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进程和思想钢印 | 新潮沉思录

文 | 天书

最近沉思录涉及香港的文章老是无法阅读,今天我来和大家闲聊一下,写一些轻松的东西。没什么逻辑,想到哪写到哪,见谅。前些天我们这边举办了一场指弹吉他文化艺术节,请到四位演奏家做嘉宾评委,这四位演奏家分别属于内地,香港,台湾和日本,很有意思的组合。笔者因为属于主办方人员,得以有机会和几位演奏家闲聊一番。这些年随着大陆音乐类艺术活动日益增多,港台和国外的演奏家们来大陆演出的频率很高,从一线到二三四线经常跑,对大陆的发展变化了解的比较多,也已习惯,但这次艺术节之行还是让他们有新鲜感。三天的日程里除了几位嘉宾的演奏会,主要项目是各个年龄组别的比赛,选手们小到8岁,大到20多岁。香港的演奏家J先生说这几天看到很多小孩子和年轻人背着吉他走来走去,且弹的都不错,疑惑是不是我们这里喜欢吉他和指弹的人特别多,还是别的城市也如此,因为他在香港从没见过这么多弹吉他的年轻人聚在一起。我笑笑说其他城市也有很多,我们这里毕竟只是一个普通省份的三线城市。J先生说希望有天在香港也能看到这样的情景。

这到不是客套话,指弹艺术是属于兴起比较晚的流行音乐文化,发展到目前也并没有进入正规音乐教育系统,能接触并学习的基本都是纯粹的爱好者。如果不是因为互联网发展,十几年前包括笔者在内的很多人都很难有机会了解吉他还有这么丰富的表演形式。如今经过十几年的发展,像我们这样的三四线城市都有很多相关教育者和爱好者,国内也诞生了很多优秀的演奏家。再过若干年,国内这个群体的规模之大会让人非常惊讶。当然,这也只是各种艺术或非艺术的爱好在国内迅猛发展的一个缩影而已。

那几天正是香港街头骚乱转入高潮的时候。这种话题聊天的时候当然不会涉及,但从J先生的微信朋友圈里也看到他颇为香港的景象担心。当时在想如果他通过我的朋友圈看到沉思录两篇关于香港的文章不知会作何感想。台湾的演奏家D先生是老牌音乐人,这些年多在大陆活动,朋友圈都是在各城市演出的见闻感受。他的普通话很标准,并没有一般印象中的台湾腔,交流中给人的感受和台湾年轻人比起来很不同,但也会强调他的签名用的是繁体字。令我意外的是,他和他的女经纪人最近都在追《长安十二时辰》,且说很多台湾人都在追这部剧。上网一看果然如此。大陆电视剧在台湾火爆已经很多年了,但像《长安》这种纯粹靠口碑在网上火起来的小众题材能在台湾走红,也可算是一个标示性现象。当然,文化影响力这条路才刚刚起步。

上月初回老家小县城呆了几天,和同学们聚会时聊起香港的事情。大家的看法都差不多,属于群众们的朴实看法 。实际上不管是线下还是网上,那些对参与公共讨论不热衷的朴实群众们对香港的事情很难说得上有多关心,顶多是看到新闻时吐槽一下,成为一种谈资和笑料。我们这一代算是受香港流行文化影响最大的群体,尚且如此,现在的00后们接触香港文化已经少得多。

最近天气持续炎热,香港一些青年仍在街头持续流汗的时候,大陆青年们正在追捧一部名为《哪吒之魔童降世》的动画电影。这部动画电影的票房完全超越了此前人们对动画电影票房能做出的最好想像,很有可能成为大陆第一部票房达到40亿的动画电影。这部动画连同早先的《战狼2》《红海行动》《流浪地球》等等被看作中国工业电影体系的开端。稍早一点上映的《扫毒2:天地对决》使天王刘德华收获了在内地最好的票房成绩,香港电影仍残留着昔日的光荣,但港星们普遍垂垂老矣,后继无人已是现实,这一代港星隐退之后,香港流行文化也将谢幕。

笔者最近在追网文《诡秘之主》,之前在相关社群刷贴的时候看到一个讨论小说角色的贴子,其中有人提到《鹿鼎记》,说自己百度了一下才知道这是金庸的小说。一问果然是00后,后面同样也有00后回复表示对金庸等了解不多。想想金庸先生去年仙去,虽然引发了全网追悼热潮,但毕竟也只是我们这上两代人的事情。我们年轻时的世界终将成为过去。

没法否认,不管是讨论还是交流,回归二十余年至今,香港的人和事对我们来说始终还是有一层隔阂感。如今的中国每五年就会有一次大变化,对于一个基础完全不同,且回归之后仍在体系之外的孤立存在,二十年后变成今天,逻辑上是理所当然,台湾更是如此。在与J先生和D先生聊天的时候,他们是同好的前辈大师,人也随和聊得来,但双方也还是有一层小心翼翼在里面,避免可能引起尴尬的话题,反而不如和日本演奏家交流时不用顾忌什么。至于网络上,已经有很多人经常感叹同样都用中文的几群人之间怎么会那么难以理解。

如今几方势力蓄意激化问题爆发,局势摊牌在即。形式上解决问题固然可能不远,但在那之后把对岸真正融入体系之内,可能将会是漫长的工作。

其实我也并没有去操心以后怎么去解决,也不知道怎么解决,只知道时间最终会抚平这些。最近因为这样那样的事情,经常想起历史进程这个词。我们都听过那句话:一个人的奋斗固然重要,但也要考虑历史的进程。最近包括我们在内,网上也有很多利用分析历史进程的方法去分析香港和台湾的问题。

那么考虑历史进程的前提是什么呢,是先认清这个世界,它的现状,它的发展脉络。然而关于怎么认清世界这个问题,确实并非人人平等,先天条件在很大程度上是很重要的。先天条件不足,需要后天付出很大的努力去发现和对抗固有的观念。

举个众所周知的例子,强盗发家之后改行做了地主,规模做大之后进了城一边做生意一边收租。发财立品,强盗改头换面变成良善士绅社会贤达,儿孙们也被教育的彬彬有礼素质出众。儿孙们为自己的企业家老爹自豪,他们并不清楚老爹现在还在做地主,且以前还是强盗。只能看到面慈心善的老爹生意越来越成功。时间过的太久,佃户的后代们记不太清楚自己祖上有什么遭遇,有的甚至搞不清自己在给谁交租。他们只知道城里有位老爷面慈心善并且生意很成功。有些从前的佃户懂事机灵,通过帮老爷跑腿和收租积攒了不少钱,最终也进了城变成了体面人。最后有一天,老爷的子孙,佃户的子孙还有进城佃户的子孙聚在一起交流,得出了这样一个结论:老爷家大业大是因为他心慈面善,想变成他那样就要像他学习,要不然就只能种地。这就是这个世界的真相。

在这个例子里,三种不同人的后代他们的智商并没有什么问题,他们先天所处的条件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他们的三观认知,需要在后天做出非常大的努力才能认清世界,当然这只是一个非常简单的跟历史有关的模型,实际先天条件是复杂的,是历史,地缘,社会等各种因素的综合。

现实本身也使人难以理解。无论我们从事什么样的职业,处于什么阶层,只要不是脱离现代社会的原始人,都没法回避的问题就是我们目前所拥有的一切生活都是由一个极度庞大复杂的工业体系支撑的。离开这个体系,现代文明以及建立其上的价值和道德将荡然无存。然而这个工业体系的分布却又是极度不平衡的。这导致处于这些不平衡地区的人们对这个体系的理解和接受程度一开始就是存在差异的。有些人觉得让别人来维持这个体系自己会活的更好,又有些人觉得这个体系可有可无,自己活的好跟这个体系没什么关系。

从这方面来说,我很庆幸自己出生所在的国家,时代和初始条件。80年代末初生,成长于全世界最大的工业体系之内。童年时代体验过工业化初期的农村生活,见证了工业和城市的飞速发展,接受了相对宏大完整的历史脉络和世界观教育,且经历了互联网时代的崛起。这让我在世界观的形成上节省了很多成本。而同时代的港台年轻人,或者其他一些地方的年轻人,他们出生在富裕时代,并不清楚自己的历史,成年时或正经历去工业化的浪潮,或本就不在工业体系之内,这样的初始条件对世界观的形成必然是要走弯路的。

然而,即使了解了历史,又处于优势地缘环境,也无法保证处于这种条件下的个体都能认清这个世界。虽然每个人的先天智商都没有多大差别,但在如今,经过社会的过滤集中之后,不同个体间拥有的智力资源差距是极大的。工业系统和科技理论的发展远远超越了大脑功能进化的速度。工业社会虽然大幅延长了人类的寿命,但伴随而来的资本主义和消费社会又极度压缩了普通人成年后的学习寿命。工业系统本就极端复杂和高度分割,极端不均衡的智力资源又让参与这个系统运行的个体也很难理解其本质意义。

如今是2019年,宗教依然统治着众多人的思想,反智浪潮不见消退,去工业化趋势出现在很多地区,很多人相信登月是阴谋,很多人认为历史本身是个阴谋。而这一切和受教育程度并没有太大关联。一个领域的专业人士在另外一个领域持反智主义是很常见的事情。对相当多的人来说,科学和工业更像是一种实在的魔法。

最终,我们看到这个分布极度不平衡的工业体系在很多领域都存在自我反对的倾向。我们看到一个需要全球协作来支撑的体系,在很多地区都被反对着。

不均衡的世界,割裂的世界,造成了不同群体间的不同偏执,这让我想起三体中的思想钢印。现实的烙印比科幻的仪器更难以撼动。然而回避现实是没用的,反对工业体系的人最终要承受历史进程带来的后果。关于这点,香港实在起到了一种社会实验场的作用,当然像这样的实验场在世界上还有很多。只是社会实验不是科学实验,付出代价的终究是人们自己。

关于目前世界框架下工业社会对自身的反对性问题还有很多要展开的地方,我会另起一篇文章。今天的闲聊到此打住。


精选留言
  • 225
    究根结底,问题只有一个,那就是这个世界和平的时间(或者说表面上和平的时间)已经太长了。 如果回到五六十年代,那个毁天灭地的第二次世界大战刚刚结束的时代,绝对不会出现今天这样的情况,即使出现了这样的人,也会被人们当作傻子和疯子。 和平的生活太久了,甚至让人以为和平才是这个世界的常态。这真是一个悲哀的现实……
  • 161
    大陆的60,70,80后是如此幸运,亲生参与了一个巨大国度从农业到工业再到信息时代的全过程,其经历之丰富或许在人类历史上也是空前的。对比现在某港某岛,那些小市民见识之狭隘、落后,让我有种错觉——难道他们的互联网“墙”地更厉害?又一想,或许他们的互联网是自由的,但是每个人的眼睛和耳朵都已经不知不觉地被墙了。
  • 128
    天书牛逼,顺便说一句,这稿是我催的
  • 99
    日本人原本野蛮的像禽兽一样,几十 年的殖民统治,到了福岛事件要拿人命堵核泄漏的时候,连个壮士都找不到,所有人都退缩 了。之前肉麻吹捧武士道精神的日本人,变成了懦夫。韩国人,被美国殖民之后,在朝 鲜战争爆发后,遭到朝鲜人民军的摧枯拉朽的横扫。南越,在北约的进攻之下,也毫无抵抗 力。诈骗岛台湾,本来还有点人样,被白人殖民几十年之后,变得人不人鬼不鬼的,竟然把 诈骗业发展成了支柱产业。殖民地贸易港口香港,都回归20年了,还是靠着殖民地习气成天 怄气捣蛋混饭吃,而丝毫没觉察,正是殖民地习气,戕害了他们的竞争力、
  • 29
    就为一句话登月阴谋,美国登月最核心的问题他一次都没有实验过就直接载人落月了,这对航天员负责么?没有对月面探查就敢飙车,返回地球更是漏洞百出,第二宇宙速度只能靠打水漂减速,可惜现在的美国都没有掌握。更别提当年的通信系统敢在月球玩直播,天顶星黑科技。
    76
    作者
  • 72
    相信登月阴谋的那位读者:其实NASA的登月过程是非常符合现代工程的研发测试过程,在阿波罗11号之前的每一次任务都有清晰的测试目标,每一步都迈得非常谨慎,每一次都是在上一步测试成功结果的基础上才开展下一个任务。如果你参加过任何项目开发-测试-上线的过程,稍微了解一下阿波罗11号之前的任务,就会有扑面而来的熟悉感。阿波罗工程是当时美国以举国之力,在面对苏联强大压力下,汇集一代人作战的结果,并没有超出那个年代的科技水平。在二十世纪六十年代,美国,苏联,中国都在航天科技方面取得了相当骄人的成绩,这也是和那个时代背景相关的。
  • 31
    读着读着只感觉共产主义真的任重而道远啊,但若假设世界可以推向一个均匀发展的整体,却又有一种共产主义必是未来的感觉……
    52
    作者
    先不说共产主义,全球不能真正一体,怎么均衡发展呢
  • 47
    好看!问一下,“伴随而来的资本主义和消费社会又极度压缩了普通人成年后的学习寿命”,这句话的“压缩”:我以为在历史长河中每一段,普通成年人就是没有终身学习习惯的。 (话说,罗胖的逻辑思维这种属于骗钱割韭菜,不属于学习)
    27
    作者
    也可以这么说啊
  • 38
    改变一个成年人的三观可能是最困难的事情
  • 25
    说起《诡秘之主》就来气,作者还把责任编辑泡回家了,看小说也得恰柠檬也是没准了。
    19
    作者
    。。还有这事啊
  • 25
    此文挺好,我们不要执着于嘻笑怒骂某岛或港,应该从根上去想,为什么我们会发生这样子的事情,明明很傻逼的行为,历史每刻都在重演,我们却还单纯的以史为鉴。。。
  • 19
    和平是个舒服的摇篮,大人躺在里面变成了孩子。
  • 18
    对抗与妥协,什么时候对抗?什么时候妥协?劳动力的自我复制是否越来越接近极限成本
  • 17
    世界从零和博弈中摆脱没多久,又要进去了。在蛋糕能做大时怎么分无所谓,做不大的时候才考虑怎么分。作为普通人还是祈祷科学技术的突破,战争下普通人的生活是凄惨的。
  • 17
    确实很有意思,反对者都是系统自己造就的
  • 16
    家庭的局限性,地域的局限性,民族的局限性,想要从中跳出,实在需要非同一般的大智慧啊
  • 14
    克总加一
  • 12
    前段时间学校公派去韩国交流,认识了个同组的台湾的,同样的感受。 不深交的话,聊点别的吧,人的观念大部分都是这样的钢印,又怎么那么容易被一两句话就改变呢
  • 12
    毕竟还是用着同样的人类副本在生存,还没有足够的智慧和力量。
  • 10
    所以有人认为现在的台湾小孩就是天然统的一代
  • 7
    惊了,这也能碰到乌贼娘的粉丝,推荐《诡秘之主》
    9
    作者
    作者里有好几个乌贼粉呢
  • 3
    郑成河?
    9
    作者
    郑成河是韩国人啦
  • 9
    没有往日的阿拉伯帝国,也要出现几个地区强国,有自主的工业体系,在WTO下分的一杯羹。这么广阔的地方,又有历史传承,我始终认为会整合在一起。就是不符合流氓们的利益啊,就看历史的进程了。
  • 9
    这个世界是个复杂的多面体,然而不管是谁其实都只能看到一面,所以有那么多矛盾纠葛
  • 8
    对啊,太平日子过得太久了,年轻人都快忘记,自有人类历史以来,和平本是短暂珍贵且要用鲜血来捍卫的。
  • 8
    感受时代脉搏,探寻历史进程,每个人主动投身历史中方能体会生命最宏大的意义
  • 6
    如果他没经历过,就没法理解。当把珍贵的东西作为习以为常,那之后可能把珍贵的东西随手扔掉。
  • 5
    受教了,作为学生,这一年也在不断问自己,我们身处在什么社会阶段,我是谁,我要做什么
  • 5
    一次写了这么多 辛苦辛苦 我们经历的都是历史 只能自己铭记
  • 2
    香港枪战动作片现在都喜欢加点夸张的东西。。。。比如今天看的使徒行者2里面高科技防弹车。。。真的感觉不咋样
  • 1
    哦对了,对于登月阴谋论这个问题,是一个从事登月的文职任务的文职专家自称看了xxxx文件之后说登月计划根本不可能成功,bug太多啥啥啥…(这段话看得我想发笑) 我只能说这也就只能骗骗美国红脖子那种天真爱幻想的性格(反正红脖子们被骗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有的人貌似真的相信长生不老药这种东西),其他人谁信谁傻。 PS:那个文职专家后来出书,电视采访,成了非常有名的人物,赚了大钱
  • 有人提到《鹿鼎记》,说自己百度了一下才知道这是金庸的小说。一问果然是00后,后面同样也有00后回复表示对金庸等了解不多。 对我自己是不是95年的起了怀疑
    作者
    95后表示金庸的书都读过啊
  • 其实就是人类能在多大程度上超越自己的历史局限性
  • 其实这是人类的悲哀,重读自私的基因,感觉我们天生就不能和平,看看最近印巴,香港
  • 魔法这个说法挺有意思,我喜欢
  • 9102年不光有相信hk人民同心同德的,竟然还有相信登月阴谋论的。 绝了。
  • 这就涉及到启蒙理性的问题了,现代性规划历经资本主义治理和社会主义革命,而两种规划经过历史实践都呈现出各种各样的问题,特别是新自由主义浪潮之后,技术理性的异化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潮,现代社会的内部发生了严重的系统性风险,每次风险的发生都伴随着反理性思潮,宗教思想和极端保守势力为何能卷土重来,因为理性已经失控了,异化了。
  • 那个我虽然成年了但我还是认真学习各种知识的 最近这一两年确实书看的少了 净看看讲座和公开课 香港那群资本家怎么发家的本人还是了解 巴尔扎克说过巨大的财富背后都隐藏着罪恶
  • 本80后怎么感觉有种80后的骄傲在里面啊,真•活见久的意思。作为个人来说,从出生到现在算是伴随着时代的进程在成长,有时候也会愤懑不平,凭什么每每重要档口都能遇上改革变化,但是经历过后又觉得真的是增长了姿势、拓展了眼界。好好活下去,多看看这片热土未来的沧海桑田。

微信扫码打赏

作者: RESSRC

个人资源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