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涅槃 | 卢麒元

華財集團(控股)有限公司董事總經理

0

香港涅槃 鳳凰浴火重生

2019年8月25日 第33卷 33期

沒有秩序,就沒有自由。一國就是秩序,兩制就是自由。不落實一國,絕無兩制。不破不立,面對混亂不堪的香港,我反而看到了希望,甚至可以預言,二零二二年之後,香港將進入第二次騰飛的輝煌時刻。

盧麒元,又名盧欣,財經作家,沃德國際管理顧問有限公司董事局主席。

二零一九年夏,香港爆發了「反對逃犯條例修訂草案運動」。有些媒體稱之為「香港七一衝突」;我稱之為「乙亥夏香港動亂」。這場動亂,至今尚未平息。圍繞著這場動亂的思考與爭論沸沸揚揚。我寫下此文,對此次動亂的原因、進程和對香港的影響做一次系統梳理。事情總是存在兩面性,亂與治互為因果,總是辯證統一。面對混亂不堪的香港,我反而看到了希望。我甚至預言,二零二二年之後,香港將進入第二次騰飛的輝煌時刻。

未來香港戰略定位

先說未來香港的國際戰略定位。

雷根(列根、里根)總統打破了冷戰時期全球的政治經濟結構,特朗普總統再次打破了後冷戰時期全球的政治經濟結構。我們正處於一個巨變的時代,國家間的政治經濟關係均在迅速的重組之中。新北美自貿協議形成了二十一萬億美元GDP規模的準北美盟邦;歐盟在劇烈動盪和整合之中,歐盟經濟總量在十九萬億美元GDP規模。東亞自貿談判獲得進展,東亞僅中日韓三國GDP規模已經超過二十二萬億美元,如加入朝鮮、台灣、香港、澳門、新加坡後,將超過二十四萬億的GDP規模。特朗普終結了後冷戰時代,東亞共同體已經是呼之欲出了。須知,東亞共同體,將不僅僅是一個經濟共同體,會迅速成長為政治共同體。這是一個經典的儒家文化圈,它代表著一個新時代的到來。很神奇,東亞共同體的政治經濟文化中心,幾乎沒有懸念屬於香港。香港成熟優良的法律制度和中西合璧的人文基礎,幾乎讓它成為東亞之都的不二之選。本世紀中葉,香港超越紐約,成為全球金融中心,應該是大概率事件。可惜,國人懵懂,港人糊塗,自賤東方之珠,任毀東亞之都。

再說未來香港的國內戰略定位。

政治上,香港對中國的重大意義不可替代。粵港澳大灣區存在的制度基礎是什麼?當然是優越的香港司法制度。大灣區可以考慮直接引入香港司法制度之經濟部分(例如合同法等等)。中央政府可以考慮委託香港特區政府建立大灣區中級人民法院,使用香港現行司法制度、機構和專業人士統一處理大灣區的經濟案件和經濟糾紛(北美自由貿易協定的關鍵節點就在於統一於美國的法律)。偉大的司法實踐將為大灣區帶來極大的制度進步,大灣區將成為全球資本最嚮往的熱土。這一舉措將為未來中國的司法改革開啟一扇天窗,其潛在的政治意義不可估量。

經濟上,香港的重要作用不可替代。香港股市市值於二零一五年超越日本成為世界第三(五點七八萬億美元),是中國資本融通的重要平台。香港在不遠的將來,也將成為亞太區最重要的債券發行和流通市場。

由於中國正在進行財政體制和金融體制改革,在與世界接軌的過程中需要緩衝地帶,香港就是中國金融的山海關。更由於人民幣國際化的發展,香港成為人民幣國際化的跳板。香港在中國國內的戰略地位十分吃重,無可替代。可惜,國人短視,港人自卑,未能妥善經營,任由香港墮落。所謂上海或深圳的替代之說,實在是缺乏戰略思維的淺見和謬見。

非常遺憾,西方戰略家懂得香港,他們知道制約中國必動亂香港。

香港動亂的外因與內因

先說外因。

到二零一九年六月,中美貿易戰進入高潮。事實上,中美的戰略博弈,從來就不會止於經濟領域。中美政治與經濟的博弈,都必然發端於中國的金融山海關。逃犯條例修訂法案何錯之有?香港特首林鄭月娥比竇娥還冤!這只是搞事情的藉口,這藉口實在是荒謬至極。至今為止,我問過的上街人士,竟無一人閱讀過逃犯條例修訂法案。與之對應,已經有足夠證據證明(請查閱香港媒體不再贅述),某些國家的組織和個人深度介入了「乙亥夏香港動亂」。中國人其實熟悉這些傳統套路:做貿易的,賣鴉片;玩金融的,送動亂。兩百年來,西方大國博弈從來都見不得光。當然,在議會,在媒體,袞袞諸公仍然義正詞嚴。英治時期,總督集立法、司法、行政權於一身,可算是亞洲的超級獨裁者,未見袞袞諸公要民主。回歸之後,極度分權,完全司法獨立了,反而有人要民主了。其實,這一劫醞釀已久,非戰之罪也。

再說內因。

香港回歸,一如所有英屬殖民地,被英國在經濟和政治上埋下了毒蠱。經濟上,一九八三年底英國將港幣發行制度轉換成了聯繫匯率制度,八四年中英聯合聲明附件三鎖死了土地供應。英國人非常厲害,兩個動作就分解轉移了香港的金融主權和財政主權。回歸後的中國政府,其實並未掌握香港的經濟主權。英國人雙管齊下,送香港進入了萬惡的「超級地租」模式。八十年代,英國經濟極度困難,時任首相撒切爾(戴卓爾)夫人要搞私有化,盯上了富裕而弱智的香港。通過超級地租,英國商人在回歸前挪回英國不少於五千億鎊的資本(以後再提供演算法和數據)。從此,大英帝國得以苟延殘喘,香港則進入了歷史性的衰退。以致於,香港回歸前,大規模資本淨流出,提前終結了工業化進程,幾乎喪失了創造價值的能力。如此,埋下了嚴重的經濟問題,成為現在政治問題的根源。

政治上,英國人在香港進行了高度分權,特別是將涉及主權的立法權混同於治權,將真正的政治主權留在了香港而未上繳北京(這一點至關重要)。如此,凡涉及主權問題,都會掀起滔天巨浪。

從二十三條立法到今年的修例風波,已清楚證明香港的立法權不在北京,也就是說北京未能掌握香港的政治主權。

回歸二十二年了,香港政治主權竟然虛擲,可見英國政治家的老謀深算。香港,回歸之後,更像是無主之地,官僚、買辦、財閥橫行霸道,中產階級已經悄然消逝了,普通民眾陷入了相對貧困的窘境。如此香港,豈能不亂!

客觀的說,中國政府和中國人民是極為仁慈的。他們為英國人支付了管治帳單,並給予香港同胞充分的信任。在香港困難的時候,毫不猶豫地給予一切幫助。但是,缺乏哲學高度和歷史跨度的「仁慈」,幾乎等同於愚蠢和懈怠,是極端不負責任的表現。他們忽略了香港極度扭曲的經濟結構,任由香港居民廣義稅負達到駭人的程度(已經到達動亂極限);他們無視香港三級立法權全部非勞工化帶來的憲政缺陷,無意識地極度壓縮了香港底層民眾參政議政的權力(老百姓的訴求完全無法伸張)。以致於,民意完全無法上達,只能萬人上街表達訴求。經濟窘境加上憲政缺陷,香港之亂,其來久矣!

多說一句,香港人民是這個世界上,最感恩、最純樸、最聰慧、最勤勞的人民。不要貶損他們,不要低估他們,只要給他們好的制度,他們隨時可以創造人間奇蹟。

香港的第二次騰飛

不破不立。香港必須真正落實一國兩制,在破與立的動態平衡中實現五十年不變。請牢牢記住政治哲學的基本邏輯:秩序與自由,互為因果,一體兩面,沒有秩序,就沒有自由。一國就是秩序,兩制就是自由。不落實一國,絕無兩制。國家喪失了立法權,就沒有香港的司法獨立,就沒有利益民眾的行政管理。治港的最高原則是,人民的利益高於一切。人民的利益,當然高於官僚、買辦、財閥的既得利益。基於此,香港的改革方略就清楚了。

第一,必須立刻終止「乙亥夏香港動亂」。

擒賊先擒王。「乙亥夏香港動亂」啟於某國系統的組織和策動。中國有必要採取非常規手段,揭露真相,終止干預,斬斷黑手,清理門戶。同時,對同胞曉之以理,動之以情。有關部門不能局限於記者招待會,必須走到中產階級和勞工階層中去。告訴他們香港未來的國際定位和國內定位,告訴他們西方大國挑動動亂的真相,告訴他們中央解決問題的決心,懇請他們留出解決複雜問題的過渡期(兩年時間)。必要時,必須以鐵腕手段恢復秩序,國家機器義不容情,不必顧忌說三道四。

第二,必須堅決收回香港的政治主權和經濟主權。

一直以來,習非成是。我們將主權誤認為﹕一面五星紅旗,一支駐港部隊,一個外交公署。其實,真正的主權是政治主權(立法權),是經濟主權(財政主權和金融主權)。全國人大必須立刻行動起來,立法區隔香港的主權與治權。首先,收回政治主權,將涉及國家主權的立法權全部收回全國人大(如二十三條立法等)。其次,收回經濟主權,將涉及地權的財政主權與涉及幣權的金融主權全部收回全國人大。在給予香港雙普選之前,必須真正落實「一國」的全部內涵。未能落實一國,何談實現兩制。

第三,必須建立合理、合憲而高效的香港憲政制度。

中央政府對香港全國人大代表和全國政協委員實現嚴格的階層與區域的比例代表制度,實現以中產階級和勞工階層為主體的代議制度模式。大陸各地方的港區人大代表和港區政協委員應以香港優秀青年為主體,結束工商界子弟壟斷參政議政的荒唐現象。要給底層港人與中央政府溝通的權力與通道,他們需要真正的代議者。

落實香港特首普選

在充分體現階層和區域代表性的基礎上,實現立法會普選。落實一國之後,就應該落實兩制,應該還給港人雙普選的權力。

第四,必須重建香港的稅政體系。

必須終結香港萬惡的超級地租制度,建立香港直接稅稅政體系。香港於二零零五年取消了遺產稅,香港從此再無真正意義的直接稅,香港的稅政制度邪惡而荒謬,成為全世界富豪的天堂,成為中國土豪的洗腳盆,香港居民為此付出了慘重的代價。這一切,必須結束了。香港必須建立以遺產稅、贈予稅、離境稅、房產稅等直接稅為主體的新型稅政結構。讓食利者感到羞恥,讓勞動者感到光榮。我們必須讓香港重新成為創業者和創造價值者的天堂。

第五,必須開啟香港大規模基本建設。

香港需要四大基本建設:一是未來十年香港需要建設兩百萬套居民住房(必須落實居者有其屋)。二是港府(含中央機構)需要搬離港島商業區(可以考慮前海地區)。三是香港需要建立數字經濟發展基地(將老工業區變成數字經濟特區)。四是香港需要重建高科技農產品生產基地(已經有恢復第一產業的完整計劃了)。必須大力發展生產,讓香港具備創造價值的能力。

結語:管與放,是一個哲學問題。秩序與自由的平衡,是國家治理的最高境界。香港六七暴動後,偉大的社會主義者麥理浩爵士在總督高度集權專制的模式下,釋放了被英國人壟斷的政治權利和經濟權利,香港居民在獲得政治和經濟權利後意氣風發,他們用短短十年時間就創造了令世界震驚的香江奇蹟(每每聽到《獅子山下》都激動不已)。過去二十二年,我們的失誤在於屬於主權範疇的事情不敢做主,屬於治權範疇的事情不肯放手,結果是主權與治權都爛成了一筆糊塗賬。香港問題,貌似複雜,其實簡單,要點在於各就各位。一國兩制,確實是偉大的制度構想,我們不能辜負中國兩代偉人的仁慈悲憫和遠見卓識。這裏多說一句,我們要像愛護眼睛一樣,仔細守護香港的司法制度,洋人出任大法官並不可怕,相對獨立的司法制度恰恰是香港的核心價值,不要因為一些事情掣肘就粉碎香港的核心價值。另外,請關閉多如牛毛的港澳研究機構(它們本質上是官僚、買辦、財閥御用的宣傳工具),它們恰恰是二十二年來香港變得集體弱智的根本原因。香港同胞要珍惜未來兩年的過渡期,做好「乙亥夏動亂」的善後工作,準備迎接二零二二年後香港歷史性的騰飛。

微信扫码打赏

作者: RESSRC

个人资源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