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左手 | 瞎爷

左撇子苏慧伦 – 苏慧伦,左撇子,旋转门。

昨天是世界左撇子日。作为天生的左撇子,我对左撇子做的最大贡献就是在豆瓣上创建了一个小组:中国左撇子协会。

那是在2007年的8月16日。距今已经是12年了。

世界上权力最大的是小组长,权力最小的也是小组长。尽管我的小组到了刚才,我打开看了一眼,也才是61个组员,有好几个,还是昨天突击纳新的。

我作为一个左撇子,最大的感受是当年刚入小学,因为动不动就用左手写字,被老师硬生生地虐的过程:只要用左手写字,就被老师打一下,然后被逼换成右手。

还有就是小时候跟着家里的大人下田劳作,割麦子,镰刀都是为右手打造的,我因为左撇子,不会用,手忙脚乱的样子。

再就是刚入大学,上体育课,投掷手榴弹,因为我用左手,被体育老师视为我故意捣蛋。

有一段时间,我心心念念想买一款左撇子手表,但没舍得买,到现在还是割舍不下,念念不忘。

我说这么多,其实是想说一句话,罗素说的那句话:参差多态乃幸福之源。

你不能因为你是右撇子,是大多数,就要强制左撇子改变。反过来,你不能因为你是左撇子,你就指责别人都错的。

01

万维钢的《你有你的计划,世界另有计划》里有一章,题目叫《人心比事实重要》。里面说斯科特亚当斯有本书,名字叫《以大制胜:怎样在这个事实根本不重要的世界里使用说服力》。亚当斯说:非理性有两种来源:一种是认知失调,一种是确认偏误。因为这两种机制,所有人都生活在自己的幻觉之中,所以,我们才会接受这样一个观点:事实根本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如何说服他。

比如说某个国家,大家对总统失望,要求他辞职,然后换上来一个新的总统。事实上换了一个新的总统,就能解决事情嘛?未必。但新的总统上来,多少能带来一些新的气象。人们所要的,就是希望能从新总统那儿看到新思维、新气象,只要人心转过来了,别的那就都不是事儿。

人心比事实重要——而说服力,是摆弄人心的学问。

我做了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别人对我的看法是什么。再说的直白一点:说服就是我做这件事并不是为了改变世界,而是为了改变世人的看法。

02

穆罕默德   阿里 当年在接受《花花公子》杂志的采访时,曾经说过这样一段话:

如果一个人50岁的时候,,对世界的看法还跟他20岁的时候一样,那他就浪费了30年的生命。

有人说这句话让他想起来一句很流行的话:愿你出走多年,归来仍是少年。

这句小清新,很文艺的话,直接打脸贺知章,因为他说过:儿童相见不相识,笑问客从何处来。

对了,据说现在热播的电视剧《长安十二时辰》,原著的剧本里,最大的幕后是贺知章,只不过电视剧改了。

也有人说,归来仍是少年那句话没错,不弱智,因为少年在这里讲的是一种情怀。

我倒是因此想起了孙悟空。当西游记的最末,孙悟空被释迦牟尼佛如来佛封为斗战胜佛,他跪在所谓的佛祖面前,他有没有想起来当年他在花果山上扯旗放炮,大书“齐天大圣”的情形?

我也想起来史记里《高祖本纪》。刘邦称帝,怕他的那些泥腿子兄弟不懂礼仪,让萧何在山后面教化他们,如何见了皇帝如何小碎步快走,如何跪拜。

小碎步快走,在文言文里叫趋。如亦步亦趋。

我也想起来刘邦的爹地,见了刘邦,要跪拜自己的儿子。而刘邦在老爹跪拜自己的时候,打趣老爹的话:

当年你总是指责我打骂我,说我不如老大能干。那你现在看看,我和老大比,谁更有出息啊?

03

读鲁迅的《野草》,最大的感触是,那么多年过去了,一切的一切,还都是在按照过去的戏码在演:

奴才总不过是寻人诉苦。只要这样,也只能这样。有一日,他遇到一个聪明人。

“先生!”他悲哀地说,眼泪联成一线,就从眼角上直流下来。“你知道的。我所过的简直不是人的生活。吃的是一天未必有一餐,这一餐又不过是高粱皮,连猪狗都不要吃的,尚且只有一小碗……。”

“这实在令人同情。”聪明人也惨然说。

“可不是么!”他高兴了。“可是做工是昼夜无休息的:清早担水晚烧饭,上午跑街夜磨面,晴洗衣裳雨张伞,冬烧汽炉夏打扇。半夜要煨银耳,侍候主人耍钱;头钱从来没分,有时还挨皮鞭……。”

“唉唉……。”聪明人叹息着,眼圈有些发红,似乎要下泪。

“先生!我这样是敷衍不下去的。我总得另外想法子。可是什么法子呢? ……”

“我想,你总会好起来……。”

“是么?但愿如此。可是我对先生诉了冤苦,又得你的同情和慰安,已经舒坦得不少了。可见天理没有灭绝……。”

但是,不几日,他又不平起来了,仍然寻人去诉苦。

“先生!”他流着眼泪说,“你知道的。我住的简直比猪窠还不如。主人并不将我当人;他对他的叭儿狗还要好到几万倍……。”

“混账!”那人大叫起来,使他吃惊了。那人是一个傻子。

“先生,我住的只是一间破小屋,又湿,又阴,满是臭虫,睡下去就咬得真可以。秽气冲着鼻子,四面又没有一个窗……。”

“你不会要你的主人开一个窗的么?”

“这怎么行? ……”

“那么,你带我去看去!”

傻子跟奴才到他屋外,动手就砸那泥墙。

“先生! 你干什么?”他大惊地说。

“我给你打开一个窗洞来。”

“这不行! 主人要骂的!”

“管他呢!”他仍然砸。

“人来呀!强盗在毁咱们的屋子了!快来呀!迟一点可要打出窟窿来了! ……”他哭嚷着,在地上团团地打滚。

一群奴才都出来了,将傻子赶走。

听到了喊声,慢慢地最后出来的是主人。

“有强盗要来毁咱们的屋子,我首先叫喊起来,大家一同把他赶走了。”他恭敬而得胜地说。

“你不错。”主人这样夸奖他。

这一天就来了许多慰问的人,聪明人也在内。

“先生。这回因为我有功,主人夸奖了我了。你先前说我总会好起来,实在是有先见之明……。”他大有希望似的高兴地说。

“可不是么……。”聪明人也代为高兴似的回答他。

一九二五年十二月二十六日。

04

昨天看到一段话:

一个国家,所谓民主政体也好,ducai政体也好,真正关心政治的人,不会超过10%。而这10%当中,真正精通政治的人,又只是极少数——但真正主导一个国家走向,就是这10%对政治关心但又不精通的人。精通政治的人所要争取的并不是100%,而是这10%。有了这10%,就能把100%带动起来。

《ducai者手册》对这10%有个称呼,胜利者联盟。

因为这段话,想起来读到的一段话:《欧洲近代史断想》:

历史上,成功很多时候不过是大的失败的前奏。

比如德国的威权体制,军国,表面看在俾斯麦时代因为拿捏得好,三战三胜,大败列国。到了一战和希特勒时代则拿捏没好,两次大败。

你这样看就完全看错了。

真正的原因是你用威权主义,军国主义作为持久国策,就注定必然会失败,大败。

所以,一战,二战的德国战败,最大根源在于俾斯麦时代开始对威权的迷恋。

德国国民对于火中取栗的成功居然深信不疑,对于激烈的民族情绪居然以为是爱国强国的支柱。德人愚昧,我国人不可重犯。

以一国与世界文明国家对抗,迷信本民族优越的文化社会优势,自我标榜一体,不肯和欧美列国同。

个性乎?愚昧,自傲。

成亦萧何,败亦萧何。欧洲近代之崛起,殖民地,重商主义,威权,军国都关系甚大。利益既然大,列国都会去争,于是两败俱伤。

真正有远见,看透这种大国竞争的是美国国父华盛顿,直接告诫他的同辈,不要卷入欧洲重商主义,殖民地争斗。美国能后来居上,在此。若过度在意国耻,煽动民族情绪,非智者所为。

感觉现在的川普,就是在走这样的歧路。


精选留言
  • 2
    是的,事实是什么不重要,说服他们最重要,未来是年轻人的。在这国,很多80后90后00后,留过洋见过世界,可到最后,不过是背着井到处旅行的青蛙一样,这是未来这里的绝大多数。悲哀… 可在深圳河的对岸,走出来的,也是年轻人
  • 1
    一战,二战的德国战败,最大根源在于俾斯麦时代开始对威权的迷恋。这句话真是醍醐灌顶!
  • 我们从来不缺文学家,但是缺自由的思想者,瞎爷是自由的思想者
    1
    作者
    你先把我前面封的几个号给我解封了。再说free
  • 1
    这件事,也说明文明在进步,我那个时代,用左手的是要打成右手的,当时另类不是好词,现在,原本一统的价值观也在不断分化,左右都没有问题了。
  • 1
    美国学者兰德尔·彼特沃克《弯曲的脊梁》的中文译本,历经磨难,终于在中国大陆出版。该书全面研究了纳粹德国与民主德国时期的政党宣传活动,笔法辛辣,见解独到,对中国读者尤富现实意义。
  • 1
    左手给右手的温暖
  • 读起来心平气和,如同在听瞎爷娓娓道来
  • 左手画方,右手画圆。
  • 意有所指,识者共戒。 惜高堂深远,未能上达天听,呜呼!
  • 瞎爷早。写字右手,打球左右手都行,算左撇子不
  • 瞎爷早上好 罗素说参差多态乃幸福之源。
  • 正在看张宏杰写的《饥饿的盛世》-康?时代的得与失,里面写了康?各个年龄段的政策措施推行的因外因,我觉得写的非常不错。
  • 生意都是成对来的,左手右手也得互搏啊

微信扫码打赏

作者: RESSRC

个人资源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