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作为一个自己也没有多少成就的中年人 | 瞎爷

少年时,想碰到一个聂小倩,拼了性命爱一场,天亮前带着她的魂魄远走他乡。

青年时,想碰到一个白素贞,家大业大,要啥有啥,吃完软饭一抹嘴,还有人负责把她关进雷峰塔。

中年时,想要一个田螺姑娘,温婉可人,红袖添香,半夜写累了,让她变回原形,加干辣椒、花椒、姜、蒜片爆炒,淋入香油,起锅装盘。

因为昨天写了一篇《为什么你不是富人?》,里面提到中国的神话童话故事,都是屌丝、穷措大做美梦,自己穷得屌耷拉着,住牛棚茅草屋,却总是幻想有神女、花妖狐怪来投怀送抱。而西方的神话童话故事,总是王子和灰姑娘之类的故事。

我的意思是社会类型决定了穷人的幻想,也反映了社会思潮。一个屌丝辈出,而且屌丝总有幻想的社会,其实和当年的阿Q的理想一样,和“老乡,想睡地主的小老婆吗,请参加RED  ARMY”的标语,所反映的理想是一致的。

然后,有人在评论里贴出来当年宁财神的这段话。

01

有人说,微博上有三个秀死规律:秀恩爱必死(那一堆堆明星们),秀肌肉必死(和网友硬刚,不晓得寡不敌众咩?),秀优越必死(比你优越的看不上你,不如你优越的讨厌你)。

这两天有个上海的女作家因为台风天自己家的所谓豪宅里的马桶堵了,发文矫情,被人骂的上了热搜。然后被扒出她们家的豪宅,其实千万而已,而且,她涉嫌抄袭,然后搞得自己里外不是人。

然后,有人贴出来这样一段话:

上海小两千万的房子(1100-1500万),是什么样的?

1,和你老家县城的三室两厅差不多,可能还不及”碧gui~yuan”的这两年的新装修房。内部装修也一般。卖点是地段好一段,上班方便,挤地铁容易。小区花园精致一点,大楼的入门处,漂亮一点。

2,新交付的郊区别墅类产品,边套+大花园。但郊区的问题很多。近郊主要是两个机场的噪音污染,各种垃圾填埋场,垃圾燃烧厂。因为这些惹人烦的设施当年都建在两区交界处的近郊。远郊的麻烦是,去江浙比去上海还方便。油门一踩,就到外地吃大排档了。去一次南京西路,像是乡下人进城,车辆进入外环线后,浦西堵车严重,GPS上,一天到晚都是红色标记。浦东除了东方明珠附近,其他地方不怎么堵车。

3,上海没有独栋别墅。我印象中,2006年就彻底禁止了。现在有些房子看上去像独栋,主要是两个概念,一是双拼,买两套凑个独栋,近五年也罕见了。二是老小区的老独栋,新装修。这种产品,差异极大。有的是真豪,有的基本已经是拆迁小区水平了。

4,不要把工业厂房当成别墅。现在,有些所谓的企业总裁楼产品,看上去是法式大宅,欧式别墅,实际上是工业厂房性质,噪音污染控制标准都是工业园区级别的,居住不舒适。这种房子,不限购。你要认真辨别。

还有人做了一个更有趣的研究:

刚刚有人在喷上海2000万那套房子算个屁,前百分之五也敢说出口?知不知道上海有多少有钱人,随便一个小区一套房价格就多少了。

我不辞辛苦立马用链家搜索了一下,深圳2000万人民币以上在出售的二手房共1251套,北京1841套,上海2075套,广州181套。

当然存量房的数据肯定是远大于这个的,但你也能感受到点什么不是。

毕竟这几座城市人口至少都在1500万以上了,任何一座的百分之五,那就是75万了。

ps:广州,祖国之光,爱你么么哒。

我读完这段话,最大的感受是,其实广州真的是一个特别仁慈的城市。

我是认识不少住两千万以上住宅的朋友,他们都很普通,一点也不张扬,穿着打扮也很普通,出门挤公交车,地铁,背帆布包,戴2000块买来的A货百达裴丽,大排档上吃炒米粉。

倒是被骂的女作家的老公,在为自己老婆辩护的文章里,有一句让我记住了:

正义感往往都是张张嘴的事情,而痛楚的形成往往是漫长和很难被消融的。

02

女作家的老公在为老婆做辩护的时候,狠狠地骂了一阵子屌丝:

我太太张晓晗被骂上热搜,我下午才看到,作为家人想说几句话。

第一,这个事我有极大责任,如果我在家马桶我可以处理,虽然我生活能力也强不到哪儿去,但起码我一定会处理好,可能也就不会出现这件事。但必须说一句:我太太生活能力虽然差,但她从不会给别人造成什么麻烦,能打车自己出门,她连我的司机都尽量不去麻烦。

第二,有个骂她的点是说她炫富哈哈哈有意思。嗯?有两种论调,一种是“在上海两千万算钱吗”,一种是“有钱了不起啊”。我告诉诸位,能说出这话的,确实都是住不起两千万房子的穷屌丝,对,穷屌丝。我骂的就是说这些话的穷屌丝。重复了好几遍,怕穷屌丝们看不懂。

第三,没什么头发所以见识很多的知名文化人和菜头老师,积极地参与到这件事里,一上来就占领了高地,先说一声respect。简要说,小张历来对任何行业服务业人员都是有礼貌和尊重的,这我可以证实,身边朋友也可以证实,所以说您那些天花乱坠的檄文,连个事实基础都没有。看不懂中文,是因为您只想解读自己diss对方需要的部分,并不是真看不懂。

第四,婚后我做的并没有很好,经常到处跑来跑去,时常不能在家陪伴她,回到家也不算是个处理家庭事务很好的人,导致我太太对我有些正常的抱怨,我都在积极调整和努力。但是这是我们的家务事,像修马桶一样也是家务事,那些动不动就过来指责我婚姻态度的人,你没资格。还有那些老问我离婚没的人,我告诉你:还没呢,让您父亲母亲先离。

整体来说,这件事也就别谈什么理解不理解了,和网友谈理解——骂人的几乎都是连小张的粉丝都算不上的网友而已,谈什么理解?朝夕相处的人都会有误读,何况是些无端臆测。小张发这篇东西是在宣泄她的情绪,那些骂他的大多数又何尝不是为了宣泄呢?生活不如意的人太多了,生活压抑需要发泄的人太多了,有个卡座可以坐在正义高地和一群同党一起骂人的机会,谁又不想抓住呢?所以,理解这些人的的痛楚。正义感往往都是张张嘴的事情,而痛楚的形成往往是漫长和很难被消融的。

小张是有悲悯之心的人,也是善良的人,我深知她是一个好人。哪怕她是坏人,我也会和她站到一边,因为我理解。世界上没有绝对的对与错,就没有绝对的好与坏,最难的只有人与人之间的理解,和爱。

好好说的话都说完了,其他时间充裕且很想吵架的,可以来找我。谢谢。

我读完这段话,最大的感受是,中国人的逻辑,是只讲自己的逻辑。再一点就是,一个女文青,在那里矫情一下,自己安慰,怎么就让一个网络世界就都高潮了呢?

人家用手指头自慰,你高潮个屁?

这让我想起来八戒有一次问我,师父,为什么有个文艺女青年,大半夜地向我诉苦,说戒戒哥,我们做女人的苦,你是不知道。我们家的马桶盖,都两年没人掀开了。

师父,我咋有点不明白,你说她想表达什么意思呢?

对八戒这个问题,我就回答了一句话:你这个骚货!

03

“你爬了十层楼,可能才达到别人的地下室。”

据说这是最近大火的韩国电影《寄生虫》里的一句话。

毛姆说过一句话:大多数人所成为的,并非是他们想成为的人,而是不得不成为的人。

04

昨天有个新闻,知乎宣布完成F轮融资,总额4.34亿美元,这是知乎迄今为止金额最大的一轮融资,快手领投、百度跟投,腾讯和今日资本原有投资方继续参与。

很多人炸了,因为在他们心目里,知乎这样有逼格的公司,怎么能拿快手和百度这样没有逼格和没有底线的公司的钱呢?

在我看来,这其实并不是钱的逼格不逼格的问题,其实是前面的屌丝不屌丝的问题。

你觉得你住2000万的豪宅,你就不屌丝了吗?

你觉得你挤上了那20%的座位,然后就可以说,你们啊,80%,在酱缸里、粪坑里“雇佣”吧。

“雇佣”是我们老家的方言,形容蛆在酱缸里、屎汤里运动的样子。我写不出来这个词。

电影《教父》里有句台词,是这样说的:

“花半秒钟就看透事物本质的人,和花一辈子也看不透事物本质的人,注定是两种截然不同的命运” –《教父》

05

昨天喝早茶,点了一份油条,想起来一个和油条有关的段子:

一北京哥们,去美国留学,找了一热爱中国文化的纯正美国白人姑娘做老婆,天天在姑娘那里吹嘘说北京多好多好,四合院,男女平等,美食冠天下。

说得姑娘一心想跟他回北京。

有一天带姑娘回北京了,一家人热烈欢迎。

第二天早上吃早饭,豆浆油条。北京人吃这个,都是油条蘸豆浆,要不油条太硬。

美国姑娘不懂啊,干吃。

公公看着,提醒跟她说:蘸着吃。

婆婆也说,蘸着吃。

姑娘站起来,恼了:还说你们男女平等,为什么你们都坐着吃,偏偏要我站着吃?!

06

美国前总统里根是个著名的段子手,他搜集了很多苏联笑话,常常在演讲中随口一说,很好玩。

下面是他讲过的几个苏联段子:

①苏联老百姓要买车,需要等十年的时间,就是你把买车钱交给有关机构,要等到十年后才能取到车。有个哥们交上钱后,工作人员告诉他,十年后再来。他问是上午还是下午。工作人员说,十年后的事情,上午和下午有什么区别吗?他说有,因为修水管的会在当天上午来。

②一个美国人和一个苏联人争论谁的国家好。美国人说,在我们美国,我可以走进白宫的椭圆形办公室,敲着里根的办公桌,对他说:我不喜欢你的治国方式。苏联人说,这我也能啊,我可以走进克里姆林宫,敲着戈尔巴乔夫的办公桌,对他说,戈尔巴乔夫同志,我不喜欢里根的治国方式。

③苏联时期,只有七分之一的家庭拥有轿车。某天警察局接到命令,任何人在路上超速,都要开罚单。戈尔巴乔夫在乡间别墅,要赶回莫斯科,他心急,就自己亲自开车,让随从坐后座,一路闯红灯。交通警察看到,骑摩托车追赶,过来一会儿他回来了。问他开罚单了吗,他说没有。问为什么。他说车上的人职位太高了,他没敢开罚单,因为司机是戈尔巴乔夫。

④有个哥们丢了鹦鹉,他跑到克格勃报案。克格勃说,这点小事,为什么要麻烦我们,直接告诉当地警局就行了。这哥们说,我是想告诉你们,我不赞同鹦鹉所说的任何内容。

⑤三只狗,一只美国狗,一只波兰狗,一只俄国狗,在一起聊天。美国狗说,告诉你们一个秘诀,在我们美国,只要你不停地叫,就会有人给你肉吃。波兰狗说:什么是肉?俄国狗问:什么是叫?

里根最伟大的贡献是用星球大战计划拖垮了苏联,导致苏联解体,并由此改变了世界东西方对立的格局。

只是他没想到,这种对立,现在似乎又开始了。


精选留言
  • 5
    作为屌丝,我只关心我今天有没有再上一级台阶,而不关心离别人的地下室还有多远
  • 3
    有个哥们丢了鹦鹉,他跑到克格勃报案。克格勃说,这点小事,为什么要麻烦我们,直接告诉当地警局就行了。这哥们说,我是想告诉你们,我不赞同鹦鹉所说的任何内容。
  • 2
    一根油条站在边上,听甜豆浆和咸豆浆吵架。 甜豆浆翻着白眼,说“侬只乡下人懂伐啦,豆浆么就是要吃甜的呀,特别是拿油条泡进来,一点点咸加了甜里相咪道伐要太好哦。” 咸豆浆一拍台子,——你只穷鬼,知道我这“海”豆浆里加了多少东西吗,就看着面上的,紫菜,榨菜,虾皮,你加得起伐?住2000万房的人才吃的起。 甜豆浆继续不买账,“品德高尚的人,善良的人才不以贵贱论英雄呢,我是张爱玲式的文艺豆浆~~” “切,你就比我多点糖,就敢说自己有文化~~” 油条已经很亢奋了,两边跑,呐喊助威,谁说都鼓掌。一不当心摔地上了。 一人跑来一看,对里屋喊“油条落到地浪相了。伐要吃了,豆浆也没什么好吃。走,上班路上我帮侬买咖啡吃好伐~~” 。。。。。 ———考前胡说八道,上帝保佑
  • 2
    虾爷,我现在很懊悔以前看完你的文章没及时保存,上个号被封了后想再看都没法看了。以后您能不能像以前那样每次链接一篇去年同天发的文章,让我等虾迷重温佳作?
    作者
    我也没有了啊
  • 1
    一边看,一边脑洞大开着补一根油条和两碗豆浆的戏份 好像有点馋了
  • 1
    网管们偷偷的笑了,他们在为马桶和二千万的房子是不是豪宅互怼呢,这就放心了。
  • 1
    记忆中老家总会有个大缸,缸上面扣个破的农村大铁锅,然后掀开里面满满的黑水,黑水上一层白白的膜。用勺子一搅开。里面全“蛊涌“”了起来。不蛊涌的咸菜是没有灵魂的
  • 1
    三只狗,一只美国狗,一只波兰狗,一只俄国狗,在一起聊天。美国狗说,告诉你们一个秘诀,在我们美国,只要你不停地叫,就会有人给你肉吃。波兰狗说:什么是肉?俄国狗问:什么是叫?
  • 1
    我想请教一下瞎爷知道苏联解体前的人民生活幸福还是苏联解体后的人民生活?
    作者
    请教大家
  • 1
    无处安放的忧虑
  • “咕涌”这个词,早在一百年前跨过渤海湾,扩散到广阔的关东大地。
  • 瞎爷上午好 花半秒钟就看透事物本质的人,和花一辈子也看不透事物本质的人,注定是两种截然不同的的命运。 类比李政道教授和一滴泪的作者。
  • 花径不曾缘客扫,蓬门今始为君开。 –致八戒
    作者
    你就不能矜持一点儿吗?
  • 屌丝的底色是悲凉的!
  • 童年时嘛,久远得记不得。老年时,理想,不,梦想又是啥呢……?
  • 七、人的一生,如何不陷入虚无的陷阱?看瞎爷发的美女
  • 第一句拼了性命爱一场,乍看把词语顺序颠倒了,妈呀,哈哈哈哈哈哈。爷早!
  • 刚三十岁出头的我,竟然也开始感觉自己是个中年人了
  • 日本那么多卖马桶盖是有理由的

微信扫码打赏

作者: RESSRC

个人资源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