    虽然我本科就是个211 但是我还是由衷希望这个河南同学去北大的(虽然我考不上) 以人家家庭条件 能参加高考并考出这样的成绩 已经足够优秀了 而且这个政策本来就是针对这些同学的 录取合情合理
  • 146
    说到“小布尔乔亚”我就想到了郭导演的《小时代》本来以为那是郭导演“独特”的视角。这么一看,难道是编剧的普遍想法,只是郭导演有点夸张么?
  • 132
    作为隔壁的说几句吧,树洞里面的只是少数,朋友圈评论都是认为北大吃相太难看的。说到学习跟不跟的上,其实学校里的艺术特长体育特长生和留学生,也未必好到哪里去。学校给他们的及格分都是50分就算及格,就算这样挂科也是常有的,作弊的也不在少数。 另外有些课程也是确实是很变态,被退学的压力是真实存在着的。我也不太清楚五百多的算是什么水平,但是可以想象到他们需要多努力才能留下来。我是河南考生裸考进去来的。但是很多专业课依然学的相当吃力。宿舍里还有个艺术生,一本线录取的,考五十分就算及格,还有政策优惠,最后还休学加留级保命,勉强毕业了。
  • 129
    有一点我不知道该不该说 政策有一定弊病,学校也为之苦恼。毕竟录到一本线真的。。。 (搞不好,还是河南教育考试院碰瓷出两个北大名额。而且退档的三次交锋,考生本来是不可能知道的,很有可能是借助舆论压力,迫使北大就范。)
  • 105
    优越感十足,不是好事。劳动人民万岁
  • 100
    我觉着名字应该更为北大的傲慢与偏见
  • 95
    首先大部分我校同学是讨厌按闹分配,其次如果了解完整事实的人就知道北大招生组是在河南招办鼓动下这么做的。不管怎么说,对于舆论无止境的恶意,大部分同学肯定是厌恶的。客观上说精英主义的同学确实存在,我也非常厌恶、非常鄙夷这样的同学,但是这里精英主义并不是主要的原因,最主要的原因是对于其他寒门学子努力的不公平。最后带点嘲讽地询问一下那个同学高二上北大的人,这种故事是不是可以消停消停呢?
  • 95
    说白了,这些所谓的“精英”,想学欧美的同行,当高高在上的大爷
  • 93
    "精致的利己主义者"这次连精致都顾不上了
  • 90
    第一批去看了《四张机》,过两天就出了这个事儿...“文艺创作是时事的影子”,说得真好
  • 88
    如果就规则来说,北大处理的很有问题。但还有一个方面,就是如果有同等贫困但比五百多分的两位同学优秀的,更应该受到好的资源,也更有可能创造更大的价值,说明这规则还是有问题,我觉得这也是应该关注的。最后还是希望这两位以后进北大了,好好努力,别打了我们这些人的脸。
  • 84
    这些人,基本是被便利的城市生活惯坏了。 总的来说是心里没得点字母数。 为啥这么说?因为他们所处的阶层和拥有的金钱,远远不到可以肆无忌惮嘲笑底层人民的地步。因为他们随时可能遭遇底层人民的困境。 生个孩子试试?光非京籍京户上学,就能折腾死他们。家人重病,钱不够去私立医院享受名医无微不至的呵护时,估计黄牛才是他的救命恩人。 所以啊,人千万不要飘,飘的人都是生活教育得不够。
  • 79
    但愿北大不要变成第二个东林书院。
  • 77
    不由想起了两晋南北朝那些士族门阀
  • 76
    我当时看这个新闻时,第一反应是,如果这种不正之风得不到任何的遏制,将来很可能发展成——举个栗子——北大认为衡水中学的教学模式不合理,然后退档所有的衡水中学报考考生......假如这一天真的来临...
  • 70
    小资产阶级最终是要破产的,沦落为他们瞧不起的无产者。
  • 65
    我觉得还是阶级导致他们同理心不强,没什么共情吧。我家也算个中产阶级水平,但我父母都是军人出身,从小吃了很多苦。这次下乡去河南拜访母亲那边的亲戚,真的深有感触。我有一位姨妈才六十四岁就已经瘫了,在床上起不来,尿也只能尿在裤裆里。我当时看了很心酸,小时候我还和她吵过架。她们不知道社会有医保,她们要出门需要走出长长的山路。去市区要将近一个多小时。她们连手机都没有。小布尔乔亚们,希望你们好好看看。我觉得资本富足的人应该多多关怀社会的底层人士啊。多为他们发声吧。
  • 52
    有人会说,这是因为“你们”得不到这些资源,所以羡慕嫉妒,等“你们”有一天有机会得到这些了,就会维护了
  • 45
    还有个问题是明明北京上海的学生享受着更好的教育资源却仍然享受着更低的分数线 这是非常不公平的
  • 45
    一锅汤里不出点老鼠屎,你以为在天堂吗
  • 37
    但是河南招办这种行为确实让我有点不知所措
  • 34
    真正的精英是开放包容的,如果成圈且不尊重规则,那就成了“囿”字,有的是圈内的小片面,失了方外的大世界!
  • 31
    侠之大者,为国为民,提升自己回馈社会
  • 27
    难怪现在国产烂剧一大堆,编剧个个都是不食人间烟火的神仙,写的故事都是神仙的故事,我等凡人果然看不懂。
  • 26
    所以有时候给别人善意地指出了问题,还会被嘲讽柠檬精
  • 24
    我就知道赵老师会说这个事,终于等到了
  • 20
    我一直在等你写这个话题!竟然真的写了!
  • 18
    赵哥的文章都是精品
  • 16
    底层的下等人必须又脏又臭的啊,要不然怎么能衬托出我努力学习从底层拼搏上来的伟大呢?
  • 15
    有些鲤鱼跳过了龙门就不让别的鲤鱼跳了
  • 14
    为学校的师弟师妹们点个在看
  • 13
    不要看媒体呈现的表象,那是想让你看到的。
  • 11
    想起來自己總說著不管是大佬還是菜雞都不應該說別人菜,但有人噴我時,卻忍不住和朋友說:這人也不按Tab看看自己多少分,哪來的自信罵別人。
  • 11
    我的大学好歹也是一个211,那我就点个在看吧?

微信扫码打赏

作者: RESSRC

个人资源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