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天在上,我要离婚” 股神徐翔的模范婚姻为何走到了尽头? | 金角财经

8月7日,股神徐翔的妻子应莹发文表示:“苍天在上,我要离婚”。

– 

苍天在上,我要离婚

徐翔妻子应莹在这封公开信中表示,“徐翔案发后,我们家庭名下大概接近210亿元的资产都受到查封,这包括泽熙系公司的资产、徐翔父母名下以及我们夫妻名下的所有资产。此外还包括一些关联朋友的资产也一并查封。

青岛法院对冻结资产的甄别问题迟迟没有进展。徐翔的父母不止一次提出,要求法院甄别他们名下的合法资产,“压力到我身上,作为儿媳我自然是责无旁贷;我父母的房产也遭到查封,我的父母和兄长也对此有怨言,我也万分惭愧;徐翔有一些朋友的资产也遭到冻结,徐翔入狱,他们来找我也是合情合理。

我依然希望青岛法院能够加快速度甄别资产,现在是我要求分割我们家庭共有的合法财产,为我和儿子获得一份应有的资产,这一切是合法,也是合情合理的。不可否认,徐翔有一些违法行为,他本人也认罚,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我们家庭的合法资产也要受到剥夺和没收。 最后我再次以徐翔要离婚的妻子的身份,要求青岛法院尽快甄别涉案资产。

– 

少年模范夫妻

徐翔被称为证券一哥,在A股市场呼风唤雨,16岁那年,徐翔高中还未毕业,他带着从母亲那边借来3万元起家,专心投资股市,少年成名后,徐翔主要活动在银河证券宁波解放南路营业部。

应莹当时是银河证券宁波解放南路营业部的会计,徐翔天天在营业部炒股,双方相识恋爱多年,后来结婚,成了营业部有名的少年模范夫妻。

知情人士表示,徐翔和应莹结婚之时,徐翔的炒股事业刚刚起步,但两人感情良好,是相逢于微末时的少年夫妻。应莹有女文艺青年的气质,行事低调,穿着简单,但喜欢阅读文学书籍,曾看过全套汪曾祺作品。家族身家过百亿后,她回宁波的时候还经常高铁+地铁出行。

婚后几年,徐翔事业步步上升,逐渐形成了自己的投资风格,大进大出,大起大落,喜欢抢涨停板,终于成了A股市场人人都知道的“宁波涨停板敢死队”带头大哥。

2005年,徐翔从宁波迁到上海,经历了2007-2008年A股的一波大牛市。2009年12月7日,徐翔在上海成立了泽熙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注册即实收资本3000万元人民币,在中国历史人物中,徐翔最崇拜创立新中国的毛泽东和统领清朝盛世的康熙大帝,故将公司取名“泽熙”。

再之后,徐翔的事业一飞冲天,极盛时期,他的身家超过200亿人民币。

– 

亢龙有悔

所谓诸行无常,盛极必衰。

2015年11月1日,徐翔遭遇人生滑铁卢。公安机关在当天的杭州湾大桥之上,将从上海赶回宁波、欲参加祖母百岁寿宴的徐翔抓获。随后数小时,网络疯传一张照片,个头不高、头发凌乱、表情呆滞、戴着手铐、身着白色阿玛尼休闲西装的徐翔,用略带疲劳的眼神,注视着前面的镜头。因为这张照片,徐翔荣升为网红,这位“私募一哥”将这件26999元的名牌西装穿出了地摊货的水准,网称“将阿玛尼穿成白大褂的股神”。

在徐翔被抓获,成为网红的同一时刻,应莹当时在上海家中,也被警方同步控制,协助调查了一段时间,并无参与违法行为,才重获自由。

2017年1月23日,青岛中院一审宣读判决书:徐翔获刑5年6个月,并处罚金110亿元,没收非法所得90亿元。徐翔的身家大概也就200个亿,于是判决一出他要破产了。

判决书:“本案三被告人的辩护人均提出’公安机关扣押、查封三被告人的涉案财产,部分是他人财产以及与犯罪无关的本人合法财产‘的辩护意见,本院将依据相关法律规定,对随案移送的涉案财物权属和性质予以甄别后,依法作出处置。”

– 

徐翔能假释或减刑吗?

 

2019年3月22日,徐翔妻子应莹向法院提交起诉书,请求法院判令和徐翔离婚。

应莹在离婚起诉上是这么写的:被告徐翔长期关押,原告应莹只能独立抚养孩子,致夫妻关系不和。 

一般人可能认为,生活困难这个理由很可笑,徐翔可是涨停板敢死队的总舵主,当年跟着他混的兄弟,哪个不是几亿身价,你有困难了,帮你养一下家,随便给个几百万,简直是举手之劳,怎么可能存在生活困难这种情况。

知情人士表示,因为徐翔有复杂的社会关系,此外家庭资产都放在徐翔父母名下,因此导致徐翔入狱后反而承担巨大的压力。在公开信中,应莹也提到,各种复杂的事务处理让她深感疲惫,因此寻求离婚解脱。

小编还注意到,徐翔被抓是2015年11月,到现在已经快四年了,他的刑期也就五年半,如果徐翔狱中表现良好,完全是存在假释或者减刑的可能。换句话说,这两年,徐翔完全有可能随时提前出来再战江湖,既然这样,先别急着离婚嘛,再等等咯。

以下为应莹微信全文:

应莹:关于离婚案的一点说明我与徐翔二十岁时相识于银河证券宁波解放南路证券营业部,他沉迷炒股,多次起伏,最终年少成名。光环之下的徐翔,在我和一些朋友们看来,其实与普通人无异,他也有喜怒哀乐,也有自己知识的盲点和对新奇世界的渴求。炒股对于徐翔来说是一种信仰,这种执着与痴迷,早已超越获得财富本身,在资本市场大繁荣的时代,我们很侥幸获得上天眷顾,也让徐翔受到一些业内尊重。

我们夫妻对享受财富的态度都比较淡然,徐翔是个工作狂,抗拒社交让他几乎没有公开露面的机会,甚至外界也有诸多误解,而我则将重心放在家庭上,抚育教导孩子,照顾双方老人,这几年来,无论外界如何猜测和各种传言,我们夫妻分工得当,于我而言,生活平静如水。

徐翔案发后,我们家庭名下大概接近210亿元的资产都受到查封,这包括泽熙系公司的资产、徐翔父母名下以及我们夫妻名下的所有资产。此外还包括一些关联朋友的资产也一并查封。2017年1月23日,徐翔案判决书认定,徐翔的犯罪所得为71亿余元。判决书第98页认定徐翔“所得赃款已全部被追缴”。另据判决书:“本案三被告人的辩护人均提出’公安机关扣押、查封三被告人的涉案财产,部分是他人财产以及与犯罪无关的本人合法财产‘的辩护意见,本院将依据相关法律规定,对随案移送的涉案财物权属和性质予以甄别后,依法作出处置。”

以上均为判决书原文。谁曾料想,“对随案移送的涉案财物权属和性质予以甄别后,依法作出处置”这句话成为数年来我最大的纠结,亦成为我们婚姻最大的艰难和坎坷。

判决书98页

在徐翔案判决前,2016年9月,划扣个人银行卡余额约5亿,2016年11月至12月,划扣信托账户资金余额约100亿(未通过信托公司,直接从银行端划扣),判决后,2017年6-9月,划扣个人证券账户资金余额约16亿。以上划扣都是直接去银行划扣,我们没有收到任何手续,查询相关账户后才得知被划扣。

早在2017年4月16日,我就向青岛中院当面递交申请书,请求法院依法甄别徐翔案的合法资产。同年6月29日,我向青岛中院当面递交《案外人执行异议书》,法院回复提异议是我的权利,关于家庭财产的甄别肯定会有个结论,但近期不会研究,会先处理车辆。划扣资金都有手续,但不会给当事人。

在徐翔未案发之前,我的身份是徐翔的妻子,但徐翔入狱后,我成为整个家中的顶梁柱。在家庭而言,我是徐翔的妻子、徐翔父母的儿媳、儿子的母亲,同时我也是我父母的女儿。我有时还要参与两个上市公司宁波中百和大恒科技的一些管理事务。在持续数年的时间内,我长期奔波于青岛、上海和宁波三地,四位老人年事已高,身体孱弱,孩子未成年需要抚养,同时我还要去青岛看望徐翔,这其中辛苦烦累和困顿,早已让我精神透支。

事有千千结,千千结之中,最纠结的就是青岛法院对冻结资产的甄别问题迟迟没有进展。徐翔的父母不止一次提出,要求法院甄别他们名下的合法资产,压力到我身上,作为儿媳我自然是责无旁贷;我父母的房产也遭到查封,我的父母和兄长也对此有怨言,我也万分惭愧;徐翔有一些朋友的资产也遭到冻结,徐翔入狱,他们来找我也是合情合理。

可以说,我已经力所能及,竭尽所能,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多年来一直要求青岛法院尽快甄别涉案查封资产,对涉案朋友、对家中老人和对狱中的徐翔,都有一个交代,我本人真的问心无愧。

事实如此,矛盾的根源在青岛法院,最后的压力却在我一人身上,我能奈何?

在我本人所有手段都无法求解的情况下,我申请与徐翔解除婚姻关系。与我而言,我本人希望换一个身份,重新有一个站位和角度。站在一个离婚妻子的角度,我依然希望青岛法院能够加快速度甄别资产,现在是我要求分割我们家庭共有的合法财产,为我和儿子获得一份应有的资产,这一切是合法,也是合情合理的。不可否认,徐翔有一些违法行为,他本人也认罚,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我们家庭的合法资产也要受到剥夺和没收。

今天,虽然我和徐翔的婚姻走到尽头,穿梭沪甬铁路时,望着窗外风景,我依然能回忆起和他生活的美好时光:

他婚后一度每周在沪甬两地奔波,身价几十亿却舍不得买一辆车;我在宁波临产时,他不肯放弃当天的行情坚持操盘,听到儿子降临后却对着电脑手舞足蹈;他曾写着密密麻麻的炒股心得,神神秘秘地要把绝招都教给儿子……

在我要求离婚的消息传出后,一直许多亲戚朋友的相劝和安慰,让我十分感动和无奈。最后我想说,这次离婚不针对徐翔个人,我们问题的压力来自外因,结局却是婚姻不可逆转地解体。

最后我再次以徐翔要离婚的妻子的身份,要求青岛法院尽快甄别涉案资产,苍天在上,我要离婚。

 

                                 徐翔妻子      应莹

•END•


精选留言
  • 8
    徐翔出狱不等于资产能解冻,通过离婚解冻资产还是明智之举。
  • 3
    想想徐明、王立军,还矫情个屁
  • 2
    哈哈,皆是散户血汗钱
  • 1
    什么抗拒社交,因为他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微信扫码打赏

作者: RESSRC

个人资源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