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劝人 | 瞎爷

01

一个小伙子想不开,要跳楼。警察劝了半天,不管用,小伙子还是执意要跳。

小区里一大妈看不下去了,从警察手里拿过扩音喇叭话筒,对小伙子喊话:

小伙子啊,你可不能跳啊!你一跳,咱这整个小区的房子都受影响,卖房子的时候人家说咱这是凶宅,可卖不出好价钱了啊。

你可不能对不起大家啊!

小伙子想想,万般无奈,不跳了。

这个不是段子,是真的故事。

02

还有个会劝人的故事:

冬天,有个老大爷去买夜壶。就是北方农村那种陶罐。

老大爷走进那种粗杂用品商店,走到卖夜壶的地儿,挑来挑去,大的嫌大,小的嫌小。拿不定主意。

一直在大爷旁边观察的售货员这个时候适时来了一句:

大爷,冬天夜长啊。

老大爷一沉吟,听了售货员的,拿了大的,付钱走人。

在北方农村生活过的人都知道,冬天夜长,冷,很多人家不仅没有暖气,还厕所都是在院子里,老大爷年纪大,再有个前列腺什么的,夜长尿多,有个大夜壶,放床底下,比什么都好。

所以说,会劝人,不再话多,在说到点子上。

03

据说加西亚-马尔克斯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当天,哥伦比亚街头的汽车全都停下来按喇叭。

记者访问一名妓女,问知不知道我国出了个诺贝尔文学奖得主马尔克斯?

她说:“当然知道,我读过他的书。”

“什么时候知道他获奖的消息?”

“刚刚我床上一名客人告诉我的”。

这句话被认为是对作家最伟大的恭维之一。

梁文道在《我读》 里写了这样一个故事。

这很容易让人想起一个段子,前些年扫黄,警察在一个小姐的包里发现了口红,安全套,还有一本翻得皱巴巴的余秋雨老师的《文化苦旅》。

还有个段子,说一个女大学生,兼职做夜总会小姐,大家说她堕落。反过来,一个夜总会小姐,发奋读书,考上了大学,大家说她不坠青云之志。

我们就是这样作贱文化人的。

04

这两天都在琢磨微博上@东土大唐三俗和尚的一段话:

把人像物品一样分好类,装进五颜六色的瓶子,在外面贴上标签,这瓶是「渣男」、那瓶是「台独」、这瓶是「熊孩子」、那瓶是「女司机」……仿佛这样一贴一分类,世界就变得简单易懂,黑白分明,敌我了然。

我对不这么轻率对待别人、对待世界的人充满敬意。坦白说:我喜欢那种出于悲天悯人的克制。

尤其是最后这句话:

我喜欢那种出于悲天悯人的克制。

05

今天是农历的七月十五,中元节。读到这样一段话:

今夜圆月平如镜,皎皎泠泠薄薄,我知它照亿万人,知它多分慈心照我。中元好,中元混沌无乾坤,三界车马奔如梭,盼夜长,愿梦多,盼婵娟顾你顾我。by@连更年

也是这位作者,写腊月十五的月亮:

“腊月十五的圆月,照拂我们的百里归途。人间灯火煌煌成海,终不及这一轮慈悲广大。”

06

有人在微博上贴了一段莫言讲述的故事:


精选留言
  • 3
    有没有鬼还真不知道,但听朋友说,现在整个地狱,都空荡荡的,见不到一只鬼。
    4
    作者
    哪个朋友告诉你的
  • 4
    我没有碰到过“ghost”。但小时候,住的比较老的房子,房顶很高很高。我每天晚上睡觉就睁着眼睛看斑驳的房顶,(好婆和我一起睡,所以我睡觉时她肯定开着台灯在看书)然后根据各种影影绰绰和一块块深深浅浅的痕迹开始想象各种小动物,公主,王子,还有小的可爱的ghost,编很多很多故事。这是我每天晚上的睡前游戏。在我的故事里,小 ghost都是淘气可爱的,会做些恶作剧的小捣蛋鬼。 后来搬家了,放学回家会有一小段没有路灯的路。冬天里上完晚自习回家总是有点点怕。那时也不知道怕的是什么,可能更怕的是碰到坏人吧。于是,一到那个路段,我就很大声的唱歌,也不管有用没用。不过现在想想很傻,要是真有坏人,这不等于告诉坏人“我来了”吗。 其实比ghost更让人害怕的是那些躲在暗处的眼睛,你不知道ta什么时候会盯上你,不知道哪一句会触犯到ta的sensitivity,不知道什么时候ta会扬起手中的权杖,把你打入地狱。作为最渺小的human,最最没有力量的human,我们也唯有克制。 处处有“eyes”。是ghost的“眼”还是上帝的“眼”~~ ———多做善事,好人好报,胡说八道
  • 1
    到处都称老师,鸡女也跟嫖客叫老师了。
    2
    作者
    这些年有些现象非常有意思。当下中国,任何一档电视节目里人们都在互称老师。搁过去,这是作家之间互相挖苦调侃的一个称谓。一开始叫得你浑身不自在,可时间长了,不叫你老师你反而不自在了。因此,这些年妓女也都把嫖客改称老师了。你看,从大哥、老板、领导、老师一路走来,一路变化。(马未都) ​
  • 1
    莫言写的是真的吗,我有个同学也写过一篇他见鬼的文章,我还专门跟他求证,他说是真的。
  • 1
    今天封面页配图有意思。爷早!
  • 1
    每个字都认识,合一起不知道啥意思
  • 1
    今天是七月半,鬼节,说个鬼故事吧!以前我在租房的时候,半夜睁开眼的时候,看到一对大概50-60岁左右的夫妻,很慈祥,对着我笑,尼玛,吓死老子了!我一直怀疑是不是眼花了,但到现在为止,我都还记着他们的样子,在现实中我并没有见过这样的人。
  • 1
    瞎爷早,敬业还是没觉
  • 昨天早上翻了一天瞎爷的文字,总记得在六七月左右瞎爷提及hk,说过看问题的角度,大概意思是从普通百姓身份去看,不要从统治阶级去看,找不到原文了。求证一下,是否删除?
    作者
    不记得了
  • 瞎爷早上好 是不是还有一个平行的空间,我们所不了解的世界。
  • 真有女鬼吗,
  • 群友们有没有见鬼过中邪的经历见闻?分享下。

微信扫码打赏

作者: RESSRC

个人资源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